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向 】  时间: 3/22/2016              

吴祚来:“习核心”─中共新极权时代来临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二○一六年第一政治事态,是习近平被地方要员拥戴为“核心”。国内外媒体相继报道,有地方大员新年伊始陆续通过会议学习的方式,向习中央宣誓效忠,在向习看齐的同时,提出了“习核心”这样一个政治术语.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近日主持省委常委会会议,称习近平“展示了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雄才大略和高超政治智慧”,强调习“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就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还是在湖北某县城,人们甚至拍摄到写有“习近平万岁”的横幅,悬挂於大道两侧。一些人为习近平新集权造势,或者向习核心讨好,不惜照用令人不耻的文革方式。
 
所谓“核心”即老大说了算
 
近日,学习小组推出周新民的文章《习近平的四大“核心能力”》,众多媒体也以显着位置予以刊登,学习小组不是新华社,不属於中宣部,也不是文革时的梁效,而是习身边的核心团队根据形势的特别宣传、写作小组.现在看来,它可能直接归中央办公厅管理。
 
周新民这篇大作,能够经学习小组推出,然后通过各大媒体发表,显然与习核心团队为习核心造势有关,各地大员为什么要向中央看齐,为什么要向习看齐,习为什么是核心?周文通过长篇讚誉,似乎回答了人们的疑问,文章意在使人们相信,习的核心地位并不是凭空想像出来的,而是他名符其实。但,如果这篇文章的核心人物换成毛泽东、邓小平或江泽民、胡锦涛,甚至换成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可以成立,如果中共最高领导人不“具备”上述四项核心能力,那他还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么?反之亦然,只要任何一个人当上了中共最高领导,门下就可以想当然地写出这样的讚美文字。这就是极权社会统治者被制造出来的“魅力”。
 
但民间社会或学界、国际社会看到的是怎样的一幅景象呢?
 
道路方面:人们看到文革死灰正在複燃,文革时对异见者的打击是反革命罪,而现在则名之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大量维权律师与民间异见人士被抓,甚至长期拘狱而不审判,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在被倒退成文革死路。甚至对习的宣传模式,也山寨文革,纵容个人崇拜。
 
习当政三年,集党的主席、国家主席与军委主席於一身,又设立了多个中央领导小组,亲任组长,最重要的是成功掌控了军权,习近平确实已站在权力巅峰,完全可以“高瞻远瞩”,他可以带领国家融入世界政治文明社会,也可以把国家继续带回到封邦锁国的毛氏社会主义道路。而今天反普世价值反民主宪政,这是向前高瞻,还是往后远瞩?
 
周文说到习近平大无畏的变革能力,到现在为止,我们还看不到习近平重大的政治改革举措,他大谈依法治国,但各种非法的拘狱随处可见,对律师对维权人士还有异见人士的打击,远远超过了胡温朝代,跨境拘捕异见者或出版商,都无所不用其极,超越的不仅是国家法律,更令国际社会无法容忍。
 
最后一条是大国领导人风范,大国领导人要让其它国家感受到友好,如果仅仅靠大撒币,来谋取国际社会的影响力,这样的影响力得来容易,失去也非常快。中国还有数以千万计的人口在极度贫困中,大量的儿童生活艰难,在这样的境况中满世界多元援助,背后藏着多少贫困中国儿童悲苦的泪水?内政是外交的延续,如果一个国家对内不尊重自己国民的人权,他很难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
 
习还想成为有自己思想的领袖
 
毛泽东靠不停的革命运动,获得了核心地位,成为“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邓小平在八九民运之时,意识到党国危急关头,需要一个决断者,他自己充当了六四屠夫,也就成为了核心,同时将政治核心移交给后任的江泽民,枪桿子里面出政权,枪桿子里面也出政治核心。邓小平、江泽民的政治核心,都是拥枪的结果,而其决断力,就是敢於屠城、敢於镇压人民的恐怖能力。
 
无论是由於被某些不明政治力量裹胁,还是习近平本身的意愿,习上任三年来许多领域在倒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官办的人民网上,开始涌现强烈要求习近平长期执政的呼声……当习近平的大幅画像出现在市场上,或与毛的形象并列出现在大画幅之上,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中,人们想到的不是一般的尊重,而是一些政治力量在刻意而为之,或是树立习的个人威权,或是将习与毛绑在一起,把习当成毛思想的继承人,或是把对毛的期望,嫁接到习的身上。
 
