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3/2016              

林傲霜:互联网时代能在中国“克隆”毛式文革吗?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311maoshiwenge.jpg (188×268)
文革大批判(网络老照片)
 
明年是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60周年,今年则是此人发动“文革”50周年和“文革” 结束40周年。“反右” 和“文革” 都是中国人的大灾难、大悲剧。而前者的主要受害者是一代知识人,后者则是全民族的大浩劫。然而更可悲的是半个世纪以后,中囯在政治领域里不但没有出现民主、进步的新气象,极权专制下政治迫害的恐怖阴影又“黒云压城”般地笼罩在了中国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头顶上。“文革是否会再次重来”? 已成了关心中国前途与命运的民主知识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人们的这种担心决非杞人忧天。自从中共的“十八大” 以后,中国的政治气候便向毛年代的寒冬直趋急转。胡、温当政时期提出的诸如“以人为本”,“ 和谐社会” 这类虽未能实现,但还略带点温情色彩的用语也从官媒体上消失。代之以的则是“党性”、“ 斗争” 一类的口号。而在现实生活中,自2013年7月当局开展对互联网大规模打压后,以“抓人为纲”打压报刊与网络的言论自由,不仅成为“新常态”, 更日甚一日。及至近年更有数百位新闻记者,媒体人士,网络作者,维权侓师,乃至稍有批评政府言论或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均橫遭逮捕,有的被长期关押,有的被弄上电视强迫认罪,示众侮辱,有的被判处重刑。当局甚至越境至香港、泰国绑架拘捕异议人士。上述各类受害者不分“体制” 內外,一概遭殃;从二十来岁的花季少女,到年逾古稀的耄耋老人,概不“手软”。 这与毛年代的殘酷斗争,无情打击,已经难分伯仲。其规模与人数更超过了胡温十年执政期中政治受难人数的总和。
 
今年春节刚过后的2月19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御驾亲征,一日之内赴人民日报、央视和新华社三大官媒进行闪电式的视察。高调指示党和政府主办的官媒“必须姓党””。 央视则诚惶诚恐地在其办公大楼内的电子屏幕上打出了“央视姓党 绝对忠诚 请您检阅”的迎接口号,一时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由于主仆双方表现得太露骨,太肉麻,实在让人看不下去。因而一向敢于直言、在网络上拥有37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地产大亨任志强先生在微博上直言不讳地批评道:“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作为公民,任志强先生的质疑与批评,有据有理,义正词严,根本无可非议。然而在中国一向都是放屁容易说话难,说媚话、鬼话容易,说真话、人话难,而今更是如此。因此任先生此言不但未能让当局稍作自省、反思,反而在官媒官网上招来一片谩骂。官方报刊网络纷纷向任志強先生发难。北京的《千龙网》、《紫光阁》杂志和《中国青年网》先后发表文章和微博诬任志强此言是“反党言论”, 将任志強的正直之言“定性” 为什么“资本翻天派”,“哗众取宠,用心险恶”, 甚至说任志强是要“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 危害国家安全” 等等。 简直比“煽动颠覆”政府还更严重了。于是竟然质问是“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 大概还要想揪背后的“黒手” 吧!如此的“棍”、“ 帽” 齐飞,蛮不讲理。真使人产生时空錯乱之感,仿佛中国又回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反右” 和六十年代“文革” 那样浊浪排空,乌云蔽日的年代了。接着,任志强的微博也在一夜之间被官方封杀銷号。赤裸裸的就是不许人批评,老虎屁股摸不得!
 
众所周知,“央视” 是国家电视台,是属于全民所有的“公共资源”,是全民的财产。是用全国纳税人的錢建造的,用纳税人的税款来支撐其运行的。而不是用中共的党费来建造和运营的。这是毋庸置疑的铁一般的事实。现在却硬要它“姓党”。 所谓“姓党”, 就是一切唯中共一党之命是从,一切为中共的利益服务。这是十足地提倡奴性,扼杀人性,完全是逆时代潮流的倒行逆施之举。更必须指出的是,中共只是一个政党,只是一个政治利益集团,它只能代表一部份人的利益。即便你有八千多万党员。最多也只能代表这一部份人的利益。而在十三亿民众的社会中,你只是一部份,一小部份而已。何况这个党当年依靠外国苏联支持,武力夺权,已六十多年了,从未再经民主选举,民众授权,便赖在台上把持国柄。如此行径,連执政的合法性都早已不存在了。而今官媒竟然厚着脸皮声称“党性与人民性高度一致”, 企图让人相信中共一党的利益就等同全民的利益,真是形同天方夜谭的神话。须知世界上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政党”。 完全是不顾常识的欺人之谈。至于所谓的“党媒体” 例如《人民日报》名义上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但它的创建、经营运作一切费用都花的是民众的錢,同样不能只为一党专用,只为一党服务。因而此番高调宣扬官媒“姓党”,并不许任何人质疑批评。其实质就是要一党占领、控制全国舆论陣地。
 
