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8/2016              

林傲霜:中国民主转型中的“特种部队”——微信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25weixin.jpg (448×281)
微信(网络图片)
 
 
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这对世界的进步与发展,无疑是伟大的贡献。但正如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在自由世界和文明人类中是阳光,是宝贵的精神财富。-旦來到中国这块有“特殊国情”的土地上,高层统治者们,却认为不符合他们老祖宗的“规矩”, 而视之为洪水猛兽。同样,中国自从有了互联网,便打破了官方党媒体-统天下的“大好”局面。想当年,只要党中央“兩报一刊”( 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发-篇哪怕尽是假、大、空话,乃至指鹿为马的狗屁文章,便可号令全国人民。叫尔等屁民,三天三夜,反复学习,对照检査,深刻领会。它说地球是方的,煤炭是白的,也没人敢不相信,更不用说持异议了。因为即便你不信,你也无处可发表不同意见。这就叫党管天下舆论,全囯舆论一律。而且不让尔等屁民知道的事,例如当年美国人登上了月球这样划时的大事。只要人民日报不开口,没有哪个屁民会知道。
 
但自从有了互联网,这样的“大好形势”便走到了尽头。有人打了个淺近的比方: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大陆民众就好像被关在一间黒屋子里。门窗全闭上,你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景。-切只能由“党妈妈”吿诉你,“咱中国阳光明媚,到处莺歌燕舞,好得很啦。而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全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天長日久,重复一千遍的弥天大谎也就変成了“宇宙真理”。 所以在中囯人普遍挨餓的日子里,毛泽东也敢大言不惭地宣称“敌人-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 反正你啥也不知,一切“我”说了算。乃至前几年,还有个堪比“出土文物”一般、从1954年起就每屆都“当选” 中共“全国人大代表”的申纪兰老太婆,也敢底气十足地“教育”屁民说“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有养老金”,又说“这互联网不是谁都可以去上网,得有个规矩,由领导批准才可去弄”。 这就是把“门窗”关起来,“我”说什么都有“理”,你也得信。
 
可是这互联网-出现,就好像“门” 虽还关着,“窗” 却打开了一扇。人们终于看见了外面的情景,咱们这里除了官员权贵们能天天“莺歌燕舞”,老百姓则是“被幸福”着的。得经常忍受下岗、失业、强拆迁、強征地、警察欺、城管打……稍不“规矩”, 你就“寻衅滋事” 乃至“煽动颠覆”了。大牢有你坐,酷刑有你受。而资本主义的美、欧诸国的人民,虽然“水深火热”, 人家却可以用手中的选票决定官员的去留。官员得千方百计地讨好老百姓,把百姓的事办好。民众稍不滿意,便要示威游行,却没见官员敢定谁是“寻衅”、“ 煽颠”。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作对比,自然优劣立现。互联网就这样让人看见了真相,开啓了民智。却吓坏了我们的“公仆”。
 
而更让我们的“公仆” 害怕的是,互联网不仅是扇“窗”可以往外看,更是一个可以发言的平台。她-问世便打破了官媒体,“-言堂”独霸天下的局面。网上舆论由于基于事实真相,接地气,顺民心。使得靠官腔官調,以势压人,维护特权者利益的官媒体不但失去了昔日一錘定音,-言定天下的权威。许多时候更成众矢之的。从杨佳事件,三鹿奶粉事件,邓玉娇事件,乌坎事件,什邡事件,王立軍事件,陈光诚事件……官媒体每次都与民意相左,其胡说八道,在网上都成了众矢之的,十分狼狈。
 
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网民人数的激增,官媒体的影响也隨之而边缘化,乃至反面化,小丑化。官媒体的头号“品牌”<人民日报>因无人购买, 城市报摊、报亭均不銷售。更无人去自费订阅。只能由政府以“政治任务” 为名 下达各机关、単位、团体强令订阅。若非有此一招,该报早已无法生存而关张大吉。人民日报下的“子报”《环球时报》亦因一向反民主、背民意维护官家利益,公然鼓吹可以“允许适度腐败” 故为广大民众所鄙弃。厚厚几大张只卖1元錢,几乎半卖半送,也銷路滞塞,长期摆在报摊上备受白眼。民众用谐音称呼该报为“环球屎报”真是名副其实,更显得臭名昭著。近日该报主编胡錫进因“自我踐行”适度腐败,用公款去波兰旅游,后东窗事发受懲处而成为网民奚落嘲笑的对象。其他各省、市的党委机关报,诸如XX省日报,XX市日报也都只能靠強行摊派机关、单位订购以维生存。隨着官媒体的衰落与互联网的深入人心,2013年-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竟直言不讳宣称,互联网已成“党之大患,国之大患”。
 
