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2/2016              

闵良臣:“敢在共和国当皇帝,那才真叫好大胆子”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6321xinhaigeming.jpg (515×383)

影视《孙中山》中照片

 

 

辛亥革命,说起来一百多年了,可只要你收看一下几年前大陆央视播放的五十九集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就仿佛觉得那时的革命党人所要反对要推翻的东西,在这个国家仍顽固存在着。特别是近年来,自己仿佛又看到了袁世凯的影子。现在大陆上很多网民都意识到这个国家有再次发生文革的可能性,或说或多或少地要倒退到毛泽东时代,这一点,不仅从国家领导人的腔调作派上可以得到“昭示”,就是从下面一些人的歌功颂德乃至肉麻地阿谀奉承似乎也能证明。最近又从转发来的手机微信中竟然看到了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头像以及“习主席语录”,真让人有点不寒而栗。既如此,就让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百余年前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如何反对专制的历史吧。这样,或许可以让这个国家上至领导人下到普通国民更加清醒,至少不那么昏头昏脑,做一些傻事、蠢事,甚至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事。

 

共和之路还很长还很艰难

 

起因是一个多星期前,手机微信群一位同样追求民主自由且今年已七十多岁的老大姐转发一则视频,是《走向共和》最后一集结尾处孙中山当年在上海那长约十余分钟的演讲,据说几年前央视在播放这部电视剧时把这十余分钟给掐了。可由于当时自己还在媒体上班,且天天是晚班,难以及时收看,因此也不知真假。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提醒自己现在可以通过电脑补看。由于性子急,也就从最后一集开始,即所谓倒着看。

 

就这么一集一集地倒着看,对剧中许多台词特别感兴趣,它不仅让我知道百余年前孙中山那些革命党们是如何想的,而且觉得今天我们这个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跟当年相比,看不出有什么进步。要知道孙中山当年所宣扬并为之奋斗的那些理念,即使又过了百余年,对中国大陆民众而言,仍是奋斗目标。孙中山的临终遗言,即“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非但没能成为后来执政者的“座右铭”,反而弄成了这个国家挥之不去的“梦魇”,即百余年后,当年革命党人希望中华民族成为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家的目标不仅仍然没能实现,反而大有倒退的危险。今天中国大陆出现的有些现象与百余年前是何其相似乃尔;百余年后有人为何还在那儿发昏,还要逆历史潮流而动?

 

当年在国民党成立大会现场,孙中山以代表身份讲了一席话。他把出来做官称作是人民要他出来“服役”;又从人民还需好好地练习行使参政议政权,尤其是选举权,而政府行政官员也需要在实践中深刻领会什么是民主政治,什么是代议制度,最后说道:“文以为,共和之路还很长,还很艰难。”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共和之路会是如此漫长,会有如此艰难,从他讲这番话算起,已经一百多年过去,中国有十几亿人仍艰难地行走在通往“共和”的路上,或者说仍没能实现真正的“共和”。

 

“如果你说自己还是皇帝,就一枪毙了你!”

 

最近一段时间,看到封建意识特别是封建现象迷漫整个国家,有人简直是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简直与当年的袁世凯像极了,真让人有点忍无可忍。

 

《走向共和》“剧终”前打有几段字幕,其中一段说的是:“1924年11月5日,国民革命军进入紫禁城,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逐出了皇宫。鹿钟麟(闵按:此人当时为冯玉祥部第二十二步兵旅旅长)用手枪对准皇帝说:如果你是公民,你可以离开;如果你说自己还是皇帝,就一枪毙了你!”

 

本人最喜欢末尾一句:“如果你说自己还是皇帝,就一枪毙了你!”读到这字幕,一下子联想到文革时在中国大陆简直可以说放烂了的电影《地道战》,当民兵们有一次打扫战场时,发现还有装死的汉奸,于是,一个女民兵脱下一只鞋子,对着汉奸的头一边打一边骂:叫你当汉奸!叫你当汉奸!而现在应改作:叫你还想当皇帝!叫你还想当皇帝!当然,这是玩笑话。这段字幕告诉人们,可见当年反对帝制是何等决心。然而一百年过去,我们看到中国不仅有再次发生文革的可能,最担心的是千万别又恢复了帝制!

