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7/2016              

顿珠多杰:从藏民对政治犯与自焚者的态度看中共当局对藏政策的民心向背(组图)

作者: 顿珠多杰 顿珠多杰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1.jpg (500×324)
 
2015年10月23日阿坝地区民间艺术家白马仁增出狱时受到亲人、朋友、村民的热烈欢迎 
 
 
《西藏时报》2015年12月8 日刊登一则从西藏发来的消息称,2015年11月18日,西藏安多“拉绒”地区,“甲尤”村的央姆吉刑满释放时,被当地公安局半夜里秘密押送到家,并警告她不许把释放的消息和照片等透露给任何,而且,未来三个月内不许使用电话。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先从这起案件本身说起。                                  
 
2012年10月23日,西藏安多拉绒地区桑曲镇街上,一个名叫多杰仁青的藏人以自焚抗议中共暴政后,当地藏人和警察之间发生一起争夺自焚者遗体的事件。当时,11个当地藏人被抓,其中,6人判刑。央姆吉是判刑最轻的一个,有期徒刑三年。最重的是52岁的白马顿珠被判了12年监禁,他的妻子白马错被判8年,还有拉姆顿珠被判7年,朵嘎甲被判4年。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2.gif (463×164)
 
 
那么,藏人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抢回自焚者的遗体呢?  中共又为何如此重判抢夺自焚者遗体的人呢?是因为,藏人视这些自焚者为民族英雄,他们是为了藏民族的福祉而牺牲生命的,他们的灵魂应该超,来世投个好胎;而中共重判这些抢夺自焚者遗体的人,是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可事与愿违,反而激起藏人更加愤怒。抢夺自焚者遗体的事件层出不穷。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3.jpg (500×375)
 
 
2012年11月8 日,西藏安多地区“热贡镇”,18岁的格桑晋巴,在“荣波寺”广场上,举着写有“允许达赖喇嘛回藏!民族要平等!”的标语自焚后,他的遗体被五千多当地僧俗群众围住而没能被警察带走。 上图为当地藏人以佛教仪轨超度亡者的灵魂。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4.jpg (401×242)
 
 
2012年11月28日,西藏安多阿坝县,“左格”县政府门口,24岁的格桑甲,高呼“达赖喇嘛万岁!葛地仁颇切万岁!”等口号后自焚身亡。当地僧俗群众立即在警察到来之前把遗体抢回家后,以藏传佛教仪轨为亡者的灵魂超度。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5.jpg (500×627)
 
 
2015年8月29日,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桑科乡的55岁,四个孩子的西藏母亲扎西,以自焚来抗议中共的暴政时,当地藏民扑救她身上的火,后抬到家中,可惜于次日凌晨3点去世。还没来得及给亡者的灵魂超度,就来了一大批武装警察和军,把她的遗体从家中抢走。村民们只好供奉她的遗像祈祷。如此这般层次出不穷。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6.jpg (533×254)
 
在西藏,按照传统只有德高望重的高僧,喇嘛才得以火化,一般百姓死后都 以天葬形式办理。而那些自焚,只要遗体没有被警察抢走的,藏人都以火化形式办后事。  如此以示对他们的崇高的敬意。   
 
再看看,警察为什么把刑满释放的央姆吉半夜里秘密押送到家呢? 原来,她的刑期即将届满时,街坊邻居以及村民们准备盛大欢迎仪式,而且,她在拉萨的亲戚还专门乘飞机到兰州迎接。所以当地警察根据以往的经验,为避免尴尬的局面而采取如此措施。    前些时候,陆续有西藏政治犯们被刑满释放出来,他们的家人亲朋好友、街坊邻居,乃至整个的村民都以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仪式来迎接他们归来。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7.jpg (500×279)
 
 
上图为,甘南藏族自治州玛曲县的43岁的僧人幕热晋巴,由于散发一张《正义宣言》的传单,和对外讲述中共军队和武警在西藏的暴行,于2012年10月25日夜里两点多钟在成都被捕。经过五个多月的暴力审讯后,被判3年监禁。2015年12月3日,刑满释放时,亲朋好友和村民的车队到村口隆重迎接。 
 
阿坝地区民间艺术家白马仁增由于1982年起先后出版了深受西藏人民欢迎的《忆雪域》、《眼泪》等歌曲专辑,诉说中共暴政下的西藏人民的苦难。于2013年5月7日在成都被捕,拘留一年多后,于2014年11月27日,被判2年六个月监禁和5万元罚款。于2015年10月23日刑满释放,所有他的亲人、朋友和村民们夹道欢迎他回来。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8.jpg (333×402)
 
2016115zangrenzhengzhifan9.jpg (500×529)
 
 
西藏安多果洛地区隆嘎寺的僧人作家贡嘎仓央 ,因为在杂志和网站上发表《我们的政府在那里?》、《拉萨不再是过去的拉萨》、《是谁在破坏稳定?》等文章,还在一个保护西藏环境的组织里担任摄影师。于2009年3月12日被捕,经过7个多月拘留审讯后,2009年11月14日,以对外“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五年。于2014年1月12日刑满释放。当地藏人在村外路边捧着哈达等候迎接他归来。
 
在西藏,那些自焚抗议者和上街示威者都是所谓的“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那一代人,”这充分显示了藏人的人心所向。藏人以神圣的佛教仪轨厚葬自焚抗议者;以凯旋而归的英雄仪式迎接刑满释放的藏人政治犯。说明了过去50 多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政策的彻底失败。现在就连原任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现任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的向巴平措也忍不住,冒着丢官的风险,2015年12月22号在12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第2次全会上批评中国目前歧视少数民族的问题。这些歧视现象已经产生负面的社会冲击,并在少数民族地区引发强烈反弹。这些做法与民族区域自治法背道而驰,必须彻底纠正。  
 
 
这半个世纪以来中共在国际媒体面前把藏人当猴耍,可藏人用活生生的年轻生命向世人展示,我们不是 吃饱喝足就能心满意足的牲口。中共在西藏统治的只是土地和藏人的身体,他们根本统治不了西藏人的灵魂!  
 
 
2015年12月  
                                                                                                                                    
关键字: 顿珠多杰 藏民 政治犯 自焚者
文章点击数: 590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