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8/2015              

黎建军:中国民主转型变量之台湾走向

作者: 黎建军 黎建军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20151017taiwandituimage001.jpg (270×360)
 
 
台湾地图
 
 
20151017taiwanxuanjuimage002.jpg (448×336)
 
网络台湾选举图册
台湾的总统大选和立法委员选举还有3个月就要鸣枪开打了,在外界观察人士看来,这次的大选与2008年的大选一样,似乎又是一次胜败早已分出的选战。不过,2008年的总统大选,似乎是马英九一人的胜利,与国民党并无多大关系,而明年大选体现的却将是台湾人民捍卫自由民主体制的坚强意志。马英九执政以来的七年多时间,台湾的政治生态已出现很大变化,台湾未来的走向也引起越来越多的观察人士的注目。
 
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维稳模式已经破产
 
2008年3月22日,台湾大选结束,代表国民党参选的马英九胜出,赢得总统之位,国民党在失去政权8年之后再次成为执政党。不过这一次的执政意义不同,它是在台湾民主转型后国民党用选票战胜执政的民进党,实现了政权的和平更迭和首次政党轮替,这也标志着台湾宪政民主体制的成熟和稳固。台湾总统大选平和顺利地进行,深具民主自由的象征意义,当天晚上,马英九收到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贺电,布什在电文中高度赞誉了这次台湾总统选举,并把台湾的宪政民主模式誉为亚洲乃至世界的民主灯塔。这是何等宝贵的赞许,当时受到感动的并非马英九一人,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正在从事自由民主运动的人士都受到了这句话的巨大鼓舞,这里面当然包括了笔者本人。
 
2008年的中国正是民间民主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之时,在中国民主人士的心中,马英九是一位有大中华情结的政治人物,在他当选中华民国总统之前,每年的6月4日,他都会发表谴责极权,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文章,因此之故,在马当选总统之后,有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马英九主政台湾,应该对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作出与其他人不一样的贡献,但没有多久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就在马英九冷酷而现实的执政思维下无情地破灭。马英九执政的这7年多时间,正是大陆自由民主运动渐趋强大和成熟的时期,非常需要外界特别是台湾和香港的支持及掌声,但7年多来,每当大陆自由民主运动遭遇中共打压之时,马英九从未以台湾元首身份发表过谴责中共的讲话,更遑论行动上对大陆自由民主运动的具体支持,因此,马英九采取的不统不独不武维稳模式更多地是在维护中共的暴政统治,让中共在两岸关系上更多地得分,马英九的维稳模式实在不配布什总统“台湾是亚洲,世界的民主灯塔”的崇高赞誉,马英九本人已早已武功自废,光环不再。
 
自2008年竞选总统起,马英九就把自己执政的主轴定为拚经济,并喊出“马上经济就会好”的竞选口号,执政后,马英九对中共的策略也是力避政治话题,一味强调和大陆的经济合作,他对中共的立场就是著名的“不统、不独、不武
”口号,马英九的小算盘只是尽量掏空中共的腰包以改善台湾的经济状况,而对于大陆中共的专制暴政,马英九根本不想去触碰,更谈不上去改变,这种不统、不独、不武的口号是台湾模式的维稳体制。保持两岸现状,符合的只是中共和国民党两党及台湾在大陆投资台商的利益,并没有给两岸民众特别是台湾民众带来丝毫的好处。我们还可以从中共对国民党和民进党完全不同的态度可以看出,中共只把国民党视为对话的唯一对象,既使在民进党执政时期,中共也无视民进党的存在而没有与民进党进行任何对话交往。马英九主政后,与北京快速达成两岸三通协议、快速推进两岸ECFA、快速开放陆客赴台,种种举措虽有助台湾经济发展,但对台湾本土经济、居民生活、价值理念的冲击却日益浮现。
 
最为关键的是,马英九这一系列与大陆的经济合作,并没有给台湾底层民众任何实惠,也没有给他们相对穷困的生活处境带来任何改变,他们象停在窗户玻璃上的苍蝇,看得到光明,却没有出路。因此,广大无法从两岸经济合作中获得“和平红利”的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族群,面对台湾内部发展的停滞,日益感觉“穷得只剩下选票”。
 
