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6/2016              

一周新闻聚焦:周世锋王宇李和平等律师被控“颠覆”逮捕,所谓“法治”荡然无存

作者: 施 英

中国的法治正在大踏步倒退。周世锋、王宇、李和平律师或实习律师及助理,统统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如此严重的罪名将他们置于最重的刑罚,十年以上或无期徒刑。国家恐怖主义到来了?文革时代回来了?

 

不管是江泽民当政还是胡锦涛当政,还没有经历过如此大规模政治迫害,尤其是对律师的政治迫害。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也不过罪名是“煽动颠覆”,现在的几个律师竟然以“颠覆”罪起诉,比刘晓波罪名严重多了。

 

令人惊诧的是,这次大规模逮捕还包括了两名90后女性律师工作者,引起国际社会更多关注。根据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至少31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接受采访时称,“我们感到非常震惊,非常的愤怒,这些律师是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这些事件的看法,批评政府的施政,他们绝对是有权利这样做的,怎么可能会变成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这样的手法打压维权律师是不可思议的。我相信会引起全世界文明国家的政府跟人民非常非常大的反感,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也会造成极大的伤害,我希望我们在海外的朋友联合起来强烈的谴责。”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当局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几名律师关押六个月之后,有报道说,现在指控他们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周世锋、王宇和李和平等律师因为代表包括多名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在内的委托人所进行的工作,面临15年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美国敦促中国撤销这些指控,并立刻释放这些律师和像他们一样因争取维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捕的其他人士。”

 

海峡两岸的另一边,116日台湾民主投票,选民决定由谁来组成政府;而海峡的另一边中国大陆,正在肆无忌惮抓捕维权律师,压制不同声音。台湾人民为自己的民主自由制度而自豪,中国大陆却在强化专制制度,民主、法治渐行渐远,是否要回到毛泽东时代?!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12日报道:中国维权律师抓捕:锋锐事务所多人涉“颠覆”被捕

 


周世锋因参与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后的维权案件而为人认识。

 

雇有多名维权律师的中国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多名律师及其助手被当局正式逮捕,部分罪名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锋锐律所律师刘晓原星期二(1月12日)向BBC证实,该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与实习律师李姝云的家属当天接到了天津市警方的逮捕通知。他已经看到了有关的逮捕通知书。

 

与此同时,河南律师任全牛向BBC中文网确认,他所代表的锋锐所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也被以同样罪名批捕。综合各方消息,天津市公安局是在1月8日同时取得三人的逮捕批准。

 

据中国《刑法》规定,一旦被法院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有罪,且被认定为“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可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最高无期徒刑。

 

除了周世锋、王全璋、李姝云和赵威,北京律师谢燕益也在同一天被天津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此前曾表示,丈夫并非锋锐旗下律师,却被牵扯进来。

 

另外,代表锋锐律所律师谢阳的北京律师蔺其磊也向BBC中文网确认,湖南长沙市警方1月9日正式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嫌疑逮捕谢阳,并从监视居住地点移送看守所。

 

蔺其磊又在社交媒体透露,广东广州市公安局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限届满,准许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广州律师隋牧青取保候审,但法新社引述其他消息来源称,隋牧青也被批捕。

 

中国《刑法》规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裁定有罪者,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BBC亚太地区总编周飞鹏(Jo Floto)在北京报道说,这群律师与助理现在恐怕要被审判,而要是当局如愿开庭审理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会得出有罪判决。

 


赵威(左)与李姝云(右)均为90后。

 

“难以置信”

 

自去年7月初起,超过280名维权律师、维权活动人士及其关联人员陆续被当局传唤、抓捕收押,又或不知所终。据美国团体人权观察统计,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关的占至少38人。

 

至7月18日,中共《人民日报》与官方新华社联署刊发锋锐律所周世锋等人的“认罪忏悔”言论,当中称,锋锐律所九名律师——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数名助理及相关人士被采取强制措施。

 

赵威的代表律师任全牛对“颠覆”罪名感到难以置信。他对BBC中文网说:“我认为他这样用肯定是错误的。这工作不严谨,他省略了煽动。就好象给家属一个(刑事拘留)通知,上面写赵威是个男士一样。”

 

“她又没有军队,她又没有呼吁暴动,是不是?最多的涉嫌言论方面的东西,那怎么会直接就‘颠覆’呢?”

 

刘晓原也在Twitter上评论说:“一个90后女孩,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后,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比当年刘晓波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更加严重!”

 

赵威母亲郑瑞霞则对法新社说,她对女儿被批捕感到“沉痛”。

 

律师们对BBC中文网表示,警方与看守所一直没有批准代表律师和家属探视被批捕的锋锐律师。就在周世锋等四人被批捕当天,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律师等多名家属到天津河西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收押亲属,但不得要领。

 

蔺其磊对BBC中文网说,他认为警方以“颠覆罪”或“煽颠罪”申请逮捕各律师就是为了能合法阻止他们获得代表律师探视。

 

按照《刑事诉讼法》第37条:“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

 

蔺其磊说:“我们还要去要求会见,下周安排个时间过去。虽然他可能还是不批准——因为他可能还是以”危害国家安全罪“不批准会见——但是我们还得要去要求,继续要求。”

 

律师们对BBC中文网表示,警方与看守所一直没有批准代表律师和家属探视被批捕的锋锐律师。就在周世锋等四人被批捕当天,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律师等多名家属到天津河西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收押亲属,但不得要领。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兼执业律师何俊仁对BBC中文网说,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进行“全方位打压”,此局面让他感到担忧。

 

何俊仁说:“从中共的政策来讲,维权律师是‘新黑五类’排头的一类……公安部门看来是非打压他们不可。我们对未来的发展非常担忧。”

