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FA 】  时间: 3/7/2016              

唯色:当宗教问题成了政治问题

作者: 唯色 唯色

1.pic_hd.jpg
路透社发表了由三位资深记者撰写的深度长篇报道: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中文译为:为了在全球抹黑达赖喇嘛,中国收买了一个佛教流派)(网页截图)
 

去年12月21日,路透社发表了由三位资深记者撰写的深度长篇报道: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中文译为:为了在全球抹黑达赖喇嘛,中国收买了一个佛教流派),其中写道:“路透社的调查发现这个组织抗议活动的教派得到共产党支持。这个教派成为了北京长久以来蓄谋瓦解人们拥戴达赖喇嘛的一个工具。”该教派即名为Dorje Shugden,有的译者译为“多杰雄登”,但大多数藏人的共识是,若译成中文,应依藏音译为“朵杰凶天”,简称“凶天”。

凶天有问题,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浮出水面,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式提出。尊者达赖喇嘛依据累年观察以及更重要的是依据佛法,向格鲁派僧众、信众说明若为真正弟子,应放弃鬼神信仰,以佛法为根本。并指出凶天问题实际上已存在三、四百年,从五世达赖喇嘛开始至今,问题一直存在;但是否要继续供奉凶天,需要自己更深入的观察才会得到答案。而这个观察并非常人理解的普通观察,应该含有基于某种禅定的“观察”意味,惟有达到某种修炼次第的人才能明白,只是人们往往忽视普通而严谨的字眼所蕴涵的深刻意蕴。

当然,信仰本是个人的事,不要说信仰鬼神,人类历史上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包括对动植物的图腾崇拜,无可非议。但既然把自己说成是藏传佛教信徒,却依鬼神而不依佛法,将鬼神视作比佛陀更为伟大及重要,这就有问题。更重要的是,凶天问题中最突出的是,凶天信奉者属格鲁派原教旨主义者,认定惟格鲁派才是正宗佛教,毫不宽容,排斥藏传佛教的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等其他教派,视这些教派不正宗,而尊者达赖喇嘛不愿看到未来教派相互攻讦导致藏传佛教支离破碎,认为凶天派的这种原教旨才是真正的没有宗教自由,指出放弃阻挡宗教自由的凶天崇拜,等于是把宗教自由真正地给予广大信众,这就像负负得正一样。并强调,对凶天的信仰并非宗教信仰,只是去修某一个单一的灵魂而已;从另外一种观点来看,藏传佛法完完全全来自于非常清静的那兰陀寺(Nalanda,又称那兰陀大学,印度古代著名的佛教大学,涌现了对佛教做出特殊贡献的修成证悟的大成就者,如龙树、无著、世亲、陈那、法称等大师。佛法于7世纪起传入西藏,来自那兰陀寺的佛学家寂护论师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宗师,也因为如此,思惟与辩证成为藏传佛教的重要特点)的传承,如果对于某个灵魂的修护,让有着丰富法教渊源的藏传佛教沦为仅仅是神祗式的信仰,太可惜、太遗憾了。

故而,尊者达赖喇嘛率先从本教派——格鲁派——着手整顿。这事实上,是自六百年前宗喀巴大师对藏传佛教进行伟大改革后的又一次伟大改革!但是,宗喀巴大师生逢一个当时的西藏完全能自主的年代,宗教事务都可以由宗教人士处理,所以宗喀巴大师能够整顿佛教戒律,一扫教派弊端,恢复佛教本来面目,从而顺利地完成宗教改革,迎来藏传佛教的空前繁荣。而今天,无论时间与空间,已全然不可比。但需要知道的是,尊者达赖喇嘛之所以放弃凶天崇拜,一定有着深刻道理和卓识远见。之所以考虑很多年才公布这一决定,一定是经过了对利与弊、得与失的反复权衡。其中风险之大,以尊者达赖喇嘛的智慧,绝不会预料不到。而他之所以抛弃世故依然这样决定,更说明他是把全身心奉献佛法的佛教领袖。藏传佛教的改革与复兴就在此举。由此开端,藏传佛教将进入一个类似于后弘期(西藏历史上藏传佛教重整复兴的时期,大概在公元11世纪)那样的伟大复兴,而藏传佛教的复兴也将给苦难的西藏民族带来希望。

本来,凶天问题只是宗教问题,而且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问题,作为格鲁派最高领袖的尊者达赖喇嘛,有宗教理由也有宗教威望对此决策。而藏传佛教包括格鲁派所有僧众,依照入佛门须在受戒时立誓的皈依经,第一句就是皈依上师,接着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这是藏传佛教金刚密乘的立誓之言。然而,那些凶天信徒的所作所为,首先就是违戒了,毁誓了,背信弃义了。

迄今以来,很多人都把凶天问题当成了宗教问题,而且当成了格鲁派的内部事务,虽然藏传佛教宁玛派、噶举派、萨迦派等,对凶天这个象征邪恶的神灵十分抵制,对凶天派压制其他派系、制造教派分裂非常反感。然而,更大的问题是,凶天这个宗教问题一直无法解决,尊者达赖喇嘛的宗教改革一直遭到干扰,原因其实已不在藏传佛教内部和藏人社会内部,而是因为有外力明里暗里大力介入,其方式还是老一套——胡萝卜加大棒,又拉又打,软硬兼施,硬是把宗教问题政治化,以致变成了政治问题。正如路透社的报道指出:“一份外泄的共产党内部文件显示,中国介入了这场争议。那份在去年(2014)向官员发出的文件说,雄登(即凶天)争议是‘我们与达赖集团斗争的一个重要战线’。”

而藏人当中,正如一位藏人知识分子曾对我说:“藏人这个民族虽然有很多优点,但也有很多劣根性——狭隘,不团结,各地区各教派分裂,甚至国外藏人也是如此……格鲁派当中有顽固派,他们推崇凶天,排斥宁玛、噶举、萨迦等教派,制造分裂。藏人当中有贪婪者,把凶天当成了今生的金饭碗。”的确,信凶天,在某些人,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而是饭碗的问题。有些人正在吃凶天饭,发凶天财,升凶天官。正如路透社的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曾经是雄登运动的重要成员,先前在印度和尼泊尔活动的次扎喇嘛对路透社说,中国资助他和其他人计划及协调该教派在海外的支持者的活动。次扎喇嘛说,共产党统战部门的官员操控他们的行动并分配资金。这些官员通过中国境内、在印度以及西方藏人流亡小区的高级雄登(凶天)僧侣,即该教派的精神领袖来指挥雄登(凶天)的抗议活动。”

关键字: 西藏
文章点击数: 20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