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5/2015              

顿珠多杰:从世袭的政教合一到现代的直选民主——谈流亡中的西藏民主

作者: 顿珠多杰 顿珠多杰

十四世达赖喇嘛(维基百科图)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二零零一年,十八岁以上流亡在外的西藏人生平头一次投票选出了自己的领导人,流亡政府最高行政长官 “བཀའ་བློན་ཁྲི་པ།”(‘噶伦’为宰相,大臣,‘赤巴’为最长老,即首席噶伦,相当于首相) ,从而结束了在西藏实行了三百六十九年之久的世袭的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这不仅是西藏历史上的具有重大意义的转折点,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世袭的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的终结。
            
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中,按照宗教信仰、意识形态、民族个性、文化背景和人文地理等的不同,不仅形成了各种各样拥有各自的权威阶层、精英人物 、政党体系、利益集团以及社会基础的政治制度;而且,这些不同的政治制度各自在历史的不同阶段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政治制度很难以好坏来定论,只是看它是否适应当时历史背景下的国情民意。
         
一种起源于古希腊文明的追求自由与平等的社会理念,至今深深影响和重塑着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以及与之俱来的民主体制也成为具有全球大众文化认同和政治制度共同向往。这一民主体制生存至今并不断发展。可谓是人类史上最具生命力和持续最久的一种政治体制。证明它是适合人类社会的发展, 符合历史潮流。 
        
同样,在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政权更迭与制度改革的潮流中,也有名目繁多的非民主的政治制度或轰轰烈烈或悄然无声地消失变更。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兴起了当代世界民主潮流。据“自由之家”的统计,“全世界采用选举民主制的国家,从一九七零年的四十五个已增至二零一零年的一百一十五个。” 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这也说明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环境的变化,统治者或被统治者们的思想愿望正在发生变化,人类对自由平等的欲望的共性。
      
被称为南极和北极之外世界第三极的西藏高原,(原名藏文应为“བོད།” 音即“吐播”,英文“TIBET”)几千年来与世隔绝,直到七世纪公元六百三十三年,吐播第三十三个国王松赞干布 “སྲོང་བཙན་སྒམ་པོ།”统一了西藏,从邻国尼泊尔迎娶赤尊公主“བལ་བཟའ་ཁྲི་བཙུན་”; 从中国迎娶唐朝文成公主“རྒྱ་བཟའ་ཀོང་ཇོ།”后就开始接触了佛教。             
       
到八世纪,公元七百一十八年,吐播弟三十八位国王赤松德赞“ཁྲི་སྲོང་ལྡེའུ་བཙན།”时,就正式从印度引进佛教。
       
从此佛教不仅深深地扎根弘扬在西藏土地上,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藏传佛教;而且,藏传佛教渗透到每一个藏人的灵魂中,深深地影响着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日常生活等的每个角落。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下,于公元一六四二年,第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བློ་བཟང་རྒྱ་མཚོ།”正式建立“嘎丹颇章政府。”(དགའ་ལྡན་ཕོ་བྲང་སྲིད་གཞུང།‘嘎单颇章’为五世达赖喇嘛当时在拉萨附近的嘎丹寺里的宫殿的名称,后成为西藏政府的代名词。如同白宫,唐宁街十号等。)。到了一七五一年,第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 (སྐལ་བཟང་རྒྱ་མཚོ།) 就在嘎单颇章政权的基础上设立了“噶厦政府”。(བཀའ་ཤག།‘噶厦’意为大臣们办公室,即最高行政机构)开始在西藏实行了政教合一的世袭政治制度。直到现在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丹增加措为止,一共七世达赖喇嘛整整统治西藏三百六十九年之久。
             
那么,这一全民信教的古老民族是怎样从世袭的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走上了现代直选民主的道路呢?其过程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值得世人的关注的呢?。
             
早在一九五二年,刚刚登基仅两年,年仅十七岁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བསྟན་འཛིན་རྒྱ་མཚོ།) 在西藏首都拉萨设立了一个叫“ལེགས་བཅོས་ལས་ཁུངས།” (列觉 咧控)即“改良会”的机构,准备进行政治、经济、社会等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但是,由于当时西藏内部统治阶层和宗教势力的阻力,以及外面中共的武装入侵占领等原因而未能实现。 
                 
