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6/2015              

王维洛:十世班禅喇嘛与李鹏和羊卓雍错水电站

作者: 王维洛 王维洛

十世班禅喇嘛照片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2015年9月1日是西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的日子。三十年前,李鹏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把羊卓雍错水电站作为生日礼物赠送给西藏自治区政府,受到十世班禅喇嘛的坚决反对。十世班禅喇嘛圆寂后,李鹏即着手工程建设,由武警水电纵队挺进西藏担任建设任务。如今,西藏高原是中国水电开发的核心地区,江河寸断。可惜十世班禅喇嘛保护西藏神山圣水的精神和理念并没有转世投胎到十一世班禅喇嘛身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十世班禅喇嘛
 
1955年3月9日,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十四世达赖喇嘛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十世班禅喇嘛是第一副主任委员,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为第二副主任委员。
 
1959年3月17日十四世达赖喇嘛离开拉萨,3月28日,十世班禅喇嘛被任命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1964年12月17日被撤销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副主任委员及代理主任委员的职务。没有了达赖喇嘛又没有了班禅喇嘛,中央政府决定于1965年9月1日成立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1968年2月十世班禅喇嘛被关入秦城监狱,历经11年多的磨难,于1977年10月出狱。1980年9月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5年9月1日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庆祝成立20周年,十世班禅喇嘛为中央代表团第二副团长来到拉萨,团长为胡启立,第一副团长为李鹏。
 
图一:1965年9月1日,班禅喇嘛、胡启立及李鹏在西藏拉萨
 
二、羊卓雍错和羊卓雍错水电站
 
李鹏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向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赠送了礼物,其中最大的一个礼物就是羊卓雍错水电站。
 
藏语的错就是中文的湖。羊卓雍错中文也叫羊卓雍湖,或者羊卓湖,或者羊湖。羊卓雍错,藏语意为“天鹅之湖”。为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羊卓雍错位于喜玛拉雅山北麓、雅鲁藏布江南岸,是一个内陆湖,水源为冰川融水。羊卓雍错的面积为638平方公里,湖面为海拔4441米,蓄水量160亿立方米,长74公里,平均宽8.6公里,平均深23.6米。
 
藏传佛教认为,羊卓雍错湖是圣湖,是龙女的化身,也是女护法神的驻锡地。在湖的西南岸、浪卡子县城北10公里处,是藏传佛教香巴噶举派的桑顶寺,该寺是西藏唯一由女活佛主持的寺庙。对于藏传佛教,羊卓雍错之所以被称为“圣湖”,主要原因是它能帮助人们寻找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负担寻找转世灵童重任的活佛必须在羊卓雍错旁颂经祈祷,向湖中投哈达、宝瓶、药料等,主持仪式的人能从湖中看到“显影”,指示“灵童”所在的的方位。
 
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官不打送礼的,狗不咬拉屎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把羊卓雍错水电站作为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二十周年的礼物,受到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伍精华等人热烈欢迎,但是遭到十世班禅喇嘛的坚决反对。
 
三、藏人对山、水、自然的理解和崇敬
 
十世班禅喇嘛坚决反对建造羊卓雍错水电站是源自藏文化对山、水、自然的理解和崇敬。西藏本土最早的宗教为苯教,其崇拜的对象包括天地日月、雷电冰雹、山石草兽等各种自然物以及自然界的神灵和鬼魂,万物皆有灵信。在藏人的眼中,西藏的许多山是神山,西藏的许多湖是圣湖,它们不是未受人类干预的“原始生态系统”,更不是由人类主宰的“人工生态系统”,而是有特定含义的“文化生态系统”,是自然圣境。藏人有转山、转湖的风俗,他们坚信是山水、大地养育了他们。藏人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即此山中一草一木,湖中的一滴水一条鱼并非无主的的资源,它们属于神灵,不是可以随意动用。因此藏人严禁污染水源和采伐林木。而来自北京的汉人不同,在李鹏的眼中,流水就是金钱。李鹏主持下的三峡工程论证说:“长江滚滚向东流,流的都是煤和油”,李鹏还说过:“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
 
十世班禅喇嘛坚决反对建造羊卓雍错水电站的第二个理由是羊卓雍错是一个内陆湖,每年的冰川融水量和湖面蒸发量基本平衡,保证了羊卓雍错的平均水位不下降。但是建造水电站之后,羊卓雍错水量的损失增加,平均水位将下降,长期以往,湖水可能干涸。
 
十世班禅喇嘛坚决反对建造羊卓雍错水电站的第三个理由是,羊卓雍错和寻找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有特殊关系。建造水电站后,湖水是否能再 “显影”,指示“灵童”所在的的方位,谁也不能保证。
 
