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3/10/2016              

吴祚来: 中共主导的另类春晚

—— 评当下大陆的“两会”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文革正在以轻喜剧方式演出
 
毛氏的文革,是严重的悲剧,因为每一个人的表演都太过认真,人民真的崇拜领袖,而且真刀真枪地互相厮杀,整个社会都卷入迷狂状态。今天仍然存在的一些文革现象,是过去文革的延续,但没几个人当真了,人们甚至以看热闹的方式,观看这场多幕轻喜剧的上演。
 
习近平的画像出现在许多公开场所,并成为旅游纪念品出售,习近平集众多中央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于一身,集权正在形成极权,甚至习近平的像章被佩戴在两会西藏代表团代表的胸前,而这成为今年两会重要新闻事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两会异常沉闷,权贵代表们似乎无所适从,各各明哲保身,只有极少数敢言者,偶尔使两会有点新闻感。
 
如果说春晚正在成为党国歌功颂德的红色晚会的话,春晚之后能够曝出一些笑料或花边新闻的事件的,就是“两会”了,人们会关注宋祖英、赵本山以怎样的面目出现,关注李鹏的女儿穿着怎样的时装表演,或者关注出现“毛三代”将军腆着大肚腩幸福地与其他代表合影的喜乐场面。
 
记者们也有一些独特的关注,譬如为李克强总理鼓掌多少次,习近平有没有与李克强握手,还有王岐山为什么会离开会场十分钟,以及王岐山在会场追上习近平,说了一连串什么话等等会议花絮。记者们不关注这些,还能发表什么呢,中宣部为这次两会发了二十一条禁令(诸如不报道国防预算、不报道宗教问题、不报道美女翻译、不报道两会安保等等),重大敏感话题或重大国计民生事项(官员公布财产或殡葬改革等),更不允许报道。
 
春晚明星赵本山无声地退出两会舞台,但“人民代表”的活化石申纪兰老太太,却一年一度持之以恒地来参加两会举手活动。作家李承鹏调侃说,最省事的办法是让老人家把手寄过来表决一下,然后快递回去,这样就不劳民伤财了。想想也是,老人家所举的那只手,其实就是机器手。但坐中千百人,谁不是被安装了一只政治机器手?
 
像申纪兰这样的政治机器手,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总会破绽百出。凤凰卫视采访她时,问她人大代表的职责,她答得很好:代表人民说话,反映社情民意(大意);当记者问她,如何与选民交流时,她马上就露出马脚:我不与选民交流(她何时见过选民?)。
 
其实选举她的,从来就不是民,而是官,“人民代表”的实质,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官选代表,代表官员或党的利益去投票,去举手,去歌颂,去圆谎。三反、五反她支持,大跃进总路线她赞成,反右文革打倒刘少奇她歌颂,打倒四人帮、平反刘少奇她也举双手赞同。
 
两会代表谁不是被一种力量牵引着——开会,投票,举手,表决,鼓掌?只是在今年,一些人若有所悟:看起来风光无限地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其实只是充当了政治玩偶。于是他们开始沉默,开始装麻木,并以看热闹的心情,到此一游一举手。
 
当然也有例外,全国政协委员蒋洪就对沉闷的言论氛围不满,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他说:“两会本身就是议论国家大事,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讨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只不过,受某些事件的影响,现在公众也都有点迷茫,希望少讲些话,气氛是这样。”他还说:“对于党内的事情,我作为党外人士,不说三道四;但是作为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蒋委员的言论被网友赞为两会好声音,但财新网对他的报道在网络上被删除,这也印证了他的担忧:“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两会代表和委员的观点是否能够充分通过媒体展现出来。”
 
全国政协委员的讲话想封杀就封杀,人们也许可以追问,是谁给了宣传部门这样的鸡毛令箭?政治协商与人大代表制度是共和国的生命所系,宣传部门如此封杀两会正常的声音,是严重的违法违宪的行径。
 
人民只是经济动物?
 
习近平在湖南代表团发表讲话时说,“民有所求,我们就要为什么提供服务”,这里的民有所求,指的是人民的民生需求,特别是民生短板在补齐。
 
人民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眼中,只是经济动物,不是政治动物。习近平思考过自己讲的话没有?人民有所求,人民是个宏大无边的概念,你如何知道人民的需求?当代社会中的人民,首先应该是公民,公民通过公开选举自己的代表,通过代表来选举自己的政治代理人或政治服务者,才可以真正满足自己的社会需求。
 
习近平一直在谈“要让人民有获得感”,也就是要让百姓得到经济实惠,但他似乎从来不思考或不敢谈论让人民有政治获得感。什么是政治获得感?就是让人民得到真正的政治权利,譬如各种自由权,特别是选举两会代表的选票权。
 
而这一政治市场完全被中共垄断或控制,任何人不可能拥有土地,任何人也不可能拥有选票。中共的政治仍然在重复着皇权时代的模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的政治控制之下,人民的需求,如何知晓?
 
在一党治下,不仅媒体姓党,统计局姓党,连民间机构的统计,也开始体现党的维稳意志。近期我们看到的民意调查,在经济持续低迷之时,人民的幸福感居然提升,为什么会出现V字形反弹性提升呢?调查机构解释说:因为百姓对幸福感不再以经济为重心,而是以身体健康、环境等为重心,所以调查数据出现新变化,习新政三年来,特别是股市出现几乎崩溃性的下降,人民却意外地幸福了起来。
 
四年一届的两会代表选举,每次声势都很大,悬挂横幅上都大书特书:投上神圣的一票。但候选人如何产生,得票多少,永远是一个谜。如果有人想独立参选,那么,就会触犯党的潜规则,或是被喝茶谈话或是被限制人身自由;更严重的情形是当局制造罪行,将你拘进监狱。两会代表必须经过中共严格的政治审查,要体现中共的政治意志,尽管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独立特异的声音,但那是例外,或者是有意释放一些独立声音,使体制内不至于显得完全的一潭死水。
 
还是在湖南代表团,习近平说,要深刻吸取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和四川南充拉票贿选案的教训,以“零容忍”的政治态度、规范严谨的法定程序、科学有效的工作机制、严肃认真的纪律要求,坚决杜绝此类现象发生。
 
显然,习近平无意于让两会代表通过公开竞选的方式产生,而是要按照党的意志来选拔候选人。出现两会代表的贿选,本来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也是江泽民时代有意无意给市场预留的空间,现在习近平想改变这种贿选,其实并无本质意义。申纪兰也许并不是通过贿选产生的人大代表,但她的存在,仍然是党的举手机器人。她甚至还不如贿选出来的代表,因为这些贿选的有钱人毕竟还是希望制度能保护私有财产,让民营经济得到正常发展,而申纪兰们,只会研究党的声音,为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不会顾及到其它经济体的发展空间。
关键字: 春晚 “两会”
文章点击数: 232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