直到一九五九年三月份,西藏首都拉萨沦陷后,达赖喇嘛和他领导的噶厦政府就秘密逃离被藏民包围的夏宫罗布林卡,流亡到邻国印度。到印度的短短八个月后,即一九五九年十二月,达赖喇嘛在印度的佛教圣地菩提嘎亚的一次法会上宣布组建流亡政府议会的决定。
               
这对于非常传统和循规蹈矩的西藏人来说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更何况当时藏人刚刚背井离乡,在异国他乡还未立足的情况下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提出很多异议。但是在达赖喇嘛的坚持下,九个月后的一九六零年九月二号,由流亡藏人选出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萨加派、格鲁派、嘎举派和宁玛派的代表各一人和西藏三大区域——康区、安多和卫藏的代表各三人共僧俗十三人,然后上报给达赖喇嘛批准后正式设立了西藏流亡政府的第一届议会。这就是西藏流亡政府走向民主的第一步。这一天也就定位西藏民主节日。
            
接着,于一九六三年三月十号,议会正式制定《未来西藏宪法》,其中有一条是;如果议会中,三分之二基数议院表决通过的话,可以收回达赖喇嘛的政治权力。这一条是达赖喇嘛亲自加进去的。这一条对藏人来说是根本无法接受和议会里根本无法通过,可是达赖喇嘛执意加上去的。
                 
紧接着,制定议会中妇女议员的产生人数。于一九七七年,还增加了西藏本土的原始宗教笨教(བོན་པོ།)的代表。
              
一九九一年,制定《流亡藏人宪法》,其中, 一条是,一改过去由达赖喇嘛任命噶伦(大臣,部长)的制度,噶伦们由议会选举产生。然后, 选出的噶伦们推选出一名首席噶伦赤巴,(相当于首相)上报达赖喇嘛批准任命。
                
紧接着就设立了最高检查院。从而,形成了行政(噶厦)、立法(议会)、执法(最高法院)的三权分立民主体系。
            
到了二零零一年,达赖喇嘛还主动放弃了任命噶伦赤巴(流亡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的特殊权力,宣布由人民直接选举。这更是西藏人和议会难以接受。多次请求达赖喇嘛收回这一决定,但无济于事。同年,进行了西藏历史上的第一次噶伦赤巴直接选举,流亡藏人选出了一位学识渊博的转世高僧桑东仁波切为流亡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这是流亡藏人在异国他乡平生头一次投票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达赖喇嘛把部分权力交给民选的领导,并宣布自己处于半隐退状态。
             
在《流亡藏人宪法》中还有一条规定,重大的政策性决策,应召集藏人特别代表大会商讨决定。根据这一条款,先后召集了两次特别大会。共同商讨,由于达赖喇嘛提出的“放弃恢复西藏独立,而争取在中共宪法框架下的名副其实的民族自治的‘中间道路’”,长期以来,没有收到中共方面的有效的回应的情况下,应该走何种道路,和西藏境内形式日趋紧张,藏人自焚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流亡在世界各地的藏人们该做些什么等重大事情商讨决定。
             
到二零一一年,流亡在世界各地西藏人,在国际社会和专门机构的监督下选出了一个出生贫民,在哈佛大学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洛桑桑格为噶伦赤巴(流亡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这时,达赖喇嘛就主动把政权全部交给了这位由人民直接选举的年轻领导人,并向全世界宣布:他从此完全隐退出西藏政坛。
              
从此,在西藏执政了三百六十九年之久的“嘎丹颇章政权”正式宣告终结,政教正式分离,流亡藏人的民主体制更趋完善。
            
这就是这个古老的民族在异国他乡,从世袭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走上现代直选民主的全部过程。其中,没有刀光剑影的血腥暴力、没有勾心斗角的阴谋,更没有内外政治势力的压迫。完全是和平的,主动的和逐渐地完成的。          
               
对此, 深受国际社会赞扬。美国上议院的三五六号决议里,称赞流亡藏人直接选举最高行政长官噶伦赤巴的选举过程是自由、平等、 公正,是符合国际标准。还有,欧洲议会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通过的决议中高度赞扬了达赖喇嘛主动把政权移交给民选的领导人的举动。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全民信教的古老民族在异国他乡实现了政治体制改革过程的意义,远远超过改革本身。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于法国卡昂。
 
关键字: 西藏 民主
文章点击数: 333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