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3/2015              

王德邦: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记四川人权捍卫者陈卫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陈卫2012年2月10日在四川省遂宁市看守所中(来源:本刊资料库)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四川省遂宁市人权捍卫者、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学生领袖陈卫已经第三次入狱五个年头了。重读他在2011年12月23日《沙漠的童话——在法庭的最后陈述》时,依然感到他那掷地有声的话语在耳边作金石响:“一个人天真是淳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人民都天真,失去理性和判断,这是愚昧。人们都希望在公正合理的社会里幸福的生活,然而善良的愿望并不会自行转化为美好的现实。幸福并不总像馅饼一样掉在他们的头上”,“我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上天关闭了我们一劳永逸走向乌托邦的大门,那就意味着我们只有自己去打开一扇窗户。我认为真正的敌人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轻信、麻木、盲目的悲观和乐观,放弃了自己的理性和责任。”
 
我第一次见到陈卫是在2009年的8月。记得当天我与友人前往四川遂宁旅游,赶到遂宁时已是傍晚,在雨雾的暮色中,一个矮个子但非常壮实且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人前来迎接我们。他与我们见面后言谈很少,前往餐馆的路上他基本上没有说话,只是匆匆地在前带着我们。直到餐馆吃饭时,他才不失热情地张罗招呼大家,最后结帐时,因为争着付钱,他就来了句“你们要反客为主吗?这样有违常规吧!”那虽有幽默,但也不掩盖他自己有点气愤。由此我知陈卫是个喜怒行于色,不隐瞒自己任何好恶感情的人。
 
陈卫的爽直、耿介与较真在朋友圈是有名的。他与人交谈可不管你高不高兴,只要他不认同的观点,就当场指出并争论出个结果。记得见面的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遂宁,他与刘贤斌一块陪我们聊天,大家初次见面,海阔天空地谈着各种社会及生活上的事,但只要偶然有什么话不符合陈卫的价值判断,哪怕是说者无意,他马上就将闲谈变成认真的研讨,对所言进行深入辨析。所以,陈卫常常将友人间闲谈变成严肃的问题研究,使谈话的轻松不时变得凝重,虽然这种交谈会不时促使人进入更深层的思考,但也常常给人措手不及的尴尬,如果不熟识的人,甚至会误认陈卫有点吹毛求疵,或者成心刁难,但只要稍微熟识的人,便会理解这种较真并不是针对任何面子而来,而是完全为了互相砥砺以求知、求真。当然,这并不是说陈卫语言没有风趣,恰恰相反,陈卫具有将许多严肃问题以调侃语气表达的能力,这甚至都会使人产生他是否在嘲笑人的感觉。但接触多了后,会发现陈卫只是语言表达方式,不存在对谈话者任何讥讽的意思。
 
陈卫从不隐瞒自己观点,甚至好恶,他那直白,绝不绕弯的话语,的确使许多老于世故而又与他接触不多的人感到不适。记得2009年底有一次几个朋友相约在网络上通过SKYPE聊天,当时大家交流对时局的一些看法,有人对当时中共高层个别领导在言说中谈及民主、法治与普世价值,而感到兴奋,并对此寄予一些中国变革的希望。结果陈卫当场就说:“根据历史的经验,还是将中国变革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好,可别寄托到统治集团身上。中国统治集团的漂亮话我们不是听得少了,而是听得太多了。事实是经常响雷不下雨,或只听到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对此切莫用错感情了!”陈卫的这个话当然使人当时就不好下台,但仔细想想,其实他就是表达一种不认同观点与对朋友的规劝,并无对不同观点者的特别指斥。
 
按理说一个如此性格耿直的人,性情上应相对较烈,但事实上陈卫却并非如此。陈卫在对真理的较真上,以及对专制、权贵罪恶的毫不留情上,的确常常显得性急如火,怒气如山,但他对亲人与朋友却有非常温顺的一面。他不仅从来没有跟同一城市相交几十年的刘贤斌发生过争吵,甚至双方从来没红过脸,而且每每与朋友争执时,只要刘贤斌从旁提醒一声,他马上就沉默下来。同时他对妻子与孩子那份柔情也是超乎常人,甚至可以说,陈卫在他家中就完全是个“受气包”,有时他妻子有事埋怨他,甚至上去拧他的耳朵,纵使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避都不避一下,完全若无惹事般承受,他孩子有时在他身上捶打,他总是笑笑,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示。对于家人,陈卫是我所见过朋友中性格最温柔的一位。由此可见,陈卫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并且是绝不隐瞒自己爱恨情感的人。
 
陈卫虽然是学理工科的,但他的人文修养绝不逊于同龄的文科大学生。这从他写的大量政论文章,如《争取民权 践行民主》、《"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宪政民主:民主的系统工程》、《维权之脚与宪政民主运动之脑》、《制度之疾与宪政民主之药》、《民间反对派的成长是中国民主化的关键要素》、《拿什么可以交换民主》、《“六四”这块试金石试出了什么》、《体育比赛和宪政精神》、《黄丝带行动与僵持前阶段策略》、《和谐的陷阱与公平的缺席》、《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有助于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等等,就可管窥到陈卫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深层思考。同时,陈卫在语言表达上就如他平日言谈般既有风趣、幽默的调侃,又有嬉笑怒骂的酣畅,同时还有辛辣尖刻的揭批。正如他在庭审最后陈述中“我不相信阴谋、甜言蜜语和暴力,阴谋不能成为一个人真正的信仰,甜言蜜语的诺言只会包藏祸心,暴力则是放弃了正确的理性解决问题的努力。当我独自走上一条小路时,仅仅意味着我决定依靠自己的罗盘,不想人云亦云。我相信任何结论的得出,不可能像春天花会开那样简单而自然。我们应当拥有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们也不可能拥有明确无误的答案。”这种近似诗一样的语言,反映出他驾驭文字的技巧与表达思想的灵动。
 
