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4/2008              

真实的朝鲜

作者: 叶永烈

《真实的朝鲜》怎样成为禁书?

◎ 叶永烈

● 编者按︰上海作家叶永烈《真实的朝鲜》一书被删去敏感章节而得以出版,但在朝鲜大使两度致函干预后於奥运前又被禁止销售。

在北京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我不由得记起: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四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国际奥会第一○一次会议上,北京和悉尼角逐二○○○年第二十七届奥运会的举办城市,票数相差无几。在这关键时刻,却由於朝鲜投了北京的反对票,使北京申办失败!消息传出,中国民众无不对这个“兄弟国家”、“友好邻邦”异常惊讶和气愤。

奥运前夕禁书封纲

然而,就在北京奥运会前夕,二○○八年七月十一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下达禁书令,禁止我的新着《真实的朝鲜》销售。从那一天起,《真实的朝鲜》一书在中国内地所有书店“下架”。《真实的朝鲜》原本在内地的新浪、搜狐、腾讯三大网站连载,从那一天起全部删除。所有网站关於《真实的朝鲜》的宣传材料全部遮罩。据说,这是为了营造奥运会期间的“国际和谐”气氛!在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於加强奥运会期间网路资讯安全工作的紧急通知》,特地提到“叶永烈作品《真实的朝鲜》出了问题”。

我的新着《真实的朝鲜》一书从二○○八年三月出版,到七月被禁,前后不过四个月。《真实的朝鲜》是“叶永烈的“世界观”丛书”中的一本。这套丛书共八册,由北京新华立品图书公司策划、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其中反应最强烈的是《真实的朝鲜》。新浪、搜弧、腾讯三大网站转载《真实的朝鲜》之后,在网上引起极大反响。光是新浪网上转载的《真实的朝鲜》,三天之内的点击率达到八十多万.搜狐网的点击率冲高到三百万.众网友在留言中就《真实的朝鲜》展开热烈的议论,光是新浪网的留言就近五千条之多!全国各书店热销《真实的朝鲜》。据广州的一位朋友告知,广州购书中心的《真实的朝鲜》样书,被读者翻烂了封面。

《真实的朝鲜》从热销到被禁,从沸点到冰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以旅客身份进入神秘朝鲜

很久以来,我关注着那“奇特”的邻国朝鲜.我决定前往朝鲜,最初是得到上海电影导演张建亚的启示。他从朝鲜归来,建议我无论如何应当去看一下这个“当今共产主义世界的活化石”。他强调说,去晚了,恐怕就看不到了!

最初,我的计画是打算和妻一起办理赴朝签证.我希望能够在朝鲜採访一个月,至少能够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估计向朝鲜申请签证,应该不会太困难.我乘出差北京之便,前往建国门外朝鲜驻华大使馆.不像美国大使馆签证处那样门庭若市,朝鲜大使馆的签证处简直门可罗雀。时间尚早,除了一位先生在那里等候之外,只有我和妻。我跟那位先生聊了起来,知道他多次去过朝鲜,办的是商务签证.他听我说是去朝鲜採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告诉我,应该想办法去办理商务考察之类的签证,绝不可以作家的身份去申请签证.朝鲜格外注意的就是记者和作家。

果然,签证官看了我的证件以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入境签证申请书》之后,摇头说,作家前往朝鲜採访,没有朝鲜国内的批准,难以给予签证.赴朝签证,就这么搁置下来。无奈,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普通旅客的身份,通过普通的旅游团办理签证并前往朝鲜,这是最简单、最便捷的。当然,这样会使我的採访受到许多限制,但是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自从连续发生导弹危机、核危机以及为了解决危机所进行六方会谈,朝鲜成为全世界关注的国家。然而,朝鲜又是一个神秘的国家,对外封锁,对内专制。就在朝鲜发生“导弹危机”的紧张时刻,我以一个普通旅游者的身份,进入朝鲜.不过,我刚刚过了鸭绿江,便受到朝鲜国家安全部人员的注意。此后,我在朝鲜一直处於朝鲜国家安全部的监视之下。毕竟我已经来到朝鲜,用我的照相机和笔记录了朝鲜的真实情况.

出版前曾“四处碰壁”

尽管我在离开朝鲜时受到严格的长达半小时的“重点检查”,我还是完整地带回在朝鲜的所有记录。回到上海,我写出了长篇纪实新作《真实的朝鲜》。

内地多家出版社闻讯,亟想出版我的这部新着。上海的一家出版社的编辑要去了书稿,读完之后说“有一种震撼感”。然而,这家出版社的负责人却对我说,上海另一家出版社曾经因出版《卡斯特罗传》(部分内容使“兄弟党”不悦)而受到“上面”的严厉批评,他记忆犹新。我明白,这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不言而喻,这本书被退稿了。消息传得很快。上海又一位编辑得知有此书,兴沖沖索去内容提要以及目录。才过了一天,就打电话告诉我,题材“敏感”,出版社领导认为无法安排出版。

就在这时,广东的《同舟共进》杂志很有魄力,分两期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朝鲜》为题,选载了《真实的朝鲜》部分章节。虽说这家杂志发行量不大,却马上引来众多的电话,要买这两期杂志.一家大型文学刊物听说之后,告诉我要以更大篇幅刊登《真实的朝鲜》。在发稿之际,领导要看一看广东的《同舟共进》杂志.我扫描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朝鲜》,用电子邮件发去。对方不放心,要看原件。我以特快专递寄去《同舟共进》杂志.最后,对方还是“动摇”了,不敢刊登。

