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8/2015              

桑杰嘉: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作者: 桑杰嘉 桑杰嘉

西藏流亡政府现任司政洛桑森格(来源: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 
 
 台湾和美国人民为2016年的总统大选举行声势浩大的选前造势,媒体也争先恐后地跟进报道,就在此刻南亚大陆的流亡藏人也不甘落后,为2016年西藏流亡政府(现称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政治领袖司政和议会议员选举摩拳擦掌。

 

610,流亡藏人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20151018为西藏流亡政府司政和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预选日, 2016320举行正式选举。

 

流亡藏人在此次选举中将要选第十六届西藏人民议会的45位议员,其中西藏三区(卫藏、康区和安多)各10位、美洲2位、欧洲与非洲2位,亚洲(除印度、尼泊尔和不丹之外的)和澳洲1位和10位宗教议员。西藏人民议会是流亡藏人最高立法机构。

 

流亡藏人在选举议会议员的同时更关注司政的选举。这次司政的选举是流亡藏人第四届直接选举流亡政府最高政治领袖,也是达赖喇嘛移交政治权力给司政后的第二次选举,所以,整个流亡社区前所未有的关注。胜选的司政可以提名内阁成员经议会通过后可以组成政府,内阁成员担任各部噶伦(部长)。司政和议会议员均任期五年。

 

西藏流政府政治领袖的直接选举过程中,第一届和第二届基本上没有遇到强大的竞争,前西藏人民议会议长桑东仁波切领先当选。但是,从第三届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竞选造势凶猛,竞选者频繁成为媒体焦点。如王力雄先生所说的:“最近当选的司政洛桑桑杰(洛桑森格),哈佛出身,是第一个把西方式的政治竞争引入流亡社会的人。传统西藏人讲谦卑,总是说我不行,我的能力不够,我有很多缺点。但洛桑桑杰一出来就说我最棒,我什么都行。”所以,也获得当选司政,经过执政近五年后,西藏流亡藏人需要再次选举司政。

 

五年后,流亡藏人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许是司政洛桑森格把“把西方式的政治竞争引入流亡社会”并得到推广的原因。今年,中央选举委员会没有宣布之前,已经有人公开宣布要竞选司政。之后,陆续出现两位再次公开宣布要竞选司政。在社会媒体上各自的支持者开始拉开了宣传战,而且,非常激烈。

 

西藏人民议会的选举也不落后,除了西藏民主党等非政府组织提名外,很多年轻藏人也在媒体上纷纷宣布自己要参选议员,过去这样的竞选是未有过的。

 

由于流亡藏人的民主体制中没有政治党派,所以,司政的竞选不需要党派或者组织推荐、任命候选人,向所有参选者开放。在预选结果中前十名作为正式参选人。

 

到今天,2016年西藏流亡政府司政竞选者有四位:洛桑森格(现任司政)、扎西旺堆、李克先、边巴次仁(现任人民议会议长)。四位司政参选人的共同特点是:都是中青年,具有不同程度的教育和社会经验。

 

洛桑森格,美国哈佛大学博士,是达赖喇嘛移交政治权力后第一位直接由人民选举的司政。今年,他虽然没有提出新的执政理念,在上次竞选时他提出:“团结、创性和自立”,相信他继续他的执政理念。司政洛桑森格的支持者已经发表《十大突出成果》总结洛桑森格五年政绩,并呼吁民众支持洛桑森格连任。

 

扎西旺堆,1995年至2009年在西藏流亡政府工作。先后任职于西藏人民议会秘书处会计,西藏流亡政府驻新德里办事处会计、西藏流亡政府驻新德里办事处秘书长、西藏流亡政府驻南非办事处秘书长、印南贝拉库比和鲁松桑珠林西藏定居地方行政长官、孟买洛吉既印南五个西藏定居点行政总部行政长官等职。

 

扎西旺堆提出:“延续、教育、经济、对话”。并对现司政领导的政府工作提出了批评,他称:“如果现在的司政执政方式正确,我没有必要出来竞选”。另外,扎西旺堆在各西藏难民定居点展开巡回演讲,并对现政府多个工作领域进行了批评。特别对流亡政府卫生健康系统提出批评后,藏人行政中央卫生部进行回应,指控扎西旺堆撒谎。而扎西旺堆否认了撒谎,他举出几个事实例子进行了反驳。另外,在媒体采访是扎西旺堆指出:“现在的噶厦无法恢复藏中会谈,而且,在国际上支持西藏组织和国会支持西藏组织在减少,导致国际上支持西藏的力量在减少,因此,必须尽快恢复国际社会的支持力量” 。而且强调对于西藏来说时间紧迫,再不能浪费五年时间等。并称有信心集二十年在西藏流亡政府各部门工作的经验可以更好的领导流亡社会。

 

