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2/2015              

黄钰凯: “领导各取所需,工人各尽所能”的共产主义就在我们身边

作者: 黄钰凯 黄钰凯

20151011hongerdairenzhiqiang.jpg (500×359)
任志强与团中央因共产主义问题交锋(网络图片)
 
 
素有“任大炮”之称的任志强又放了一个响炮——共产主义可把我们害苦了!原话不是这样说的,但就是这个意思。这一炮放响后,在中国国内一场新的意识形态争论也不期而至。
 
一、任志强的“任性”与团中央的“无知”
 
任志强是中共党员,是“红二代”(父亲任泉生曾任商业部副部长),是中国房地产大佬(退休前任北京市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中国最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他很“任性”,曾批评央视“骗自己,也骗民众”,曾告诉民众在房价的构成中政府拿了大头,曾以“房地产市场本来就是开发商的”反驳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任志强们的发展是政府给的”……2014年12月,中共机关刊物《红旗文稿》以接近点名的方式,批评他和经济学家茅于轼、演员孙海英利用微博“公开污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其中批到任志强时说:“2014年9月4日,一位拥有二千多万‘粉丝’的知名地产商人发布微博,直接抨击马克思‘洗脑’大众。”
 
“任大炮”这次放炮的引点是9月21日《中国青年报》封面版发表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王向明的文章《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文章开篇赞许了习近平今年1月在中央党校的座谈发言“不能认为共产主义虚无缥缈,我们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朝着共产主义的方向努力”(《学习时报》9月7日)。文章接着将共产主义理解为人类古已有之的天下大同思想,还提出共产主义的理想概括了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包含了“发财”,最后总结中国现阶段是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最终方向是共产主义,在这个实践中,“共产主义就在我们身边”。
 
地球人都知道,“共产主义”一词在中国是“黄粱美梦”的同义词,已经是一个最大的笑话,坊间有“政治段子”云:你小时候吹过的最大的牛B是什么?答: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习近平说坚持共产主义,国人只能认为习大大很幽默;王向明说坚持共产主义,国人只能是一笑了之。如果不是因为“任大炮”在微博上的一句点评——“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王向明的文章也许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21日上午,团中央官方微博转发这篇文章,并发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话题。任志强对之狠狠踩上一脚,随即引来支持声与痛骂声对垒,后者称作为“红二代”的任志强“吃了肉还骂娘”,就是“吃饭砸锅”的代表。不甘示弱的任志强再写长微博,历数共产主义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主张中国要先保障私有产权,实行民主与法治。他痛批团中央的“五毛”:“你绝不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下辈子也不是。”两天后,团中央官微反击任志强“反对共产党员的共产主义理想”,《环球时报》更批他“对共产主义冷嘲热讽”,遭到任志强又一轮反唇相讥,警告“千万别让改革开放退回到改革之前”“团中央不能用无知欺骗社会!”尔后,团中央官微发表了团中央宣传部部长景临的文章《与任志强先生商榷》,对任志强否定共产主义大加批驳。而任志强立即发文逐条反驳,称“十三亿中国人不需要空谈什么共产主义”。随之《环球时报》警告任志强“要抬头看路”。任志强则再次反击断言:“如果共产主义只属于一个民族,就一定是骗人的主义。”
 
二、苏联的政治段子与习近平的挂羊头卖狗肉
  
“任大炮”太任性,他应该知道团中央不可能“无知”,不可能没有读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宣布解散苏共的声明:“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是失败的。历史和事实都已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斯大林为了统治俄罗斯和世界,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不断推向世界各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上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苏共解散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偃旗息鼓、冷漠秋烟了,只剩下五个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其中中国搞了市场经济后很少再提共产主义,越南“开放革新”后也是羞羞答答地提起共产主义,就连“最红”的朝鲜也早在2009年颁布的新宪法中删除了所有与“共产主义”相关的内容。喊了半个多世纪的口号“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到如今却滑稽地变成了“只有中国才能救共产主义”。
 
虽然团中央的人比较年轻,但不可能没有读过苏联时代留下的那些关于共产主义的“政治段子”:1、听众打电话到苏联基辅电台问主持人:“共产主义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主持人说:“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会拿小白鼠做试验而不应该拿人来做试验。”2、斯大林做报告说“共产主义已经出现在苏联的地平线上了”,老工人不知道什么是地平线,回家后问儿子,儿子说“地平线就是能看到却永远走不到的一条线”。
 
