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向 】  时间: 12/19/2015              

裴毅然: 新時代的「共產主義」:中國式貧困‧中國式哄搶

作者: 裴毅然

  據北京國家統計局發佈資訊,今年全國尚有七千零一十七萬貧困人口,約佔農村人口百分之七點二,被稱「貧困鍋底」,生存環境之惡劣,難以想像。年初,新華社派出九支小分隊,分赴貧區實地調查。

 

  「為什麼窮得吃不起低保?」

 

  大涼山美姑縣拉木阿覺鄉馬依村,七百二十九口人,絕大多數住在人畜混居的石板房。村民爾日書進的家,人畜同居,三磚一灶,以發芽土豆為食。十天逢集吃一次大米,一年最多三次吃肉:彜族年、火把節、春節。四十五歲的爾日書進左眼失明,三年前發病,沒錢求醫,「新農合」雖可報銷部分醫藥費,但得先墊錢,他墊不起,只能拖著,直至失明。十四歲長子「優秀少先隊員」,老二、老三過了學齡,一直沒上學。全村失學兒童上百名。

 

  貴州荔波縣瑤山鄉巴平村,蘭金華「家徒四壁」都還嫌奢侈,他和老母所住的幾十年茅房,根本無壁,樹枝竹片拼成,牛糞遮抹縫隙,寒風從縫隙處刺進來。漏雨時只好上隔壁弟弟家打地鋪。

 

  貴州從江縣加勉鄉加堆寨,鄉人大代表龍老幼,白色塑膠桶裡五六斤豬油,全家三口改善生活的好吃食,做菜時切一小塊往鍋裡擦擦,就算有油了,大部分時間清水煮野菜。他家臥室沒門,掛一塊塑膠布。不過,他家有一台電視機,全寨十九戶六十七口人的唯一電器,不是買的,南方電網慈捐。

 

  紅色老區安徽金寨縣,燕子河鎮毛河村,余大慶家土牆外佈滿野蜂洞,牆根處老鼠打了大洞。幾年前一場大雨,土房垮了兩間。花石鄉大灣村,七十八歲汪達開的石屋建於三百多年前,一面牆已消失,空牆對著外面巷道,雪花寒風呼呼灌入。

 

  寧夏西吉縣王民鄉下趙村,滴水貴如油,村民取水來回四十公里,一次拉兩大桶(約一噸),剛夠半月飲用。但一噸水四元,拉一趟油錢卻要十多元。每次還不敢多拉,時間一長,水就不能喝了。

 

  新華社九支採訪隊,尚未到達最偏僻的貧困地區。涼山最貧困的山村,從公路盡頭還得騎馬走三天,天晴才能走。雲南怒江州瀘水縣古登鄉墊坪村,耕地坡度達八十度,幾乎直上直下掛在山上。

 

  今年八月上旬,山東平度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回應網上「八十四歲孤寡老人李樹榮餓得只剩皮包骨」,稱已積極援助,為老人辦理低保。媒體質問「為什麼會窮得吃不起低保?」本應救濟窮困的低保為什麼會「越窮越吃不起」?答案是因為他實在太窮,窮到既沒錢請客送禮拉關係,更意味著一旦拿到低保,也不會分一杯羹給村幹部。

 

  貧窮成了大概率的代際遺傳

 

  中共掌國六十六年,三個「萬惡國民黨」的執政時間,怎麼還未將「黨的光輝」照射到祖國的角角落落?這些「老少邊貧」地區怎麼還沒體現一丁點「社會主義優越性」?就算毛時代折騰「階級鬥爭」,改革開放也三十多年了,該有點進步吧?體現一點「偉光正」吧?怎麼還有這麼一大坨基本溫飽都成問題的「鍋底人口」?七千零一十七萬貧困人口,比英國總人口還多六百萬,還是「一根指頭」麼?