 

▲德国之声(DW)1月12日报道:至少7名维权律师被中国当局正式逮捕

 

据被捕人家属本周二向外界透露,中国当局近日正式逮捕了6个月前被秘密抓捕的至少7名律师或实习律师。去年7月,大批律师或法律事务工作人员被带走。迄今仍有10多人受到不同形式的羁押和控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消息,该律师事务所创办人周世锋、24岁的实习律师李殊云已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该罪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全章的姊妹在网上透露,王全章也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正式逮捕。此外,律师助理赵威、律师谢阳、谢燕益、隋牧青等4人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该罪最高可判15年监禁。赵威的母亲向法新社表示,她感到非常难过。

 

据刘晓原律师等人透露,周世锋、李姝云、赵威现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维权律师受到史无前例的打压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生于1964年,是知名维权律师,曾荣获“北京优秀律师称号”,代理过三鹿毒奶粉案,老作家铁流被控“非法经营罪”案、德国《时代周报》驻京记者助理张淼被控“寻衅滋事罪”案及北京维权公民叶洪霞被控“寻衅滋事罪”案等。2015年,他曾公开表示欲出资800万人民币建立“中国律师维权基金”,向全国各地受迫害律师家属提供资助。

 

2015年七月九号凌晨开始,中国政府在各地抓捕、约谈、控制了200多名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活动人士。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首当其冲,被官媒新华社称为“重大犯罪团伙”。中国媒体在报道中还称被拘律师为了自我炒作而散布谣言、在庭外组织抗议活动等。大抓捕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华盛顿方面、德国政府人权专员等都对中国当局予以谴责。来自香港、台湾和世界各地的100多个民间团体曾联合发起行动,呼吁各界持续关注“709”大抓捕事件的受害者。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12日报道:“90后” 中国最年轻政治犯考拉涉“颠覆”被捕

 

近日,多名去年7月被捕的中国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被当局批捕,其中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年仅24岁的“考拉”,也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代理律师称,“考拉”是目前中国最年轻的政治犯,曾参与为各地冤假错案申诉的“平冤大篷车”运动。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1月11日公布多个在“709大抓捕”行动中被失踪的人权律师遭批捕的消息,其中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24岁的“考拉”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

 

考拉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告诉本台,李和平可能是“709抓捕律师事件”中被当局重点锁定打击的目标之一,考拉可能也因此被认为是敏感人物:“我猜和李和平有关,她是李和平的助理,当局觉得他敏感,认为她起到了煽动的作用,现在没有太多资料来源。”

 

记者:“说考拉是全中国最年轻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

 

任全牛:“对,有名有姓的逮捕的人里她是最年轻的。她1991年出生,2013年大学毕业,2015年被抓。她参加工作的时间很短,到李和平这也不是一毕业就来,时间也特别短。我所知道的就是她参与洗冤大篷车,到各地去办冤假错案和申诉,有一些公民围观,在网上揭露等等。”

 

考拉原名赵威,2013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新闻专业。2014年任李和平的行政助理,从事法律维权工作,曾参加过“平冤大篷车”、“江西高院门口捍卫律师阅卷权”等维权活动。她和江西维权人士刘萍的女儿廖敏月曾经在日本NHK电视台作为中国抗争新世代的代表接受采访发言,去年7月11日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

 

任全牛认为,考拉是“90后”沉默的大多数人中为数不多的积极争取社会变革的先锋人物,但相信当局一定会抹黑她。

 

任全牛:“当局进一步的宣传的话,肯定会用恶意去宣传,对其他不明就里的人来说,是个震慑。她的家人很支持她的选择,她父母认为孩子做这个事情是不违法的。4、5号的时候我去要求会见,给的答覆是不允许会见,毕竟是已经到看守所了,估计看守所也是那句话,需要办案单位批准。”

 

为考拉四处呼吁的丈夫游明磊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妻子目前关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律师、家人均不能会见,感到彷徨无助。

 

游明磊:“说颠覆国家政权罪跟境外组织有牵连,就给她安了这个罪名,之前她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次过来我知道她出不来了。目前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能由律师介入。这种罪名短时间内律师都不能会见,也是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一直以来也会见不了,存钱、送衣服都不行。之前对他监视居住,之后半年关在哪儿都不知道。现在通知书出来了,才知道是在第二看守所,之前我们都以为她在河西区看守所。”

 

在上周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半周年时,全球有106个民间团体共同签署了联合声明,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大抓捕事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38名被违法扣押的维权律师及公民。

 

根据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至少316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12日报道:七名维权律师今被当局指控颠覆国家

 

中国至少有 7名捍卫人权的律师或助理的家人或同事周二表示:被秘密关押了六个月后,他们已经被司法当局正式逮捕,被指控犯有“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去年七月开始, 中国有130多名律师和助理陆续被逮捕或被安保人员问讯,法新社指出,这是一场规模空前的镇压,针对的是那些面对听命于政治权力的法庭试图维权的律师。

 

在这次逮捕行动中首当其冲的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今天1月12日,该所的刘晓原律师在事务所的推特帐户上宣布,事务所主任周世峰律师现已正式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这一罪名成立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

 

七月被捕行动后,至少16位律师和工作人员被警方拘留在秘密地点。直到本周,他们的亲属一直无法获得有关他们的具体信息。

 

正式指控的严重程度显示,律师们将被庭审并会被判处长期徒刑,尤其是此前他们曾被迫“招供”。官媒已经报道说,周世峰在被捕后,已经认罪但没有具体说明他认的是什么罪。

 

刘晓原还说,24岁的实习律师李姝云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锋锐事务所的另一位律师王全章的姐妹也在网上宣布说,王律师面临着同样的指控。

