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BC 】  时间: 11/24/2015              

吴祚来:解析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的含义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解读习近平在纪念胡耀邦座谈会上讲话,可以看到胡耀邦在习主导的中共中央的真正身份与价值。其一,习在纪念讲话中,将胡耀邦与自由化思潮切割开,避而不谈胡耀邦被迫下台的冤屈,而将其一生看成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其二,在这份纪念讲话中,习似乎第二次揭开中共内部超级规矩:中共最高领导核心可以不是中共总书记,一旦成形成了中共的领导核心人物,其权威就在全党、中央甚至在中共总书记之上,即使核心犯有罪错,也具有绝对的豁免权。
 
胡耀邦被定格在执行官
 
习近平纪念胡耀邦讲话,是一篇关于胡耀邦的宏大的政治叙事,但这篇叙事,充满吊诡与悖论,看起来是以极高的规格纪念中共前总书记。但通篇叙事,让我们看到的胡耀邦只是一个红小鬼的角色,一个中共体制内执行任务得力的干将,只有个性而没有思想,只有听令的使命,没有决策的头脑。
 
某种意义上,这样的叙事,是对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矮化。
 
这篇讲话的叙事中,出现了一次毛泽东对胡耀邦的表扬,当时胡耀邦年纪小,被人们看成红小鬼,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他领导的“扩红”、“筹款”和青年工作成果显着,受到毛泽东同志称赞。
 
紧接着,在习的纪念讲话中,就是邓小平在一直“表扬”胡耀邦:中共建政后,肃反、土改、剿匪、担任中共川北区党委书记、行署主任、军区政委的胡耀邦,受到邓小平称赞:“有主见,不盲从”。
 
但习近平应该意识到,当时是毛中央,邓小平的评价并无特别重要的价值,而其有主见,不盲从,不盲从谁呢?是不盲从当时的毛中央指令吗?
 
习近平后面的讲话,透露出的信息,一是将邓小平定位在中央总书记之上,是核心,而总书记只是中共的“首席执行官”:(胡耀邦)在1981年6月至1987年1月担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职务期间,他积极参与制定和贯彻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大决策和战略部署,……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作出了多方面重大贡献。
 
胡耀邦同志坚持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组织和推动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在邓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领导和支持下开展的这场思想解放运动……
 
胡耀邦同志认真贯彻邓小平同志全面改革的思想,强调要充分认识改革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把改革贯穿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为推进改革倾注了大量心血。
 
(以上引自习近平纪念胡耀邦的讲话)
 
纵观习近平的这篇讲话,有一处提及毛泽东对胡耀邦的肯定,而有五处提及胡耀邦与邓小平的关联。中共1949年建政后,胡耀邦就不断得到邓小平的表扬与肯定,甚至邓小平在1975年短暂复出,也任用胡耀邦到中国科学院主持工作,为什么邓小平如此喜欢任用胡耀邦呢?
 
答案既在习近平对他的赞美中,也在民心中,因为胡耀邦“一身正气、品节高尚”,是中共党内罕见的良心代表,中共转型或拨乱反正之时,特别需要这样有作为的官员,去充当核心人物的马前卒,去拼搏去战斗,为突破过去的禁区杀开一条血路。
 
但一旦居高位者的权力得到稳固,胡耀邦锋芒毕露的个性,“有主见,不盲从”,就会被最高权力者视为眼中钉,欲拔除而后快。当胡耀邦同情自由派知识分子、对自由民主有自己独立的看法,并希望邓小平适时荣退之时,邓胡联盟就宣告结束,胡耀邦就成了邓小平的对头或敌人。
 
习讲话中,除了大谈胡耀邦的共产主义理想,还引用了马克思的用人观:马克思说,为了实现思想,就要有使用实践力量的人。胡耀邦同志崇尚干实事,他希望领导干部不要当平庸之辈,更不能当昏聩之徒,而是要做有为之人。
 
马克思说思想需要实践者,于是,胡耀邦就成为一个能干的实践者。中共前总书记被现任总书记定格在实践者的层次上。文革时代,中共要实现的是毛泽东思想,改革开放之时,要实现的是邓小平理论,现在呢,要落实的是习近平提出的梦想,无论是思想、理论还是梦想,都需要执行人,习近平无疑在说,自己的手下,需要胡耀邦这样的执政官,需要工具人格的胡耀邦。但胡耀邦的另一面是执义仗言,是一身正气品节高尚,是“有主见,不盲从”,而正是这些高贵的品质,注定了他在毛时代敢与所谓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无所畏惧的斗争,也敢于向新的独裁者邓小平说出自己的观点或想法,其悲剧性的命运,因此奠定。
 
习近平不提胡耀邦的良知良心,只赞美其工具化人格,这显然是矮化了胡高贵的品格,也没有把胡当成中共最高领导人看待,只是将其当成邓核心的一个助手。既然是邓核心的政治助手,邓打压或解聘胡耀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核心”可免追究政治罪责?
 
