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4/2015              

巩胜利:TPP:人类一场新国家之治

作者: 巩胜利 巩胜利

 
 巩胜利(独立经济学家)
 
 2015113gongshenglitppimage001.jpg (550×206)
新浪:中国加入TPP到底难在哪里?(图片)
 
 
2015年10月5日,全球第一个自由贸易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正式缔约了。但这距TPP上路正式运行,至少还要12国分别“法律程序”认可批准、12国运行的“过渡期”等5年的时间跨度。美日澳等12个国家5日结束“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部长级谈判,达成TPP贸易协定。TPP赋予成员国巨大的投资贸易便利性,同时也使成员集团在贸易投资等方面产生天然排他性,包括中国在内的经济体在贸易和服务自由进出口贸易(禁止各种门栏、关税保护、禁止任何国家壁垒)、货币自由兑换和投资(禁止操纵货币)、税制公平(禁止政府补贴)、国有企业私有化改造、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原产地保护、反对山寨)、保护环境资源(不准污染地球生态环境)、信息自由(包括新闻自由、互联网自由)、等方面可能会承受一定压力。显然,美国希望借助TPP书写“国际新规则”。在5日的一份声明中,奥巴马对此直言不讳:“我们应当书写规则,为美国商品开启新市场,为保护工人、保护环境设定高标准。”无论美国设计、推进TPP的初衷怎样,事实上,TPP迄今一直没有邀请中国加入,中国迄今也没有主动申请加入,虽然双方都没有向对方关上大门,但未来仍存在很多核心之变及其所有可能。
 
不过,在经济学家眼中,TPP有全球化的政治、经济、贸易化是源于WTO、取代WTO的21世纪的第一个贸易规则,也是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深入、继往开来。还有一些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在初创阶段、全球经济进入中国为老二的新时期,TPP把中国排除在外并不明智,美国《财富》杂志10月6日就评论说,不邀请中国加入是“一个可怕的历史错误”。这样全球化贸易规则的“冲突”就显而易见……但若是加入TPP谈判,囿中国的党政政治与国家制度所限,也许谈上十年、或更长时间也无法完成。
 
  
全球能有多大力?
 
资料显示,如今达成的《TPP协定》占全球GDP总量超过40%。而“那些认为TPP可以帮助美国应付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观点,也许在美国国会山或其他政策论坛上很有市场,但这种论点却实实在在存在不少谬误”。该文从中国的经济体量、吸引力、自贸协定等方面进行外延论证,认为TPP短期几乎不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实质性影响,但从“零关税”这一源头国家避税起源上,则改变未来国家生存的成本——生存成本高的国家将逐渐消退、更难以支撑、最后败北。TPP成员国,就是一种“盆地效应”,成员国在一统“零关税”商品之下,那么非成员国市场产品就高高在上,如中国汽车产品同比国际市场高出超过50%以上,国家党政运行、货币运行、企业运行等“三高”致这些国家难以为继。
 
从体量上有认为,“试图靠一个特惠型贸易网络就想把中国反锁在外,是个天真的想法”。且不谈中国对汇市和证券市场的“纠错”能力,仅是中国的经济体量,就是一个无法轻易撼动的重要因素。目前,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在未来十年,中国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截至2014年底,中国在全球投资超过8700亿美元,有效扩展了原材料和工业部件来源。举例说,中国(去年)对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分别投资38亿美元和178亿美元,双双超过这两个国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总额,使得中国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和政治领域获得更大话语权。但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依然是最落后的国家之一,更是中长期也无法取得市场投资的回报。
 
在“吸引力”方面,文章说,中国已经推动成立亚投行,这将极大程度帮助亚太地区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值得关注的是,亚投行不仅吸引了40多个域内成员,还吸引了20个域外成员加入,亚投行成员中,还包括半数以上TPP成员国,如澳大利亚、文莱、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和越南。“亚投行”成器、成可持续循环的投资银行依然有历史的最大变数。 
 
在自贸协定方面,“最关键的是,中国自2005年开始就与文莱、智利、马来西亚、新西兰、新加坡、秘鲁、越南等TPP国家商议或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因此认为:TPP把中国排斥在外的观点,是有缺陷的逻辑。但有观点致命的认为:中国没有成熟的市场经济理念,更没有可建树高标准、可跨世纪游戏规则的可能,正是把中国避除在TPP之外,才能在2015年10月上路,若有中国在TPP谈判,可能20年、30年也难以达成,囿中国本源不存在TPP这样的全球化贸易、市场的游戏概念。
 
