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4/2015              

牟传珩: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

作者: 牟传珩 牟传珩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20151223beishizong.jpg (600×338)
 
 
正当中国大陆陷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社会秩序全方位前所未有的严重困境,多地井喷式爆发民众抗议事件被警方严酷镇压之时,随着世界人权日及年终的到来,又一次将中国镇压维权律师事推向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中国大陆的美丽岛” 事件
 
今年7月9日前后,中共当局对大陆死磕派律师群体开展大规模围剿,全国受到牵连的人数达到300多人,有维权人士因拒绝传唤而遭到大批警察包围住处,亦有律师涉网上言论而被人半夜骚扰,更有很多人多次被约谈喝茶和受到当局警告。包括王宇律师、周世锋律师在内多人已经被刑事拘留,受影响的维权律师及人士分别来自18个省区。另外,此事件涉及三个律师事务所被查抄,包括锋锐律师事务所、李金星律师办公室及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这是中国几十年来律师职业遭受的力度最强的政治恫吓,导致中国大陆各地笼罩一片白色恐怖,被民众称为“中国大陆的美丽岛”事件。此事件随即引起包括美国国务院等多个国家政府发声谴责,和香港、台湾人权团体等国际社会的强烈抨击。2015年7月21日,全球24家国际组织致信习近平,强烈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严重违反了多项国际准则。
 
纽约时报(7月23日)报道引述福坦莫大学中国法律专家明克胜的话说,围剿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的行动是当局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政府将不再容忍维权律师利用知名度较高的案件和舆论的压力来推动中国的法制建设、保护体制内弱势群体的做法,因为中共认为他们的行为是在挑战党的底线。
 
“709”涉案人士一直处于“被失踪”
 
此前,“7.09事件”中被捕人士的64名辩护律师及家属就曾发起联署控告,要求对公安部的违法行为进行追究,同时保障被捕者的基本人权,停止迫害。他们要求政府遵守司法程序,包括申请会见、介绍案情、告知羁押地点或者采取强制措施的方式等等,但却一直被官方所蔑视。随着世界人权日与年终到来之时,“709”事件再次为国际舆论押上道义审判台,激发出接二连三的抗议浪潮冲击波。
 
“709”涉案被抓捕羁押的律师和公民,一直处于“被失踪”状态,至今已5个多月。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支联会、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往中联办外举行名为“为天使重夺自由”的抗议活动,敦促当局释放仍在押的多名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也正是这一天,国际人权组织、中国律师群体、“709”被捕律师及维权人士的家属同时发声,抗议当局侵犯律师人权。中国律师维权团体,借国际人权日,特别发出公开信,吁请公权力尊重和保障被羁押者基本权利。该信写到:实定法律无论奠基于自然正义还是专政工具理论,对执政者而言,一般公众对法律的信任与法律人对法律的信仰都是其核心利益所在。依据自己的意志制定法律,然后再基于短期目标践踏它摧毁它,都非明智之举,我们作为不掌握公权力的在野法曹,眼见此种情形而心痛不已,当然唇亡齿寒之意更是在所难免。无论警方抓捕羁押这些律师和公民的理由是否正当,仅从其辩护人及家属所公开透露的信息看,7月9日前后被抓捕的律师和公民事实上处于一种“被失踪”的状态。而他们的“被失踪”状态,无一例外地都源于执法机关的执法“任性”。国际法意义的“强迫失踪”,是指由政府亲自执行,或者由政府授意执行的。如此强迫失踪,在国际上是一种严重侵犯人权的野蛮行径,一向是被禁止的、被谴责的。
 
中国的人权“成就”在哪里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对于所有自由民主法治国度的公民而言都是纪念日、庆祝日。然而,这一天中国官方媒体不仅对人权话题集体沉默,而且大肆侵犯民众人权,全世界有目共睹。近两年来,中国的人权不仅毫无进步,且进一步恶化。但官方喉舌却依然采取惯用的掩耳盗铃、歪曲事实的伎俩,说中国政府致力保护和促进人权,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言论自由,渲染中国的“人权进步”。 中国去年在其发表的人权白皮书中,就向世界虚构“巨大成就”称,“中国人权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说明中国成功地走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白皮书中还说,“中国共产党自创建那天起就一直高举民主和人权的旗帜。”
 
然而,当今中国,“异见人士越来越多”,正在成为当局维系权力腐败的牺牲品,特别是那些上访维权的公民,更是演绎出多少充满血泪的情节。他们大多遭到程度不同的刁难、辱骂、罚款、抄家、批斗、毒打、追捕、关押、游街,有的甚至被劳教、起诉、判刑。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定义,人权捍卫者包括“揭露侵犯人权事件的记者、推动人权教育的社区工作者、争取工人权利的工会成员、致力于促进生育权利的妇女、关切经济发展冲击原住民土地权利的环保人士”,这些个人、群体或组织,通过和平、非暴力手段来“揭露侵犯人权的行为、让侵犯人权的行为受到公众审查、施加压力,追究责任、培力个人或社群,使他们能为自己主张基本人权”。 这些人权捍卫者,理应受到国家的制度性、法律性保护。
 
然而,在中国大陆,甚至连“倡导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的活动迎接妇女节的数位大陆女权主义者,如大兔(郑楚然)、李麦子(李婷婷)、”小辣”、高磊、徐汀、艾可、韦婷婷等,都被当地警察抓捕。这是中国官方对民间任何性质的独立抗议活动,与所有人权捍卫者都毫不留情地持续强力打压的铁证。中国的人权“成就”究竟在哪里?
 
