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0/2016              

黎建军:人权律师中的“拚命三郎”——记谢阳律师

作者: 黎建军 黎建军

2016119xieyang.jpg (430×281)
 
记得应该是2014年10月份的时候,很多朋友因为声援香港占中的事情被抓捕、传唤、喝茶等,一时空气非常紧张。一天谢阳与我见面时跟我说,老黎你还是写一份授权委托书放到我手上吧,万一哪天被弄进去了,我们也好给你进行法律援助。谁知几个月后,我还在外面,谢阳自己却被当局抓捕而身陷囹圄,罪名还是令人不寒而慄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014年4、5月份,湖南托口电站库区几个房屋被洪江市政府强拆的库区移民多次来找我,希望我能为他们介绍北京或广州的律师。因为自2009年湖南托口电站开始移民搬迁就一直关注那里民众的生存状况,所以为他们介绍几个值得信任的维权律师在我看来也是推脱不了的责任。我首先想到了北京的李和平律师和广州的隋牧青律师,李和平因为代理湖南麻阳黄雨慧家被强拆一案我已多次见过,而隋牧青则是因为先有郭飞雄的介绍。此后,几个库区移民曾先后几次到广州与隋牧青见面,而那时隋牧青一则被当地警方监视的非常严,再则手上的案件也多得让他无法分身,请隋牧青律师一事只好作罢。同年8月份,李和平为麻阳黄家强拆案来到怀化中级法院,本来想同李律谈谈库区移民要聘请律师的事,但看到他风尘仆仆四处奔波的忙碌状,我最终放下了请他代理移民维权案件的念头,这件事也只好暂时搁置下来。14年9月份,谢阳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我带库区的移民到长沙与他见面,电话中他流露出愿意代理移民维权案件的意思,我自然大喜过望。
 
我与谢阳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因同是湖南人,见面的次数却很多。他是湖南洞口县人,我们的老家只隔着一座雪峰山脉,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是邻居。谢阳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性格外向,为人豪爽,做事说干就干,不拖泥带水。记得一次在怀化的一个宾馆里,与他聊起湖南溆浦著名异议人士张善光先生一直想为自己无辜坐牢十几年向当局讨要说法一事时,谢阳立即跟我说可以为张先生提供法律援助,并要我带他去见张善光先生,那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而溆浦与怀化相距2百多里,谢阳却坚持要去见张先生,我只好找了辆车与他一起前往溆浦,等我们见到张先生写好授权委托书回到怀化,已是凌晨2点多钟,而当天谢阳还要出庭并要返回长沙。
 
在湖南的朋友圈里,谢阳以豪爽、大方、胆识过人而闻名,有关他的逸事也很多。比方他的出道,据说就是因为与朋友打赌能到山东的东师古村见陈光诚。2011年间维权人士陈光诚被山东地方当局禁锢在老家东师古村,陈光诚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而刚当上律师不久的谢阳却根本不相信中国会有这等事,把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关在自己的家里还不让外人见他。结果谢阳刚到东师古村提出要见陈光诚,就被当地的维稳人员一顿暴打,被打懵了的谢阳从山东租了辆出租车一路狂奔回到湖南,这一打也把商业律师谢阳打成了后来著名的维权律师谢阳。
 
这几年,因为参与全国多起著名的公共事件,谢阳名声鹤起,同时也招来当局的嫉恨,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黑龙江建三江事件他手拿高音喇吧的形象,当时很多律师到建三江后不是被当地警方关起来了就是被赶走了,2014年4月2日,谢阳却只身前往建三江,真可谓深入虎穴。后来他把自己的这段经历记录了下来,其中最后一段他写到:刚准备收笔时,警察过来查房,我主动表明我的身份。他们问我:〝你和上次的维权律师是不是一伙的?〞。我坦然回答:〝是的,他们被抓了,他们被驱赶了,所以我来了〞。警察愣了!呵呵,没看到过这样实在的吧!我乐了。从这段对话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出谢阳的性格,也正因如此,谢阳招致了当局的不断报复。去年5月17日晚23时许,谢阳在广西南宁市五一路206号北部湾建材市场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时,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持械殴打,多处受伤,其中小腿被打骨折。在他住院疗伤期间,因为正是我女儿高考复习紧张的时候,我没有前往广西看望他,只是托人带去了我的祝福,不久后他就身陷囹圄,直到现在我还一直为自己没有亲身前往探望他而深深地遗憾和懊悔。
 
