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8/2015              

林傲霜:从“韬光养晦”到祸害世界——中国社会转型遭遇的大倒退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2015117zhonggonghuohaishijieimage002.jpg (317×255)
由对外的韬光养晦走向金钱与暴力两手 
 
 
上世纪九十年代,当苏联突然灭亡,其在东欧的附庸“卫星国”全部“変天”,重获自由之时,世人一片欢欣鼓舞。其程度决不亚于德、意、日法西斯被彻底击败时的情景。都以为祸害人类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极权专制将像天花病毒-样从此被消灭。然而人们怱视了共产极权专制这个幽灵般的病毒,却已深深潜伏在中国大陆这块充斥着愚昧、闭塞、落后、野蛮的土地上,更可怕的是其本身还在产生“变异”。但当时整个世界的环境,并不利于它的生存。因而老谋深算的邓小平便提出了所谓“冷静观察,稳住阵脚”,“ 千万不要当头”的“韬光养晦” 的“根本国策”。
 
遗憾的是当时某些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的领导人, 由于目光短视与自私, 对邓小平的狡猾不但毫无警觉,而且又再一次重复当年杜鲁门、尼克松的幼稚错误。以为中共不同于苏共,是可以“争取” 和促使它变好,向民主转型的。于是比尔.克林顿总统不顾美国国会大多数议员的坚决反对,闭眼不看大陆恶劣的人权,故意淡忘“六. 四”的血腥,动用总统否决权,坚持年复一年的将“贸易最惠国”待遇给予中共,让其每年从对美贸易的巨额顺差中养肥壮大。日本领导人更被北京高唱的“中日世代友好”唱昏了头,于是长期向中共提供低息、甚至无息贷款,扶持中共发展经济。与此同时中共则利用自己“得天独厚” 的可随意压榨剥削劳工的“优势”,靠低人权、低工资、低福利以及破坏生态资源与环境而生产出的大量低成本产品,向发达国家倾销。于是出现了所谓中国经济腾飞的“奇迹”。 中共政权由奄奄一息而变得财大气粗。
 
这种所谓“中国模式”的发展,不但是当年苏联与东欧共产党国家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情景,也是当今世界独此一家才有的机遇。这完全是美、日等发达国家领导人为贪图一点经贸利益,廉价商品,获取选民的好感,而忘记了他们自己却在养虎遗患给世界“培养” 起一个比希特勒、斯大林更难以对付的敌人,成为一种新型、変异的“后共产主义病毒”, 成为当今民主世界最大的祸害。
 
不幸的是这样的局面现在已经到来。而某些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仍在执迷不悟,甚至争相去落入这个用金钱筑成的红色陷阱。近日中共党魁习近平带着大笔的经贸定単与钞票强势出击,向民主世界发起挑战,以显示共产极权的“软实力”, 可说是淋漓尽致地展示在世人面前,使民主世界受辱蒙羞。此次美国还比较能在面对专制政权的金钱利诱时,基本保住民主国家的尊严。先是用高调欢迎罗马教宗把习近平晾在旁边。并拒绝其要赴国会发表演说的要求。习近平只好去与资本家商人们“打得火热” 来解嘲。后来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访民与抗议者使习总感到难堪。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煞了共产极权专制的“威风”。
 
然而英国在习总的“银弹” 攻势下,却一身瘫软,一副向共产独裁下跪的姿态,令人惨不忍睹。英国首相卡梅伦为争取中共投资,不仅让女王屈尊降贵亲在白金汉宫以红地毯与王室马车迎接习近平,更让习去到英国议会发表演讲。这是除了民主国家领袖之外,任何共产专制国家(包括前苏联)或其它独裁者都未享受过的所谓“无上荣誉”。 卡梅伦甚至大开先例邀请中共领导人至其乡间别墅访问,并且在公开场合绝口不提中国人权问题,并称英中关系进入了所谓“黄金时代” 等等。 与此同时,更无视民主国度的起码准则,动用大批警力强横压制抗议者不许接近习近平,甚至抓捕中国民主抗议人士邵江以讨好中共。诸如此类的献媚讨好,令英国人都看不下去。所以习近平在英议会发表演说完毕后无人鼓掌。英国媒体更斥英当局这些行为,是为了吸引中共投资抛弃原则,而“向中国叩头”的行径,以此举让北京“食髓知味”, 投桃报李, 结果必然使英国形象大为爱损。
 