 

名为民国,实乃专制

   

《走向共和》的第五十三集中在袁世凯总统府,有梁启超与袁世凯的一段对话:梁启超:“大总统,大总统!这个人(指杀害宋教仁的幕后)是不是你?”袁世凯:“卓如,你说什么!卓如啊,这钝初死了,我也很伤心哪。”梁启超:“那天我们一起观看钝初竞选的电影,我们明明知道国民党会获胜,可大总统你却说什么‘我自有办法’,请问大总统你的‘办法’是什么?你的‘办法’是什么?(气愤地大声叫喊)是暗杀吗?你说话!”……

 

袁世凯:“卓如啊,你也不想想,我要是想杀钝初,直接杀就是了,(此时梁启超打断:“可是”,袁世凯示意不让梁说话)不然等他来到北京,我随便安个罪名也就杀了。但是,杀人之道多的是,我,我这是何必。我发个电报召他来北京,又在他将行未行的时候杀他,我这不是授人以柄吗?卓如,我杀人多了,我会有这么蠢?”

 

大总统就是大总统,袁世凯就是袁世凯。名为民国,实乃专制,不然,有哪一个民选的总统敢于说只要自己想杀人,可以“随便安个罪名”或者“直接杀就是了”?只有专制独裁者才会毫无顾忌,才敢于说这种大话,当然也是蠢话,甚至是不要脸的话。所以说,一个国家,只要实行的还是专制独裁制度,就一定是十分恐怖的。问题是,百余年后,虽然没有人敢于这样说了,甚至也真的没有人敢于给别人“随便安个罪名”或者说想杀谁“直接杀就是了”,可随便安个罪名想抓捕谁就抓捕谁,想说谁有罪谁就有罪,甚至想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这种情形,我们时常还是能见到的。

 

“共和共和!是假的!”

 

康有为,在1898年的“戊戌变法”中是支持光绪皇帝改革的革新派,可到了后来,不知脑子里那根“筋”不正常,竟成了保守派,甚至一心复辟帝制,这自然是逆历史潮流而动。

 

然而,面对康有为的保守,我们不能不说,也是“事出有因”。电视剧《走向共和》最后一集中有这么一个情节:一天夜晚,康有为来到自己的学生梁启超家,告诉他清室要复辟,并且有张勋和十几个省的督军支持,梁启超听了后告诉康有为:“这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啊!”

 

谁知康有为听了却怒声说道:“潮流?什么潮流?共和吗?你们天天喊共和,可你们喊来了什么?一个袁世凯的帝制,一个绝非代表民意的国会,一部如同儿戏的约法。再看你们共和国那些当官的,不是卖身投靠就是骗取,跟强盗和妓女有什么区别!这所谓共和国的政治,坏透了,乱透了!共和共和!是假的!”梁启超说:“所以我们要再次革命,革它假共和的命!创造一个真共和!”

 

这段话如果不是出自康有为之口,尤其是再将其中袁世凯这个人物的名字换掉,然后由今天的什么人说出来,我们同样觉得没有什么不对。也就是说,康有为忘不了大清,更忘不了先帝,他要复辟帝制,当然是保守和反动的,可“共和”给他的印象也太坏了。如果不是当时那样一个假共和,康有为是否还会那么“忠君爱主”也未可知。

 

现在的问题是,当年令康有为反感的假共和现象,百余年后又有多大改观。康有为所说的“你们共和国那些当官的,不是卖身投靠就是骗取,跟强盗和妓女有什么区别!这所谓共和国的政治,坏透了,乱透了!共和共和!是假的!”这些话在今天还有没有现实意义?今天这个“共和国”里那些“当官的”与百余年前那些官员们有什么两样?特别是百余年后,这个“所谓共和国的政治”难道不是像当年康有为所看到的一样“坏透了,乱透了”吗?今天很多网民根本不承认大陆是什么“共和国”,这与康有为认为当年那“共和”是“假的”又有多大区别呢?