尽管《财富》文章认为,TPP与中国现有的在亚太地区的自贸协定实际上形成了两个有着交集的贸易集团,“两者在经济上应当相互需要,而不是相互不信任”,“那些试图借TPP搞对抗的外交思维荒谬而紊乱”。“因此,建立一个吸纳北京为创始成员的TPP可以从经济上更见成效、从政治上更促互信。”若与中国达成全球化的“协定”,那么只能是低端、中国无法承受的、过度性的全球化贸易规则而已。
 
世界敞开大门?
 
毫无疑问,“TPP协定”一旦建成,将在全球、亚太地区形成一个“封闭的”具有“盆地效应”的国家间自由经贸圈。但《财富》(见该刊2015年10月号《TPP拒绝中国参与 不仅错误而且无用》一文)文章质疑,这个自贸圈的高密闭度只是目前设想的情形。“看看全球的供应链就会发现,TPP不可能离开中国,只是在TPP内外形成有别、悬殊的商品市场体而博弈。中国在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投资规模,已经让中国有能力把自己设计、开发和生产的产品通过其他TPP成员打入美国市场。”中国2015年占全球经贸与市场总份额约为10%,而美国超过25%,欧盟接近30%,中国经济体起着正在崛起的作用,由于全球金融海啸的作用,中国目前是全球经济引擎1/3的拉动力和作用。
 
但“零关税”是目标,却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别说这次的P12,就算是很早很早之前在2005年就达成P4协议的四个国家,其“零关税”时间表是怎样的?据媒体报道,新加坡作为发达国家代表,当年就废除对其他三国的关税。但是,新西兰和文莱在今年也就是2015年才实现,而剩下的智利还要到2017年,这样的分步走美其名曰是有效过滤了成员国的多样性。但是,从中你可以看出“零关税”的速度有多慢了!这次达成“TPP协定”的细节没有太多公布,但据报这一条,你就知道未来P12的零关税又是何等的漫长:美国将在25年内取消对进口日本汽车征收的2.5%的关税,就算到TPP“零关税”也实在漫长,但作为21世纪的美国国策方略,却总有达成的一天,那么对中国就有空间来实施抵达目标。
 
还有一些国与国的投资问题,关键数据,还得经济学家来测算。
 
举例说,中国可以在中巴自贸框架下从巴基斯坦进口棉花,而后进行纺织、印染、设计等上游环节的制作,而后通过中越自贸框架把成品布出口至越南。与此同时,日本在TPP框架内把扣子出口到越南,由越南进行下游环节的生产,最终制成服装,在TPP框架下出口到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由于越南是TPP成员,因此在三个国家享受纺织品免关税待遇,可分别获得5%、10.9%和16.5%的关税减免。在此过程中,由中国完成的布料生产不仅进入TPP市场,而且还比直接出口到一些发达国家享受了免关税的待遇。而中国的关税壁垒则是全球最最昂贵的,比如汽车超过全球之最重、则超过50%以上,还有酒类、化妆品等等。而这些在“TPP协定”中则是过渡期后全“零关税”。
 
《财富》文章说,即便中国不加入TPP,也能通过现有的双边自贸协定或区域自贸协定把商品打入TPP市场。“事实上,一些中型中国企业,例如天虹纺织集团,已经在越南开设工厂。再如,沃尔玛在美国的零售商也不会停止在中国的包工生产。”文章说,中国已然是亚洲的制造中心,已然是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这是不争的事实。当华盛顿激烈讨论有关“TPP协议”的各种问题时,有必要加入最基础的一个问题:“美国究竟为何在打造一个跨太平洋伙伴协定时不去寻求它在太平洋地区最大贸易伙伴的合作呢?”
 