陈卫做事光明磊落,敢做敢当。他在作“维权网”的义工时,所有经他手采访调查到的人权信息,他一律用自己的真名实姓。一些朋友基于安全考虑提醒他用个笔名,结果他断然拒绝。他认为人权的事业就是公开而光明的事业,可以接受任何人包括当局的质疑,可以随时对质,为了表示负责任,就绝不能用化名。因此,他经常受到遂宁当地国保的骚扰,甚至警告与传唤,但他始终坚持实名报道,不改初衷。虽然最终当局也没能以这种人权报道信息来拘捕乃至定他的罪,(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陈卫的人权信息是经得起检验的),但当局对他揭露公权践踏人权的忌恨是显而易见的,最后当局以他几篇文章中的个别词句与转发的几条网传“茉莉花革命”消息而定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将其重判9年,且剥夺政治权利2年,而使陈卫第三次陷身牢狱中。
 
陈卫此前两次入狱分别是1989年与1991年。1989年陈卫积极参与春夏的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并担任北京理工大学胡耀邦治丧小组成员,北京理工大学髙自联常委、秘书长和绝食团团长。“六四”屠杀后,回到老家遂宁,与刘贤斌等同学一起筹划成立地下高自联,不久被捕,收押在秦城监狱,1990年12月获释,但被开除学籍。 1991年陈卫在北京与胡石根、康玉春、王国齐、王天成、刘京生、熊焱、赵昕等人秘密成立“中国自民党”、“中华进步同盟”、“自由工会”、“中国团结民主联盟”等地下组织,后因筹划“六四”事件三周年纪念活动被国安机关侦破,于1992年春被拘捕,后被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五年,直到1997年才刑满出狱。第二次出狱后的陈卫一刻也没有停下自己追求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脚步,他及时参与了1998年全国申请组建中国民主党与人权状况调查,并因此遭到传唤、拘押。后来因为偶然而没能在当局1998年底的大抓捕中判刑入狱,但他一如既往地从事人权与民主推动工作。因此,他的任何为谋生而作出的尝试与努力都屡屡遭遇当局的干扰而夭折。尽管生活常常陷入困境,但陈卫从来没有泄气,相反他是愈挫愈坚。我与陈卫交往的几年中,从来就没有听到过他一声叹息,并且他每每听到朋友叹息时,就露出困惑甚至失望的一种表情,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生来就不会叹气。”
 
陈卫之所以反复入狱,就如他自己陈述的:“我对宪政民主的到来充满信心,我相信那不是少数人功劳和等待的结果,而是每一个公民都意识到这是自己的责任,并努力的结果。”正是基于这种责任与努力,陈卫从上大学因参与八九爱国民主运动被投入监狱,到出来后一年多因践行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而再次被投入监狱,直到2011年因言论而第三次被投入监狱。当此中国大变将至之时,每个公民在这种局势下应该坚守什么立场,这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对此,陈卫先生“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的话语,以及他几十年来身体力行的示范,值得我们铭记与效法。中国社会必将走向宪政民主,这是历史大势,无人可以阻扰,甚至都无人对此怀疑,然而,走向民主宪政的力量不在神仙皇帝,而在我们自己身上,就在我们脚下一步步的前行中。让我们每个公民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承担起拯救的力量,为中国尽快实现向现代民主宪政文明的社会转型而努力!
 
陈卫先生简介
 
   陈卫,四川遂宁人,1969年生,八九学运领袖之一,著名维权人士、自由撰稿人,与刘贤斌、欧阳懿并称为“遂宁三杰”。
   
    1988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 1989年学运期间,为北京理工大学胡耀邦治丧小组成员,北京理工大学髙自联常委、秘书长和绝食团团长。“六四”屠杀后,回到老家遂宁,与刘贤斌等同学一起筹划成立地下高自联,不久被捕,收押在秦城监狱,1990年12月获释,被开除学籍。
   
    1991年在北京与胡石根、康玉春、王国齐、王天成、刘京生、熊焱、赵昕等人秘密成立“中国自民党”、“中华进步同盟”、“自由工会”、“中国团结民主联盟”等地下组织,后因筹划“六四”事件三周年纪念活动被国安机关侦破,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1997年第二次出狱后,和刘贤斌等朋友一起,积极参与了四川民主党的筹组、人权观察四川分部活动。
   
    1999年,与胡明君、欧阳懿等协调川渝、西南人权民运活动。
   
    2007年后全身从事维权理论和实践活动。2008年参与08宪章的签名及推动活动,组织、参与对入狱民运人士和家属的救援。
   
    2011年2月21日被遂宁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事拘留。
   
    2011年6月获第十一届“中国青年人权奖”。
    
    2011年12月23日,遂宁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陈卫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未入狱期间,陈卫从事过广告、旅游和房地产策划等经济活动,皆因国安、国保从中作梗无法正常经营和获利。目前妻子无业,父母年高多病,女儿幼小,家庭困难,亟需人道帮助。
 
联系方式:四川省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D栋18-B;邮编:629000;妻子王晓燕电话:18008255508
关键字: 陈卫
文章点击数: 61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