按照马克思理论,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他明确指出:人类社会在经过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后才可能进入到社会主义阶段。马克思还说,社会主义不可以在单一的某个国家建立。无论马克思的原话被翻译成什么样子,即使是在中国,教科书中也是这样说的。但教科书更强调了列宁和毛泽东是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列宁在没有经过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阶段这个马克思的必要条件下,在单独的一个国家内部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毛泽东在一个几乎没有工业的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很显然,无论是列宁还是毛泽东搞的社会主义,都不是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如果一定要说是,那也是篡改后的挂羊头卖狗肉,那也就没有“列宁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之说了。毛泽东把苏联的“集体农庄”照搬到中国,人民公社从诞生到撤销,在中国农村整整经历了25年。在开始时,它被赞誉为“建成社会主义和逐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好组织形式,并将发展成为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基层单位”。但是,人民公社这种制度从来就没有为中国农民真正接受,在导致了饿死几千万人的人祸之后,最终被中国农民所抛弃。“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桥梁已经断了,何谈共产主义。
 
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核心是消灭私有制,郑克中先生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为什么也是空想》一文中指出,消灭了所有制,也就消灭了人类发展的动力。共产主义理论的创立者,否定私有制,提出所谓共产,以为共产了,没有了私有,贫富差别就消失了,人人就都平等了,吃一样的饭,穿一样的衣,哪里还会有争夺和勾心斗角?他们不知道,私有制是人类迄今为止所有文明赖以建立的基石,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没有私有制,就没有人类今天的一切。从人的本性上来说,私性,是人的本能,人天生就是为私的。为私,不是罪恶,只有为私离开了社会道德和法律约束,才成为罪恶。同样,私有财产,也不是罪恶,只有在谋求私有财产和使用私有财产谋求更大利益的时候,突破了社会道德界限和法律禁忌,才是罪恶。今天的人类越来越明白了,如果人类社会文明程度是以人的解放和自由发展程度为标志的话,那么财产私有,就是实现这一历史进步的物质保障。就好比刀可以杀人,也可以切菜。不能因为刀被用来杀人,就禁止所有的菜刀。
 
郑克中先生做了一个设想,一个想自由发展的人,即想实现自身价值的人,而他的生存发展材料却掌握在别人手中,还硬说他获得了充分的自由发展空间和人生价值实现的条件,很显然这些都是骗人的。当你的口粮和户口本都掌握在生产队长和大队书记的手中时,你能感觉自己是一位自由的人吗?你能“自由”到哪里去呢?可能走个亲戚都不可能。让我们再退一步说,假如真有一个财产共有,管理完全民主的那么一个社会,是真的,而不是假的。个人在其中生存能“自由”吗?他要是想自由发展能做到吗?也不能。因为他没有可以独立自由发展的物质基础。大家都吃馒头,他想吃烧饼也不可能做到,更不用说别的了,因为他是被捆绑在一个集体里的。这里只有集体,没有个人。一旦出现独立的个人,集体也就瓦解了。这就是欧文共产主义实验必然垮台的基本原因。
 
习近平及喉舌媒体为什么在共产主义走向灭亡的趋势中强调“不能认为共产主义虚无缥缈”?这是中共巩固其执政合法性的政治需要,因为共产主义与民主、法治、市场经济已经不能并行,改革开放前后30年已经互相否定。为了让臣民们继续活在现实与梦境、真实与谎言的分裂之中,仍然相信“马克思的经都是真经,可惜被后来的歪嘴和尚给念歪了”,共产主义本身是好的,只是以前实现它的那批领导人不行,而现在的习近平是共产主义的真命天子。
 