英国由于如此丧失民主国家原则的“失态” 之举,而捞到了不菲的经济上的好处。使世界上某些国家也开始产生效尤的心理。如以前曾义正词严批评过中共人权状况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不但开始保持沉默,更将在近期与荷兰、法国争相前来北京向中共示好。默克尔近日更公然称颂中共为“欧洲可靠的伙伴”。
 
无数的历史亊实一再证明,一个极权专制国家、尤其是共产极权专制政权,如果没有国际社会给予它的正义压力,它不但不可能向民主社会转型,而只会更加残暴地进行统治,把一切民主诉求的苖头,扼杀在所谓“萌芽的状态中”。 国际社会的宽容、姑息、绥靖,只能増强独裁专制的“自信”,决不可能使其变好。试想当年中共如果不是受到国际上强大的压力,邓小平决不会停止闭关锁国搞阶级斗争,转向“改革开放”。 同样,苏联与东欧共产党国家,如果不是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与压力,它们也不可能崩溃而向民主社会转型。
 
现在中共所谓的“三个自信”,说穿了就是“自信”它能与贪婪的国际资本相勾结,残酷压榨、剥削中国民众而“先富了起来” 后,于是乎“自信” 其“有钱能买鬼推磨”。有钱也可以把民主自由世界搞乱、搞垮,搞得它们分崩离析,使共产专制病毒乘虚而入。中共实际上已经在如此大干特干了。例如韩国总统朴槿惠竟愿意出席中共的“九.三”阅兵,去“恭逢其盛”,“观礼” 当年曾侵略过韩国的中共“解放军”。 而另一个韩国人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同样置自己祖国尊严于不顾去与包括被国际刑謷通缉的反人类罪犯、苏丹独裁者巴希尔同登天安门城楼,为中共阅兵站台、背书。这说明一个国家元首,一个被誉为“世界最高行政长官” 者,都被靠着银弹金钱开路的共产主义病毒“感染” 而“病倒”了。这是当年苏联都绝对办不到的。
 
而更骇人听闻的是,中共全国政协委员、中共“红顶商人”( 即既经商又在中共当官的)澳门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澳门地产大亨吴立胜,竟以130万美元的贿赂,行贿第68届(2013年)联大主席、原任中美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驻联合国大使约翰•阿什以换取阿什支持在中国澳门兴建联合国会议中心。为中共“出彩”谋取政治利益。此事已被美国警方人赃俱获,吴立胜与约翰•阿什均已被美国警方捕获归案。同时更査明这个吴立胜还曾卷入过美国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的政治献金案,而最后是将钱打入账户的人替吴立胜顶了罪。所以被称为是美剧《纸牌屋》里“中国商人”的原型。
 
由此可见而今的共产主义病毒已经发生“変异”, 由原来苏联式的靠武力“输出革命” 推翻他国合法民主政权“変异”为靠银弾金钱,靠腐败堕落来侵入社会机体,以求最后达到腐蚀人心,毒害社会机体,搞垮民主体制的目的。这种中国式的“后共产极权病毒”, 其特点是以金钱开道,欲达目的不择任何手段,不要执政的伦理道德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民主、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的一整套歪理邪说与做派。
 
正如一位学者所指出的:“在坚持独裁又热衷于利用市场的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当今中国是人类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怪兽,中国式病毒势不可挡的扩散,有可能颠覆我们所知的文明世界;人们必须重新认识中国,重新反思世界文明,反思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严重缺陷和问题。”正如笔者在前文中提到的,中共能在世界共产国际全面崩盘以后,从苟延残喘,进而坐大,直至今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是西方国家的这些内在问题造成的。
 
而今中共更得寸进尺,在欧美民主国家软弱、姑息、退让的面前,非但不再韬光养晦,而且要“当头”出面,成为当今世界一切独裁专制政权的先锋和领导核心。于是东面打压日本,南海人工造岛,把国际公海划入它的领海范围。咄咄逼人,大有要成为亚太霸主之势。其对自由世界的威胁,比之当初的苏联已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因此民主国家对这种来势汹汹的、变异的“后共产主义病毒”决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可再抱任何幻想。姑息、绥靖之路是走不通的。当年英国的张伯伦首相已在史上畄下千古骂名,而今卡梅伦之流,决不可再重蹈其覆辙了!
 
 
2015年10月30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中国转型
文章点击数: 77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