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1/2016              

林傲霜:人权缺失下的“人身依附”怪相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2016320zhouyongkang.jpg (254×199)

周永康人身依附图(网络图片)

 

2016320zhongziwu.jpg (248×203)

文革忠字舞(网络图片)

 

 

美国总统罗斯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致国会的咨文中,提出了人类“四大基本自由” 这一著名概念。即: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几十年过去后,而今已成为现代文明人类普遍的共识与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人类普世价值观重要的组成部份,是现代文明人类最普遍和最基本的自然权利。

 

中共在大陆夺取国柄执掌政权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根本不许提尊重人权,保障人权。尤其在毛泽东暴政年代和文革时期,更将“人权”斥为“资产阶级反动观点”,成为大“罪” 一条。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在世界文明社会強大压力下,才不得不承认人权概念的正当性与必要性,并写入了中共所谓的宪法条文里。然而在对人权概念进行具体的诠釋时,官媒体与当局豢养的御用“学者”们却偷換概念,力图阉割人权重要的精髓。他们挖空心思地“发明” 了一套歪理,说“人权的核心就是生存权”(以后为了迎合邓小平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之说,又在“生存权”后加上“发展权” 三字) 力图用这套说词,对人权的内涵,蓄意加以偷換和曲解。按此歪理邪说,人权就是吃飽穿暖,仅此而已。故被人嘲讽为是以“豬权” 取代人权。

 

其实在当今中国现实生活中,不但三亿多中国人都还生话在联合国规定的平均一天收入不到1美元的贫困线下,当然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而十三亿多中囯大陸人,不但没有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更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在共产极权专制下,不仅一般老百姓没有,即使为官当权,乃至位极人臣者,也会在官场权斗的风云变幻中出现惶惶不可终日的情景。不信请看彭德怀、贺龙、刘少奇……竟也不免落个“朝承恩,暮作囚”的结局;林彪从写入了党章的党魁“接班人”, -下便成了“反革命卖国贼”; 而王立軍今日还权倾一方,明朝便苍惶逃命。如此等等。至于普通百姓“闭门家中坐,禍从天上来”的事就更不稀奇了。所以中国人在“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中共在延安时骂国民党之语)的共产极权专制下,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正是在这种恶劣的人权狀况中,便出现了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独特现象叫作“人身依附”。

 

所谓“人身依附”, 就是把自己的命运、前程乃至生存活命,都要依靠、寄托在别的几个或一个人的身上。对小民百姓而言,那就是你的单位领导,在官场中,那就是上面最有权势的人。就全国而言,你就必须“依附” 于中共。所以中共才公然说得出决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飯,砸共产党的鍋” 这样既悖于事实更蛮不讲理的话。而在毛泽东年代,由于毛即是党,所以公然唱出“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人人戴毛像章,个个跳忠字舞,在毛的像前早请示,晚汇报,不称为邪教,胜似邪教。只差没三跪九叩了。诸如此类的事儿皆异曲同工,都突显中国人没有独立的人格、人权,只有人身依附。

 

几十年后,同样如此。所以周永康一垮台,许多人也跟着倒霉,这就叫“站錯了队”。 你“依附” 錯了对象,还能不倒霉?如果说这是反面的例证。那么请看:今年中共“兩会” 期间,西藏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入场时,胸前赫然佩戴着“习大大”的头像章。这就是向最高权势者表示效忠,表示“我”愿意,而且已经忠心耿耿“依附” 于您老人家了!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兩会”上海代表团的人大代表朱雪芹在央视节目中面对广大听众不談国事、政事而公然说,以前觉得习近平的头发非常黑,但这次“我发觉总书记的白头发多了一点”。其实凭常识就可断定,“习总” 白发“多了一点”,只不过是染了黑发或者没有染的小事一件。你朱雪芹是人大代表,就是民主国家的国会议员,台湾叫立法委员(简称“立委”)。你的责任是什么?你花费纳税人那么多錢,来北京干什么?你不明白吗?你放着正经事、囯家事不议不论,却去对习近平个人的头发大发感慨,大作文章。大概为的就是要带出下面这句话:“因为我们国家这么大,他要管各种各样的事情也应该非常辛苦的”。 说白了,就是要讨好,要献媚,阿谀逢迎。以便博得领袖青睐与好感。个人的“人身”也才有更好的“依附”。如果美国的议员或台湾的立委,说出这样的话,不被选民的唾沫淹死才怪。下次谁还会把选票投给这种昏蛋?而在中国则绝对是“正能量”, 更不需要谁的选票去选她,“我”这“代表” 照当不误。 这大概就是中国的“国情” 与“特色”。

 

更无独有偶的是,近来一首名为《要嫁就嫁习大大》的“神曲” 也走红网络。歌词中唱道:“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雷厉风行做事样样认真,管它苍蝇老虎、牛鬼蛇神,也通通拍倒,决不放任。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一身豪情男儿铁骨铮铮,管它风云变幻、艰难险阻,也坚持到底,一路向前!”此歌虽被官媒极力吹捧,称其为“饱含深情、 充满正能量”。但广大网民却直呼太恶心、鸡皮疙瘩都掉满一地。正如一位有识之士指出的那样:“我不觉得这个是正能量,这个怎么会是正能量?是变态的东西,挺恶心的。自从1949年之后,大陆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政治斗争,人性都变得扭曲了,有很多编这些东西的人,那就是宣传部门给他一些钱就行了”。”

 

而另据网络上流传的一个不完全歌单显示,颂习的歌包括:《包子铺》、《要做就做习大大这样的人》、《习主席寄语》等。2014年一首《习大大爱上彭麻麻》的歌曲,在大陆社交网站上广传,甚至被大妈纳入“广场舞”舞曲之一,在各个公共场合播放。进入2016年以来,最近有一个名为“青春老少年”的乐团唱了一首《全民偶像习大大》,走红网络。值得关注的是,最近官方首度推出颂习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反复吟唱“我们老百姓深深爱你,爱你,爱你”。 这 实際上是把政治人物“打扮”成娱乐圈的明星偶像-样。对一个政治权势人物如此歌颂实属罕见。即便毛泽东当年也只是“伟大导师、领袖”、“ 红太阳” 尊为“圣”、“ 神”。 北韩再肉麻,也不过“慈父领袖” 而已 。如今却横空出世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大”, 其內涵模糊,外延不清,更扯上婚嫁,再加上“爱你,愛你”,不伦不类,比附荒唐。这只能给人一种印象, 那就是这帮人是极力想投靠依附, 而且太过于心急,已口不择词了。事情弄到这一步,据香港明镜和邮报报道,北京一位接近中共高层的人士透露:連“习总”本人都感到不是滋味,明确要求:不要叫我“习大大” 了。几十年的独裁专制,把中国一些人的奴性“培养” 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离奇程度。

 

人身依附,从来为人所鄙视。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有木名淩宵》中就给了极辛辣的嘲讽。再回头来看看往昔大大小小依附于权势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即便爬到了姚文元、王洪文那样的位置。“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 而“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揺,疾风自东起,吹折不终朝”, 也就“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了。

 

从1949年从后,中国人权狀况不断恶劣,人身依附便应劫而生。结果带來的是斯文扫地,道德沦丧,互相吿密,尔虞我诈,最终人人惶恐,国无宁日。所以中国只有抛弃一党独裁,废止极权专制。转型民主,保障人权,才能杜绝人身依附这种怪现象,民众也才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6年3月16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人权 人身依附
文章点击数: 590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