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9/2016              

黄钰凯:省长的谎言建立在婊子的牌坊上

作者: 黄钰凯 黄钰凯

 2016318shuangyashan.jpg (600×450)

 
新加坡早报报道,黑龙江省长陆昊3月6日在全国人大黑龙江团开放活动中公开向中外记者瞪着眼睛说瞎话:“龙煤井下职工八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而实际上很多地面职工已经6个月没有发工资了,井下工人发工资也是减半,就连四大公司总经理的月工资也减到了1500元。陆昊的谎言激怒了处在水深火热中的25万龙煤职工,龙煤集团双鸭山公司几万名矿工一连两日“散步”讨薪。3月12日,陆昊承认,龙煤集团严重亏损导致现金流消耗,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税收和企业应上缴的各类保险,不少职工生活遇到困难。对于此前自己的谎言引发矿工连日讨薪事件,陆昊表示,“我们要深刻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龙煤集团是黑龙江省最大的国有企业,是黑龙江省GDP的主要来源。但作为能源大省的一省之长,作为“时刻把人民的冷暖挂在心上”的省委副书记,作为传说中的隔代指袭皇帝,作为戴着“三块表”的“人民代表”,却不知道25万职工的死活。“陆昊门”足以证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和社会主义特色的人大代议制度都是婊子的牌坊,陆昊只不过是在婊子的牌坊下裸奔了一次。

 

陆昊的省长职务不是公民选出来的,而是皇帝派来的;陆昊的人民代表资格是党中央内定的。他只对皇帝负责,与公共权力委托和“代议”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的前途不是掌握在黑龙江人民的手里,他不可能为矿工说话,只能为皇帝的“英明领导”唱赞歌。

 

陆昊之所以敢瞪着眼睛说瞎话,因为张德江敢说今年“有9亿多选民将参加选举,直接选举产生250多万名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有网民说“自己没有见过选票长得什么样”,有网民说“见过选票但不知道候选人长得什么样”。网民们只知道公安局抓起来的黑社会老大不是政协委员就是人民代表,网民更知道全国“两会”是“美国孩子家长代表大会”。“两会”的主要成员来自各级官员、商人、黑社会老大、军警,其他少量红歌天王天后、净身房里的“太监知识分子”,还有当了17年人民代表没有投过反对票的申纪兰之流。他们不需要演讲拉票,不需要扫街拜票,不需要辩论视听,更不需要把电话号码告诉选民。因此,到了开“两会”时,他们不是去代议和质询,而是胸戴皇帝像章去表忠心,去赞扬朝廷的工作成就,去夸奖丞相“工作报告做得好”,去奉承总书记“我们那里的老百姓把你喜欢得不得了”。陆昊可能想从“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这个角度去给习近平添加一个“伟大奇迹”,没想到添了一个大麻烦。

 

过去,在政协委员和所谓的人民代表中,也有良心发现,为苍生说句人话。可是今年“两会”,党中央反复强调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要“守纪律讲规矩”,党内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强加在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身上,所以这次“两会”中的“大炮”哑巴了,真话明显减少,只剩下了“雷语”——“劳动法对雇员保护过头”。会议过半时,“雷语”也没有了,只剩下谎言。当撒谎成为官员和人民代表的习惯时,“陆昊门”就是“新常态”。

 

网民发帖说错一句话或一个数字就被以“造谣”的名义抓进牢房,而陆昊造了一个天大的谣,并“造成严重后果”,但他仍然坐在主席台上“做重要讲话”,这证明“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的外交辞令也是一块婊子的牌坊。在宪政国家,官员公开撒谎引发舆论后早就引咎辞职了,这是起码的政治伦理,而中共官员的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作为多次到龙煤集团分公司调研的陆昊,把责任归罪到下属的“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并说“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言外之意是这次就不追究责任了。他还对《京华时报》记者说:“井下职工确实有欠薪的,这个事情,我说错了,不管什么层级报告错了,不管任何原因,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改。改完了,就要解决问题。”这样轻描淡写地对公众交代,体现了中共官员的“无能、无赖、无德、无耻”,“四无政府”就是这样在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的所谓监督下炼成的。

