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30/2016              

黎建军:公民运动的先驱者——记郭飞雄

作者: 黎建军 黎建军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29guofeixiong.jpg (600×338)
 
 
2011年12月初,具体的时间我已记不太清楚了,家住湘西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外地一位朋友要来怀化,希望我叫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傍晚大家见面时才知道来的是广州大名鼎鼎的民主活动人士郭飞雄。当时,郭飞雄刚从监狱出来不久,而在这之前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网络上一些有关他的报道,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主导的广东太石村罢免事件。
 
在饭桌上郭飞雄的话并不多,吃完饭后他提出不住旅馆,我便把他带到自己家里。那时中国的大环境似乎没有现在这么恐怖,一起吃饭的朋友中有人对郭飞雄的谨慎不以为然,但郭飞雄刚从监狱出来,而且在拘禁中还受过非人的折磨,他对中共情治机关的警惕心态是再正常不过的心理反应了。因为近些年来我一直关注本地农村的一些维权事件,特别是沅江流域电站库区移民的维权,而郭飞雄可以说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晚上我们一直聊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钟。郭飞雄本来的打算是与朋友一起到湖南四处走走,与湖南的朋友广泛见面交流,通过与我一晚上的交谈,他认为与我在很多方面见解一致,当即决定改变行程,并提出要我第二天带他到附近一些农村走走,做一些实地调查,我有些犹豫,毕竟朋友与他事先已经约好,但郭飞雄却很果断,他说与湖南朋友们见面可以往后拖一拖,但到湘西农村去走走却机会难得,何况这里还有那么大规模的维权抗争群体。
 
第二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社会活动家,我和老郭大清早从家里出发,坐汽车到沅江边的一个小镇上,在小镇与我事先联系好的维权人士老段见面后,我们坐上一辆当地的交通工具三轮车,前往老段约好的一个农户家中,那里离小镇有十多公里,户主姓杨,曾经做过村长,在当地很有人望,近年来老杨所在的村发生多起不合理的强拆强迁,他一直带着乡亲们在与政府抗争。我们到后,老杨叫来几个小组长,大家便聊了起来,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调查才算搞完。老郭提出到另外一个村去看看,我们便又坐上三轮车,一路颠簸前往下一个村的农户家里。搞完调查来到小镇,我提出当晚就住在小镇的小旅馆算了,但郭飞雄却提出晚上住到老段的家里去,那时已是晚上八点钟,十二月的天气本来就比较冷,而沅江边由于河风大就更冷一些,老段的家离小镇有十几里地,那时我又冷又饿,本想坚持住旅馆,但两天与老郭交往下来,我知道很难改变他的决定,于是我们又坐上三轮车,前往老段家里。吃完饭已是晚上十点来钟,老郭、老段和我坐下来,老郭认真听了老段对本村的情况讲述,之后,我们在老段安排的房间休息。
 
当晚老郭提出他想到当地呆一段时间,以便做一个比较详细的调查报告,他征求我的意见时,我又犹豫起来,我最大的担心不是别的,实在是他的行动力太强,我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老郭自然洞察到我的心思,他主动扯开话题,与我谈起了时事,我们谈到前一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影响,谈到这些年来中国维权运动的巨大发展,当然也谈到了张祖桦先生倡导的公民社会的建设。老郭说他的长处和强项都在公民运动方面,特别是中国农村基层选举方面的实践经验。老郭很健谈,说话也很有感染力,而且我认为他有非常浓厚的理想主义情结,比方说他判断认为中共十八大以后,新的继任者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会加大反腐败的力度,并且他非常肯定地认为2013年后中国的政治局势会根本好转,我们的处境也会得到改善,如此等等。我枕着他美好的预见不久就睡着了,一觉醒来,老郭还坐在电脑旁,整理着前天的调查笔记,对于他旺盛的精神和工作态度,我真是自愧不如。
 
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老郭早已起床且行李已整理好,我有些意外,老郭跟我说大家既然观念不尽相同,就不必浪费时间了,他决定结束行程前往别处。我知道挽留老郭是不可能的,但他人生地不熟,就提出送他到小镇的汽车站,想不到也被他坚决拒绝,在我的惊异中,老郭早已背起行囊,消失在浓雾笼罩的乡间小道中。
 
