【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7/2007              

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 民主转型系列

作者: 李对龙 李对龙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郭路生:《相信未来》节选

 

长久以来,我们无法建立起对政权的有效监督机制。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历史的监督,寄希望于历史的威慑力对统治者邪念的压制,寄希望于历史对邪恶的最终审判。然而,当现实还未成为历史时,掌握主动权的却始终是统治者或罪恶制造者。  


   我们看到,完全有能力为所欲为的君王,因慑于史官的笔墨而不敢大肆作恶。完全可以卖国求荣的张作霖,因恐于后人的唾骂而与自己的靠山翻脸。我们也看到,因害怕遗臭万年而一直犹豫不决的秦桧,最终还是杀害了岳飞。那个流泪而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人,却是最大的始作俑者!对他们而言,为与不为只是一念之间而已。而且他们也明白,当现实成为历史时,一切也已事过境迁。  


   历史的审判,与其说是正义的最终彰显,不如说是邪恶在岁月冲刷下的自动消亡,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剧吗?

——笔者旧作:《信仰历史的民族》

2006年12月30日,巴格达时间清晨6时05分,北京时间上午11时05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以反人类罪被依法执行绞刑。

——新闻报道

 

12月30日上午,当钟表显示11点的时候,早已通过各方报道获知消息的我,赶忙打开电视锁定央视新闻频道。几分钟后,新闻报道插播突发新闻,确认萨达姆已被绞刑处死。我似叹息般地轻舒一口气。将此事告诉一位长辈,他讶异的神情中掺杂着些许的同情。的确,这两年的新闻报道中,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老头儿须发凌乱的落魄形象,一如往昔的倔强神态掩饰不住迟暮的衰颓。但这终究无法抹去他如日中天时的滔天罪孽,因为我们还有最理性与权威的裁判——人间的正义法则。

心情复杂的我,不禁想到了诗人郭路生的那首《相信未来》,以及我在拙文《信仰历史的民族》里的自问与哀叹。今天我终于颇意外地看到,历经曲折的审判程序后,萨达姆最终被依法处死。先辈们相信未来,相信了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因为他们的时代从未真正有过这个东西。而踏着他们所开拓出的血路,我们现在起码已经看到了一丝曙光——它就是法治。在这场法治与人治的较量当中,最终以萨达姆的被依法处死而落下大幕。这一刻,我们不再需要历史的审判,不再需要未来作主宰。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人间的正义法则主宰一切。

萨达姆被处死后一小时,网上关于此的报道便铺天盖地了。我比较关心各方的反应,便打开新浪网的新闻频道,《萨达姆被绞死》的专题新闻已经出炉了。许多国家都或直接或间接地表了态,唯有中国政府,“秦刚表示,中方希望伊拉克早日实现稳定、发展”,其实就等于放了个花哨的屁,萨达姆的确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了。至于国内各路“专家”们的评论,则就比较“不约而同”了:张晓东《绞死萨达姆并不能带给伊拉克和平》,张国庆《美国执意处死萨达姆掩盖伊战错误》,徐立凡《萨达姆时代结束了中东难有新开始》,殷罡《布什政府急于处死萨达姆为防民主党清算》,前中国驻伊大使《萨达姆死刑将令阿拉伯世界屈辱》……

只看这些官样文章的题目,我们就已经知道专家们的态度了:布什来狠的,萨达姆玩完了,伊拉克没救了。如此一致的评述,我真不得不佩服“专家”们“察言观色”的超强能力。其实,我在这里赞扬“人间的正义法则”,肯定也是会有许多人不屑一顾的。诚然,我并不否定萨达姆一案所包含的政治策略因素,这其实是无可避免的,因为萨达姆本就已经成为了个敏感的政治符号。但这场司法审判决不是“政治游戏”的点缀。在此我们有必要再细细回顾一下整个审判过程:

伊拉克法庭于2005年10月19日开始对杜贾尔村案进行庭审,共收录证词130份。今年11月5日,伊拉克高等法庭宣判,萨达姆在杜贾尔村案中犯有反人类罪被判处绞刑。随后萨达姆提出上诉。伊拉克上诉法庭12月26日宣布,维持对萨达姆的死刑判决,并将在30天内执行。上诉法庭的判决意味着“杜贾尔村”案审理尘埃落定,萨达姆和他的辩护律师团已没有回旋余地。一名伊拉克官员称,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在12月29日就已经下达了处决令,并且已经获得伊拉克总统和司法部长的认可。萨达姆的律师12月29日在华盛顿提出请求,希望法官能够下令暂停对萨达姆行刑。他们提出这一请求的理由是,萨达姆在华盛顿仍有一宗民事诉讼案未了,因此如果现在被处决,他作为民事诉讼案被告的权利就会受到侵犯。美国华盛顿地区法院29日做出裁决,驳回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律师提出的阻止对萨达姆行刑的要求。(整理自新闻报道)