中共连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都没有搞清楚,何谈共产主义。邓小平曾说:“我们总结了几十年搞社会主义的经验,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后来,江泽民也承认:“我国社会主义在改革开放前所经历的曲折和失误,改革开放以来在前进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归根到底都在于对这个问题没有完全搞清楚。”因为搞不清楚,邓小平要求对主义“不争论”,于是有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三个有利于”,后来又有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特色”是由七种颜色组成的混合色:绿色——无官不贪,小官大贪,满朝文武藏绿卡;红色——95%的贪官包二奶,半壁江山养红颜;蓝色——中共自己完成了颜色革命,实现了垄断资本主义,裙带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灰色——沦陷色彩,“塌方式腐败”,还有“敌占区”,再加上“喂人民服雾(霾)”;黑色——黑社会政府化,政府黑社会化,黑金政治孕育畸形政商联盟;黄色——“通奸党”带领中国人民迈进“俨如淫窟,道德败亡,人性泯灭”的巴比伦时代;白色——不能“妄议中央”,不能“满嘴跑火车”,如果不“遵守规矩”,就撤职免职,甚至背上“颠覆罪”。
 
三、共产主义就在我们身边与群众身边的腐败
 
红色专家王向明在《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一文中高喊“共产主义就在我们身边”,但我们只能找到“群众身边的腐败”——“生冷硬推、吃拿卡要、与民争利、欺压百姓”(中纪委语)。
 
共产主义,你在哪里?透过苏联时期的“政治段子”,我们对“身边的共产主义”完全可以看得见摸得着。
 
工人说:我们已经是共产主义了。
 
记者问:为什么?
 
工人说:我们实现了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分配原则。
 
记者又问:你能不能说具体点?
 
工人说:你没见我们的领导各取所需,工人各尽所能!
 
 
苏联时期的常态再现中国,标榜“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我党领导们,都已经提前达到共产主义了,早就代表我等屁民享受共产主义生活了。他们不仅仅是“各取所需”,而是“各取所存”,十八代孙子都用不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干部家里存放着一亿元“零花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家地下室存放着大捆的现金,人民币、美元、欧元……足有一吨多重!另有几百公斤的名贵和田玉十几块,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各种古玩、字画……不得不调集十几辆军用卡车才把这些财宝全部拉走,十几天才清点完毕!按照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共产主义要由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先锋队带领人民去实现,理由是“工人阶级最大公无私”,但在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队员们富可敌国。
 
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队员们“吃喝嫖赌全报销”,不仅在物质上按需分配,在色情上也是按需分配,他们已经玩够了身边的二奶和女下属,时兴玩幼女,促使中共不得不取消“嫖宿幼女罪”这个特权。他们身边的女人太多,玩够了就把她们作为礼物,送给其他领导作为“共用情妇”,使她们成为官场上的“公共情人”。
 
中共通过打土豪分田地和建立民主新中国的承诺,赢得了人心,把独裁的国民党赶到了台湾岛。但是他们执政后,马上把分给农民的土地收了回来,成为最大的地主。为了自己的地主“江山代代传”,臣民跳楼自焚也挡不住他们对土地的掠夺和贩卖,你买的商品房都不是你的,土地证使用70年后,他们要收回去再贩卖一次。贩卖土地的钱养活不起挥霍无度的裸官们,养活不起多如牛毛的“思想政治工作者”,但“通奸党”有办法,通过国有企业的垄断疯狂抢劫人民的财产,使人民只能享受共产主义的“各尽所能”,于是有人在家里用钢筋给自己的病退做截肢手术,在家里用菜刀剖腹为自己做肝腹水手术;于是有人只能报复社会,搞爆炸,杀害无辜的黎民百姓。
 
按照习近平“吃饭砸锅”的理论,什么都是党给的,黎民百姓的钱就是党的钱,黎民百姓的房子就是党的房子,黎民百姓的女人就是党的女人。这还不是“共产共妻”啊!他们为什么不敢实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为什么官员的财产只能向党组织报告而不能向社会报告,因为向社会公开就等于公开了先锋队的“共产”实况,而共妻与共产是一对恋生兄弟。
 
作为党的“后备军”的团中央为什么要捍卫共产主义?他们又是怎样“后备”到主席台上的? 苏联时期的“政治段子”早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在苏联的一次大会上,主持人突然说:下面请认为社会主义好的同志坐到会场的左边,认为资本主义好的同志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左边,少数人坐到右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 
 
主持人:那位同志,你到底认为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 
 
回答:我认为社会主义好,但是我的生活像是资本主义。 
 
主持人慌忙说: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
 
 
如果“任大炮”能够了解“后备军”是怎样“后备”到主席台上的,就会理解团中央为什么“已经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但仍然撒谎”的秘密 。
 
关键字: 黄钰凯 任志强
文章点击数: 48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