英国《经济学家》此前也撰文认为,美国在TPP问题上的急迫态度实际上是因为中国成功发起亚投行让美国措手不及,美国急于通过TPP扳回一局。但文章认为,贸易协定本身应当更多着眼于自由贸易本身,过度政治化只会使这个协定走向狭隘主义。
 
美国经济学专家认为,奥巴马试图让美国书写规则的愿望可以理解,但任何贸易协定都不应该被扣上太多的政治意图,背离自由贸易和健康竞争的原则。即便是在肯尼迪时代,健康竞争的自由贸易就已经成为一种经济政策的“信仰”。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曾对国会说,世界经济正在经历革命性转变,如果美国选择领导世界,就要制定新规则,塑造一个自由贸易和健康竞争的时代。而中国21世纪上叶的引擎“一带一路”,却不是人人、国与国都能玩的贸易规则,“TPP协定”则是所有国家都能的经贸游戏规则。
 
全球解析TPP三核心
 
TPP,避开第1大人口国、第2大经济体中国,这令全球对中国形成了包括“恐慌说”和“无视说”两个极端,然避开中国的TPP也有难以绕过、难以规避的“死结”,但也不要夸大TPP的作用、也不要小看TPP带给世界的根源之变。读懂TPP,要领会三点核心。
 
首先、TPP“制衡中国”体制的“死结”
 
美国在设计TPP以及谈判过程中没有邀请中国参加,显然有用意。事实上,美国在全球战略东移、亚洲再平衡的战略部署中,已经明确把TPP写入其中,使之成为军事东移之外的重要经济东移手段。
 
但在实际操作中,TP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这条路布满艰难。也许是为了某种目的,TPP给经济贸易投资、国有企业等内容设置了非常高标准的准入门槛,但这些门槛,在把中国拦在门外的同时,也给TPP内部的一些国家制造了极大的参与障碍。除了美日澳等发达国家外,TPP12国中还有不少发展水平远不及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经济水平、竞争力、经济结构与中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因此,通过设置门槛来排斥、挤压中国的战术客观上不可能实现,而且有可能给TPP内部一些成员造成一种被动局面。
 
对中国国有企业、党政主导的税制、财政体制、税制、国有企业垄断等具有空前的历史性挑战。
 
其次、TPP对中国经济有影响但很有限
 
TPP虽然囊括了亚太地区的一些主要发达国家,但偌大的亚太地区并非只有TPP一个投资贸易框架。例如亚太经合组织,却缺失了环太平洋一些主要国家,它的影响力、辐射力以及拉动力要比TPP大很多。特别是去年北京APEC峰会,进一步明确了时间表、路线图,未来大有可为。另外,中国还积极参与中国-东盟10+1、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等区域合作组织、次区域合作组织,这些区域合作已经显现成果,而且正在进入一个发展的上升期。相比还有很长过程才能付诸实施的TPP,中国正在积极参与的这些区域合作更加务实有效。因此,李长久认为,不必过分看重TPP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即使中国不加入TPP,它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影响也会处于一个非常有限与可控的范围内。
 
“TPP协议”根源在于,改变了未来国家贸易的方向——贸易成本降的更低,国家关税、税收将降的更低,将国家运行的经贸方式“成本”压低,强权国家、强征民脂民膏的税制受到空前的挑战。
 
第三、包容开放,乐见其成
 
“TPP协定”等贸易框架和协定,只要有利于世界贸易投资和地区贸易投资的正常和健康发展,中国的立场一惯是,包容开放,乐见其成。同时,中国也在积极推进“一带一路”(但不是国与国之间大家都能玩的“经贸规则”,却是中国21世纪上叶的经济引擎)倡议,力争调动沿线65个国家和地区的44亿人口,通过对沿线基础设施领域的巨大投资,以及贸易、金融、服务等在世界范围内的互联互通,有效带动全球需求,真正做到立足亚洲,连接四面八方,沟通五湖四海。
 
事实上,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中自我调整并深化改革。中国正在布局一个辐射状的自由贸易网络,从中国与冰岛、瑞士自贸区启动实施,到中韩、中澳自贸协定的签署,中国已签署自贸协定14个。伴随“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正在调动远不止12个国家的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到更广泛、更开放的合作中去。
 