边巴次仁,在媒体上宣布自己竞选2016年司政,并指出:“觉得我有能力请投票,不要由于是朋友、亲戚或者老乡而投票给我。”他没有提出具体的执政理念等,不过强调,藏人行政中央还有很多领域政策可以改善、提高。由于有多年担任人民议会议员和议长等职的丰富经验,相信他将会领导藏人行政中央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以上三位竞选人共同特点是:在政治立场上坚持达赖喇嘛尊者倡导的“中间道路”,寻求解决西藏问题的出路。三位都出生于印度。

 

李克先,出生于西藏,在西藏境内建立反共地下组织被中共重判18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1997保外就医期间逃亡印度。流亡印度后,在西藏流亡政府西藏研究中心工作,担任九十三西藏政治犯组织副会长,现为担任九十三西藏政治犯组织会长。

 

李克先在政治上明确表示坚持“恢复西藏独立”立场。并提出“两条主张、两项反对”,对西藏流亡政府提出了激烈批评。他在参选声明“我不得不参选”中表示:“总之,在西藏流亡史上具有记载意义的唯一的事情是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以及赐予民主制度,但是,很遗憾的是独享赐予民主机会的参选者们,一旦进入“岗坚集雄”(政府所在地),就忘却了西藏复国和“岗坚集雄”不是首都拉萨的现实,开始享受“新贵族”的生活。”等等。他将要改变这些问题,并相信新一代藏人可以承担领导流亡政府的责任。

 

李克先宣布竞选司政后,在流亡社会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由于他是唯一坚持恢复西藏独立立场而公开参选者,这挑战了流亡政府坚持并大力宣传的“中间道路”政治立场。“中间道路”又是由达赖喇嘛尊者提倡,西藏人民议会表决通过决议确定的政策。

 

另外,在社会媒体上支持其他竞选者的网友们开始疯狂攻击,说李克先是:“反对达赖喇嘛者”, 也有人说“无知识,无能力”等等,甚至有人以中共红卫兵的图像攻击。但也有网友对李克先的这种敢说敢当的精神给予了积极评价。他的支持团队也在社会媒体展开宣传攻势。认为如果李克先当选,他了解西藏境内以及中共政策以及策略,对西藏境内为西藏事业进行奋斗藏人是一个极大的鼓励等等。

 

《西藏时报》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有关这次选举的署名文章,该文章认为:“现在的司政、边巴次仁和扎西旺堆三人的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都是坚持中间道路者,他们提出的流亡藏人教育政策也基本相同,对内政和外交政策也不可能进行突破性的改变。他们所宣称的“恢复藏中会谈”以及“迎请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只是口号而已,因为他们对此无法发挥大的作为。”

 

该文章继续说:“本次选举中无法确定弊利的是从西藏境内流亡印度的前政治犯李克先的参选。他由于没有追随中间道路而会很失利,但是,他坚持西藏恢复独立立场,不过他的胜选不一定流亡政府开始采取西藏独立立场,但是恢复了争取西藏独立运动。”

 

文章建议选民:“坚持恢复西藏独立立场的青年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成员以及不属于任何组织,但经常坚持独立立场的选民应该投票给李克先。如果,不赞成他,起码不应该把票投给坚持中间道路者,因为,这样即符合自己的理念,也避免口信是非,表里不一。坚持中间道路的竞选者们不要总是光批评恢复独立立场者,更为重要的是要想方设法避免选票大分散 。”

 

也有人认为这次司政选举出现两大政治立场不同的竞选者,选举结果等于是流亡藏人的一次公投结果,将对未来流亡藏人抗争策略等起到一定的影响。

 

流亡藏人的选举宣传攻势如同其他国家的选举一样搞得轰轰烈烈,其中也有人对现任司政指控有受贿问题等等。对此,有关方面进行澄清和回复,但在社会媒体继续在激烈讨论这一事件。

 

流亡政府司政的预选结果中的前十名将会进入最后正式竞选名单,获得票数最多者为司政。

 

以上谈到了这次选举比以往更激烈的一个原因是由于坚持恢复西藏独立者出来公开竞选司政,这对现流亡政府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其实,促使出现这种局面的真正原因是中共长期对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没有进行正面回应。加上今年415日中共国务院发表白皮书《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 的形式公开否定了“中间道路”。该《白皮书》白皮书批评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的实质是分裂中国,其中的核心内容“高度自治” 是图谋制造“国中之国”,完全违背中国宪法和国家制度。告诫达赖喇嘛“丢掉幻想,正视现实,改正错误,选择客观理性道路,为流亡海外的藏族同胞做些有益的事”。

 

由于流亡藏人看到中共完全否定了“中间道路”,解决西藏问题遥遥无期,所以,必须要寻求其他途径争取西藏自由事业,因此,争取恢复西藏独立也就成了选择之一。

 

 

2015898

关键字: 桑杰嘉l流亡藏人 民主选举
文章点击数: 37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