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6/2016              

闵良臣:让国民感到恐惧就是恐怖主义——写在《反恐怖法》出台之际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6115fankongfa.jpg (300×210)
网络图片
 
大陆有家比较开明的网站,自己不仅是那里“常客”,且开有所谓的“专栏”。期间有几天没去,再去时,就见有网友给自己留言,说很长时间没读到你闵某人的文章了。
 
可说什么好呢,在这个大做“中国梦”的时代又能说什么呢?自信党终于实现了他们一届又一届要努力实现的“目标”,这就是把所谓“党的主张”(其实是党的领导人的主张)通过所谓“法定程序”变为国家法律,成为国家意志。
 
这一招很厉害,可以让过去的非法变为现在的合法。特别是前不久刚通过的《反恐怖法》,让不少网民感到恐怖。请看第一章第三条:“本法所称恐怖主义,是指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制造社会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财产,或者胁迫国家机关、国际组织,以实现其政治、意识形态等目的的主张和行为。”根据我们历史的教训,你虽然没有通过“暴力”,但只要他们认为是你的“破坏”“制造”了“社会恐慌”,“危害”了“公共安全”,尤其是当他们认为你还有要“以实现其政治、意识形态等目的”,那么,根据你的“主张和行为”,就可将你定为“恐怖分子”,而这种罪名一旦成立,你也就百口莫辩,人人喊打。你说这该有多可怕!林昭、遇罗克、张志新不就是在“人人喊打”声中被戕害的吗?中国大陆唯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不也是因他们定下的罪名失去自由的吗?
 
更有甚者,《反恐怖法》第九章第八十一条(六)的条文规定,“歪曲、诋毁国家政策、法律、行政法规,煽动、教唆抵制人民政府依法管理的”同样要算恐怖主义。有了这一条,随便在网站捞出你一篇文章,然后抽出其中几句文字甚至挑出只言片语,就可以给你套上一个“恐怖分子”罪名。难怪近年来岂止有人怀念民国,怀念“解放前”,本人在网络跟帖留言中看到有网民甚至怀念起刚过去的江、胡时代。这到底说明什么,我说不好,不过,倒是又让人想起了鲁迅笔下那位九斤老太的“名言”:一代不如一代。
 
蔡英文在上一届竞选台湾领导人的演讲中说:“让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希望和未来。”当我在视频中看到她讲这句话时,忍不住叫一声好。尽管她上一届没能竞选成功,但她这句话没说错。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让人们看不到希望和未来,人们就会感到恐惧,而让国民感到恐惧,其实就是一种恐怖。
 
今天的中国人,不说与毛泽东时代相比,就是与二十年甚至十年前的中国相比,也是大大不同。如果说今天的中国人真的有什么“共识”的话,本人在互联网上看到网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要选票。在很多网友看来:没选票,就是专制;专制,很容易让人民感到恐惧,让人民感到恐惧,就是恐怖主义。
 
国家领导人总是要中国的一部分人要对国家特别是对一个特定的党“绝对忠诚”(全世界只有极少数国家敢于这么要求),其实谁都知道,这是要求那些人要对党的领袖(现在改叫总书记)绝对忠诚,因此,这种要求本身就带有恐怖的意味儿。人们通过影视看到,希特勒就总是要求德国党卫军要对元首“绝对忠诚”,有时看得我这个观众不寒而栗。
“绝对忠诚”是什么概念,就是根本没有把你看成是有思想的人,在希特勒似的统治者眼中,那些党员、军人仿佛就像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般,无父无母,更无兄弟姐妹、老婆孩子。不然,只要是一活生生的人,你说怎么可能只对党对你“绝对忠诚”?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再说了,强调对一党一领袖绝对忠诚,又置人民于何处?忠诚全都给了党给了党的领袖,对人民也就只能不忠不诚了,难怪一朝又一朝的统治者总是对人民撒谎。
 