其实司法机关之所以如此迅速地对萨达姆执行死刑,主要原因还在于07年不久萨达姆就将年满七十周岁,而根据伊拉克法律规定,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免于死刑刑罚。我们也看到萨达姆在最后时刻,竟也试图通过法律程序的因素来拖延时间。这真的是一次关乎生死的争斗,它必然包含着政治因素,但我们看不到硝烟与血腥,因为双方的武器都只是法律,是法律程序内的政治博弈。从本质上讲,布什参与这场“游戏”的资本就是美国人民所托付给他的公共权力。而一旦“游戏”玩砸了,或是作出了其它让“雇主”不满意的事情来,作为“雇员”的布什就可能随时被“解雇” 。所以我一直都觉得那些西方强权威胁论者很可笑,即便是美国这个更倾向于精英政治的民主国度,总统何来“权”可“强”?

由此而论,之所以说这场司法审判决不是“政治游戏”的点缀,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本身就是建立在宪政民主的基础上的,它的终极目标也是推翻人治而推行法治。而其它一切所谓的政治纷争、石油利益、国际利害关系等等,皆都逃不出宪政民主的紧箍咒,前者亦从另一层面折射出了宪政民主、分权制衡的政治理念。

我们也确实看到,布什政府因此所承受的来自民众、司法与检察系统的巨大压力,还包括传媒的批评等一系列质疑之声。它们都时刻监督着“游戏者”不偏离法治的轨道,在其私欲袒露之时及时地敲响警钟。这也是萨达姆与布什的本质不同之处。比如布什在关塔那摩设立的特别军事法庭,最终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决为违反美国法律和国际战争法。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美国本土已经深入人心的宪政民主的法治理念,其中当然也包括分权制衡的政治体制。既然是“制衡”,就肯定会出现种种纷繁复杂的问题,但根基已然不易撼动。这些问题的出现也时刻给我们以警告,督促我们不断完善这种最不坏的政治制度。而我们许多人则恰恰是把表象的问题当作真理,以此来诟病宪政民主制度,比如那些跟风拍马的“专家”们。我还记得曾有一“资深老油条”依仗自己几十年的政坛“揩油”经历,自以为是地向我这个“民运小将”(“老油条”语)分析共产党与民运团体的“争斗伎俩”。那意思就是告诫我,他们两头都不是什么好鸟,根本就没有什么民主可谈——这其实就是典型的把表象当真理的短浅思维模式。

萨达姆,这个肯定会被载入史册的暴君,最终受到了法律的惩罚。萨达姆人治时代的终结已然尘埃落定,而新的尘埃肯定又会俟机飞扬,这个世界本就是不甘寂寞的。“侵略者”美国人终将会抽身而回,要想实现真正的安定最终还得靠伊拉克人自己。能够最终决绝地将萨达姆送上绞刑架,他们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伊拉克民众都在为这一举动而欢呼,这就是民意与民心。

我不知道萨达姆的被依法处死,会触动多少专制者的神经?起码在中国会有许多的。虽然这的确是个维权运动的深秋,但这块晦暗的土地毕竟已经曙光初现,这是先辈们的未来,是我们的当下。难道你还想让天安门前再多供奉几具僵尸吗?历史是不容逆转的,除非他们能让已经初步具备法治观念的民众全部消失。当你用心来领略先辈们相信未来的悲壮时,当你用心来感受《一九八四》里奥勃良话语的冰冷时,你会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眼前的困局是多么地微不足道!

我们毕竟已经看到了最理性与权威的裁判——人间的正义法则。我用心捧起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法,问,最终将专政者送上法庭的人会是谁?最终以人间的正义法则来控诉专政者的是谁?来审判专政者的是谁?来指证专政者的是谁?甚至为了程序正义与职业责任来为他们作辩护、使他们受到最合法的惩罚的人是谁?我希望每个人的回答都会是:舍我其谁!

2006年12月30号

关键字: 李对龙 政治转型 萨达姆
文章点击数: 280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