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5/2016              

闵良臣:中国又在向毛氏“老路”走去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6214maozd.jpg (259×194)
毛氏个人崇拜(网络图片)
 
环顾举世,个人崇拜已成时代落伍的东西了。
“主义”的统治也快成强弩之末了。
谁要揪住这些东西,谁就不免于被时代淘汰。
“政治神话”,“道德神话”,……都该送到博物馆去了。
                  ——摘自殷海光《我们走哪条路?》
 
 
二月初,也就是临近2016春节,在媒体上接连看到中国大陆有几个省份的领导人——还有上海市委领导高调表态“要增强核心意识,向习近平看齐”,仿佛眼下大陆人不知道谁是中国的“核心”,又好像中国大小官员不是为着百姓转而只能围着一个“核心”转,于是就连一台本来是娱乐的春晚在广大网民眼里也成了一堂“政治课”,让观众们恶心坏了。弄出这样的春晚,想不让人说你是“党国”都不行。看了这样的春晚,你还认为这个国家会真的进行“深化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吗?看了这样的春晚,你还会觉得中国大陆会走向民主吗?看了这样的春晚,你还能相信这个国家会“依法治国”吗?看了这样的春晚,你还敢继续做领导人给你画饼充饥弄的那个“中国梦”吗?还有,大陆城市里马路边的墙报上到处都是“有国才有家”,你觉得这个国家真是在“以人为本”吗——告诉你吧:1949年后,这个国家更多的是“以领袖为本”,“以党为本”,“以政权为本”。
 
约五十年前,“全国山河一片红”,现在谁也不敢保证,今后若干年内这个国家不会再次出现那样的“一片红”。只要把独裁者歌颂成“伟大领袖”,只要还让他“睡”在天安门广场,占去那么大一地盘,特别是容忍一些所谓极左民众到处宣泄文革那种法西斯情绪,他的“七八年再来一次”也就未必不会成为现实。我亲爱的父老乡亲,千万不要忘了,中国大陆——即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至今仍是一个专制社会,虽然不是一家一姓,可实质上仍是皇权体制,整个国家的官员都还保留着严重的封建思想意识。即使有极少数官员有心想摆脱或将要摆脱,可是难啊,看看现在,但凡有谁表明自己摆脱了这种意识,此人也就休想在大陆继续为官。生活在这儿的人们谁都看得出,眼下就差要下面的官员喊他“万岁”了。如今大陆这块土地上还有袁庚这样的官员吗?难怪袁的去世不论在纸媒还是在网络上都引起那么大动静,这说明中国很多人是多么巴望真正深化改革,多么想摆脱这种不死的皇权体制哦。
 
春晚播出后,互联网一片骂声,有人说是“一场社会主义教育”,有人干脆说是娱乐版的“新闻联播”,还有人认为春晚形式简直就是“文革式”,连《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搬了上来;更有人认为,这场春晚其实就是为个别领导人办的,只要这领导人没意见,就OK。总之,不论是看网上跟帖还是读手机微信抑或与朋友通电话,种种迹象表明,在过去的这二年,我们感受到的不是更民主更自由,而是相反。什么要“弘扬传统文化”,什么“要落实宪法”,什么要宣传“核心价值观”,什么“要依法治国”,统统都是幌子,真正想要的,就是“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不,应改成“坚决听领导人的话,跟领导人走”。我们的社会不是在追赶着人类先进文明,走向正确的道路,而是念念不忘那条“老路”,倒退到更加专制独裁的道路,甚至诱导民众牺牲他们仅存的一点自由。难道不是吗:现在给中国大陆民众感受最深的,就是有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要把这么大一个国家又带上“老路”,或者说眼看又要让中国民众跟着他向“老路”走去,而这个“老路”就是改革开放之前被中国广大民众深恶痛绝的那条路,就是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所强调“坚决不走”的那条路。
 
那是一条什么路呢?只要看过电视剧《历史转折时期的邓小平》(2014年盛夏播出),就很难忘记第15集中那些感人的镜头:当年邓小平以“邓副主席”身份来到广东龙岭公社考察,发现一农户偌大的院子里只养了三只鸭子,他很奇怪。鸭子的主人施大娘告诉邓小平这是上面的要求,养三只鸭子是社会主义,如果养了四只,就是资本主义。邓小平问她想不想养第四只,大娘坚决摇头说自己不敢。可邓小平发现虽然眼前只有三只鸭子,但院子里用筛子掩盖着的饲料却显然超过三只鸭子的食量……当邓小平把后院的小屋打开,原来里面还有十几只鸭子,只不过它们全都被绑缚着,鸭嘴还用线绳系了起来。这时,陪同邓小平一起来的大队干部赶紧怪罪这名农妇,说没想到她家的资本主义尾巴还这么粗,吓得施大娘赶紧给众人下跪,表示马上要杀掉这些鸭子,割资本主义尾巴。邓小平赶紧制止大队干部,要他“闭嘴”,并安慰施大娘,说她不仅可以养十二只,而且可以养24只,养240只,养得越多越好,并告诉这位农妇,要割的不是什么资本主义尾巴,而是他们这些人思想里的尾巴……
 
