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4/2015              

黎建军:历史无法掩盖——从国军阵亡将士陵园、受降坊被毁说起

作者: 黎建军 黎建军

20151023lijianjunkangzhanimage002.jpg (390×291)
 
今年的9月1日至9月5日,我被本地国保控制在一家宾馆里面非法拘禁5天,而他们拘禁我的理由,竟然是因为9月3日至9月5日湖南省要在湖南芷江县城举办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会。芷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国战场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洽降地,1945年8月21日,日本侵略者就是在这里草签无条件投降书的,因此芷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一块非常重要的纪念地。当9月1日晚我在辖区派出所听到他们对我宣布进行稳控的理由时,我感到一种深深地无奈,也觉得这是对当局的无情嘲讽。我从2006年开始一直致力于了解中国抗日战争的真相,致力于关注中国大陆幸存的在乡国军抗日老兵的生存状况,在湘西,甚至在湖南,我是最早的互助国军抗日老兵志愿者之一,而在当局举行所谓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会之时,我却身陷囹圄,失去起码的人身自由,由此我对他们举办这样的活动的动机抱有深深的怀疑。9月3日下午,控制我的人员在宾馆房间里看芷江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大会现场直播,我注意看了其中的一个细节,坐在大会前排接受鲜花和掌声的那些老人,大多并不是抗日老兵,而是他们称呼的老同志,看到此,我感觉自己受到深深地侮辱,怀化至今健在的国军抗日老兵有二十多位,象中国远征军新六军新二十二师六十五团的上尉军需官寻晖老人,当年不仅远征印缅,而且在1945年8月芷江洽降和随后的南京受降时,他所在的六十团因为战功显赫,装备先进,军纪严明而两次成为受降仪式的警卫部队,寻晖老人也成了当世硕果仅存的历史见证人之一,而他居然没有在大会现场的抗日老兵中。芷江县木叶溪乡黄土田村101岁的抗日老兵张正国,经历了自淞沪抗战至湘西会战的八年抗日战争全过程,在保卫湖南的六次大会战中,除了衡阳保卫战,其余五次他全部参加,1945年8月15日,他就是在湘西会战的新化前线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的,这样一位老人在他的有生之年也从未被邀请参加过在芷江举办的和平节,今年的7月18日他带着遗憾离世而去……
 
我之所以成为关注国军抗日老兵的志愿者,是缘于自己近10年前的一段特殊经历。2006年2月5日,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云南腾冲,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叫国殇墓园的地方,更不知道,在62年前中国军队为解放这片国土,曾有15000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我踩着的土地当年也曾变成一片焦土。
 
当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再次来到腾冲,站在来凤山的对面那片一望无际的开阔地上,想象着当年的中国军人面对来凤山上依托坚固工事和先进武器疯狂抵抗的日本军队而无所畏惧地向前冲锋时,一种深深地羞愧占住我的内心。虽然我知道八年抗日战争最后的胜利是当时的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国军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也知道现政权说自己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人类历史上最无耻的谎言,但我并不知道取得这一胜利需要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更不知道几十年后这场战争的幸存者人在何方,过得怎样,更让我良心不安的是,我不曾为他们做过任何一点事情,哪怕是拍一张照片发到网络上。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关注国军抗日老兵这一特殊的群体,2008年国内十几个同道建立了互助抗日老兵论坛志愿者组织,我成为其中第一批志愿者,开始寻访并救助幸存的在乡国军抗日老兵,同时在网络上撰写他们当年的传奇经历和现在所过的凄凉生活,以唤起国人对他们悲惨地生存状况的关注,并希望国人从他们身上了解七十年前那场战争的真相。我也走访了许多战场的遗址,凭吊了许多国军抗日将士的陵园,而给我内心震撼最大的就是国殇墓园。
 
从2006年2月至今的近10年时间里,我曾四次去过远在云南边陲的小城腾冲,腾冲也成了除湖南的城市之外我到过的次数最多的地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里有国殇墓园,一块长眠着15000个为了民族自由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的英灵的圣地。
 