2014年3月、4月间,台湾爆发以青年学生为主,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太阳花学运,占领台湾立法院长达23天。参与太阳花学运的台湾青年学生,在台湾岛内号召民众公民意识的觉醒,超越蓝绿政治意识形态,对抗中共对台湾生存空间的挤压。太阳花学运使马英九的执政支持率跌破百分之十,民望到达最低谷。撤离立法院后,以这些青年学生为主体,还成立了一个政党组织,以准备长期的政治抗争。这些激进的青年学生的抗争行动,宣告了国民党主导的亲近大陆、讨好共产党的两岸政策的破产,也即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维稳模式的破产。
 
中共帮蔡英文走完了“最后一里路”
 
2012年1月14日晚,代表国民党参选台湾总统的马英九有些出人意料地胜选连任,而代表民进党参选的蔡英文败北。那晚台湾下着大雨,站在雨中的蔡英文发表了感人肺腑的败选演讲,至今我还记得其中的几段,她说:我们承认败选,也愿意接受台湾人民在这次选举里面所做的决定。我知道,很多支持者听我这样讲或许会觉得心碎,可是在这里,我们还是要恭喜马总统。希望他在往后四年,要倾听人民的声音,要用心执政,要公平的照顾每一个人民,千万不要辜负人民的期待。我知道此刻大家的心情。今天,我相信有很多人原本期待胜利,但是,现实不尽如人意。但是,我要跟大家说,我们要坚强,我们一定要坚强,我们一定要比谁都坚强。我们是民进党,我们过去在面对挫折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倒下过。以前不会,我知道,这一次也一定不会。我要请大家回想一下,四年前,我们曾经是这么的绝望,我们所要挑战的山顶,曾经被认为是遥不可及。但是,我们咬着牙,整个党团结在一起,在这四年,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这一次,我们已经接近山顶,我们还差一哩路。最重要的是,我们所团结的力量,是一股不可以忽视的力量,这一股力量,不能溃散,也不能消失。各位,你们真的不要怀忧丧志。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台湾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
 
蔡英文在此次演讲中所说的“最后一里路”,不仅成为她功败垂成的形象比喻,也成为了其后几年大陆中共政坛上的政治热词,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吏动辄言必说“最后一里路”,情状堪比吴趼人笔下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2008年总统选举,国民党马英九大胜民进党谢长廷120万票,得票率达58.44%,高过对手17个百分点;这就是蔡英文所说的四年前大选过后,整个民进党陷入一片绝望之中的情形。这之后,民进党进行政党改革,当年的创党领袖逐渐淡出政治舞台,并把政治形象相对清新的蔡英文选为党主席,以和素有小马哥之称的马英九一决高下。2012年总统选举,竞逐连任的马英九对民进党蔡英文,优势缩小至80万票、6个百分点。虽然结果是马英九再次获胜,但这次的胜利马英九却光环不再,而且在更多人看来,马英九之所以能赢蔡英文80万票,靠的并非自己的政绩和魅力,而是对岸中共的帮忙。众所周知,2012年台湾大选之时,在大陆拥有巨额投资的商人绝大多数选择为马英九站台,力拱马连任,这些人当中甚至包括许多曾经力挺民进党的绿派商人。由此可以看出,虽然民进党的败选有自身的问题,但中共却是蔡英文登不上山顶的最大原因。
 
形势的改变出现在不久后的2012年底中共政权的代际更迭,中共十八大后,随着内斗的不断加剧,中共的政治生态环境更加恶劣。鉴于中共历史上的温和改良派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且命运悲惨,导致十八大上台后的习李政权内即使有人倾向政治改良,开始也不敢以温和改良派面目示人。因此,越是政治环境恶劣,越是内斗加剧,中共政权向左转的倾向就越发明显,中共的躯体也会变得越来越僵硬,比以往更缺乏灵活性和柔韧性。这从最近几年中共对待新疆问题,西藏问题,大陆民间力量以及香港问题的僵硬立场可见一斑。我们也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中共对待民族问题,国内的反对力量,甚至是温和的不同的声音,除了一味地暴力镇压,已经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特别是中共对2014年9月底开始的香港民众不满中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的香港政改方案,争取真普选的民主运动所采取的强硬手段,更是让世界看清了中共的暴虐本质。
 
