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8/2016              

付勇:解构一党专制,建构宪政民主

作者: 付勇 付勇

201637yidangducai.jpg (499×428)
网络图片
 
如果说世界五千多年的历史,不仅展现进化的过程,也展现原始社会的状况,还展现奴隶社会的形态;不仅展现封建主义的兴亡,也展现资本主义的不公,还展现社会主义的衰败;不仅展现国家从专制到民主的演变,也展现社会从人治到法治的变迁,还展现人民从奴仆到主人的转换,那么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仅仅展示五千多年的专制,而五千多年的专制,既带来五千多年的压迫,又带来五千多年的剥夺;既带来五千多年的磨难,又带来五千多年的坎坷;既带来五千多年的灾害,又带来五千多年的人祸,不但致使中国百姓一出生就背负专制,根本就站不起来,而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爬行在专制的弯路上,到死都没踏上过民主之路,而且,致使中国百姓至今都不能站起来,展示人的风采,展示人的豪迈,展示人的气概!
 
一百多年前,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先辈们率先踏上民主革命的征程,为了铺筑中国民主之路,他们一个个挺身而出,舍生忘死,前赴后继,顶刀风冒弹雨,抛头颅洒热血,经过艰苦卓绝的拼争,终于用汗水,终于用鲜血,终于用脑浆,于1911年通过辛亥革命,不仅冲毁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但不幸的是孙中山英年早逝,而继任者蒋介石领导国民党挂羊头卖狗肉,打败各路军阀夺取政权后,非但没有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政策,非但没有贯彻孙中山五权分立的政治主张,非但没有实现孙中山的遗愿,反而把中华民国打造成蒋家王朝,致使中国并没因此挣脱暴力革命与专制回归的宿命,并没因此冲破专制的封锁,并没因此拆除专制的牢笼,以致没能铺筑中国宪政民主之路,致使中国丧失了一个又一个历史发展机遇,致使中华民族失去了一个又一个腾飞机会,致使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饱尝贫穷落后,饱尝磨难屈辱,饱尝艰难困苦!
 
六十多年前,毛泽东领导共产党高举新民主主义的大旗,高喊为人民服务的口号,高唱马列主义颂歌,并用土地革命和其他激励措施笼络收买人心,骗取广大民众的支持而推翻蒋家王朝,夺取国家政权,以至在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夕,毛泽东不但高调宣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还高调宣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更高调宣称“人民民主专政”,可事实证明建立的并不是人民共和国,而是一党专政的党国,因此,毛泽东不仅欺骗了中国百姓,也欺骗了整个国际社会,非但没让中国人民站起来,非但没让中国百姓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让中国民众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通过独裁对公民的权利进行史无前例的剥夺。结果致使中国百姓非但没能站起来,非但没能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能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忍辱爬行,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当轿夫做奴仆,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一次又一次蒙受政治蹂躏,一次又一次饱尝政治苦果;一次又一次遭受政治愚弄,一次又一次体会政治虐待;一次又一次参演政治悲剧,一次又一次尝遍政治磨难!
 
三十多年前,中国在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情况下,被迫踏上改革开放的征程。1978年以来,中国当局通过解放思想走出一片片意识形态的误区;通过转变观念拆除一个个条条框框;通过不断拓展改革摸着一块块石头过河;通过不断对外开放打开一扇扇国门;通过转换机制开辟一条条发展弯路;以至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而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再闭关锁国,而打开国门,对外逐渐开放;不再迷恋计划经济,而投入市场经济的怀抱;不再扼杀经济竞争,而借鉴国外竞争机制;不再只靠自力更生,而广泛借助外资内债;不再只搞国营集体经济,而渐渐放开,倡导多种经济成分并存,不但积极扩展个体私营,还通过优惠政策,广招外商,博引外资,开办独资或合资公司,并逐步实行股份制,推广现代企业制度,普及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等,因此,不仅促使国民经济迅猛发展,也促使综合国力直线上升,还促使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
 