 

另外律师谢阳、谢燕益、隋牧青和律师助理赵薇四人则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可被判处15年徒刑。赵薇的丈夫和母亲向法新社证实赵薇只有24岁,并对指控表示深感悲哀。

 

法新社指出,习近平执政以来,非政府组织和专家谴责中国当局加强了对中共政权批评声音的镇压力度,打压目标包括维权活跃人士或是单纯的博客。

 

在北京宣传说的“依法治国”下,几十位律师力图在法庭上为那些饱受公权力迫害的受害者进行维权辩护。这些受害人中有的是被强制拆迁的家庭,有的是因写作或宗教活动而被监禁的异议人士。

 

周世锋曾在毒奶粉案中为受害家庭辩护,2014年他还是德国时代周刊杂志驻华办事处助理的律师; 去年,他应邀为81岁的老作家铁流辩护。铁流涉嫌批评共产党。

 

▲美国之音(VOA)1月13日报道:维权律师与助理被控颠覆罪 含90后

 

中国当局星期二对去年“7.09”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事件中秘密关押的数名中国人权律师提出指控,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是90后,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年龄最小的政治犯”。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在参加美国之音VOA卫视现场连线节目时表示,这些维权律师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没有任何实际的危害,完全是无罪的。他呼吁中国政府以国际人权标准处理这个事情。

 

根据中国维权人士从中国国内传出来的有关通知逮捕通知书的照片,上面写着:“赵永洪(字迹模糊),经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批准,我局于2016 年1月8日18时对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赵威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文件上有天津市公安局的红色公章,落款日期为2016年1月8日,文件为“津公(预)捕通字(2016)30号”,通知书最下方还附有看守所的地址。

 

网民:依法治国 从律师抓起

 

这是去年7月9号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进行大规模搜捕行动以来,许多被抓律师和助理的亲属第一次通过正式渠道获知他们被关押在何处。据海外人权组织的统计,在去年709事件中被抓捕的律师及其助手有大约130到200余人。打压维权律师的行动受到美国、欧盟以及国际组织和国际舆论的谴责,对习近平提倡中国依法治国的国际形象造成了严重损害,被中国网民讽刺为:“依法治国,从律师抓起”。

 

被失踪的维权律师的家属和他们的律师曾经联名向全国人大写过一封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执行依法治国的承诺。公开信称: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正是中国公安部带头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其他地方警方听令而行,共同制造了一场对律师和其他民间人士的非法抓捕、秘密羁押、强制约谈的人权灾难,且公安部在处置“709”事件时,完全抛开了该部自行制定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式规定》,操弄“密室政治”,玩弄权术魔杖,出尔反尔,颠倒黑白,逆世界潮流而动,严重破坏了中国的法治进程。

 

他们在公开信中呼吁说:出于同一个法治中国的梦想,我们希望中国当局能够给709事件中被非法抓捕的律师和民间人士一个公道,给岌岌可危的中国法治注入一剂强心针,挽狂澜于既倒,救斯民于危难!

 

香港民主派组织港支联副主席蔡耀昌在参加美国之音VOA卫视现场连线时表示,现在对这些维权律师进行正式逮捕,是去年中国镇压维权律师行动的延续。

 

蔡耀昌说:“我觉得这项行动是对内地维权律师为期半年之久打压的延续。过去他们对这些律师(和他们的助理)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做法,而根据中国的法律,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超过六个月,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维权律师都已经收到正式的逮捕通知书,说他们被控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

 

蔡耀昌认为,中国官方以这样严重的罪名指控这些律师,表明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将这些律师判刑,而且会判得比较重。中国政府试图通过这个手段对中国整个维权律师圈起到一个恫吓的作用,把维权律师这个当局认为不利于他们统治的力量完全压下去。蔡耀昌称,这种做法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美国之音(VOA)1月13日报道:北京律师周世锋王宇等批捕 涉“颠覆国家政权”

 


维权律师王宇,李和平

 

北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周世锋、王宇、王全璋及该所实习律师李姝云等多名维权律师近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在天津看守所。他们是在去年7月9日开始的指定监视居住半年期满后被批捕的。有关注此案的北京律师表示,当局起诉周世锋等人的法律依据究竟是什么,目前仍不明朗。

 

周世锋等维权律师去年7月9日被失踪后至今已满半年,近几天陆续传出消息说其中多人被正式批捕。周世锋、王宇、王全璋、李姝云和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的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另一位北京律师谢燕益和湖南长沙律师谢阳两人的罪名则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刘晓原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律师被关押后,官方媒体曾广泛报道,说周世锋等人已经认罪,但是报道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罪名。刘晓原指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有区别的两个罪名,如果罪名成立,量刑轻重不同。

 

他说:“(记者:没有煽动二字?)对他们几个人没有煽动(二字)。北京的谢燕益律师和湖南长沙的谢阳律师,他们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们所现在已经知道逮捕的那几位是‘颠覆国家政权’。按照法律规定,如果是首要分子,十年以上,最高刑期可判无期。”

 

去年7月18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曾报道锋锐律所案。

 

报道说,北京警方摧毁一个以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少数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9名律师和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报道引用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的话说,“我认罪,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他说,“在律所方面确实有违法之处,这是毋庸置疑的;在具体行为中确实有违法甚至犯罪行为,错误是相当严重的。”

 

刘晓原律师表示,他不清楚周世锋等人的涉嫌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是怎么定的,但是根据官方媒体以往的报道是无法构成上述罪名的,除非在六个月的强制监视居住期间有了新的发现。

 