就在《真实的朝鲜》“四处碰壁”的时候,绝处逢生,北京新华立品图书公司索要此书,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删去敏感的章节。我体谅他们的处境,同意作大量的删节。中国大陆的出版社实行“三审”制,在终审时又删去了三节。不管怎么说,这个“残本”终於问世了。这家出版公司的总编辑特地在书的责任编辑栏上增添了自己的名字,以示负责。他说:“出了什么问题,我负责!”他这种敢於承担风险的精神,使我感动。

出版之初,我与出版公司约定,对此书“保持低调”。然而,在网路时代是无法“保持低调”的。中国大陆新浪、搜狐、腾讯三大门户网站转载《真实的朝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全文连播了《真实的朝鲜》。

广大读者关注《真实的朝鲜》,其实是因为朝鲜作为一个“热点国家”,其真实国情太鲜为人知。身为作者,深为只能在中国大陆出版删节本而遗憾。韩国的出版社有意推出无删节的《真实的朝鲜》韩文版。这样,《真实的朝鲜》全文版总算突破禁锢,有望与广大读者见面。

北朝鲜大使馆两度找外交部

《真实的朝鲜》出版后,麻烦终於来了。

第一次遭遇“麻烦”,是一位中国的退休外交官,给中国外交部打电话,反映《真实的朝鲜》一书有“问题”。此人不看书,也不上网,他是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连播中听了《真实的朝鲜》。中国外交部接到这位老干部的举报,马上给北京新华立品图书公司打电话,要求审看《真实的朝鲜》一书。北京新华立品图书公司不敢怠慢,立即把《真实的朝鲜》一书用快递送往中国外交部。那一阵子,北京新华立品图书公司相当紧张。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中国外交部没有任何动静.这表明,中国外交部认可《真实的朝鲜》一书。

《真实的朝鲜》真正遭遇“麻烦”是在二○○八年七月上旬。朝鲜驻华大使馆就《真实的朝鲜》致函中国外交部,要求停止发行《真实的朝鲜》。中国外交部将此事转告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於是,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下达了对《真实的朝鲜》的禁书令。

不过,“禁书”终究要有一个过程。最初,《真实的朝鲜》只是在大的书店“下架”。七月十七日,朝鲜驻华大使馆再度就《真实的朝鲜》致函中国外交部,认为在中国许多地方仍在销售《真实的朝鲜》。於是,新闻出版总署再度督促各地书店“下架”《真实的朝鲜》。

《真实的朝鲜》其实是一本真实反映朝鲜的书,是一本讲真话的书。诚如麻子照镜子,不高兴砸了镜子,却不责怪自己脸上的麻子,朝鲜就是一个脸上长着麻子的国家,却责怪真实反映其国情的《真实的朝鲜》。

一位署名为“喀那斯影像”的网友在读了《真实的朝鲜》后,写下这样的读后感:最近看了叶永烈写的《真实的朝鲜》一书,感觉像回到了从前。假如没有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现在的中国一定是如今的朝鲜:全世界都在羡慕我们!我们有毛泽东思想、有社会主义制度、没有税、没有妓女、没有毒品、没有贪污等等,总之,人类的丑恶,尤其资本主义的丑恶,我们全部没有!全世界当然羡慕我们了!可惜,他们吃不饱,酒店里的冰箱是空的,首都的夜晚是漆黑的。

朝鲜什么都是免费的:上学、医疗、住房,发放衣服、供应一切生活用品。书的细节,值得注意,比如导游不让拍照,理由是“我们不允许拍摄不好的一面”。在平壤,出身不好的人,比如和韩国有亲属关系的人,不能够居住,残疾人也不能够居住。面子是一切,一切为了面子。

领导者被像神一样崇拜着,他的生日被叫做太阳节。我发现,很多的独裁者喜欢把自己比做太阳。很有意思。

韩国和朝鲜的差别,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狱,可惜朝鲜人民坚信韩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他们的涉外宾馆,就是不播发韩国的电视的节目,严格搜查游客携带的韩国的文字。

联合国在对朝鲜制裁的条文中居然有“严格禁止向朝鲜销售奢侈品”,老百姓忍受着饥饿,你可想而知道,谁在享受奢侈品?

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朝鲜人的“恍然大悟”?有时候想,还不如让他们生活在,一个人为编制的梦里.假如有一天,他们发现世界的颠倒,会怎么样?像我们一样吗?我们不也傻呵呵的很幸福吗?清醒以后,苦恼太多,想法也太多了。所以才有很多不满意。

《真实的朝鲜》一书遭禁,使我想起印度籍英国作家萨尔曼.拉什迪。他的小说《撒旦的诗篇》受到伊朗的抗议时,英国女王下令保护拉什迪,而且《撒旦的诗篇》照样在英国发行。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没有英国女王那样的魄力,对“兄弟国家”朝鲜如此退让,生怕“破坏”奥运气氛,怎不想想一九九三年这个“兄弟国家”的那张关键性的反对票呢?!怎不想想这个“兄弟国家”一拿到援助就变脸?怎不想想这个“兄弟国家”的外交部长到了美国,就宣称“中国对我们毫无影响,六方会谈中的一切决定都是我国自行决定的”!怎不想想这个国家的士兵在金刚山打死无辜的韩国旅客反而受表扬说“警惕性高”?!……

二○○八年八月四日於上海“沉思斋”

请点这里直接下载

关键字: 叶永烈 朝鲜
文章点击数: 1232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