然而,由于中共当局非但没有通过政治改革解构一党专制而建构宪政民主 反而通过政治诡辩,丑化民主而粉饰党主;反而通过政治蛊惑,损害民主风貌而为一党专政贴金;反而通过政治霸权,不仅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还围剿不同政见,更到处封锁民主思想,封堵民主潮流,封杀民主呼吁,因此致使国家权力一直集中在一种政治力量上,导致权力极度统一,以至不管是立法,还是行政;不管是司法,还是军队;不管是新闻出版单位,还是国有厂矿企业,从中央到地方,都被一种政治势力操控,以致既无横向互相制约,又无纵向互相制约。而且,各级领导都由上级委任,而非民主选举产生,只受上级管制,不受其它约束,致使各级干部动不动就滥用职权,动不动就以权谋私,动不动就贪污受贿,动不动就买官卖官,动不动就损害国家利益,损害民族利益,损害人民利益!
 
因而,不但导致各项方针常常失灵,也导致各项政策常常走样,还导致各项措施常常变形,从而致使改革开放不断发生变异,结果不仅导致发展方式畸形,也导致发展道路曲折坎坷,以至不仅在政治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还在经济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不仅导致改革成本不断递增,还导致开放支出不断攀升;不仅导致国家能力畸形发展,还导致公有经济分红难产;不仅导致社会剧痛不断蔓延,还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不仅导致社会道德不断滑坡,导致国家不断大量失血;不仅导致社会污水不断乱流,还导致国有资产损失惨重;不仅导致富国穷民,还导致腐败层出不穷,既席卷全国,又上下泛滥!……
 
显然,这一系列问题都出在政治制度上,并非改革开放直接派生的负面效应,而是一党专政直接造成的必然后果。
 
从狭义上说,由于一党专政体制培养了庞大的官僚群体,而这个群体享有与官阶级别相应的等级特权,他们无不以一党专制作为自己升官发财、安身立命的靠山,以致成为当代中国最强大的利益集团。当改革触动一党专制,不仅会遭到官僚群体的强烈反击,还会不断给一党专制注射强心剂,使之继续在极权的轨道上运行。因为改革被官僚群体操控,所以改革的路径选择只会维护这个群体的利益。而改革本来应当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权力结构,以调整不合理的利益格局,但这种良好的愿望以及种种合理的政策建议,往往遭到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抹杀,以致改革以来的方案、举措、政策,不但没有削弱党政官僚的特权,反而扩大与民众的利益差距。
 
从广义上讲,由于中共奉行“党权至上”,不仅把自己凌驾于国家之上,还把自己凌驾于民族之上,更把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致使中国“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有党主而无民主”,从而既导致“党权”不受任何制约,又导致公民权利缺失,致使改革开放走了许多不该走的弯路,付出了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损失了许多不该损失的国有资产!
 
首先,因为中共奉行“主权在党”,而不推行“主权在民”,所以,完全实行党主制,而所宣称的“民主”,既是党赐予的“民主”,又是党领导的“民主”,完全是一种假民主真专制。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可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国共产党;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可实际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才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而人大只不过是政治摆设;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由各级人大授权并对人大负责,可实际上,各级政府官员都是由中共指定,以致政府只对中共负责,而不对人民负责。
 
其次,中国实行所谓的“多党合作制”,实际上推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而其本质则是一党专制。由于8个民主党派的预算都由中共中央机关事务管理局列编,并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管理,都一律由中共开支,因此必须听从中国共产党领导,其命运完全掌握在中共手中,以致与其说是中共领导下的8个“卫星党” ,不如说是8个政治花瓶,怎么能起到制约监督作用?
 
更主要的是,由于中共不但世袭独霸中央权力,还能委任官员掌控各级地方等权力,因此不论是立法,还是政治权力传承,还是社会分配等方面,都高度自利,以致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成为自我服务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团,非但不为人民着想,反而只体现自己意志;非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仅以自己的需要为立足点;非但不为人民造福,反而动不动就损害人民利益!
 