 

“绝不允许中国有皇帝”

 

《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现实意义,就是告诉今天的人们,百余年前,在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妄图恢复帝制期间,无数仁人志士拼死反对再行专制。既如此,如果一百多年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是努力走向民主,反而给人们的感觉,是一天天更加专制,该是情何以堪,又怎么对得起那些长眠地下的仁人志士。

 

在反对专制方面,宋教仁、孙中山、黄兴,还有那个时报记者田沫都是义无反顾铁了心。孙中山对袁世凯看得最透。国民党创建元老、议会研究专家宋教仁被暗杀,调查出来的“幕后黑手”是当时的国务总理赵秉钧,可在孙中山看来,幕后主使一定是袁世凯,甚至就是他袁世凯下令暗杀了宋教仁。因为国民党竞争胜利后将由宋教仁组建民国内阁,他将以国民党内阁和袁世凯的专制进行斗争。孙中山认为袁世凯不可能容许出现这种情形。孙中山还认为“袁世凯是大总统,法律就没有用。”他还带着愧疚的心情跟黄兴说,原来“以为袁世凯是个可旧可新的人”,革命党人“使把劲儿帮帮他,他就会除旧布新,多少也会变成个新人”——电视剧演到这儿,孙中山用力地对自己左右脸各搧一巴掌,带着哭腔说:“我错了!”看到这里,我这个观众也跟着落泪。

 

电视剧中还有这么几句对话,时报记者田沫问孙中山:“袁世凯他真的要当皇帝啊?”孙中山回答:“这是他多年来没有放下来的心愿。……”田沫听孙中山这么讲,却认为中国即使有皇帝也没什么,英国和日本不都有皇帝吗?对此,孙中山是这么说的:“英国的宪政和皇帝可以并存,日本也行,唯独咱们中国不能有皇帝。”田沫不懂,问了一句:“为什么?”孙中山接着说:“没有皇帝他都敢搞专制主义,有了皇帝……他一定会是一个‘朕即天下’的封建皇帝。这就是咱们的国家呀,有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皇帝’就两个字,可它是封建专制主义的招魂幡。”忍了忍,孙中山降低声调:“只要我还活着,我绝不允许中国有皇帝,绝不允许啊。”

 

专制不解决,共和国就是一泡影

 

《走向共和》第五十八集开场画外音:“袁世凯帝制自为,涂毒天下,其妄称天威神武之日,即人民作牛作马之时,我仁人志士拼死反对再行专制。誓殄元凶,再奠共和。中原豪俊,望旆来归,草泽英雄,闻风斯起,大兵既至,诛罚必申,中华民主共和国万岁!”

   

袁世凯在得知他复辟帝制后天天看的报纸是假的后,气病了。时报记者田沫就在这时采访了袁世凯。因见到袁世凯的傲慢劲,田沫对袁说道:“总统高高在上,可能不知道,还有比总统更大的权力吧。”袁世凯:“有吗?”田沫:“我们当记者的有句行话:见官大半级。”袁世凯:“见官大半级,见官大半级,你真是好大胆子啊。”田沫:“敢在共和国当皇帝,那才真叫好大胆子。”

 

这一句真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什么叫共和国,孙中山后来第一次穿着自己设计的“中山装”在上海的那场演讲中讲得再清楚不过了:“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共和国是自由之国,自由是人民的天赋人权。”“共和国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和国是法制之国”。然而,到了民国六年的时候,大家看到的仍是一个假共和,这一点,孙中山在演讲中同样说得透彻:民国六年来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小的自由,人民没有权力、没有自由;民国六年来只有人民对当权者恐惧的“爱”,当权者对人民口头上的虚伪的“爱”,那种真诚的真挚的博爱我们看不到;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逮捕你,甚至暗杀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员可任意蹂躏的妓女!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行政中,我们看不到透明的程序,看不到监督系统,人民不知道他们如何花掉了人民的血汗钱,人民不知道他们把多少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共和国的行政应该暴露在阳光下,可我们看到的却是暗箱操作,漆黑一团!民国六年来,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一部真正的宪法,就那部不成熟的“临时约法”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强奸,被当权者玩弄于股掌之上。我们的民主共和国成立整整六年了,可真正的共和国,她还没有开始!她一次又一次地被各种东西击败。共和国是平等之国,人们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人民仍被奴役着,被压迫着;咱们本来是共和国啊,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

 

孙中山这些话讲于约百年前,可大陆民众今天听来,不是仍然感到身临其境吗?

 

2016年3月初

 

 

关键字: 闵良臣 辛亥革命 皇帝
文章点击数: 64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