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争鸣 】  时间: 10/1/2015              

牟传珩:北京大阅兵后续冲击波──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的开支追问

作者: 牟传珩 牟传珩

当“天津大爆炸”导致人神共愤、举国同悲,大陆民众一直在叩问政府责任之时,被世人讥为穷兵黩武、劳民伤财的习近平“面子工程”──北京大阅兵,却一意孤行、粉墨登场。这是习近平在高度集中揽权之后,以“纪念抗战胜利日”为噱头,实现君临天下,登峰造极的一次领袖欲大表演。
 
大烧纳税人钱的真实目的
 
北京大阅兵,阅的是什么?其实就是用大烧纳税人的钱为铺垫,让习近平检阅同一尺度、同一高度、同一标准的持枪模特兵向其致敬。为此党媒体高调宣传大阅兵踢正步、秀胸围、秀大腿彰显的是民族自豪感。然而,一个民族自豪感从来就不是踢正步可以秀出来的;军威也非是阅模特兵可以阅出来的。北京大阅兵的真实目的究竟何在?对此,八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在刊发的阅兵副总指挥、北京军区副政委王健中将的文章《练的是队列,铸的是军魂》中就直白地称,“阅兵是忠诚宣誓,首先检阅的是三军将士对党中央、习主席的无比忠诚和坚决拥护.”真可谓一语道出真谛.由此可见,对习主席负责,让习主席过足被忠诚的“阅兵瘾”,才是此次大烧纳税人钱的真实目的所在。
 
习近平要全党反“四风”,自己却不惜代价搞“九?三”奢侈大阅兵。中国民间一直传闻阅兵花了逾一千二百亿,其中包括各种阅兵的红色宣传洗脑费、武器装备的运输费、演示费、军人训练费、伙食费、市民街上站岗车马费、“阅兵蓝”停产的企业,以及纪念活动期间停业商户的损失。加之举国体制,全民动员,以及活动期间各地天价维稳开支,其社会成本又有多少?
 
申请公开阅兵开支微博被封杀
 
然而,在“九?三大阅兵”的新闻发佈会和中国国防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佈会上,有记者反复追问这次举行阅兵花了多少钱,但发言人一直讳莫如深,拒绝透露一个字。对此,九月六日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健、博士生导师周永坤,通过个人微博表示,将依法申请公开九月三日刚刚落幕的大阅兵开支费用。中国着名逻辑学家、哲学家、台湾大学教授殷海光曾对自己的关门弟子王晓波说:“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让人民不要受欺骗”。这也是作为知识分子的王健和周永坤的使命担当。
 
周永坤教授在微博称,“阅兵已经结束,现在网上有很多谣言,说花了多少多少钱,有说花了二百一十五亿,不敢相信。谣言是阴暗的生物,公开的阳光一晒自然消失。为制止谣言流传影响党和政府的声誉,中国公民周永坤依法申请公开阅兵开支费用。”然而,周永坤微博发出不到九个小时,即被封杀。对此周永坤绝望地感慨“可悲!又一次打击了我对法律的信仰”。然而,这则被封杀的微博却得到了国内很多热心公共事务网友的转发与支持,引发极大的舆论轰动。不少网民表达了“第五个现代化请从公开阅兵预算开始”!可见其效应至今仍在持续发酵,甚至有不少人担心周永坤教授将了天朝的“军”后的人身安全。
 
《人民日报》漠视人民知情权
 
如今中共“九?三阅兵”花多少钱,竟然成为了国家机密。记得温家宝总理曾在全国两会上信誓旦旦地表示,要让“公共财政的阳光”惠及全体国民。二○○八年五月开始,也实施了由总理温家宝签发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当局必须在十五至三十日内答覆公民索取的政府资讯,这便是公民有权要求政府公开阅兵开支的法理依据。但长期以来,为中共执政“面子工程”与党务、党庆、党会议以及进行铺天盖地的大量宣传“伟光正”意识形态和领袖个人崇拜的笔笔被隐秘了的天文数字费用,却从来没有向社会公开,也从不允许纳税人过问。
 
此次针对社会对大阅兵劳民伤财的异议,《人民日报》特发表专文批驳,认为这是不足为道的噪音。文章竟荒唐到要让提意见的人“摸着良心问问,你们这么做好意思吗”,甚至可笑到以“普通人家办个喜事都要花点钱、用点人,别说一个国家隆重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了”为理由来搪塞民间追问。由此可见,党喉舌《人民日报》对人民知情权的漠视。
 
习近平当政以来的主要精力
 
习近平当政以来,除了反腐败、打异己,还把其主要精力用於好大喜功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而对普世价值、权力制约、民主监督採取抵制姿态.中共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首次提出了全党新的指导思想,即在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之后,又格外加上了“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是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又一个里程碑事件。近年来,习近平个人崇拜加剧,不断在国内外高调发行印有习近平彩色“领袖头像”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着作,并被翻译成八国语言,接着又相继推出各种“最高指示”类的着作。深圳一位马屁歌手为投习近平鼓励全民对其歌功颂德所好,创作一首《神曲颂》,歌词是:“伟大的总书记,敬爱的习主席,华夏儿女跟随着您,携手向前进.伟大的总书记,敬爱的习主席,中华民族有了您,一定会复兴!”真可谓是习近平大过被“崇拜瘾”的绝唱。大阅兵后,习近平让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到西藏出席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庆祝活动,送其个人亲笔题写的贺匾与贺幛以及五代领袖合像。
 
大阅兵花费后续冲击波
 
“上有所好,下必兴焉。”习近平“面子工程”大阅兵后,国内大小喉舌媒体被全面调动,大吹大擂“习近平大阅兵讲话精神”。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中央新闻网站和新浪网、搜狐网等各被控制网站,全是媚态言论,中国似乎一夜之间一片喊“挺”、“习大大万岁”、军队威武;另一面却一直回避民间网上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究竟花了多少钱的滔滔追问。
 
按理说,任何政府预算外开支,必须经过民众听证,按程序报批,不是哪几个人说了就算的,而且过后必须认真审计,主动公开.习近平“面子工程”大阅兵到底花了多少钱,本应自觉向全国人民作出明确交代。然而,在习近平治下的“依法治国”,更加强调党的绝对领导,其权力运行也更加黑箱作业.所谓“信息公开”与否,全都取决统治者的单方意愿。这正是当今中国信息高度不对称和社会监督严重缺位所导致的政府滥用纳税人钱而无法节制的重要原因。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此次北京天价昂贵大阅兵,究竟烧了多少钱,至今在民间激荡着追问其花费是否正当的冲击波。中国如果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国民代表与议会,大会期间一定会有向政府问责与质询的声音发出。
关键字: 大阅兵
文章点击数: 22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