总而言之,由于一党专制不仅强化权力,更弱化权利,因而导致权力与权利严重失衡,结果既致使中国至今没有实现民主,也致使中国的公民社会一直不能发育;既致使新闻媒体成为党和政府的喉舌,也致使来自民间的呼声因不能传播而成不了社会舆论;既致使人民没有结社的自由,也致使NGO等民间组织遭到官方限禁;既致使工人、农民等弱势大众没有自己的可以依靠的组织,也致使百姓不能以组织化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等。
 
正是因为一党专政,也正是出于维护一党专政,所以,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只求经济改革突进,一直只求科教改革支持,一直只求其它改革协助,而一直不求政治改革配合,因而不仅导致政治发展方式畸形,也导致政治发展机制僵化,以至于不能与经济改革、科教改革和其它方面改革相适应,结果不仅致使改革开放不断发生变异,更致使政府权力不断产生异化,进而不仅导致综合成本不断递增,也导致综合效率一直低下,还导致综合收益不尽人意,以致导致代价不可估量,恐怕远远超过成就;导致损失不可估量,恐怕远远超过收获;导致综合成本不可估量,恐怕远远超过综合收益,最终不但阻碍中国崛起的进程,也导致中国社会畸形发展,还牵制中华民族的腾飞!
 
除非解构一党专制而建构宪政民主,才能彻底改变这一现状,以至于彻底彻底改变中国的命运,彻底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彻底改变每个炎黄子孙的命运,因为民主是民众不仅能够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自由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政治制度,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到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不仅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有力杠杆,也是促进生产关系发展的重要依托,还是人类发展的强大动力。
 
尽管民主的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但本质上并无什么差异,不论是君主立宪制,还是议会内阁制、总统制、半总统制,都具有以下共同的特征:一是从暴力政治走向协商政治。由于都主张权利与义务关系上的秩序,而不依靠暴力统治,因此都注重以协商政治为导向,以至通过谈判、妥协、让步来获得政治上的共识和认同。
 
二是从权力政治走向权利政治。过去,政治以权力为导向,政治活动的主要领域几乎都是围绕权力而展开,而随着民主制度的形成和发展,权力政治逐步为权利政治所取代。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的发展主要围绕平衡权力与权利关系展开,而发展到现在演变成以权利为政治的核心,以至于不但权力服从权利,权力保障权利,而且权利制约权力,权利成为权力的目的。
 
三是以权力制约权力。而这是指权力的不同主体之间的相互制约。而制约的方向有垂直的和水平的两种。垂直方向制约是中央和地方、上级与下级之间的权力相互制约,他们之间的权力是不对等的,中央和上级的权力分别高于地方和下级。水平方向制约是不同职能的权力机构的相互制约,他们之间的权力是对等的,既无隶属关系,又无高低之分,彼此权力完全均等。
 
四是从无序政治走向有序政治。民主发展的进程实际上也是一个政治制度化、政治秩序化的进程,不仅使动荡不安、政权不稳的时代终结,还建立了一整套保证政治稳定的制度规则和行为规则,从而使政权的交替、政策的变革等等,都能够在一种既定秩序下进行。
 
五是从垂直政治走向平面政治。过去,专制政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垂直的权力关系,而随着民主制度的建立,权力的关系实现了分散化、平面化。如地方自治政府的建立,政府、非政府以及官民的协同治理等,都体现了民主的发展取向:既注重公民的权利,也注重公民的责任,并强调政府与公民对于社会公共事务管理的共同责任和共同利益。
 
其次,无论哪种宪政民主模式,都属于代议制,而其核心内涵有三个方面:一是选举;二是各政治主体的专门化、自主化及其相互关系的制约化;三是不同意见的合法化。
 
先就选举而言,宪政民主的表现方式是代议制,由于民众无法直接掌握和管理政权,而只能选择民众中的少数精英代行权利,因此,选举领导人不仅是民主的核心内涵,也是体现“主权在民原理”的最重要的环节。而民主选举,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自由选举,保障选举人的自由意志,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强迫选举人;二是定期更换领导人;三是选举必须是选择行为,即选举人在两个以上候选人中选择一个人。而只有一个候选人的选举,只是推举或是拥戴行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选举。而真正的选举必须是两名以上的候选人竞争同一个职位,让选民从中选择一名候选人。
 