他说:“原来国内媒体都是这个报道啊。如果这个报道属实的话,就是说,以前说访民勾连,组织围观,或者说他们在法庭上闹事,我想,这点危害国家,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好,都是对不上号的,因为每个犯罪有它的犯罪构成内容的,不是随便乱套的。但我刚才也说了,不知道这六个月之内,他们还查了些什么。因为媒体也不报了,律师也会见不着。我们外界不了解。”

 

周世锋的代理律师杨金柱在接获消息后赶往天津第一看守所会见他的当事人,却被看守所人员告知周世锋已经委托其他律师。杨金柱律师星期三告诉美国之音,他第二天还要去看守所查询,但是由于周世锋被批捕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代理律师不得接受媒体采访。

 

据悉,锋锐律所的律师王宇、王全璋和实习律师李姝云以及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被批捕的罪名都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李姝云和赵威是两名90后女性。王宇的丈夫宝龙军也同时遭批捕,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们的家人近日相继收到了逮捕通知书。

 

刘晓原律师表示,他所在的锋锐律所自从去年7月9日该所主任周世锋等多名律所成员失踪以来,已经名存实亡。

 

▲美国之音(VOA)1月13日报道:王宇夫妇遭正式逮捕 辩护律师暂不受访

 


维权律师王宇(资料照片)。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与助理星期二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后,今天又传出维权律师王宇与她的丈夫包龙军也被以同样罪名正式批捕。

 

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证实,星期三上午与王宇的母亲通话,对方说已经收到邮件,是王宇跟包龙军的逮捕通知。李昱函仅就案情部分对美国之音表示,“嫌疑人被捕之后,公安机关有两个月的侦查时间。如果案情复杂,公安机关可经上级检察院批准后,延长一个月。之后公安机关向同级检察院移送审查决定。移送后,检察院有一个月的审查时间。如果案情复杂,可延长半个月,然后向人民检察员提起公诉。” 出于安全考虑,李昱函表示暂不受访。

 

王宇的另一名辩护律师文东海则表示,当局只给家属寄去逮捕通知书,却没有通知辩护律师。这已经成了当局处置维权律师的一个运作手段,把辩护律师抛开,或者告知当事人已经解除辩护律师权力,却没有透露谁是新的辩护律师。

 

▲德国之声(DW)1月13日报道:知名维权律师王宇被批捕

 

中国知名维权女律师王宇周三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批捕。至今为止,律师“大抓捕”事件中的多数重要涉案人士已被正式逮捕。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联社周三报道,在经过多月的秘密关押后,中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至少5名维权律师,其中包括曾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女律师王宇。去年7月9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受到拘留,并于隔月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王宇的代理律师李昱函透露,王宇的母亲周三收到天津警方周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王宇的丈夫包龙军则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天津市警方则未对路透社的询问做出回应。

 

王宇曾代理曹顺利案、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案,以及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她所任职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则经常受理高度敏感的维权官司,例如德国《时代周报》记者科克里茨(Angela K?ckritz)中国助手张淼一案。

 

除了王宇外,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周世锋、王全璋及该所实习律师李姝云等多名维权律师也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律师刘晓原透露,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目前也被批捕,而李和平则下落不明。迄今,发生在去年7月9日的“律师大抓捕”事件中的多数重要人士已经被批捕。

 

“人权观察”组织的王松莲(Maya Wang)表示,中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律师是“前所未有”的情况。“这是企图扼杀正在萌芽的人权律师群体,甚至是更广泛的民间社会。”

 

在中国,“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一般是针对异议人士,该罪名的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

 

王宇的代理律师李昱函表示:“王宇向社会最底层的人士提供法律服务。我从未想过她会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我实在无法理解。”

 

李昱函指出,自王宇去年7月被拘留后,她便不曾见过当事人。据李昱函称,警方在过去6个月内7次拒绝让她会见王宇,原因是王宇一案“危及国家安全”。据美联社报道,其他报告也被无法寻求律师协助。

 

2015年七月九号凌晨开始,中国政府在各地抓捕、约谈、控制了200多名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活动人士。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首当其冲,被官媒新华社称为“重大犯罪团伙”。中国媒体在报道中还称被拘律师为了自我炒作而散布谣言、在庭外组织抗议活动等。大抓捕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华盛顿方面、德国政府人权专员等都对中国当局予以谴责。来自香港、台湾和世界各地的100多个民间团体曾联合发起行动,呼吁各界持续关注“709”大抓捕事件的受害者。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13日报道:王宇、包龙军被批捕 周世锋蹊跷解除律师委托

 

继中国维权律师谢燕益、谢阳以及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被批捕后,再有“709”事件律师涉“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王宇与她的丈夫包龙军,及实习律师李姝云。而据周世锋的代理律师发出的消息,周世锋已经通过家属解除对律师的委托;但知情人告诉本台,周的家人对此予以否认,认为事有蹊跷且不合逻辑。

 

“709”事件中的重要涉事人物、中国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王宇与她的丈夫包龙军,及实习律师李姝云近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其中周世锋、王宇、李姝云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包龙军、王全璋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而就在前一天,该所律师谢阳、律师助理赵威及北京律师谢燕益也以同样罪名被捕。

 

王宇的代理律师李昱函接受本台访问时称,控罪让人感到惊讶,认为王宇代理的底层民众维权的案件与颠覆国家政权没有必然联系。

 

李昱函:“颠覆国家政权是很严重的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判五年以上,颠覆国家政权是至少十年,都是重罪。我的理解就是,现在没有反革命罪,但是这个罪就是反革命罪的类型。我原来的想法是,作为一个律师,她做的是法律服务,跟颠覆国家政权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因为王宇所涉及到的案子大部份都是底层的一些群众维权的案子、关于信仰的案子,都是从事实和法律去说话。”

 

另据周世锋的代理律师杨金柱发出的消息称,周世锋律师已经认罪,并且解除了对律师的委托。杨金柱律师第一时间赶赴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核实消息。

 

了解情况的北京律师李方平告诉本台,事情非常蹊跷,若周世锋已认罪,他没有必要解聘律师。

 

记者:“据说周世锋律师把代理律师解聘了是吗?”

