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7/2015              

应克复:“党文化”的起源、内涵、特质与中国的现代走向(七)

作者: 应克复 应克复

2015116dangwenhuaimage002.jpg (300×204)
2
 
翻开中国近代史,我们看到,无论是晩清的历史还是民国的历史,这中间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亊件和社会各领域的重大变化,都是在西方文化影响下发生的,因而都是西方化的历史过程;尽管这段历史中记录着种种波折和不幸,但毕竟是踉踉跄跄地在向着现代化、向着宪政民主方向前行。但是,这一历史进程到了1949年戞然中断了。
 
随着中共在内战中获胜成了大陆的统治者,它所信仰的一套文化也就成了统治大陆的主流文化了。从此时开始,中国的航船全面转向俄化、赤化、马列化、共产化。但是,统治你的思想是一回亊,人们脑子里实际存在的思想又是一回亊。政权的改朝换代可以用枪杆子解决问题,文化的改朝换代却要繁复得多。1949年之后,新政权和它所提倡的一套文化和人们脑子里存在的文化实际上是脱节的。这种情况在知识分子群体中尤其明显。对于这种情况,毛泽东特别清楚。为了巩固共产政权,必须重建中国的文化体系。这是摆在新统治者面前-项极其重要的战略任务。
 
这样,我们也就理解了,毛泽东为什么总是拿知识分子开刀?为什么没完没了地整肃知识分子?为什么把阶级斗争扩大到思想文化领域?为什么总是喜欢在意识形态领域抓阶级敌人?
1950年,也就是中共进城不久,就开展了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可见清除西方文化这件事毛泽东看得何等緊廹。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从旧社会过来的受过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他们在知识界、教育界颇有影响,都是一些学有造诣的专家。毛泽东就给他们洗脑、換脑,要他们脱裤子,割尾巴。召开不同规模的会议,众目睽睽之下,要他们批判脑子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自辱自己如何一无是处,一文不值,表示要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革心洗面,重新学习,努力改造,接受马列主义的新思想。使他们颜面扫地,失去昔日的尊严,这就是毛泽东要达到的目的。接着又重点批判了一些代表性人物,如马寅初,梁漱溟,俞平伯,胡风,胡适等。
 
1952年,又搞了一个大动作——对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这是对高校的一次大手术。它的意义是什么?思想文化改朝换代除了破还要立。高等学校要培养共产主义人才,措施是大刀阔斧地砍掉反映西方文化结晶的一些重要学科,如法学,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把共产主义先验理论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哲学、科学社会主义,和以共产主义先验理论进行实验的历史,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联共(布)党史,中共党史作为基本教材,对学生进行灌输、教化。即使其他一些课程(如史学、文学等),也必须体现马列主义为指导,无不渗透着党文化的血脉。这是中共对国民实施党化教育具有长效性的战略举措,其危害直至当下,将贻害百年。
 
1957年的反右运动危及整个知识阶层。阳谋也好,阴谋也罢,共产极权主义与知识分子的自由思想反正不能共存共容。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是绝对不允有所批评的,否则就划入右派,就是专政对象,而且不必经过任何手续,也不允许本人申辩一下。这是什么?这就是暴力,非枪杆子的暴力,却是以枪杆子为后盾的。这是中共改造社会、改造被统治者的一种基本方法。这次运动的实质是要消灭整个知识分子阶层,使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失却自己的人格,个个成为共产党的驯服工具,成为党奴。
 
这当然是毛泽东的一厢之愿。即使在全面专政的文革年代,即使在狂热地崇拜毛泽东的愚忠年代,即使毛泽东的个人独裁无以复加的年代,中国还有林昭,有遇罗克,有张志新,有李九莲,有王佩英,有顾准,有……他们对暴戾的专制统治,对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对文化大革命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这不就是对党文化的一种挑战吗?
 