再就各政治主体的专门化、自主化及其相互关系的制约化来说,从横向上看,政党、行政、立法、司法等政治机构是独立机构,即专门化了的、角色边界清晰而明确的、互不相属的结构。从纵向上看,不同层级的政治机构都是相对自主的机构,而不是只听命于上级机构的下属机构。横向的和纵向的各政治机构之间是相互制约的互动关系,而不是某一特定政治机构控制或支配其他政治机构的单向影响关系。
 
另就不同意见的合法化来讲,宪政民主是共同体成员以普遍认同的程序和规则为依托,和平地解决利益冲突,使得各利益主体追求利益的积极行为得以持续进行的制度安排和实际行为过程。因此按特定程序,自由发表任何不同意见是民主的根本。同时不同意见的合法化,是自由、平等的选举和各政治机构之间纵向的和横向的制约关系得以实际运行的根本保障。
 
除此之外,宪政民主不仅是政治生活方式的高级形态,也是由诸多因素构成的复杂而完整的系统。,先从第一个层面来讲,宪政民主是原理体系。如人的尊严原理、平等原理、自由原理、主权在民原理等。
 
人的尊严原理,是指不论性别、地位、贫富,人的自身价值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价值,而人的尊严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终极价值目标,只有宪政民主制度,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人的尊严。
 
平等原理,是指人生而平等,应拥有相等的权利。现实生活中,每个人能力不同、所处的环境不同,不可能享受绝对平等的权力,所尽的义务也不可能是绝对平等的。但就人的价值而言,人之间应是平等的,在法律面前应是平等的。
 
自由原理,是指人自主地支配自己,而不受他人的强制和支配的状态。在现实生活中,自由不是绝对的。首先一个人的自由不能妨碍他人的自由。其次为每个人都能获得尽可能多的自由,每个人都必须让出一部分自由给国家,由国家以制度、规则等形式制约人的行为,以保障更多的人享受更多的自由。
 
主权在民原理,是指国家权力来之于人民,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因此,由人民授权产生政府,政府必须遵从人民的意愿。
 
再从第二个层面来讲,宪政民主是一系列的原则体系。如讨论原则、妥协原则、多数原则等。其中讨论原则以异议、意见、反对派的存在为前提,并以讨论的方式交流各自的不同意见,求大同存小异,制定同一政策的方式和途径。因此讨论不仅是和平地解决分歧和冲突的方式和途径,更是公开地交流不同意见,让公众了解并参与政策制定过程的方式和途径。
 
妥协原则是指为达成具体的目的,意见相异或对立的各方调整各自的意见,以达到相对一致的方式和过程。一方面妥协是相互了解和理解对方的意见的过程,而不是各方只顾坚持自己的意见;另一方面妥协是各方反省自己的意见,以发现和创造共同点的过程,而不是一方盲目地、绝对地顺从另一方,而妥协最终的目的是为制定出更有创造性的政策。
 
如果说讨论原则是宪政民主的根本原则,即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和冲突的唯一方式,那么妥协原则就是讨论得以和平地进行所必须的原则,而多数原则就是将讨论引向决策的唯一方法。
 
再从第三个层面来讲,宪政民主是宽容的心态和遵守规则的习惯。其中,宽容的心态有两层含义:一是承认自己的能力的有限性;二是承认他人的存在。而遵守规则的习惯,是指人的行为比较理智,不轻易用感情支配行为。要是人类共同体有序化所必需的各种规则,不能自觉而普遍地得到遵守,那就混乱无序。而如果说宽容的心态和遵守规则的习惯是民主的社会基础,是身份和习惯上的平等,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社会状态和风气,那么谁也不否认社会民主作为民主政体不可缺少的基础的重要性,也不否认基层的初级民主可能比民主的任何方面更有价值。
 
再从第四个层面来讲,宪政民主是一系列的制度。而制度主要规定各政治主体的产生方式、行为方式及其相互之间的稳定的关系模式。其中,最基本的制度不仅有代议制度,还有政府制度,还有政党制度,还有司法制度,还有舆论制度等。
 
再从第五个层面来讲,宪政民主是一系列的行为过程。如选举行为过程、决策行为过程、参与行为过程等。在实际政治过程中,只有以具体而详尽的程序和规则来规范制度运行的每一个具体环节和各政治主体的每一个具体的行为环节,政治制度才能得以现实化。不然,政治制度将是一纸空文。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是一系列的程序和规则。
 