TPP于2015年10月5日签约了,尚等待这12国国家法律批准、“过度期”是五年,也就是到2020年末前后才能逐次才能够正式履约执行了。
 
第四、原产地规则
 
“TPP协定”原产地规则,是致协定内的国家同意制定一套共同的原产地规则,以确定产品是否源自“TPP协定”地区——联系到未来国家、居住地、户籍身份、户政系统与商品原产地挂钩。他们还一致认为,“TPP协定”原产地规则应是客观、透明度是完全可以预知的,并且正在讨论如何对待从自由贸易区内汇聚或使用材料进而以此申明产品原产地的情况。此外,“TPP协定”国家正在讨论有关建立一个简便、高效和有效的制度来验证优惠要求的提案。“TPP原产地规则”,将跨国、跨地区、象香港与中国内地分廓之根源来脉冲,根本无法越界。  
 
——技术性贸易壁垒。技术性贸易壁垒的文本将贯彻和发展世界贸易组织《技术壁垒协议》中现有的权利和义务,从而将便利“TPP协定”国家间的贸易,帮助监管人员维护卫生、安全与环境以及其他合理的政策目标。该文本将包括履约期间的承诺、合规评定程序、国际标准、体制机制和透明度。“TPP协定”国家也在讨论关于合规评定程序、规管合作、贸易便利化、透明度、及其他问题的规章,以及业已列入议程的涉及具体行业的提案。
 
——纺织品和服装。除纺织品和服装的市场准入以外,“TPP协定”国家还在讨论一系列有关规章,如海关合作与执法程序、原产地规则和特别保障等。
 
——贸易补救措施。“TPP协定”国家一致肯定其世贸组织的权利和义务,并正在考虑一些新的提案,其中包括有责任在透明度和正当程序过程等方面扩大现有权利和义务。另外还提出了有关过渡性的区域保障机制的议案。
 
关税和其他开放市场的一揽子计划:“TPP协定”关税目录涵盖所有商品,包含约1.1万个关税细目。九个国家也在制定共同的“TPP协定”原产地规则,并正在考虑有关最有效和最简便地加以原产地甄别实施的法律提案。
 
“TPP协定”真正杀机在哪里? 
 
美日带着中国邻居们连续几天不睡觉签订了TPP基础框架协议。反对国企垄断、反对贸易补贴、强化知识产权、强化减少政府干预,这些TPP理念的关键词似乎处处针对中国。掌柜本来在休假,看了几篇文章,发现了很多奇怪的观点,比如“协议达成也不会马上零关税”、“短期对中国影响有限”、“TPP封锁不是牢不可破的”,但“TPP协议”缺失改变全球国家生态环境的唯一国际化的贸易规则:
 
1)、TPP对中国发展方式投了反对票:这个组织和WTO有根源不一样,或者说是美国全球化自我反思的一个结果。发达国家开放国内市场给中国,开放教育和科技合作,目的是希望把中国改造成民主自由的社会结构,多少有点对抗俄罗斯的味道。但是中国现在对俄罗斯的背靠背支持,让发达国家开始反省对中国的政策,第一个封口的就是中国出口,说白了——封锁国与国市场阻止中国!美国推动TPP正在成为全球化一个基于普世价值观大同盟,这是对中国真正历史性的摊牌,当然也是一种国际法的自我保护。
 
2)、美日“TPP协定”认为中国在破坏全球市场经济秩序:比如人民币与全球各国货币都不兼容,全球商品市场因人民币的别出风头而大上大下风险陡起。但中国经济深层次的几个问题一直是淹没于“中国崛起”的民族主义泡沫里面的,第一就是国企的畸形扩张,中国国企效率高吗?垄断吗?权贵把持还是公司化治理?对于国人来说,对于世界资本主义秩序来说,中国国企是一个破坏力的角色,一个中石化相当于4-8个省市的总产值,是一个由国家背书和支持的绝对市场垄断的不可靠伙伴;第二就是贸易补贴冲击全球。WTO框架下总打贸易补贴的官司,到底中国补贴了吗?这个答案其实地球人都知道,这种国家意志带来了贸易上的公司主体不平等,让国外贸易伙伴很反感中国的国有体制;第三个是中国企业知识产权方面缺少对国际同行应有的尊重,所以大型国企被看成是强权的“掠夺者”,中小企业被看成破坏者,这是当今中国国进民退的现实实践。全球凸兀、赤裸裸的现实是:自由市场架构下的党政“双核心”干预,只会带来中国党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和资源浪费、向全球蔓延,但中国政府一直不愿意真正简政放权、政治体制改革(目前的改革收到抵制)!
 