谢阳最为人称道的是他的担当和胆识,2014年10月,谢阳与湖南托口库区被强拆强迁的移民签订了法律服务合同,而之前他已经从我的介绍中知道了库区移民维权的情况,更清楚其中的复杂和危险,但他却毅然承担了这份责任。记得有一次我陪同他和其他几位律师从库区与当事人见面后来到洪江市治黔城住宿,我们先在沅江边一个小店吃了晚饭,然后在江边散步,一个律师朋友突然停下来对谢阳说,我们律师靠律师执业证吃饭,如果执业证被吊销了,等于把我们吃饭的饭碗打烂了,很显然在为库区移民代理案件的过程中,谢阳及其他几位律师明显感受到了来自地方政府的强大压力,有几位律师在第一次前往库区受到压力后就已经声明退出,但谢阳却不为所动,一直坚持依法为移民们提供法律服务。
 
2015年2月9日,托口库区移民诉洪江市政府行政诉讼案在怀化中级法院开庭,当天,怀化中级法院如临大敌,不仅对参加旁听人员给予苛刻限制,当时有200多移民和其他人士来到现场,怀化中级法院却只允许10人进入法院旁听,同时参与诉讼的12名律师也被要求安检,湖南文东海律师因被搜身还与法警发生冲突,法院大门外更是戒备森严,几十台警车和几百名警察把法院围了起来。当时我因为无法进入法庭内旁听只好在法院围墙外站着,到了下午四点来钟,十几名律师和当事人从法院冲出,而谢阳走在最前面,开始我还以为是庭审结束了,后来一位参与庭审的律师告诉我,因为在庭审过程中,律师们发现洪江市政府交给怀化中级法院的卷宗里有一张要求怀化中级法院判决洪江市政府胜诉的领导批示便条,律师们提出强烈抗议,并集体退场,该律师还告诉我,在抗议过程中,谢阳和湘西州一名年轻律师还遭受法警的殴打。听到这样的叙述,我感到非常震惊,同时也对谢阳今后的安危产生深深的担忧,这本来是一起很平常的行政诉讼,但当地政府却异常紧张,在这些官员们的眼里,谢阳自然成了他们的敌人,必欲先去之而后快。
 
2015年7月10日中午,我被怀化国保传唤,当时国保东拉西扯,但却有意无意地提到谢阳在托口库区代理案件的事情,他们的问话引起我的警觉,因为当天早晨我已知道北京有律师被抓,但我也仅仅是警觉而已,因为谢阳代理库区移民案件,不过是履行了一个律师正常的职责而已。当晚10点来钟,谢阳打我电话,因电话长期被监听录音,我没有接他的电话,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天谢阳去了托口库区,且第二天凌晨4点多钟就被当地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单位秩序为由拘捕了。直到今年的1月11日,我才在网上得知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时间。
 
在我的印象里,谢阳话语并不多,且从不说什么为了自由民主的中国而奋斗之类的大话和空话,他的行动力很强,常常是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来感染周围的人,在他的周围也常常聚集着一批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权律师,这两年多来,也正是因为谢阳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湖南律师参与到维护人权的行列中来。我曾跟他开玩笑说,在我认识的湖南人里,能做领袖人物的人似乎都姓谢,开始是组党时期的谢长发,然后是维权代表人物谢福林,而现在则是湖南人权律师群中的领军人物谢阳。
 
从1月11日开始,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被抓捕和失踪的律师大都被以颠覆国家政权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当我看到24岁的赵威也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逮捕时,我的脑海里马上想起台湾当年的“美丽岛事件”,想起该事件中的陈菊,想起陈菊入狱后给台湾人民写的那份必将永留历史的遗书。历史的潮流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宪政民主的中国必然来临,赵家人最后的归宿也必将是历史的垃圾堆,而且我坚信这一天的到来为时已经不远了。 
 
 
关键字: 黎建军 谢阳 维权律师
文章点击数: 587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