简括而言,宪政民主是由多个因素构成的完整系统,不仅各因素之间相互依赖、相互影响,而且各因素都不可或缺。 
 
更主要的是,尽管宪政民主表现方式只是代议制,但不是单一的结构,而是一个多元的复合结构,整个系统因为由多个因素构成,所以具有多方面的作用。
 
总之,无论哪种民主模式,都必须遵循宪政民主政治共同的基本原则,其中,既包括普选原则,又包括多数原则;既包括代议制原则,又包括分权制衡原则;既包括宪政原则,又包括法治原则;既包括自由原则,又包括多党竞争原则;既包括地方自治原则,又包括军队国家化原则;既包括有限权力原则,又包括确认和保护公民权利原则,还包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等。
 
正是因为宪政民主制度具有这些不可估量的功能,所以不仅成为普世价值,也成为世界潮流,还成为政治文明的标杆;不仅可以到处移植,也能嫁接到各种文化传统中,还能在各种不同的国家扎下根来;不仅在欧洲、北美洲安家,也在大洋洲、南美洲落户,还在亚洲、非洲安居乐业,而今遍布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尽管宪政民主并不是完美的政治制度,但因为自身具有调节、纠错的机制,所以能够克服自身的缺陷;尽管民主制度的创建者和参与者,都不是完人,甚至有可能是恶魔,可民主的自我完善机制会使恶得到遏制,而使善得到回报;尽管民主制度还有待于完善,却是迄今为止最优越、最不坏以及最廉洁的社会控制方式,而其积极作用远远超过消极影响,不像专制那样正面功效远远小于负面效应,以至不仅赢得全面共识,还得到各方支持,从而成为普世价值,成为发展趋势,成为时代潮流,而今不但已经波及全球,还必将渗透世界各国各州!
 
当今,世界正处于多极化格局,不仅民主已成主流,而且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不管是科技,还是教育;不管是文化,还是其它方面,都不断结出硕果,因而既给中国的民主转型带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又给中国的民主转型营造了良好的国际环境,不但为中国民主转型提供了大量的能源,更为中国民主转型不仅指明了方向,也扫除了障碍,还铺平了道路。
 
如果中国百姓还不借助改革开放牢牢把握住民主转型的历史机遇,齐心迫使当局破除政治垄断,而全面通过政治改革,把民主、宪政、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多党竞争、分权制衡、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植入中国每片土地,注入中华民族每条血脉,输入每个中国人的心里,从而为中国的发展竖立航标,为中国的崛起提供动力,为中华民族的腾飞铺筑跑道,那么自古惨遭专制折磨的中国,自古惨遭极权压迫的中华民族,自古惨遭暴政蹂躏的炎黄子孙,不是倒在权贵垄断资本主义怀里苟延残喘,就是还在一党专政的牢笼中苦苦挣扎!
 
当然,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当局出于维护统治,往往不会采取积极姿态,不会自动放弃领导地位,不会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而主动牺牲自身利益,反而可能使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竭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
 
既然中共当局出于维护自身统治,不会自觉放弃统治地位,不会自觉还政于民,不会自觉让百姓当中国的家,做中国的主,那么百姓只能吸取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积极面对现实,积极争取国际援助,积极调整战略及其策略而重新上路,不仅通过制度创新,还通过互联网,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通过理性的社会发难,通过非暴力的社会风潮,不断凝聚起来形成合力,汇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吁,合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迫使中共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迫使中共当局解除专政的锁链,迫使中共当局破除政治垄断,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霸权,废弃一党专政而建构宪政民主,从而不仅构筑廉洁而又廉价的新型社会控制体系,还建立适合中国的宪政民主制度;不仅铺筑人类发展的坦途,还开辟中国民主化的捷径;不仅打造中国健康发展的路标,还浇筑中华民族腾飞的跑道,从而彻底改变中国的命运,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改变每个炎黄子孙的命运,最终造福人类,造福中华民族,造福每个炎黄子孙!
 
 
2016年2月11日
 
关键字: 付勇 一党专制 宪政民主
文章点击数: 69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