 

李方平:“这个是官方释放的信息。现在杨金柱律师见了天津市公安局七处的处长,说周世锋律师已经聘请了新的律师,但是他的家属这边却没有任何聘请的行为,所以杨律师希望跟周世锋律师见面,但官方说要研究。

 

记者:“李姝云律师是个90后,非常年轻,据您所知,她可能犯了什么事?”

 

李方平:“所以就是说这个事情搞得很糊涂,我们所了解的她仅仅是一个助理而已,可能是做一些具体的个案,现在扣一个这么大的帽子,叫颠覆国家政权,我们觉得这不可能成立。如果说是首要分子,那一般都要判十年以上了。”

 

依据中国《刑法》规定,一旦“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且被认定为“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可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进行全方位打压,令人深感忧虑,呼吁外界联合起来谴责中国当局的做法。

 

何俊仁:“我们感到非常震惊,非常的愤怒,这些律师是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这些事件的看法,批评政府的施政,他们绝对是有权利这样做的,怎么可能会变成颠覆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这样的手法打压维权律师是不可思议的。我相信会引起全世界文明国家的政府跟人民非常非常大的反感,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也会造成极大的伤害,我希望我们在海外的朋友联合起来强烈的谴责。”

 

自去年7月初起,逾百名中国维权律师、维权活动人士及其关联人员陆续被当局传唤、抓捕、被失踪。据美国团体人权观察统计,其中近40名与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关的人被采取强制措施。“709事件”被捕的大批律师,代理了近年大量具争议性案件,包括民间维权、政治异见等不同范畴,被当局形容是“新黑五类”中的一类。去年7月18日,《人民日报》与新华社刊发“揭露”锋锐律所周世锋等人的“劣迹”,当时的报导称,锋锐9名律师,包括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以及数名助理和相关人士被采取强制措施。其后,中央电视台还播出了周世锋等人的“认罪忏悔”短片,当时引起民众的广泛愤慨,指责官媒未审先判。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13日报道:“维权律师的行动能力让中共恐惧”

 

中国周二传出的消息证实至少七名维权律师被以煽颠罪起诉。他们是周世锋,王全章、李朱云,赵威,谢燕益,斜阳,隋穆青。当局为何以如此重的罪名逮捕维权律师,目前在美国的著名维权律师陈光诚认为:维权律师是社会的启蒙者,他们行动能力迅速,让中共感到恐惧。

 

陈光诚表示:因为中国这些年的启蒙,很多人都觉醒了。过去几十年从一走进幼儿园,一直到大学的那种谎言宣传,当局以前以为这些东西在老百姓脑子里根深蒂固,结果他们发现,随着信息的发展,很多人在一个信息的作用下,反思起来,意识到以前学到的东西是谎言宣传,一迅速的觉醒。陈光诚认为,“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包括受到迫害的不断上访的人,在这个社会的启蒙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像高智晟、胡佳、刘萍、屠夫这些人,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互联网为维权律师的维权活动提供了极大方便,陈光诚回忆,“近几年来,尤其是从我们的案子开始,你看全国各地的网友,各个的网友,一下子就能联手起来,说到某个地方,就能到。尽管各级都在下文件,要求拦阻,可是还是有很多人到达了现场”。

 

那么为什么要抓这些维权律师?他们的行动目的仅仅是出于维权,并没有超出法律规范。陈光诚认为这是“因为这些人在中国社会已经扎下了根基,他们的活动能力、行动能力已经相当迅速,让中共防不胜防。过去那种关起门来制造冤案,谁也不知情的情形已经不太可能了。如果网友知道当局要关起门来做什么违反民众利益的事情,就会围观、探访。比如像建三江那样的案子,以前当局就把你抓了起来,你一点办法也没有,谁也不知道,就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现在就不是了,抓了律师,有网友去声援,再抓网友,又有别的律师再去代理,官方恶行一步一步地昭示于天下。这让当局感到非常恐惧,把老百姓都抓起来吧,肯定做不到,抓谁,抓真正在这个社会中起到一些关键作用的、在当局看来数量还不是很多的这样一批人,首当其冲当然是走在最前面的这一批勇敢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他们的大无畏让中共恐惧,这就是抓他们的根源”。

 

▲美国之音(VOA)1月14日报道:90后律师助理被控颠覆政权,家人称荒谬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赵威(推特照片)

 

华盛顿—一名不到25岁的90后律师助理日前被控涉嫌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正式逮捕。她的丈夫表示,一个入行不到两年的弱女子如何有能力颠覆一个有几千万党员几百万军队的政权。她的代理律师认为,给她扣上“颠覆”的帽子有点太大了。

 

被正式逮捕的这名律师助理是网名“考拉”的赵威。她是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于去年7月10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与赵威一同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的还有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全璋和实习律师李姝云。锋锐所的另外一名律师王宇以及另外两名律师谢燕益和谢阳被批捕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曾发声明指出,2015年7月到9月期间,中国当局在各地拘捕了三百多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很多情况下,官方媒体随后就发表对这些律师、维权人士的不实指控,并播出部分在押人员的“认罪”视频,抹黑相关人员及其工作。赵威等人的被捕,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失踪半年多后发生的。

 

从“煽颠”到“颠覆”

 