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被失踪”
 
如今,官方媒体、教育、思想、文化体系都要求与党的标准答案保持一致,只能歌功颂德,不能批评、“妄议”。人们不仅没有言论自由,更无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如此同时,当今中国更实施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控制制度,强迫网络媒体进行自我审查,以处罚、查禁、关闭、取缔措施惩罚那些违反控制规定者,雇用大量的网络警察和网络评论员(五毛)监控网络,审查公民言论,以“网络实名制”恐吓、阻止网民的自由言论,甚至拘捕、监禁所有和平表达观点的公民。当下又要在纸媒、网络、高校及一切意识形态领域全方位压制言论空间,高度严控管制,力图不留死角,将一切杂音“被失踪”,达到在精神领域控制知识分子和媒体人,使其不敢越雷池半步的目的。日前,郭飞雄、孙德胜、刘远东三位异见人士,在被羁押逾2年后,广州天河法院于11月27日作出一审宣判。三人分别获刑6年、2年半及3年。其中,郭飞雄被临时增加了一项“寻衅滋事”的罪被重判。著名被迫害律师高智晟闻讯郭飞雄被重判后,当晚失眠,并在次日撰文《加入他们,在这民族历史的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郭飞雄再被构罪之评论》后再度失踪。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前夕,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廖双元与吴玉琴夫妇以及黄燕明等十多位成员,在11月30日晚分别被当局带到郊外软禁或被监视居住。异议人士莫建刚表示,每年此时,当局都会把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控制起来,其中糜崇彪夫妇已被软禁数年,无法与外界联系。由此可见,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其实一直都处于整体性的“被失踪”状态。
 
 
习近平不再顾及“人权对话”假面具
 
在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美国、德国、加拿大的驻华使馆及联合国纷纷发表声明,敦促中国释放良心犯,停止打压律师。美国驻中国大使马克斯∙博卡斯在声明中表示,美国仍然对人权律师和其他维权人士遭受打击表示关切。这些人被秘密关押,无法接触他们的家人或律师,令人深感不安,并让人对中国的法治承诺产生怀疑。呼吁中国政府允许所有公民和平而有尊严地从事自己的文化和宗教。德国驻中国大使馆在声明中称,在中国,人权倒退的情况令人担忧。加拿大使馆大使赵朴也发表声明,称中国出现了令人担忧的现象,越来越多的公民因言获罪,国外批评的声音也遭到压制,而针对人权律师和辩护律师的打压愈演愈烈,还有中国申请政治避难的公民被迫遣返中国。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公布了对中国情况的调查报告。其中提到,酷刑和虐待在中国广泛存在,联合国敦促中国当局立即停止使用酷刑。
 
然而,中国外交部却对此予以强硬回应,指责有些国家对中国有“政治偏见”,称美、德、加等国应管好自己国内存在的问题。当此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被失踪”,大批律师被构陷和遭酷刑引发舆论冲击波的时候,中国政府却又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朝鲜人权问题时,大有“同病相怜”之嫌,极力反对所谓“人权政治化”。记得前年12月10日 ,美国国务卿克里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许志永等异议人士以及被软禁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第二天,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特别刊发社论,攻击美国进行人权干预,公然叫嚣中美人权只能“对抗”,并直接将异见人士与“颠覆中国”划上等号,而且直言不讳地称,判他们有罪的标准不是普世价值,而是自家的特色法律。该社评称“美方如果要强加它的意见,双方就只能‘对抗'了。”一时间,北京的人权“只能对抗”的声音喧嚣响彻网络,由此标志着习近平时代不再顾及“人权对话”的虚假面具。
 
中共与普世价值敌对的惯性思维
 
今天,世界各国形形色色的人权灾难问题,都不可能在一个全球开放的信息时代,被封闭在国家“内政黑箱”里,而无视国际社会的道义评判与人权干预。人权问题之所以成为当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就在于经济全球化必然要以世界的政治安全、稳定与统一的秩序为条件,而人权恰恰是世界和平的基石。侵犯人权是导致社会对抗、政治失序和经济动荡的祸根。
 
在2015年即将结束,中国维权律师浦志强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罪”、“寻衅滋事罪”的标杆性案件,被北京警方收押超过一年半后开审,中共《环球时报》特别发表评论文章,预先批评西方舆论会“攻击中国法治”。 文章中说:“由于围绕浦案形成了舆论聚集,使得此案似乎有了不寻常的‘政治敏感性’。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浦案怎么审,最终判决是什么,都会引发西方舆论和国内部分公知的大量议论,出现一个攻击中国法治建设的新排浪。”由此可见,中共与普世价值敌对的惯性思维,已成定式。
 
正是基于这种惯性敌对思维,中国政府把民间所有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人权捍卫者都当成危害政权安全的“不稳定因素”,全面监控,全面打压,动员一切力量铁腕维稳,意图将其“消灭于萌芽状态”中而“被失踪”。由此以来,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多少网站被封了,多少热贴被删了,多少人因言获罪了,多少精神脊梁断裂了,多少民心丧失了,多少愤怒积聚了——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了。
 
 
关键字: 牟传珩 被失踪
文章点击数: 582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