 

当陆昊瞪着眼睛说瞎话时,来自黑龙江省的其他人大代表就在他身边,来自龙煤集团的全国人民代表也在他身边,但没有一个人敢于纠正省长的瞎话;当双鸭山矿工上街讨薪时,市里的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都哪里去了?当矿工上街讨薪被打被抓时,市里的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你在二奶家还是在小三家?当说瞎话的责任得不到追究,矿工们无法看到那个“信息不准确”的报告,此时龙煤集团四大公司的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难道都死了吗?还有那些失声的“姓党”媒体,他们躲在“舆论监督”这块婊子的牌坊背后,正在瑟瑟发抖地编造“正能量”。

 

陆昊在认错的同时表示:“黑龙江省委的财力就300亿,龙煤每年的工资就100亿,如果真正出现资金链断裂,全部停产,先不说安全和稳定的问题,我们省级政府都没有财力来救龙煤。所以看出了潜在重大风险,就必须断然采取改革措施,去年九月我们痛下决心的时候,不完全是主动因素,因为实实在在到了过不去的关口。”听陆昊的话好像说得挺实在,但他掩盖了国有煤企根本的亏损原因和最大的亏损黑洞。作为人民代表应该说出这个政治黑洞,但作为省长他又要“守纪律讲规矩”,不能“妄议中央”。

 

这就决定了陆昊不可能成为“人民的代言人”,不可能说出那个政治黑洞。经过几年的“国进民退”,中国的煤炭资源绝大部分被垄断在国有企业中,他们打着“保护资源和环境”、“提高国际竞争力”、“安全生产”的旗号,纷纷组建航母式煤企集团,垄断了国家GDP大跃进运动的投资,垄断了银行贷款和市场,投资项目的产能不断释放,高利润来自垄断而非市场竞争力,过上了“黄金十年”的好日子。然而,在外国煤炭打进中国后,他们的“国际竞争力”无影无踪,一败涂地。这些集团组建后,因政治体制改革不配套,导致现代化企业制度改革彻底失败。国有煤企仍然保留着行政级别,企业老总本身也是政府官员,官商结合,在政治利益上要服从GDP这个证明中共执政合法性的政治任务,在经济利益上要服从特殊利益集团,煤矿的扩建改造项目、地面公共设施建设项目、物资采购招标、产品销售和货款划回被大小“太子党”、政府官员及经济寡头所控制。这“三股势力”只考虑眼前利益,根本不会考虑可持续性发展,不可能不靠吃尽子孙饭的手段来赢得一时的“G D P狂欢”,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今天的产能过剩和成本居高。

 

改革开放后,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但经济管理的部门化制度特征并没有变,整个国民经济是官僚经济,各级政府管理所有经济活动。这种从中央到地方的垂直治理,是一种变相的“封建制度”。每一次机构改革都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和发展国家资本主义,每一次企业重组都是为了垄断资源和市场,每一次企业经营管理机制改革都是对煤矿工人的抢劫和官商之间的分赃。从龙煤集团一系列腐败大案中,可以看到产能过剩和供大于求中的权贵利益,可以看到大干快上的狂热背后是强大的长官意志,以及基于垄断养成的自大、昏愦和腐败,对安全与生命的极端漠视。

 

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当然知道龙煤集团“黄金十年”的红利哪里去了,家藏亿元现金的国家能源局副司长魏鹏远,在哈尔滨、北京、大连、三亚等大城市有多套房产的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张成祥,早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不是人民真正选出来的“人民代表”,在人民利益的争取上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与贪官污吏们同流合污,只能为总理的报告点赞。

 

“在到了过不去的关口”,陆昊才想到了“必须断然采取改革措施”。可是,没有民主做保障的改革和“主权在民”的改革,再好的改革方案也会异化和变形。只要“守纪律讲规矩”的政府官员、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存在一天,矿工们就永远不会有“获得感”,因为省长已经代表你拿到了“没有减一分”的工资。

关键字: 黄钰凯 双鸭山
文章点击数: 587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