与郭飞雄的第二次见面已经是2013年的3月底,大约是3月23日左右,他在网上告诉我想来怀化,两天后我在火车站接到了老郭,他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身体比上次见面时要虚弱些,他跟我说想到湘西的山村里呆一段时间,养养身体,顺便做些调查研究,看我能不能找到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那时恰巧我与广州的朋友约好月底到广州去走一趟,且火车票已经买好,老郭便说他先到其他地方走走,等我从广州回来后再为他找休养的地方。
 
等我找到地方约老郭来湘西时已是2013年的4月下旬,我提出三个地点供他选择,最后他选择了去湖南托口电站库区,那时托口电站库区移民正面临大规模的强拆强迁,移民与政府激烈对抗的事件时有发生,老郭说想到那里休养,顺便了解下移民的生存状况。那时候我已知道年初的南周事件后当局正在追查事件主导者,我去广州时,刘远东已经被抓捕,整个广州城充满了恐怖气氛。而且4月17日北京的朋友赵常青也被抓捕,他和一些公民朋友仅仅提出要求官员们公布财产,而老郭在之前已发起过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行动,全国各地响应者众多。在此情况下他想去托口库区自然不是最佳选择,但我早知老郭的个性,不好阻拦他,只好带他来到库区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子,再三嘱托朋友好好照顾老郭,然后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怀化。
 
第二天下午我去看老郭时他告诉我头天晚上他与一些移民朋友见了面,收集到了许多非常有价值的信息,他认为移民们要想真正维护好自己的切身利益,最有效的办法是罢免现任的村委会成员。他告诉我说,准备对其中的一些移民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是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并且把他自己总结的太石村和乌坎村罢免村官的一些行之有用的做法传授给移民们。他说在与移民们的交谈中发现绝大多数的移民不知道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基本内容,不知道该如何去争取属于自己的正当权益。他认为不懂法是移民们不能维护自身权利,不能监督村委会的根本原因。我问老郭住的是不是习惯,他却轻描淡写地说,只要有吃有住就行了,不必太在意这些。又过了两天,郭飞雄告诉我,似乎感觉住在那里已经不是很方便了,要我接他出来,我便于当天下午驱车前去接他,我们离开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那时沅江上的渡船已经下班,我请当地朋友找了一只小木船带我们渡河,老郭要求不要在渡口处摆渡,我们便悄悄从渡口下游一个比较缓和的坡地下河,当时沅江正值汛期,且这几天一直下雨,风急浪高,当船行驶到河中央时,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小时候看过的渡江侦察记的情景,看看船上的我们,一时忍俊不禁,站在船上大笑起来,以后我多次跟朋友聊起当时我们渡河时的情景,每次都忍不住会笑起来。在回来的路上老郭跟我说当晚他就要离开,我只需把他送到火车站附近即可,我知道老郭的行事风格,也没多说什么,在快到火车站时我把他放下车,握了握手便互相道别,谁知不久后的8月8日郭飞雄就再次身陷囹圄。
 
从2013年4月份开始,参与要求中共官员公布财产公民行动的维权人士就不断遭到抓捕,2013年5月25日,展开“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活动,到达湖北赤壁市的袁小华、袁奉初、黄文勋、陈剑雄等人被当地国保以“非法集会”行政拘留;同年6 月 19 日,又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全国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我非常担心郭飞雄的安全,也为自己没有为老郭安排好一个满意的休养场所而自责,但老郭每次与我聊天时却只问他到过的村子的后续进展情况,他还给我电邮了大量有关当年太石村和乌坎村民维权的电子文档资料,并且写了近万字的托口电站库区调查报告,可惜这些东西都在此后国保对我抄家时被抄走,电子文档也因电脑被退还后损坏而消失。
 
我知道郭飞雄心里装着一个宪政民主中国的伟大梦想,他想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实现中国民主转型的宪政运动实践中来,而他自己一直身先士卒,勇往直前而无所畏惧。他是我认识的朋友中的大智者、大勇者,他虽屡遭囚禁,但却从不放弃,他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有着近乎使徒般的执着和自信,他也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内心纯净而强大,有着坚不可摧的意志和毅力,他是我们这个时代少有的英雄,一个注定会书写传奇的时代英雄。
 
 
关键字: 黎建军
文章点击数: 1138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