而接下来,习近平又于2月25日要求中共各级党委班子成员要重温毛泽东《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一文。这个“方法” 的核心就是强调各级党委由“一把手”集权。党中央则集大权于总书记-身。从控制舆论到提倡集权,使人感到习近平这一系列的大动作是意在提倡个人崇拜与“造神”。 甚至有可能想步毛泽东后尘,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文革这场全民族的浩劫,虽然在毛泽东死后被邓小平否定,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写入了中共所谓“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中。但当时此举仅仅是为了让以邓小平为首的一批在文革中被打倒的“走资派” 官员们,能官复原职,重新掌权。因而中共并无意彻底清算文革从思想、理论,特别是极权专制体制上的种种弊端。因为邓小平深知,这一切如加以清算,不仅包括邓小平在內的高官几乎人人有责,而且更会动揺到中共极权专制统治的根基。于是老谋深算的邓小平“发明” 了个新词叫“宜粗不宜细”, 便将产生文革的根本禍端根源,含糊其辞地用毛泽东同志的“左倾错误论点”, 一笔带过。并将文革造成的重大灾难的责任推给“林彪、江青等人”, 称“他们组成两个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的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背着他(指毛泽东----笔者注)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这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的问题。他们的反革命罪行已被充分揭露,所以本决议不多加论列”。 就这样掩饰加推缷,便瞞天过海的加以了结。
 
由此可见文革的禍乱根源,特别是政治体制上的根源,根本未得到淸算,成了一笔糊涂账,便“宜粗不宜细” 的加以了结完事。这样的禍根,埋在中国的政治土壤中,一遇合适的气侯,“阴风吹又生”,则是完全可能的。因此近年来,不断有人指出“文革并未离我们远去”,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已迫在眉睫的现实危险。
 
然而正如古希腊先哲所云“我们不可能再一次进入同一条河流”。 历史可以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毕竟只是“相似”, 而不会是简单的重复。更不可能是“拷贝” 式的重现。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
 
第一,五十年前1966年的中国和今日的中囯,虽然都在一党独裁的极权统治下,但社会成员的组成与分类的狀況,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时的社会把全体社会成员都贴上了明显的“阶级标簽”。所谓的“红五类” 与“黒五类”, 一目了然 “敌”、“我”分明。运动一来,上面一声令下,党徒爪牙们便可“按图索骥” 对“敌人”进行整肃收拾。而现在这种标簽早已不复存在。没有什么“敌人阶级”可供他们“祭旗” 开刀震慑民众了。而且就連“阶级斗争” 这个歪理邪说,因其早已臭名昭着,当局至今也不敢再大肆宣扬而显得底气不足。尤其近些年,广大的下岗工人,城乡的上访冤民,贫苦市民,失业青年等等,其人数在全国数以亿计。按中共的教条,他们绝对是“人民群众”,但同时也是当局视为最“不稳定” 的因素,最想加以整治收拾的对象。但却无法將其划为“敌人”, 无法对其“下手”。 当局若要发动文革式的群众运动,这批人不须“发动”, 就会“运动”起来。到时当局哪里去找数以亿计的武警、特警来对付他们?
 
第二,民众的智慧、思想、认识、情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俗话说的那样,“穿了帮的魔术就无法再卖票演出”。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以什么“走资派” 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必须“反修防修” 以免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为由,来召号人们起来六亲不认地去斗争,去杀人,以“保卫毛主席、党中央”。 结果造成人斗我,我斗人,无休无尽,死伤累累,家破人亡,千万人死于非命,亿万人受害受苦。待到林彪“爆炸”,毛泽东死亡后才发现,一切都是个惊天大骗局。亿万人上当受骗。而闹腾的结果,中国不是什么变“修” 了,而是“变” 成了比兩百多年前尚处于所谓“原始积累”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还更野蛮、更血腥地掠夺民众。试问面对这样的现实,有谁还能用、还敢用当年毛泽东的那套骗朮去号召人们再进行一场文革式的群众运动?
 