我最近一次去腾冲,是今年的2月22日,也就是世界反法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来临之际,屈指算来这是我第四次来到国殇墓园。当我驱车从云南保山翻山越岭来到腾冲时,当年安静详和的小城,如今早已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我在腾冲宽敞的马路上再三地找寻,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心境。因为去过国殇墓园,我选择了步行和乘公交车前往,谁知坐过了站,下车后,我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找到墓园。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在国殇墓园的旁边,当地政府又建了一座更大的名为滇西人民抗战展览馆之类的建筑,我钻到里面一看,用的全是举国一致的模式,中共领导下的军队的照片充斥于其中,毛太祖的语录堂而皇之地到处张贴,他们用这种方式强迫国人接受现政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的谎言。由于几十年的刻意掩盖,国人中的大多数并不知道抗日战争的真相,现政权在各地建这种举国一致模式的展览馆,唯一的目的就在于混淆视听,继续欺骗国人,掩盖抗日战争的真相。 我围着国殇墓园的墙壁绕了整整一圈,最后才找到了墓园的大门。与9年前不同的是,我到的那天不收费,进入墓园的游人也比当年多了许多,我初略估计了一下,当时至少有四五千人在墓园里游览。记得9年前若大的一个陵园除了我和一两个前来凭吊的年青人外,就只有青松芳草和15000个长眠在此的英灵了。今天不但有我这样千里迢迢前来祭奠英灵的凭吊者,也有许多成群结队的游客在导游的带引下来到墓园内,这些年轻的导游拿着话筒向游客们讲解着中国远征军将土们当年为国征战,英勇捐躯的故事,并郑重其事地要求游客进入墓园之后不得衣履不整,不得高声喧哗。最令人惊奇地是,在爬墓园阶梯时,我竟然碰到几个湖南怀化老乡,问他们怎么也来这里,他们一脸严肃地说,他们是特地来这里凭吊先烈的,而且他们还知道怀化也有中国远征军的老兵。
 
包括国殇墓园在内,我所到过的所有抗日战争时期的国军阵亡将士陵园全都在中共建政后遭受毁灭性的破坏,无一例外,而国殇墓园遭到的破坏相对来说是最轻的,这可能与解放腾冲时有6000位当地支前民夫牺牲有关,他们的遗骨也都安放在陵园内。湘西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战,共有7700多位国军将士阵亡,1945年会战结束后,参战部队本来都在各个战场建有阵亡将士陵园,但这些陵园在中共建政后的五、六十年代全被毁坏,象湖南溆浦龙潭弓形山上的国军阵亡将士陵园,本来葬有国军七十四军五十一师阵亡将士740人,但文革时的1969年,陵园被毁,墓碑被砸,刻于碑上的阵亡将士姓名大部分永远失去,现仅存109位先烈名字在残碑上。湖南洞口县江口镇陆军七十四军湘西会战阵亡将士陵园的纪念塔,碑文本来为蒋介石亲手所书,但文革时陵园彻底被毁,纪念塔被砸,阵亡将士陵园已永久性地无法恢复……如此等等,真是罄竹难书。就连1947年8月30日建成的芷江受降纪念坊,这一被称为东方凯旋门的极具象征意义的建筑,也在文革期间被彻底毁坏,原物已荡然无存,现在所立的受降坊为1983年由邓小平授意重建,而现在的血字碑已无法具有当年所立的血字碑的恢弘气势,蒋介石,孙科,于右任等人亲笔题写的碑文也永远消失在历史之中。
 
现政权一直攻击日本当局不肯正视历史,不愿承认当年发动侵华战争的罪恶事实,但几十年来中共又何尝正视过历史?不仅如此,现政权还有意掩盖历史事实,制造无数的谎言来愚弄民众,贪天之功将自身称之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并一直煽动民族仇恨,用民众的仇日情绪来转移国内矛盾,手段之拙劣往往贻笑四方。记得9月3日北京阅兵之后有国保问我对阅兵有何看法,我直截了当地回答,中国的抗日战争为当时的民国政府领导,如要在全国范围内纪念也应该由中华民国政府主持,这样才是尊重历史事实。
 
在美国南北战争著名的战场葛底斯堡遗址上,不仅有南北双方军队阵亡将士安息的陵园,更有林肯留下的赞美这些为了自由和平等而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将士们的伟大文字,林肯的演说和这些阵亡将士的英灵一样注定流传千古,同时也告诫着后来者珍惜自由和平等的环境,拒绝奴役和屈辱的生活。
 
而在中国反法西斯战争战场的遗址上,七十年后,我们看到的却只有谎言和欺骗,掩盖和隐瞒,抗日阵亡将士们的英名得不到彰显,英灵得不到安息,战争的硝烟虽然早已散去,但法西斯的阴霾却依然笼罩。
 
 
                                             
关键字: 黎建军 抗战 国军
文章点击数: 420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