 

  近年,中西部農村「讀書無用論」再次泛起。記者蹲點西部偏遠某村三個月,全村二百六十二戶,百分之四十點四六認為讀書無用。家庭年收入低於萬元的最貧困家庭,百分之六十二點三二認同讀書無用。農村中產階層百分之三十七點二四、富豪階層百分之二十二點二二、富裕階層百分之十七點九五認同讀書無用。年收入五至十萬的家庭,認同「讀書有用」率最高。對「知識就是力量」的認同度,與貧富成正比。社會最底層的貧困者,對子女教育持消極態度,不僅城鄉差別難以縮小,而且貧窮成了大概率的代際遺傳。相當一部分國人感覺生如螻蟻,死如塵埃。

 

  一則新名詞──中國式哄搶。但凡高速公路發生大貨車側翻,周圍村民一擁而上,哄搶散落物品,損失數以十萬計的司機徒喚無奈,只能在一旁傷心落淚。此類新聞頻見報端。

 

  今年八月二十三日六點半,一輛大貨車在河南焦桐高速泌陽段傾翻,趕到現場的村民紛紛打手機,不是報警而是通知親友「快來」。車主小辛求喊:「我幾萬塊錢的貨都已經賠完了,你們這樣搶,有沒有點良心啊,留條活路行不行?」無人理他。警車很快趕來,亦無力制止「豐收式」哄搶。十四點三十記者趕到,已搶了七小時,面對記者拍攝,村民視而不見。十五時,增援警力趕到,大批村民仍不肯離去。一名六旬老漢與警察發生爭執,「理所當然」地要帶走一大袋蘋果。警察只好採取強制措施。即使如此,不少村民仍不離開,繼續哄搶。二十噸蘋果最後只剩兩噸。有著「社會主義無比優越性」的國家,竟無法制止此類突破道德底線的「共產」。

 

  令人吃驚的「共產主義哄搶者」

 

  大批民眾的道德水準之所以還停留於「中世紀」,根子當然是赤潮禍華──迎馬列而驅孔孟,數代國人失去儒教滋潤,如今大陸國人只知孔子之名不知儒教之實,道德承傳巨大真空。赤裸裸的一己之私才成為響噹噹的「不去搶是傻子!」

 

  毛共不僅沒培養出傲然期許的「共產主義新人」,反倒培養出令人吃驚的「共產主義哄搶者」,總得找找原因吧?一九四九年後的三十年,大陸只有兩部法──《憲法》、《婚姻法》。毛根本不執行《憲法》,只剩一部《婚姻法》。億萬陸民欠缺法律意識至少三十年。「吃進去」當然要吐出去,拉下的歷史欠賬得一點點補還。病在子孫,根在父母。今天的「共產主義哄搶者」當然既是毛共時代的欠賬,也是社會現實真正的「心窮」。「八‧一二」天津大爆炸後,南寧友愛南路一家服裝店掛出紙牌「老闆在天津遇難」,災難成了促銷手段。

 

  再提供一組驚心動魄的資料,據滬視「案件聚焦」欄目報道:全國現有近億精神病患者,其中一千三百萬重症,強制囚禁近百萬。這些重症精神病患者之所以得不到最起碼的治療,當然也是一個字:窮。據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調查統計,也因為窮,中國當代中青年父母文化程度普遍低下,約百分之五十孩子遭受家庭暴力,而受嚴重家暴的孩子,近一半致死。全國三千萬青少年存在心理疾病(中小學生百分之三十、大學生百分之二十五),具有暴力、自殺傾向,這一數據成上升趨勢。

 

  所謂改革開放,即中共終止紅色共產,羞羞答答請回被「三大改造」趕跑的私有制,用資本主義湯丸救社會主義貧困,大陸國人這才漸漸緩過來。但依靠紅色圖紙起家的中共當然明白必須與資本主義有所區別,否則如何體現「偉光正」的顏色?最近,習近平重提共產主義口號,海外迅速解讀對既行脫貧政策的「抽象肯定、具體否定」,中共還是要舉紅旗,要體現政權的「合法性」。即習時代仍將「打左燈」,至於是不是繼續「向右行」,只有天知道。

 

  可愛的中國,實在也是可憐的中國呵!

关键字: 新時代 貧困  哄搶
文章点击数: 16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