到了1976年4月,周恩来去世后爆发于天安门广场的“四五运动”,掀起了声讨“四人帮”的怒潮,实际矛头指向毛泽东的独裁统治,这是毛自己承认的。万千诗歌铺天盖地,堆满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四周,其中有这样一首: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这场壮丽的“四五运动”被毛定为反革命事件,该诗词列为重要反革命案。毛死后不久,在党内外强烈呼吁下,该事件的反革命定性即被推翻。
 
1978年5月,在胡耀邦策划下,《光明日报》首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重要文章。一文激起冲天浪。“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由此在全国爆发。多少年禁锢人们思想的党文化以及毛泽东的神像受到猛烈冲击。1978年11月到1981年4月,北京西单出现了“民主墙”,以大字报的形式表达民众对国家命运与前途的关切,成为自由民主主义思想的集散中心。1979年初,中央召开了理论工作务虚会,参加者达四千人之众。与会者思想活跃,深入广泛地讨论建国以来的大是大非问题。这一切都说明,党内外都在集中火力挣脱专制主义的镣铐!这是自由民主主义凱歌行进旳年代,是令人永远怀念的年代!
 
就在此时,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挺身而出,捍卫毛泽东的历史地位,提出作为党文化核心的“四项基本原则”,掀起“反自由化”运动。可惜邓的“反自由化”运动在党内响应者寥寥,几乎是像唱独角戏。1986年9月的三中全会上,在通过《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时,当时与会者主导性意见是不将“反自由化”写入决议,邓大为恼怒地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讲得最多,而且我最坚持。”还说:“自由化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化。”看来,邓大人有点失去理智了。邓对胡耀邦反自由化不力大为不满,以非组织手段将之罢黜。1987年1月,胡被迫辞去总书记职务。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悼念胡的学潮随即勃起,旋即成为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民主运动。面对学潮,邓束手无策,竟策动军队进城血洗天安门广场;并对赵紫阳因反对对学运进行镇压而废黜其总书记的职务,又非法将其幽禁至死。
 
邓小平主持改革开放十年,史家评论说:“即使将来的人们忘记了那十年,也不会忘记那一天。”更何况邓氏的十年改革是为了延续中共之统治。89“六四”屠城事件是中共统治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它表明,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已被人民所唾弃,当朝的只能用枪杆子诚惶诚恐地渡过自己的余日。在思想文化领域,也表明,主流的党文化出现了由进攻转向防守、由主动转向被动、由优势转向劣势的历史性转变。
 
不久,1991年底,从俄罗斯那边传来苏联解体、苏共解散的消息,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七十四年的红旗落地,昔日辉煌于世的社会主义母国大国悄无声息地被人们所唾弃。接着柏林墙被推倒,德国统一。东欧诸国摆脱苏联的羁绊而独立。一场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实验的失败已成定局。
 
此时期的中国,因邓小平的跛足改革路线积累起大量的社会矛盾。民间的维权运动此起彼伏。中国这个巨人摇摇晃晃,蹒跚而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面大旗不好扛啊!邓后的几任党的总书记,只能不惜投入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警力,以维稳为纲,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以守住共产党这片江山社稷。
 
停顿不行,倒退更不可能。毕竟民智已开。不论是“两头真”的老人,还是80后的年轻人,都在一再呼吁:何时宪政大开张?人们都已觉悟:不从政治体制改革中消解党国极权体制,一切都将徒劳。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这些人类主流价值,不要看还在受到打压,但已成为当今中国思想文化的潜主流。而党文化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在现代化潮流中已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真是:
 
 
无可奈何花落去
不废江河万古流
 
3
 
党文化随中共的诞生而降世,随中共的发展而完善,随中共登上统治舞台而成为统治中国人的文化;而其它文化、特别是体现人类共同价值的西方文化则沦落为受批判、遭禁锢的文化。当然,中国人,其中包括多数知识分子,对于马、列、毛主义为思想库的党文化曾一度是认同的,是作为科学形态的文化来加以接受和学习的。但是,积六十余年之经验,中国人愈来愈明白,这种文化没有给中国引向自由、民主、人权与法治的光明前景,没有推动中国的现代走向,反倒愈来愈成为中国现代化的重重阻力,给中国人带来无数伤痛。由此,经过反省深思,方知这一文化原来是人类文明发展中的一种异质文化。这就是为什么,自1976年之后的后毛时期以来,中国经济获得快速增长的同时,各种社会矛盾却有增无减,人民仍生活在专制主义的囚笼之中,新闻与言论自由的空间严加打压,以言入罪仍影随知识群体,文化暴力的棍子在他们头上挥舞,恐怖的乌云漂泊在他们之间,因此,认清以专制与共产为核心的党文化与人类主流文化相冲突之本质,继之埋葬这一文化形态,实在是当今中国的一项首要任务。
 
(全文完)
 
 
关键字: 应克复 “党文化
文章点击数: 44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