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4/2016              

闵良臣:反对议会制的实质是反对西方民主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6311zhonggong.jpg (499×353)

 

中国人大的橡皮图章(网络图片)

 

 

现正值大陆所谓“全国两会”期间,这种会议有多大意义,全世界都知道。于是想起几年前央视播放的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中宋教仁先生一句话:但愿中国人个个都是议会迷。

 

“但愿中国人个个都是议会迷”,这话是多么地意味深长。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议会制仍然没有在中国大陆出现,更不提什么“议会迷”了。现在想来,这一点,北洋军阀时代比今天都要进步得多,北洋军阀也比毛泽东包括今天某些人要民主得多,他们至少不反对搞议会,甚至允许有“议会迷”。

 

1949年后,直到今天,中国大陆还有没有“议会迷”,还允不允许有“议会迷”?特别是那些大人物中还有没有“议会迷”?一个也没有。只要你是“议会迷”,在大陆就做不了官——不允许你做官,什么官都不许你做。他们说了,西方那种议会不合中国国情,最合“国情”的就是这种“政协”和“人民代表大会”,温文而雅,一派祥和。一个个委员和代表,让他们说什么,他们才说什么,不让说的,绝对不说。国家把白的说成黑的,委员和代表们就说是黑的;国家把黑的说成白的,委员和代表们也跟着说是白的。让他们赞成什么他们就赞成什么,他们绝不反对;让他们反对什么他们就反对什么,绝不赞成。不过,容闵某人说句有些人不爱听的话,如果袁世凯再生,一旦了解了我们这种“政协”和“人民代表大会”的性质,我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举双手赞成(袁某人虽有点痞性,也不怎么喜欢民主,但看得出,他毕竟也是性情中人),甚至还会说,如果当年能有你们这种“政协”和“人民代表大会”,我袁某人绝不会去复辟什么帝制,弄得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你们这种“政协”和“人民代表大会”,与当年有人“诬蔑”的“假共和”有什么区别!

 

再说议会。“议会”好不好,看看《走向共和》,听听宋教仁的空谷足音(对中国人而言),就再清楚不过了。中国大陆为何不肯搞议会制,为何强调“国情”,不为别的,反对西方议会政治的实质,就是反对西方民主政治,就是要搞从苏联(据说发明者是列宁)学来的所谓“民主集中制”,说到底,就是为了更好地实行专制。西方议会,是一个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实实在在,而中国大陆的所谓“人民代表大会”机构,那是“橡皮图章”,说的不算,这才是西方议会与中国大陆“人民代表大会”的本质区别,也是至今大陆执政者不肯放弃这个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而改为议会制的根本原因所在。

 

电视剧《走向共和》第五十二集,宋教仁轻松得简直像开玩笑地跟梁启超讲英国的议会和民主:“我看到过英国议会的开会情形,那可真是个乱呀,每一个国会议员,都代表某个民众团体的利益(奇怪,大陆那些政协委员们代表的都是执政党的利益,而执政党却又说它没有任何自己的利益,真是太奇怪了),或者某种主张。开会的时候,你骂我,我骂你,甚至是大打出手啊。议长上台的时候,忽然摔了一跤,底下就有人喊:民主啊,摔倒了!议长可以摔倒,议员可以吵闹,卓如(梁启超,字卓如)啊,只要有真正的国会,民主政治永远不会摔倒。”

 

原来这就是议会,这就是民主政治,真让人大开眼界。一些喜欢搞阴谋的东方人当然不喜欢。我估计,真正的民主政治,就难免是这样。所以后来台湾在实行民主后,大陆央视傻不啦叽地就喜欢截取这种电视画面放给大陆民众看,那意思:你们不是喜欢西方民主,喜欢议会政治吗,你们看,这就是西方民主,这就是议会政治,乱七八糟,开个会,能上演“全武行”,两党议员相互开骂,甚至能撕打起来,打到扔鞋子的地步。你还别说,国家电视台这么做,还真有效果。数年前,本人打工的单位召开员工大会,台上领导也不知怎么讲到这方面来了,他就是这么理解的,并对这种民主一脸的不屑。他不知道,开会时两党可以上演“全武行”,可以互骂可以撕打,甚至扔鞋子,再不文明,也比一个党竟然有权力让另一个党给自己下跪甚至对这个党有生杀大权要文明一百倍!

 

当然,“议会迷”宋教仁最终还是被暗杀了,据说,即使是国务总理赵秉钧指使暗杀的,也与袁世凯脱不了干系。这表明他袁世凯还是不能接受西方“那一套”,他喜欢的还是中国老祖宗的“把戏”,这一点,与今天我们某些人的思想是多么地契合。只是没想到,毕竟一百多年过去,这么个大国怎么还在原地踏步呢。这让自己联想到已经去世快五十年的台湾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殷海光先生。上世纪1960年,也就大半个世纪前吧,他在雷震主办的《自由中国》(他本人曾是这家杂志的编委和主笔)上发表了一万多字长文《我对于在野党的基本建议》——我的娘啊,也难怪台湾后来能顺利地走向民主,可他哪里想到,即使1960年的台湾,在这方面,也比今天中国大陆进步(早在1954年台北市长就实行了竞选,而且还并不限定在国民党内竞选)。不然,请问,今天大陆有那家媒体敢于刊登这样一个题目的文章(更不说殷海光在文章中写的那些内容了)?刘晓波只是搞了个所谓的什么宪章,罪名就是“颠覆”“推翻”,并因此把自己送了进去,刑期十一年!不说也罢。

 

现在还说殷海光,他在这篇长文的“文化”一节中有这么几句文字,现抄录下来,对照一下,看看五十多年后的中国大陆是不是这种情形:“台湾近十几年来在思想上呈现两种现象:一是倒退;二是‘静如止水’。从倒退方面说,台湾近十几年来在思想上的倒退不止五十年。就目前在台湾一部分人之间彼此吐纳的思想或观念形态看来,不用说赶不上五四时代,连清末也不如。”(见贺照田编殷海光选集《思想与方法》第435页,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这是大半个世纪前的台湾情形,让殷海光很是感慨。从他发表这篇文章算起,又是五十多年过去,海峡对岸,仍是他所说的这种情形。中国大陆现在很多官员包括一些知识分子的思想观念难道不是同样“赶不上五四时代,连清末也不如”吗?我不知道这位“自由之子”(殷海光自称“五四之子”,又在去世前两年所口述的“遗嘱”中希望在他死后,“身体化灰,洒在太平洋里”,然后在台湾“东部立个大石碑”,上面刻着“自由思想者殷海光之墓”)如果地下有知,是继续感慨,还是会说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

 

201638

 

 

关键字: 闵良臣 中共 民主
文章点击数: 65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