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逮捕通知书显示,赵威被正式批捕的日期是2016年1月8日,目前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赵威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对美国之音表示,赵威被捕的罪名“颠覆国家政权”与原先设想的不同。他说:“原来是‘煽动颠覆’,现在变成‘颠覆’,不知道什么原因。单从字面上看这两个罪肯定是不一样的,表现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颠覆要求有行为上的、实例上的威胁。煽动主要还是言论上。”

 

中国刑法规定,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首要分子,最高可被判处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积极参与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相比之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字之差,但刑罚要轻得多。中国刑法规定,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首要分子或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诺比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曾于2009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丈夫游明磊:考拉颠覆政权?荒谬

 

赵威的丈夫游明磊表示,对赵威被当局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感到愤怒。他说:“因为她这么一个20出头的小姑娘,91(年)的嘛,做一个律师助理,也刚刚做这行不久。你说她一个小姑娘手无缚鸡之力,她凭什么去颠覆你一个几千万党员、几千万军队的政府啊?这是毫无理由、非常荒谬的一件事。”

 

赵威来自河南,2013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新闻专业,热衷于公益事业,2014年开始做李和平律师的助理,参与过“平冤大篷车”和“江西高院门前捍卫律师阅卷权”等维权活动。

 

赵威的律师任全牛也表示,当局给她冠上“颠覆政权的”帽子有点太大了。“她的所作所为就是毕业以后想真实的颠覆,我想她也不具备这个能力,也没有时间去做这么多工作。”

 

游明磊表示,由于赵威所被控的罪名涉及危害国家安全,因此自从她7月10日被带走以来就一直没有与她见过面。他说:“我委托的律师是河南的任全牛律师。根本见不到,提交了几次会见申请,全部被驳掉了。家属更不可能见面。”

 

游明磊自己也曾经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但很快被释放。他说,对赵威和其他几位被捕的维权律师的状况感到担忧。他说:“肯定会担心,但也很无奈。在共产党这种体制下,他们随时会把你抓起来,让你消失。”

 

矛头指向李和平

 

赵威的律师任全牛表示,自己对案情的了解也不比外界多多少。他认为,赵威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可能是当局想把她和其他几位被捕的维权律师当成一个“犯罪团伙”。游明磊表示,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赵威背后的目的是李和平律师。

 

李和平是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常为异议人士、强拆受害者、法轮功学员等弱势群体维权。2008年6月,李和平与其他两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李柏光和王天成在白宫受到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接见,当时他们三人前往华盛顿领取美国民主基金会授予的2008年度宗教民主自由奖。去年7月,李和平在中国当局的“7·09大抓捕”行动中被天津警方带走至今。

 

2007年9月,李和平曾遭多人绑架,戴上黑头套拉到京郊外暴打和电击,身负重伤,报案无人受理,至今无人为此光天化日下无法无天暴行负责。律师被暴打,彰显当局依法治国口号之苍白和荒谬。

 

目前,在 “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的家属已陆续受到警方的逮捕通知。“当局(这么做)是为了达到一个震慑的目的,”任全牛律师说,“现在国内存在一种很大的恐怖气氛,导致很多人不敢发声,不敢做一些事情。相比以前,自我的审查更严格了,确实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美国之音(VOA)1月14日报道:美国吁中国释放周世锋王宇李和平等律师

 

华盛顿—美国国务院星期三表示,对中国律师持续受到的镇压表示担忧。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当局将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几名律师关押六个月之后,有报道说,现在指控他们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周世锋、王宇和李和平等律师因为代表包括多名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在内的委托人所进行的工作,面临15年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美国敦促中国撤销这些指控,并立刻释放这些律师和像他们一样因争取维护中国公民权利而被捕的其他人士。”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与助理星期二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维权律师王宇与丈夫包龙军星期三也被以同样罪名正式批捕。

 

美国此前多次呼吁中国停止打压维权律师,释放被捕的维权活动者和他们的家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14日报道:人权观察:北京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前所未有

 

中国官方周二与周三对去年“709大抓捕”后遭拘押至今的11名维权律师签发了正式的逮捕令,他们被指控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香港办公室亚洲事务负责人王颂莲女士就中国官方正式这些维权律师评论说:人权观察对中国官方对这些律师的指控感到十分震惊。这些律师多年来一直接管一些比较敏感的案子,帮助那些权利遭到剥夺的公民维权,并且在媒体以及网络对外做一些公开的评论,他们的任何行为都没有超出中国的法律以及国际人权法所允许的范畴。北京政府对他们的逮捕行为是一次明显的打压,目的是要向外界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北京不再允许类似的维权活动。这一前所未有的打压不仅是对这些律师个人的威胁,也将影响到整个中国社会。

 

中国官方环球时报周四也发表评论文章,标题是:“7律师”犯罪否,惟法院说了算“。

 

文章指出,“这些律师和助理被依法拘留、刑侦,然后逮捕并提起公诉,但最终他们的罪名是否成立,只能由法院做出裁定。在此之前,知情人和舆论可以做案情分析,但都不应该为他们做有罪或无罪背书,尤其不应搞”舆论审判“,向法院施压。”

 

就在中国当局正式批捕的同时,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1月9日与“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联合106个国际律师以及人权组织其中包括“人权观察”发布联合声明,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709大抓捕”事件,敦促中国当局立即对38名仍被违法扣押的中国维权律师和公民予以释放。

 

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履行所谓“依法执政、依法治国”的承诺,立即停止违法羁押,公开所有被秘密拘押者的下落;如不能在监视居住六个月期满之际依法提出批捕者,必须恢复其人身自由。同时,确保律师能正常履行职责,不受威胁;对滥权滥捕行为的执法人员及执法机关,依法予以调查和追究。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14日报道:7.09事件被批捕者再增3人 官媒《环时》发声要公众停止“舆论审判”