图二:羊卓雍错水电站
 
四、更改羊卓雍错水电站为蓄能水电站
 
对十世班禅喇嘛的反对意见李鹏作出了反应,将羊卓雍错水电站的规划做了修改,把羊卓雍错水电站改为蓄能水电站。
 
这种蓄能水电站既有水轮发电机组,又有抽水机组。当电网中负荷处于低谷时,利用多余的电力,把雅鲁藏布江的水上抽到羊卓雍错;当电网高峰负荷时,羊卓雍错的水经过水轮发电机组,流入雅鲁藏布江,并向电网输电。这样把电网中售价低的低谷时的电力,转变成为售价高的高峰时的电力,提高电网的经济效率。在国际上蓄能水电站被认为是一种环保型的技术。
 
羊卓雍错水电站改为蓄能水电站,可以保证不减少羊卓雍错的水量,不降低湖水水位线,因为一泄一抽,水量相当。
 
但是十世班禅喇嘛依然坚持反对意见,使得羊卓雍错水电站工程无法建设。
 
五、十世班禅喇嘛圆寂之后
 
1989年1月9日,十世班禅从北京乘专机前往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主持班禅东陵札什南捷开光典礼,1月29日于西藏日喀则圆寂。
 
十世班禅喇嘛圆寂之后,李鹏为总理的中国政府立即着手羊卓雍错水电站建设事宜。1989年国家计委将该项目列入预备开工项目,并决定由武警水电纵队担任羊卓雍错水电站的建设,进驻西藏。1990年国家计委将羊卓雍错水电站建设项目正式列入基建年度计划的新开工项目。
 
羊卓雍错水电站的区域地质条件极为为复杂,位于青、藏、滇、缅、印、尼“歹”字型构造头部与喜马拉雅弧形构造的复合地区,雅鲁藏布江断裂带离电站约四公里。地震基本烈度为8度,与之对比,三峡坝址地震基本烈度为6度,紫坪铺坝址地震基本烈度为7度。地层以褶皱为主,共有7条断层通过建筑物区。
 
1991年5月25日主体工程开工,1996年建成,1997年发电。
 
李鹏主持下建造的羊卓雍错水电站并不是规划的蓄能水电站,而是传统的水电站,没有抽水机组。羊卓雍错水的水下泄到雅鲁藏布江后,不能再回抽到羊卓雍错。
 
羊卓雍错是一个内陆湖,湖水含盐量较高,当湖水经过发电机组进入雅鲁藏布江后,对下游雅鲁藏布江的工农业和生活用水产生负面影响。当羊卓雍错水量损失,湖水位下降,湖水含盐量增加,负面影响也加强。目前,羊卓雍错的水量损失和湖水位下降的问题并没有呈现出来,这是因为西藏高原气温上升,冰川融化加速,冰川融化水量增加,弥补了发电的水量损失。但是只是一个短时间的平衡。冰川后退、冰川融化加速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过程。最后的结果是冰川融化水量减小,羊卓雍错的来水量减小,湖水位下降,湖面面积减小。生态灾难可以预见。
 
六、十一世班禅喇嘛
 
十世班禅喇嘛圆寂之后,李鹏作为总理,领导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寻找,找到了当今的十一世班禅喇嘛。
 
当初十世班禅喇嘛坚决反对羊卓雍错水电站的建设,是他预见到,这生日的礼物是特洛伊木馬,里面藏的是士兵;是他预见到,这生日的礼物是魔瓶,当魔鬼出来之后就无法收回去的。如今西藏高原是中国水电开发的核心地区,江河寸断,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西藏人心中的圣湖,在汉人的眼中是需要制服的妖湖,比如中国媒体用《全力降服妖湖》来报道对西藏色林错的水文测量工作,十分伤害藏人的感情。
 
《法句经•生死品》:生死品者。说诸魂灵亡神在。随行转生。
 
人的魂灵死亡之后,其精神犹在,随顺以往的业力转世投胎再生。
 
十世班禅喇嘛圆寂之后,其精神犹在,其理念犹在,将转世再生。但是这个由李鹏领导找到的十一世班禅喇嘛,似乎没有十世班禅喇嘛精神的转世投胎再生。就连李鹏和他的家人也不相信十一世班禅喇嘛,也不找他祈福。2001年5月李鹏携夫人与李小鹏一家在武夷山天心永乐禅寺中拜佛。2015年7月李小琳到内蒙古寺院拜访藏传佛教的高僧,为病危的李鹏祈福。他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去求十一世班禅喇嘛祈福,延年益寿呢?
 
图三:2001年5月李鹏夫妇与儿子李小鹏一家在武夷山天心永乐禅寺中
 
图四:2015年李小琳到内蒙拜佛为父亲李鹏祈福
关键字: 十世班禅 李鹏
文章点击数: 436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