世人永远好奇的是:中共党内基于怎样的秩序或规格,将邓小平定位、定格在“核心”这样一个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位置上了呢?新的核心又将如何确立?
 
当时的胡耀邦既是中共中央主席,又是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按照中共党章他理应是领导核心,按照中共的规矩,所有的中央委员、中共党员都应该团结在以胡耀邦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同心同德,改革开放。
 
但在党的最高领导人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领导核心,中共中央都得按照这个核心的政治意志办事,一旦与核心观点有异,或者核心对其不信任,甚至被人为挑拨,都可能让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蒙冤受辱,习近平如何解释中共体制内这一奇特现象?
 
如同政教合一的国家,在具体的国家领导人之上,还会有一个精神领袖,习近平无疑在坦承:邓小平当时是中共最高精神领袖,他有绝对的领导权,并可能行使特别否决权,终止任何一个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政治生命。
 
胡耀邦之后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正是公开说出了中共最高决策权在其“精神领袖”邓小平这样一个党国机密,所以遭到邓小平的痛恨,并因此出局,最后的岁月一直被囚禁。
 
这样一个严峻的诘问,今天又一次抛向习近平:中共内部,是如何产生精神领袖或领导“核心”的?胡锦涛任中共总书记期间,江泽民是不是也因是领导核心,所以可以掌控胡中央?现在是习中央,如果按中共规矩,习会不会在有生之年,像邓小平一样,即便退休二线,不担任中共总书记,但仍然可以是中共的精神领袖,可以主宰以后中共总书记的命运?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既成事实,只要存在一个领导核心,那么,中共的总书记就只有责任,没有权威,而核心(“精神领袖”)本人,只有权威,没有责任。毛泽东发动文革还有反右等一系列重大罪错,都因为毛泽东是第一代中共领导核心,所以他没有任何责任,他仍然被视为中共伟人,享有中共无上的尊崇(邓小平对其三七开,就完成了对毛泽东的反思与审判)。
 
再看邓小平作为第二代领导核心,不仅他对八九六四的屠城没有被追究,即便在党内他犯的错误,譬如他对华国锋的废黜、对胡耀邦的加害、对赵紫阳的非法罢免,都被视为正常。而八九民运期间赵泄露了邓小平的核心政治地位,使邓大为恼怒,而这也直接成为邓以核心之地位废黜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导火索。
 
把胡耀邦剥离历史事件
 
习近平的纪念讲话,将胡耀邦与重大历史事件剥离开来,甚至将胡耀邦与之搭档的赵紫阳完全隔离,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当年人民日报对胡耀邦出任总书记时的报道,居然将赵紫阳的照片删除,乾坤大挪移、历史虚无手法,可谓登峰造极,令世人惊叹。它体现了一个中共宣传精神:历史要服务于宣传,宣传服务于政治,政治要听令于中共最高权威或核心。
 
胡耀邦是中共体制内一个悲剧角色,但纪念活动,却致力于把他打造为党内英雄,网民们看到的,却是中共的喜感或制造喜感的能量。习近平要通过纪念胡耀邦,完成习家对胡家的私谊回报,因为胡耀邦在习仲勋平反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影响,但习近平又不愿意或不能够追究加害胡耀邦的保守派们的责任,所以,习要做的,就是极尽缝合之能事,绝口不提邓、胡之间最后的冲突,长篇大谈邓对胡的认同与赞扬,并将胡的行为抬升到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高度,以完成纪念讲话充满正能量的宏大叙事。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说,其父的遗愿,是希望中央对他有一个结论,现在,习中央给了胡耀邦一个结论,习中央给了胡耀邦一个“全面的”评价,但这是胡耀邦需要的结论么?胡耀邦被结论,是当时的核心邓小平决定的,邓核心让胡耀邦下台,终止其政治生命,现在的习中央,能让胡耀邦的政治生命复活么?
 
真正的胡耀邦只能通过民心民意复活,不可能通过中共中央复活。
关键字: 胡耀邦
文章点击数: 17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