现在是互联网信息时代(据说很快就将迎来“虚拟现实技术”时代,获得信息更快捷更全面也更有真实感),几乎天天从各种渠道都能听到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上发生一些让人感到恐怖的事。比如,新年伊始,从一网站看到,数年来,以免费编辑并依靠邮寄发行《往事微痕》的铁流先生在国家判他缓刑期间公开致信国家主席习近平,谈一个中国老人的“中国梦”,其中就谈到过去的这二年他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恐怖。已八十多岁的铁流先生在信里说,他被关押在看守所里时,吃尽了苦头:“先是连续三天三夜的审问,戴手铐,坐铁椅,外加一条钢皮板带,动一下都难。那位审讯我的公安赵预审员,一脸杀气,十分凶恶,厉声叫喊:你知不知道,右派就是反动派?反对刘常委,就是反对习总书记,就是反对党中央?不杀你头,也得判你无期徒刑!”后来有“好心的国保向我说:老头,难受吧?要出去,必须低头认错认罪,要不关死你。”你看这有哪一句话不像恐怖主义,包括即使“好心的国安”说的那话。还有,当时已年届八十的铁流先生在住院期间,竟还要给他“戴上两付重达60斤的脚镣,晚上睡觉还外加手铐。管你老人病人,一律如此。看守说,这是贯彻落实习主席‘依法治国’指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这是“依法治国”,还是“恐怖主义”,我想人人心里都自有答案。
 
一个总说自己如何“自信”如何“强大”的国家,最近又对网络上流行的“赵家人”一词敏感起来,给平面媒体下达内部禁令,有哪些词不许出现在媒体上。可如果禁令光说不允许纸媒上出现那些词倒也罢了,因媒体员工都早已“姓党,也就早已习以为常。关键是禁令后面还带有威胁,说是“已有相关媒体人公开使用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而受相应处分,特此强调”,这就明显带有恐怖主义意味:敢不听话,就处分你!
 
说实在的,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整个国家都是你们的,忌讳什么?又害怕什么?既是有必要的禁令,为何不公开下达?哦,对了,可能觉得这种禁令公开说不出口。既如此,也就证明这种禁令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更不符合“依法治国”理念。如此这般,这种禁令却又为何还要下呢?再说了,在我们这种国家,感到敏感的不应该是统治者而是百姓。像周厉王时代,面对惨无人道的统治,“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如今近三千年过去,人和语言都有所进化,因此,百姓们不能直接表达,也就采用暗语方式。对这种情形,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感到高兴,甚至偷着乐才对。因为这恰恰证明了你们懂得如何管控国家,甚至可说“统治有术”。全世界都知道,在我们这种国家,人们不能结社,不能组党,更难以上街示威游行,即使有不谙世事者走上街头,刚把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小牌子举起来,负有保卫政权之责的便衣警察很快就到了,说你犯了“寻衅滋事”罪:带走!即使只是在互联网上说几句,也还是因有这禁令那禁令,网站不得不按照接到的电话通知删帖封博,于是人们要么沉默不语,即使发声,也只好使用暗语打哑谜了——把人民管控到这种地步,难道还不应该偷着乐吗?
 
好在中华民族在两千多年的专制统治中早已炼出来了,对暗语或是哑谜往往都表现出惊人的领会,仿佛无数的网民都“心有灵犀”。我们不论是在根据史实的基础上再虚构编撰出的《三国演义》,还是作为史书的《三国志》中都能看到,早在东汉末年,民间就有人编出童谣诅咒奸贼董卓:“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时至今日,一个“赵家人”,很快就能在网络窜红,而且广大网民也都知道原本出自鲁迅笔下的“赵家人”的指向,内涵极为丰富,甚至不仅仅指权贵们——只要有谁为此政权辩护,即被讥为“赵家人”。这正说明广大网民已积下何等怨恨哦。到了这等地步,屁股坐在火山口上,非但不知反省,努力让大家释放,还在下禁令,这不准那不准,不准到最后,如果不是像“赵家人”那样“翻不过崖山”,也就只有像崇祯帝那样去北京故宫后面的景山了。
 
最近有位叫张祥前的作者在互联网上发表一篇揭露朝鲜的网文,题目叫《真实的谎言——朝鲜真相》,在文章要结尾处提醒我们这个国家:“上帝可能就是有意把朝鲜留着,警告我们中国人:‘专制是灾难,无论你们中国遇到什么困难,倒退到专制时代,就是你们中国人噩梦的开始。’”而文章结尾一句更有意思:“网上有一个叫张宏良的恶毒之人,写了许多文章鼓吹中国要回到文革时代,对于这样恶毒之人,我建议国家把他送到朝鲜去,那里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你看说得多好。
 
 
2016年1月8日
 
关键字: 闵良臣 反恐法 恐惧
文章点击数: 53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