笫三,五十年前中国确实还有不少人相信共产党是好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干坏事的走资派官员是极少数人。因而那时的中共,确实在民众中还有一定的威信。毛泽东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爬上了神坛,才“运动” 得起千百万人去干下那么多丧天害理,灭绝人性的坏事。例如全国各地的大武斗,全国规模的打、砸、抢、乱杀人,湖南道县、北京大兴等地对“阶级敌人” 灭门绝户的大屠杀,广西农村中把“阶级敌人” 杀死(对年轻女性则先奸后杀)以后,当牛、羊似的煮来吃等等。这对当今的文明人类而言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然而毛式文革就硬是干出来了。而如今,经过从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到“江核心” 的让红色权贵家族“闷声发大财”, 民众则经过“改制”、“ 下岗”, 而白白辛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再到今日的贪腐遍地,无官不贪,多如牛毛。上至中共常委,軍委副主席,省、部级高官,下至科级,村鎮小官,有几个干净的?乃至小官大贪上亿元者,已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而习、王反腐不从体制上解决根本问题,反而将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也抓捕问罪。以至落下“选择性反腐” 的诟病,只能是治标不治本。难以奏效。由此可见,今日当局人心丧失殆尽,不管是哪个“核心”上位, 即便再“封” 个“英明领袖” 出来,也既没有毛泽东那样的客观条件,更不具备毛一世奸雄般的“才干”,可以“运动” 群众“指向哪里,打向哪里”。可是即便毛当年如此“霸气”,也最后失败飲恨而终。如再有人想步毛泽东的后尘,那等着他的只能是更惨的失败。
 
第四,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时代根本不可能再像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样有一统天下的舆论为你的“运动” 保驾。只消人民日报,红旗杂志一家之言就可主导舆论,随意愚弄民众。只消它发篇社论、文章,姚文元秃笔一揮,就可指鹿为马,就可以颠倒乾坤,就可以欺骗民众,就可以号令天下。互联网年代不仅民众眼界大开,智慧大増,民众的认知意识也已多元化,而且一切真相与民意可以通过网络、微博、推特、微信等平台瞬间传送万里之外,瞬间进入万众耳目。而且人人可以成为一个媒体,“灭” 了一个任志强,也还有人敢叫板“习中央”。试看近日官媒与五毛万炮乱轰任志強的恐怖气氛中,也还有并非大V的“小卒” 敢出来唱“反调”。 
 
例如,署名“ 老徐静蕾” 的便说:“大炮挺住,在中国至少3700万支持你”; 而署名“揪片子” 的说:“言论自由不是胡说八道””;“你是小公举咩” 则称:“任总被封,是否标志着从此没人敢说真话 的坏时代开始。我换上了任志强的头像以示‘表态’”;“吉他Vs音乐-昌国KING” 则称:“那么伟大光荣正确,还怕老任说两句话吗?真有自信?党属于人民,但人民不等于党!...自己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还怕别人骂?都等着被历史清算 吧”。 而一个署名“德化陶瓷-兰亭家用”的这番话,更令人啼笑皆非。他说:“中国房价是任志强涨的,菲律宾敢动中国是任志强背后支持的,朝鲜原子弹技术是任志强给的,台湾地震也是任志强搞的,中东战乱乌克兰内战还是任志强搞的,股灾是任志强的阴谋,隔壁老王摔了也是任志强暗地里推的,昨天我菜盐巴放多了都是你害的,所以打倒任大炮!”试想,上世纪文革红卫兵疯狂肆虐时。谁敢如此调侃,谁敢如此嬉笑怒骂?所以毕竟时代不同了,民心不可违。谁再想“克隆” 文革,再想“造神”谈何容易?
 
我这样讲,并非说当前中国政治急剧倒退的势态不严峻。在可见的未来-段时日里,中国人的言论与新闻自由空间肯定还要再被压缩。任志強事件还可能进一步向坏的方向发展。封了他的微博,下一步会不会“没收”他的“党票” 后,再污名化加以定罪?例如“被嫖娼”、“ 被贪腐” 都有可能。目前北京西城区区委已发通知称,要对任志强“按照党纪作出严肃处理”( 任所在的华远集团为北京市西城区国企)。更值得关注的是,有背景不明的大V在微博放料指称:任志强与日前落马的北京前副书记吕锡文关系很“鉄”,当年任的儿子被抓,是吕给“捞”出来的;吕的老公和任有生意合作,吕被抓前还在争取聘请任为北京市“参事”。这显示当局对任的“动作” 并未结束,或是在故意制造舆论为下一步迫害任志強作铺垫。而对任志強的打压也是当局对所有民主知识分子一个“杀一儆百” 的动作。在此之前几天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还以“误导公众、扰乱社会秩序”等莫须有的罪名关闭了另一些网络名人的帐号,其中包括知名影视演员孙海英、学者荣剑和城市问题专家罗亚蒙等人的微博帐号。这正如当年章伯釣先生看到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时,感叹的那样“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要到来了”。 果然被他不幸言中。但是从毛泽东到姚文元,虽一时阴谋得逞,最终却都被釘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所以谁想“克隆” 五十年前的毛式文革,那么第一,毛式版的文革大悲剧,变成他的“山寨版” 后, 就只能是个大喜剧,闹剧;第二,这个“喜剧” 的主角將会比毛先生更可悲,更滑稽!
 
2016年3月2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互联网 文革
文章点击数: 150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