3)、中国经济奇迹不是神话,国人该醒醒了:由于媒体的反复洗脑,和政府的特有宣传方式,中国主观的习惯于把中国最近改革开放30多年的繁荣归结于国家政策好、国人能力强。实际上,从2001年起,中国搭上了WTO的顺风车才开始融入世界经济分工的,这和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的发展路径是一致的。只不过中国更大,更加强劲的参与了这个世界分工里面。WTO对中国开放居功至伟,因为没有外部标准,中国用“森林法则”于自己骗自己的改革方式。让中国最担心的是:随着“TPP协定”对中国森林法则规避和封锁,如果决策层对此狭隘误判,盲目自信,可能让未来10—30年中国经济蒙上全球化阴影。再也没有中国前30几年、全世界也繁荣了好几十年,中国不是救世主。
 
4)、“一带一路”,无法替代自由贸易规则对中国的推动力。“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被中国大家报以极大的期望,没错这的确实是中国人第一次推动世界组织所进行的秩序改变。但是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一带一路”的核心思维是政府主导的“马歇尔计划”式的基础设施投资,一方面是中国去产能泡沫,一方面是全球重复国内刺激经济的老路。从常识上看,“一带一路”和亚投行、金砖银行等对贸易出口刺激有限,对产能出口的推动有,但是这个效率是存在不确定性的。也就是说,中国在这个时间节点,没有自由贸易的发动机,美元自由市场的引擎,则致改革必然倒退。
 
5)、孤立于世界的大国崛起或许只是一个梦想:以2015年前后为引爆点,中国党政和舆论开始轻视美国和欧洲,特别轻视日本,“老子”天下第一跃然而上的心态非常明显。这是很可怕的现象,可能让中国的政策出现误判。从近代史1840年之后近200年来看,贸易一直决定了中国开放的程度和国运的发展,贸易封闭则国家封闭,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产能的聚集地,但这个却没法像俄罗斯那样我行我素的游离于全球经贸秩序之外,因此中国也不能学习俄罗斯的政策标准。很担忧的就是精英层越来越推崇俄罗斯,越来越失去了学习西方民主、自由经济、货币自由体制的进取心。
 
 
“TPP协议”,应该是给中国敲响了警钟,也追问中国到底希望走什么样的道路!?强势的民族主义,将不可避免的导致被动的闭关锁国;成天拿假改革骗自己,中国可能陷入了自己制造的经济危机。“一带一路”更多的在强壮国企,但是自由贸易牵引的最市场化的中国经济的阵地如果失守,这将是一场天灾人祸——灾难的开始。
 
近30多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首先是经济的成功,也是开放的成功,是尊重大自然规律的成功(这个规律主要是资本主义秩序的文明成果)。看到整个舆论对“TPP协定”的分析和思考后,真的开始担心了——中国太自大,又太肤浅了。破解中国困局的钥匙,目前还掌握在中国人的手里,大刀阔斧的私有化国企,推动更加深刻的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政治改革是推进中国改革和开放道路上的唯一锁匙,没有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全球的悖论,打开“TPP协定”围堵的钥匙就是——开放促改革!政治文明!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巩胜利有关TPP的论著见:①、国家商务部《中国外资》杂志2011年第12期“封面文章”《中国与TPP无缘?》一文(全文6页)。②、国家商务部《中国外资》杂志2013年第4期“封面文章”《“铁三角”颠覆WTO?》一文(全文8页)。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经典论著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主流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BBC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震惊世界论著,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经济参考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求是》《红旗文摘》等广泛发表过系列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力量”巩胜利是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国观智库”国家级专家,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四川大学特邀教授,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超过30多年的著名独立学人,目前为北京《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巩氏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新论,在中国、美国、欧洲、香港等地有数以亿万计读者群体和东西方共有的广泛“话语权”。 
 
 
北京《国情内参》编辑部(Address)   机构地址:北京100041-111信箱  
电话:(010)51945885  传真:(010)51945886  巩胜利移动电话:13822204711
巩胜利常规邮箱(E-mail):Gvv21@hotmail.com   即时邮箱:Gvv21@msn.cn
巩胜利私人通信地址: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  邮编:510288 
 
 
关键字: 巩胜利 TPP
文章点击数: 45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