所以2014年以后。一个打着整顿互联网幌子为名的所谓“净网运玏” 便在中国开展。首先就来了个“抓人治网”。 以莫须有与栽赃陷害“同时并举”的方針,对在网上有众多粉丝,人气极高的大V如薛蛮子、秦火火、边民等,先抓起来,再找“罪证”, 然后以“央视”代替法庭进行羞辱、定罪。这种极具中国特色,全世界只此-家的伟大创举,不但可杀鸡儆猴,更有资格載入吉尼斯世界记录。接着大批的网謷便开展了夜以继日辛勤的“劳作”。 据说是删帖删到手软,封网封到头昏,銷号銷得天昏地黒。笔者-介草民,毫无知名度,更非大V。只因在网上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不知得罪了那尊菩萨,兩个微博,一个博克弹指间便从人间蒸发。-时之间,网上百花纷谢,神州万马齐喑。
 
官方自以为得计,自以为从此封住了民口,从此天下太平了。可是万万莫想到,魔高一尺后,更有道高一丈。中国人的嘴巴是封不完的。就在官方踌躇满志之时。借用当年马大胡子在“共产党宣言“上的一句话:“一个幽灵在中国大陆游荡”。 这个“幽灵” 就叫“微信”。
 
微信(WeChat),原是腾讯公司推出的一款可以为智能终端提供即时通讯服务的免费应用程序,因而能服务于通讯与社交。2011年微信在中国问世以来,因其具有快捷、方便、灵活、及时,并能夠跨通信运营商、跨操作系统平台,通过网络快速发送免费的(只需消耗少量网络流量)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因而受到广大用户的欢迎。短短几年中便“飞入寻常百姓家”, 成为中囯手机用户“掌上明珠” 般的宠爱物。截止到2015年第一季度,微信已经覆盖中国 90% 以上的智能手机,月活跃用户达到 5.49 亿,用户覆盖 200 多个国家、超过 20 种语言。此外,各品牌的微信公众账号总数已经超过 800 万个,移动应用对接数量超过 85000 个,微信支付用户则达到了 4 亿左右
 
五亿多有微信功能的智能手机用户,800多万个各品牌的微信公众账号。就像打电话、发短信一样的发送与接收文字信息与图片。官方再增添多少网警,外加上“五毛”, 也无法对广大手机用户进行及时监控。更不要说去及时进行删帖,屏蔽。而且-个信息只消-人传送出去(当然往往决不止-人),-个微信圈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然后这些人中再有人向其他微信圈发送。如此呈“超几何级数” 的増长。官方认为的“负面信息”瞬息间就会让千万人知晓。例如近期发生的銅锣湾书店股东神秘“被失踪”事件;周子瑜揮舞青天白日旗遭打压激起公愤事件,从而引发如潮的讽评。在互联网上,当局可以封网、删帖。对广大微信智能手机用户,则显得鞭长莫及。当局只能干瞪眼,干着急,只能望“机”兴叹了
 
除了速度,微信的隐蔽性也非常強。发送信息的人,可以借用公众场合(如咖啡厅、餐厅)的WiFi发送。发表评论者,也同样可用这种方法。事后不留痕迹。当局要像在互联网上通过电脑地址去寻人、抓人也变得非常不易。从而大大保护了公民自身的人身安全。
 
 
所以微信的兴起,无异为公民増添了一支在网络上能征善战的“特种部队”。只要一个智能手机,公民就可“人自为战”。 发送文字、图片,传送及时重要的信息,深刻精彩的评论。都可在瞬间-击传万里,入千人耳,万人目。揭露真相,啓迪民智。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微信必將为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创奇勋,立大功,而彪炳于史册!
 
2016年1月30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微信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149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