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1/29/2016              

江棋生: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作者: 江棋生 江棋生

125上午我打开谷歌邮箱,见到了高洪明发来的一篇短文,题目是:我的台海两岸中国心。我蹙眉吁叹读完后,很有把握地对自己说,查建国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此文给出点评、发出争鸣之声。果不其然,当天下午我就看到了建国直言不讳、简洁到位的点穴之词。而一个多月前,我还读到过建国对洪明另一篇短文的评点。去年1218日,洪明发表短文“美国对台军售之我见”,当天,建国就不客气地给出了七条有力的质询。

 

洪明、建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一大特点是喜欢实话实说,正好,我也是这种脾性。就台海两岸关系而言,我的看法和建国相同,而对洪明的见解,委实难以苟同。然而,在他们二位的观点交锋中,真正拨动我心弦的,是他们所展示的同道情谊和诤友风范。查建国在下笔发力之前,真情告白:高洪明兄是我的战友、难友、至好的朋友,但对他两岸关系的这篇文章不敢苟同。点评如下,请高兄指教。高洪明在读到建国尖锐、犀利的批评意见后,同样真情地坦陈:建国,我的生死之交。建国点评我仔细阅读,我会认真参考;建国点评光明磊落地证实我们两个是真正的战友、难友和朋友。

 

基于我和他俩多年的直接交往,我确信他们的上述告白和坦陈,所言不虚。而且,我是多么希望,建国与洪明之间的这种真诚互信,能够在民间人士中大行其道、推而广之啊!我这么说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下面三幅令人深度不快的图景。一幅是,独立中文笔会中的人身攻击和相掐互撕,居然成了一些人的家常便饭。第二幅是,《独立评论》网站常年上演着一出经典桥段:徐水良和曾节明等不容置疑地互斥对方为“中共特线”,双方互不认账,互不买账。第三幅是,旦夕之间,高洪明就被张三一言扣上了怀有一颗“专制中国心”的帽子,而查建国则被王希哲判定为“盼望北约飞机轰炸北京”的“伪民主派”。羊年岁末之际,我想在此疾呼一声:世间这类事,还应猴年马月地干下去吗?

 

过来人都明白,自己脑袋上被人扣个不合适的帽子,总是一件多少让人添堵的事。而与建国和洪明这样的人相聚,则有一大好处:可以无话不谈,完全不必担心被恶意曲解,被断章取义,被上纲上线。我曾数次参加建国、洪明他们组织的每月第二个周二之中午聚餐;每次,都聊得上下通气,非常痛快。还记得餐桌上建国点名相邀,诚恳地要我谈谈对徐文立和陈子明的看法。我当即坦言相告、和盘托出,顺便也谈了对冯盛平、李咏胜的看法。此外,我还直言批评了“习粉”铁流、辛子陵、吴稼祥等人。最后,在充分说真话的氛围和气场中,我还袒露了自己“有朋友,也有敌人;有爱,也有恨”的真实内心。

 

10来天前的117,我和建国、洪明又相聚于展览馆路上的一家清真名店——鸿宾楼饭庄。这次恰逢紫阳忌日的腊八相聚,出自我的主意。我的第一邀请对象是杨子立,他是回民。113子立就笔会事给我发了邮件后,我随即约他当面晤谈。那么,我为何专选鸿宾楼?缘由是:1989530晚,美国的非暴力不合作理论大家基恩•夏普曾由黄靖先生作陪,在当时位于东长安街的鸿宾楼饭庄,宴请过我和童屹等北京高校对话代表团的成员;而所喝的酒,是我点的绍兴花雕酒。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当时,脸色泛红、眼睛放光的夏普先生连声点赞说:“好酒,好酒!”

 

很不巧的是,聚会前一天,子立家中有事要赶往山东,于是腊八相聚者就是五个人:我、建国、洪明、林子和孟元新。点菜时,我这个业余美食家当仁不让,点了鲍汁羊肉、秘烧牛腩、烤鸭和清蒸鳜鱼等,我想让大家补一补,吃好,聊畅。五人中头三位是笔会会员,所以酒过一巡,我就先把自己对笔会的看法如实相告。我的看法有三条。一是,笔会入会门槛其实甚低,因此会员的同质性远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高。二是,笔会成员基本只靠网络联系,他们之间的有效沟通存在致命缺陷。三是,小人乃至庆父常有,而正派、能干的义工团队不常有。因此,笔会问题虽说未必肯定无解,但至少十分难解。然而,不管是无解还是难解,都不应把主要责任推到“中共特务”的狡猾和破坏上去。

 

言罢笔会,我们就天马行空、无话不谈了。我们首先议及的,是政治犯和良心犯要守住的底线问题。我们的共识是,这条底线不应定在“不咬人”,而应定在“不认罪”。席间,建国心情沉重地回忆起他在二监时的一件事。有一位政治犯在坚持多年之后,违心地向当局“认罪悔罪”了。然而,他那么一“认”不要紧,狱方可就得意极了,政治犯形象在服刑人员尤其是“六四暴徒”心中的毁损,可就大了去了。随后大家痛惜地提到,近来,有几位政治犯、良心犯顶不住压力而违心“认罪”,并因“从轻判决”而走出了看守所。但是,他们以这种方式回到家中,其实会一直很累——心累。接着,我们聊了赵家人,楼继伟,人权律师,文革50周年,古兰经,圣经……大家最后聊的,也是大家似乎无法视而不见的,是高智晟不久前发布的最新“预言”。立足于上帝只给共产主义实体从1917年到2017年存活一百年的论据,高智晟言之凿凿地断言:中共必将于2017年年底前“崩亡”。对我们来说,一党专政之崩亡,当然是件大好事。但是说心里话,我们中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觉得此类“预言”相当不靠谱。别的就不去说了,单说如果上帝的意志果真如此,那台湾的国民党在行将就木的中共面前,还有一丝一毫装孙子、认怂的必要吗?

 

表过上述不靠谱,还必须说说另一个不靠谱——指责高洪明心仪“专制”的不靠谱。我确信,洪明是一位反专制争民主、并为此愿把牢底坐穿的人。因此我认为,他短文中的问题,不应归结为他的“专制中国心”。事实上,正如洪明在回应建国点评时所坦陈的,他的数篇涉及南海争端、美国对台军售和“一中一表”的短文中,之所以会出现建国和我不能认同的观点,其源盖出自他本人对“主权高于人权”这一立论的抱持。我在这里向洪明郑重推介杨光先生刚刚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我相信洪明读后,定会获益匪浅。至于我自己对主权和人权关系的看法,我只想重申一下2000315我在北京市看守所里所写下的东西:

 

在以人权理念为基石的现代文明看来,一切漠视和践踏人权的主权都丧失了存在的理由,都应被尊重和保障人权的主权所替代。

 

李鹏等人宣称主权高于人权,我看根本说不通。那些践踏人权的主权是邪恶的,应当被埋葬,岂能高于人权?那些保障人权的主权是服务于人权的,又怎么高于人权?

 

 

关键字: 江棋生
文章点击数: 15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