 

中国去年7.09大抓捕行动中被带走的律师及公民,目前已有11人被确认批准逮捕,其中除了李和平的助理高月被控“帮助毁灭证据”外,其余几人的罪名均为“颠覆”或“煽颠”。此外,中国官方《环球时报》14日刊登评论文章,称知情人和舆论不应搞“舆论审判”,向法院施压,遭民众讥讽。

 

1月14日,广东律师葛文秀接到了刘四新家属的电话,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助理、法学博士刘四新于1月8日被天津市检察院批准逮捕。这是去年7.09大抓捕行动中第10位被批捕的人士。

 

葛文秀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刘四新被逮捕的罪名是“颠覆”。

 

同一时间,于去年7月10日被抓的北京基督徒胡石根以及李和平的另一名助理高月也被当局逮捕,罪名分别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以及“帮助毁灭证据罪”。

 

葛文秀表示,根据中国刑法,“帮助毁灭证据罪”的量刑期约为2年,而“颠覆罪”则在5年以上。

 

“‘帮助毁灭证据’属于伪证罪下面的,相对来讲还轻一点,一般两年左右,‘颠覆罪’是5年以上”

 

葛文秀说,日前已有辩护律师在得知当事人被批捕后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但却被以各种理由拒绝。

 

“昨天看是有人要到天津那边去会见,但是我看今天消息依然是会见不了。另外有的是看守所方面通知律师,说当事人本人另外聘请了律师,所以说不同意会见家属给他代为聘请的律师。”

 

一方面是律师始终无法见到自己的当事人,另一方面,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1月14日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7名(现已是9名)“人权律师”或助理近日被正式逮捕,这些律师和助理被依法拘留、刑侦,然后逮捕并提起公诉,但最终他们的罪名是否成立,只能由法院做出裁定。在此之前,知情人和舆论可以做案情分析,但都不应该为他们做有罪或无罪背书,尤其不应搞“舆论审判”,向法院施压。一名24岁的女助理(即赵威)被逮捕,令人扼腕。但进而认为24岁的女生肯定不会做出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法制史无此逻辑。少数人强调她“善良”“单纯”,恐怕是在煽情,争取舆论支持。文章还以浦志强案为例,称浦志强律师的名气比7人大得多,都能被依法判处较轻的刑法,并给予缓刑,对这几名律师和助理又有什么值得给予特别“严厉打击”?

 

对于《环时》的评论,赵威的丈夫游明磊1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很可笑。

 

“环球时报这个报纸一直以来都是共产党比较重要的宣传机器,它一直以来的报道都是不实的报道。它表面上说浦志强案宣判,判得怎么样代表了法律啊什么,其实大家明眼人都能知道浦志强这个案子他(中共当局)连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都违反得一塌糊涂。现在就是律师这边很难介入他们(赵威等人)的案子。看党国这块打算怎么做,他们有什么动静的话,我们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应对。”

 

一些民众也对《环时》进行了驳斥,有网民讥讽道,当初对王宇等律师进行“未审先判”的《环球时报》现在却要求公众不应搞舆论审判。关键是法院都是听党的。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14日报道:王宇的友人梁波谈王宇包龙军被批捕:罪名匪夷所思,包蒙蒙的处境更令人关注

 

去年7月9日被拘押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包龙军夫妇等人近日被批捕。王宇一家的友人梁波接受记者访问,指出:这些维护人权、维护法律尊严的律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令人匪夷所思。梁波并表示:王宇、包龙军被捕后,他们16岁的儿子包蒙蒙的处境更加令人关注。

 

梁波2013年从北京来到美国,目前是旧金山一家中文媒体的记者。梁波是王宇、包龙军的朋友,对于王宇和包龙军分别以“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梁波说:“这个罪名非常可笑。我作为他们的朋友,我对他们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为是非常了解的:他们只是想维护人权、维护法律的尊严。把他们上升到‘颠覆政权’,强加这样一个罪名,太匪夷所思了。中共越来越多的使用‘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名,是不是可以启示更多的民众来思考一下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问题,这些人的行为是合法的,但是老说颠覆他的政权,那么你这个政权的合法性到底在哪里?”

 

梁波表示。王宇具有很高的法律素养,是一位正直、勇敢的律师,她受理了许多敏感的维权案件,尤其是敢于受理别的律师不敢接手的法轮功案件。她说:“王宇律师对法轮功的了解也是经历了一个过程,开始不了解,到了解之后,她对法轮功学员明确表示非常的敬佩,所以她就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我觉得这不光是她的勇敢,也是她的智慧。”

 

谈到王宇、包龙军夫妇被批捕,就不能不关注他们16岁的儿子包蒙蒙的处境。包蒙蒙在父母被拘押的同时,也被警察拘押,而后不断遭受警察的威胁、恐吓。去年10月6日,热心人士幸清贤、唐志顺帮助包蒙蒙逃离中国,送他去美国读书,到达缅甸时,三人被越境而来的中国公安绑架回中国。包蒙蒙被送到内蒙古姥姥家看押。记者问梁波,是否有包蒙蒙近来的消息?梁波说:“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就揪起来了,非常非常的难过。王宇、包龙军和其他维权律师在这六个月里都是监视居住,这里边可能有很多不确定性,作为一个孩子他可能会有所期待,可能父母会回来,但是现在批捕了,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了。包蒙蒙从上次那个澳大利亚《先锋报》记者见过他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对他的管控更加严格了。我能想象得到,这个孩子目前的处境对他打击更大,他现在很多希望都在破灭当中。”

 

