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5/2016              

应克复:关于共产主义理论的先验性问题(之四)

作者: 应克复 应克复

2016311yingkefu.jpg (600×354)
位于加拿大渥太华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模型。(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6

除了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和推行公有制外,马克思对人类社会的未来还有许多设想,其先验性和空想性就更明显了。

 

如,认为实行了公有制之后,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社会的物质财富会愈来愈丰富。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的髙级阶段,对每个人就可以实行“按需分配”了。

 

本文前已论述,实行公有制后生产力衰退,社会贫穷,成了推行公有制的败绩,这与马克思的先验设想恰恰相反。只是由于公有制的收缩和私有制的再生,经济状况才摆脱困境。

 

至于未来社会物质财富是否会丰富到能够实行“按需分配”?答案恐怕是否定性的。因为经济的发展除了社会因素之外(如所有制,市场经济,科学技术的应用,政府的宏观调控等),还受到自然条件的制约。经济发展中,人口、消费、土地与各种资源的利用之间必须保持大体的平衡。破坏这种平衡,人类必自食苦果。我们生活的地球,土地和各种自然资源是有限的,可人口和消费却一直在增长。因此,人口与消费的增长同有限的土地与自然资源之间出现愈来愈突出的矛盾势在必然。这是今天人类已面临的头等大事。为了应对这一矛盾,人类应当压缩人口,压缩生产,压缩消费,压缩对自然资源的采伐,使人口、消费、生产与自然资源之间保持必要的平衡。马克思显然没有预见到今天人类所面临的这一趋势。以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是无止境的,与人类文明的演进是同步的,这又是先验主义的一厢之愿。

 

如,认为未来社会,每个人会愈来愈自由,这不仅仅是因为消灭了阶级,还因为消灭了分工。马克思说:“在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每个人就获得了全面发展。

 

社会分工是积极因素还是消极因素?社会分工使人们成为奴隶还是为人们的生产、生活的文明提升所必须?社会分工将随着社会的进步而愈加发达、愈加细密还是会趋向消失?作为一个现代人,都会认同,分工是不会消失的,分工与人类的文明生活永远相伴。至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是“对立”的观念,也是缺乏科学依据的。脑力劳动“消失”的观念,则是荒唐的。而脑力劳动消失后,“大家都会变成工人”(《马恩选集》第2卷第378页),其结果只会导致社会的倒退。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提出知识分子劳动化(在毛看来,知识分子的各种脑力劳动不是劳动,应当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予以“消失”),拜工人、农民为师,接受再教育,不是导致严重的恶果吗!

 

马克思还认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马恩选集》第1卷第37-38页)这种设想,人类不是倒退到原始社会,就是乌托邦奇谈。

 

马克思还提出了“自由人联合体”的概念,认为共产主义社会每个人都将生活在这种联合体中,无比的自由快乐。马克思对此作了如下先验表述:“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的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提出了“联合体”的概念。那么,联合体与国家有什么区别呢?其一,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联合体不再具有这种性质了。其二,国家是凌驾于社会之上的一种力量(恩格斯),联合体似乎不再具有这种特性了,因为,生活在联合体内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这是马克思的一种假说吧。

 

问题的实质在于,联合体的职责是什么?不管你称它为什么:国家,政府,共同体,联合体,但人类社会总得有公共管理机构,这个机构自然赋有公共管理权力。有公共权力就存在这种权力与它治理下公民之间的关系。可是,公共权力在履行其职权过程中是否能保障每个公民的权利不受其侵犯呢?如果仍存在这种侵犯的可能性,那么,生活在共同体内的人们仍然不能认为是完全自由的。不能以为,挂上了“联合体”的牌子,就万事大吉、平安无事了。马克思的著作中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些。

 

再说自由。自由有两种理解。一种是认识论上的自由,即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当人们认识了某一客观事物的本质与规律性,便获得了对这个事物的自由。一种是政治学意义上的自由。当社会组织了政府之类的公共权力机构之后,这一机构在行使权力过程中在不超越其权力边界、侵犯公民权利时,公民便是自由的。此外,自由还指不违反法律和不侵犯他人自由的行为。这两种设定,后者是对公民的要求,前者是对政府的要求。马克思没有说,他所说的自由是认识论上的自由还是政治学方面的自由,那么,他所提倡的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就令人费解了。

 

有一点是明确的,马克思所说的自由,是要在共产主义社会条件下才会降临人间。可是,从资本主义社会到共产主义社会之间这一长长的历史时期中,人们有没有自由呢?从马克思的一些著作中所表述的思想,在这一历史时期中,人们休想获得自由。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在有国家的社会里,怎么可能会有自由呢?可是,我们更需要的是现实的自由,是国家存在的条件下的自由。这方面,启蒙思想家、自由主义者早已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作出了明确的回答。马克思对这些有价值的宝贵思想为什么不加以吸取而一味空谈未来的自由呢?

 

7

1893511,恩格斯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说:“我们没有最终的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关于未来社会组织方面的详细情况的预定看法吗?您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马恩全集》第22卷,第628629页)

 

恩格斯在这里所说的“我们没有最终目标”,关于未来社会的“预定看法”“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这一说法与马、恩在十九世纪4080年代的著作中所表述的思想并不相符。

 

大家知道,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怎么没有“最终目标”呢!至于对未来社会的“预定看法”也是明确的。那就是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取消市场经济与商品交换,代之计划经济,实行按劳分配(待物质产品极大丰富之后实行按需分配)。这些,在中国都是曾经实行过的,只是遭到重大挫折、付出高昂代价后才有所改变,遗憾的是至今还留下很粗的尾巴呢!此外,诸如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不断革命,消灭阶级和阶级差别,消灭社会分工,国家消亡之后,每个人将生活在自由人的联合体中……

 

上述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主张早已为世人所熟知,对于恩格斯来说,更是烂熟于心。

 

可是,恩格斯却说,他们对于未来社会的“预定看法”,你“连影子也找不到”。

恩格斯的这个互相矛盾的说法,到底在向人们表白什么呢?

 

我认为,恩格斯在这里实际上是在否定马克思(包括他自己)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学说——主要是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推行公有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等。或者,至少是对这些先验设想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只是没有明说罢了。你若不作这样的理解,那还能作什么解释呢?况且,这样的理解与恩格斯晚年的思想脉络是相吻合的。最突出的例子是18953月恩格斯的最后著作:为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所写的“导言”所表述的思想——历史表明“我们曾经错了”,“当时的看法只是一个幻想”……

 

所以,这实在是恩格斯晚年思想一段十分重要的留言。

 

可惜,这一十分重要的留言并不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共产主义革命领导人所关注。

 

我不知道今天中国思想理论界,是否有学者已经认识到恩格斯这一留言用意之所在。

 

恩格斯这一重要留言已过去一个多世纪了。社会主义的世纪沧桑是否在印证对恩格斯这一留言的理解呢?这是值得深思的。

关键字: 应克复 共产主义
文章点击数: 669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