由于中共一直不答应香港民众要求2017年香港特首真正民选的政治诉求,2014年9月底,香港各界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占领中环街头政治运动,共有几十万人参与其中。尽管有一百多万人参与连署,几十万人走上街头要求真普选,但中共对如此巨大的民意声音却置若罔闻,它不仅让香港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对中共彻底绝望,使香港与大陆的距离越来越远,也使以香港为参照物的台湾民众看到香港人不只没有换特首的权利,连换特首候选人的权利也没有。中共口口声声说殖民时代的香港人是二等公民,而目前的现实是香港人不仅无法选择特首,甚至连司法独立也将失去,最终有可能失去最为宝贵的自由,“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成了台湾最好的警示,也成为2014年3、4月间台湾太阳花学运期间最鲜明的口号。
 
香港人的悲惨处境使台湾民众猛然惊醒过来,他们丢掉最后的幻想,在2014年11月举行的县市长选举中,彻底放弃与中共眉来眼去的国民党,在22个县市长选举中,民进党及亲绿的无党派赢得16席,国民党只得到6席,而且在影响力最大的5都选举中,国民党仅仅由党主席朱立伦勉强保住新北市席位,说其勉强是因为得票率仅比对手高了一个百分点而已。在整个县市长选举中,民进党不仅赢得的县市席次大大超过国民党,总票数也超过国民党84万票,一举扭转2012年总统大选的颓势,让2016年总统大选和立法委员选举形势一片大好,许多观察人士认为民进党不仅会赢得总统大选,立法委员的选举也会取得绝对优势,国民党甚至有可能溃败到38%的危险比例以下,累及马英九最后不足半年的任期。
从2012年输国民党80万票到2014年赢国民党超过84万票,民进党目前的胜势局面绝大部分来源于中共的鼎力相助,如果2016年蔡英文赢下总统大选,那么2012年她没走完的最后一里登顶之路,将由中共帮她走完。
 
大陆向左 台湾向右  亲共政策已没有存在的空间
 
最近几天,国民党正在酝酿换柱拱朱行动,有台湾政治学者表示:你们有换柱的权利,我们有换党的权利。自2014年11月九合一选举大败之后,国民党大佬包括党主席朱立伦,副总统吴敦义,立法院长王金平都不敢站出来挑战蔡英文的总统之路,怕的是受国民党超低民意之累而影响自己以后的政治前途,因此洪秀柱挺身而出竞选总统,让他们如释重负。谁知几个月下来,洪秀柱的民意支持率却持续低迷,为了提振士气,洪秀柱喊出“一中同表”这种让绝大多数台湾人侧目的亲共口号,支持率应声而降。国民党在评估这一极左口号的后果时,已经感觉到洪秀柱不但不可能赢得总统选举,反而将拖累所有参与立法委员选举的国民党候选人,最终导致在立法院达不到三分之一的关键少数,如果那样的局面出现,马英九甚至有可能成为台湾第一个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目前两岸的局势是大陆急骤左转,导致台湾民众对中共的抵触情绪进一步反弹,台湾对大陆的离心力已到历史新高,甚至已到脱离大陆的民意临界点,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维稳模式更加没有存在的空间,国民党夹在大陆中共和台湾民意之间,生存空间已越来越狭窄,泡沫化的趋势也已日益呈现,国民党这一百年老店已经是穷途末路,日近黄昏,它的困窘处境比对岸的中共好不了多少。
 
台湾民众公民意识的增强,台湾公民社会的日益强大,对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运动而言,不啻是一大福音,也会在客观上促使正在发展之中的中国民主转型往良性有序的方向演进。
 
 
关键字: 黎建军 台湾 中国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71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