梁波表示:非常令人关注的还有:幸清贤和唐志顺被绑架后,两人滞留美国度日如年的太太。她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任何音讯都没有,任何法律程序都没有,家属每天翘首以盼、望眼欲穿。官媒已经未审先判了,说他们犯罪了,可能只有等到他们被批捕的时候才能确切知道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大家也是很悲哀的等着这一天。”

 

梁波表示:新年一开始,便传来去年7月9日被拘押的维权律师被批捕的消息,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海内外各界人士对这些维权律师继续予以声援。她说:“中共的本质决定了它就是要一条路走下去,但是我们的努力营救还是会起到很大作用的。我不希望大家因为看到批捕的通知对未来就悲观。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抗争下去,只有这样,不光是7.09的那些维权律师有希望,中国也才有希望。”

 

▲美国之音(VOA)1月15日报道:人权观察组织谴责中国迫害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

 

星期五,人权观察组织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政府拘留和起诉至少11名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并呼吁当局立即撤销指控,释放他们以及其他因为政治原因而被拘留的人权卫士。

 

声明指出,在2015年7月9日至9月间,中国警方逮捕了全国各地近300名权律师、法律助理和活动人士。镇压开始后的六个月,共有11人被正式逮捕,3人被保释,24人仍然下落不明。被正式逮捕的人士极有可能面临起诉和定罪。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苏菲·理查森说:“以颠覆罪名正式逮捕这些律师,意味着中国政府现在认为使用法律来保护人权是一种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这些对职业律师的可怕镇压的目的在于迫使这些律师不再代理与中共利益存在冲突的客户。”

 

声明指出,“颠覆国家政权罪”在中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犯罪。涉案首要分子可能面临终身监禁。而涉嫌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者可能面临15年的监禁。比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律师高智晟就分别因此罪被判13年和3年徒刑。

 

声明还表示,自2015年7月以来,大部分被拘留者是以 “指定监视居住”这一审前羁押的形式被拘留。这一形式允许警察在秘密地点单独监禁嫌疑人,时间可以长达六个月。根据中国法律,许多被拘留者必须在2016年1月9日之前被释放或正式逮捕。

 

这些被正式逮捕的人分别是:周世锋、王宇、王全璋、李姝云、赵威、刘四新、包龙军谢燕益、谢阳、高月以及胡石根。

 

理查森说:“习近平2013年3月正式掌权后,中国政府对言论自由和法治进行了全面打压压。”她还指出,这些律师“在法庭上代表客户和宣传他们的案件并不是‘颠覆国家政权’或其他犯罪”相反,“中国政府一直在颠覆对基本人权和法治的保护。”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15日报道:肖国珍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被铺的维权律师和被捕律师王宇的儿子包蒙蒙

 

新年伊始,中共侵害人权的第一个行动便是批捕去年7月9日拘押的一批中国维权律师。目前人在美国的维权律师肖国珍要求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对中国人权律师的迫害;她并且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呼吁:请国际社会关注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宇未成年的儿子包蒙蒙。

 

就近日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批捕去年7月9日拘押的一批维权律师,肖国珍接受记者电话采访表示:“2016年一开始,习近平政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去年7月9日被失踪的律师批捕。‘被失踪’是一个很好听的词,其实在国际法上叫‘强迫失踪’,是国际公约明文禁止的。我认为这是极为恶劣的破坏法治的行为。像王宇、周世峰等律师,他们只是作为律师合法执业。习政权对这些律师的迫害,并不是因为这些律师真的颠覆国家政权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只是因为这些律师更清楚什么是公民权力,并且他们履行了自己的权力。”

 

过去,中共常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或“寻衅滋事”的罪名逮捕维权律师,这一次改为“颠覆”或者“煽颠”的罪名,这说明什么呢?肖国珍回答:“一方面说明政府对维权律师合法的维权行为认定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第二,这也意味着中国当局将对这些律师进行更加严厉的惩罚。‘颠覆国家政权’最高刑期可以是无期徒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可以是有期徒刑15年。”

 

新年伊始的逮捕行动,对中国维权律师的打击相当严重,而且更为严重的打击会接踵而来,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维权律师将遭受灭顶之灾呢?肖国珍说:“我不认为会遭受灭顶之灾。中国大陆的律师里面有一个中国人权律师服务团,这个团体依然存在,我本人也有幸成为其中一员。习近平政权这一次对维权律师大抓捕、大迫害的行动使得维权律师遭遇一个严冬,但是严冬过后,维权律师们依然存在,会有一天发展得更加蓬勃。”

 

肖国珍表示,中共对律师进行如此残酷的迫害,世所罕见,她要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现在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深入人心,是各民主国家的共识,甚至是非民主国家很多公民的共识。对人权的保护是跨越国界的,对于中国大陆这一起侵害人权的行为,国际社会有道义上的责任予以关注,并且对受害者予以支持。”

 

肖国珍在接受采访中,特别要求国际社会对王宇、包龙军律师16岁的儿子包蒙蒙的处境予以关注。包蒙蒙去年7月9日与父母一起被拘押,释放后,曾经在热心人士帮助下,逃离中国到美国读书,结果到达缅甸后被越境而来的中国公安绑架回国,送到内蒙古姥姥家看押。肖国珍说:“我和王宇一样,同为一名母亲。我希望国际社会关注王宇律师的儿子包蒙蒙的情况。据我所知,他被当局监控,他没有自由,包括没有出国的自由,没有异地求学的自由。包蒙蒙是一个未成年人,不管是根据中国的国内法,还是根据国际上对未成年人保护的规定,王宇律师的儿子应该得到特别的保护。我希望中国政府不要限制包蒙蒙的人身自由。”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维权律师
文章点击数: 561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