由此可见,毛时代的那条“老路”正像毕福剑在一次饭桌上所调侃的那样:把中国人害苦了!可谁也没有料到,那感人的一个个镜头还历历在目,而十八大报告中“坚决不走老路”也言犹在耳,继任者却不顾广大民众的感受,其所作所为似乎都毫无疑义地在告诉中国人甚至告诉全世界:他就是要走“老路”。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难道走“老路”就是十八大后一再宣扬的“中国梦”?如果大家再不站出来阻止,难道我们真的要倒退到毛时代,借用当年的话说,真的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吗?
 
前段时间看到有人在互联网上怀念江胡时代,自己半信半疑。今天上午(猴年正月初三)有位南京老友打来电话,告诉我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一些朋友都说江时代不好,甚至开口就骂。可如今越来越感觉到,现在还不如江时代——江时代再怎么着,也比现在思想解放,纸媒上的新闻言论也比现在自由,那时也看不出有要走“老路”的迹象,更没有像现在这样肉麻地要求下面的官员都要以他为“核心”,都要向他“看齐”,有些歌功颂德的话更是已经超过了文革,甚至超过了改革开放前的整个毛泽东时代。我在电话中告诉这位朋友,现在不管什么人说得再好听,都代替不了广大民众特别是广大网民真切的感受,这些人的感受才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最真实的国情、民情!
 
面对此情此景,说出来有人可能不信,自己一天夜间醒来,不仅怀念起江时代,甚至真希望有什么人能站出来代替已去世近二十年的邓小平,针对现在有人要走“老路”,向他发出警告:“谁不改革,谁下台。”很遗憾,现在好像没有什么人有资格对要走“老路”的人说这种话了。或许有人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那么肆无忌惮,让人们觉得真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不然,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除了短暂的“华国锋现象”,还没见有哪一届领导人敢于向毛时代那样搞个人崇拜。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资中筠,在接受别人采访中谈到中国知识分子是如何丧失自信时认为:“……解放以后,导师和领袖‘合二为一’了,所有的理论都要出自权力中枢,这样一来,就把判断是非的能力给收缴上去了,知识分子也就丧失了自信。”中国大陆现在的问题是,所有“真理”都在中共那儿,到了眼下,真理更是都在中共个别领导人那儿。眼下领导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他要做什么,也无人能反对。不管亿万民众想什么甚至说什么,他都是天马行空,我行我素,他可以要求整个国家只宣传他一个人的思想,谁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说,大陆一切有良知的人们,特别是知识分子,都应该阻止我们这个国家倒退,阻止社会向专制独裁的方向走去,阻止有人要带我们倒退到毛时代的“老路”。既然人心可以向善,也可以向恶,可以向民主自由,也可以向法西斯纳粹,那就看国家权力者如何引导了。愚民们虽然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权力掌握在了专制独裁者手中。试想,当年德国如果不是出了希特勒这样的狂人,会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吗?六百多万犹太人会被屠杀吗?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如果不是出了“马克思加秦始皇”,权力无边,独裁专断,下决心要打倒国家二号人物,不惜让“全国山河一片红”,仅仅是“革命小将”们能发动起不啻于一场“国内战争”的那样一场“文化大革命”吗?所以说,关键还在权力,在于国家最高权力。这一点,也是著名画家、文化随笔作家陈丹青在他众多文章中一再强调的。在陈丹青看来,权力以下的人们,说什么都没用,因为没有权力。在中国,除了权力,什么都不是,只有权力可以代表一切,完成一切。如此这般,只要有一个人的权力不受监督,不能批评,那么,这个社会的专制独裁也就很容易成为现实,文革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也就会大大提高。
 
八十余年前,胡适写过一篇《双十节的感想》,是一篇歌颂辛亥革命的颂歌。在这篇文章结尾处他批评当时:“不少的人自以为眼界变高了,瞧不起人权与自由了,情愿歌颂专制,梦想着做独裁下的新奴隶!”八十余年后,对照2016央视春晚,尤其对照在媒体上表态的那几个省份的领导人,我们可不可以说:尽管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可中国也总是有那么一些人,甚至包括将军、高官们,仍像八十余年前胡适时代的有些人那样,“情愿歌颂专制,梦想着做独裁下的新奴隶”呢?如果没有这些甘心情愿做“新奴隶”的人,任何人想专制独裁,也都不可能得逞。
 
 
2016年2月10日
 
关键字: 闵良臣 中共 毛泽东
文章点击数: 717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