我们看到,面对这样的宣传,习本人应该也是比较“配合”的,譬如一幅象徵意义特别明显的图片,习佩戴红领巾,被一群同样佩戴红领巾的少年团团围住合影,这张照片与毛泽东当年和红小兵们合影完全重合。显然,习本人也是喜欢被红色少年们围在画面核心,并接受孩子们幸福的崇拜与拥护.这是否意味着,习对文革或毛有挥之不去的怀旧情结?
 
当人们看到毛画像与习画像出现在同一样画面之上,成为年画或宣传画之时,当然还会自然想到,习本人讲过的话,不能将改革开放的前后三十年互相否定。尽管习没有为文革翻案,但不否定前后三十年,强调的当然是毛思想与中共领导的一致性,某种意义上,他正在继承毛的领袖形象,不仅要成为核心,还要成为有自己思想的领袖人物。去年体制内有人喊出了习核心,也有人首次提出习的经济思想,习近平战略思想,甚至也有媒体直接提出习近平的思想,这些术语在中共政治话语体系里,意味着习在党内的政治地位与思想地位又将升级。
 
政治核心追求是什么核心价值
 
极权体制需要威权,没有威权一事无成,如同客大欺店、店大欺客的坏规则,中共体制内也如此,帝威欺臣,臣强欺帝。但无论是帝威还是臣强,制造人权灾难的能量,都是一样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权力制衡,没有独立的司法主张正义,当然更没有公开的政治平台,进行政治竞争。
 
好了,习核心已不是问题,习追求的核心价值才是真正的问题.
 
习核心或以习为核心的中央,秉持怎样的政治理念,让中共或中国走出困境?因为政治上不愿意走西方政治模式之道,所以在经济上也无法持续与西方社会有强势的合作,於是习中央走一条新的西征路线,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西进,在经济上与毛时代的第三世界接轨,通过输送美元,期待获得这些国家重大项目,以输出中国过剩的产能。但这一重大举措,国家动辄抛出数以十亿、百亿美元的钜资,既没有看到全国人大相关委员会的预算与审批,也没有看到权威经济学家们对国家重大项目的合议与评估,完全靠最高领导人或领导小组决定,外交人员配合,这些项目与早前的海外巨量投资一样,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体制内外、国内外的谋利集团将其掏空,不会有任何监督与制约.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对南美一些国家的钜额投资,已面临这样的严峻问题.
 
核心极有可能异变为独夫,有独夫,必生国贼或民贼.二○一五年股市剧烈波动,中央政府动用国家财力来干预、狙击、拯救,似乎政府动用自己强有力的手,就可以扭转经济乾坤,结果呢?政府与股民的财富巨量蒸发,中央政府只能以抓相关领域的内贼,来平息民怨。现在我们要追问的是,二○一五──二○一六年,中央政府在不发达国家挥洒数千亿美元,如果出现巨大亏蚀,还是去抓几个贪官了事,或者决策者出来承担责任。
 
鲍彤老说:第一,不可能是世界适应中国,而是中国适应世界。第二,不可能是现在走向过去,而是现在走向将来。周子瑜事件说明是大陆方面撕毁了九二共识,不允许台湾人打出中华民国的旗帜。跨界抓人,说明是大陆方面打破了一国两制,不承认香港自治。现在的情况就是内外交困、没有章法。
 
习中央在许多领域表现出现的不遵守章法,是因为不尊重普世价值,而普世价值的核心价值是保障人权,如果以习为核心的中央不通过司法独立来保障人权,将人权作为国家核心价值予以承认并确保,其乱局必然持续.
 
一个不尊重二战后确立的人权核心准则的国家、一个反对普世价值的中央政府,这样的体制中出现权力核心,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个人,被无数权力层次包裹在中间,这些权力部门层层过滤信息,最后让核心作出令自己满意的决策,这个决策必然是有利於各级利益集团或权力集团的,否则,权力集团就会离心离德,不以核心为核心。
 
关键字: 习核心
文章点击数: 29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