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0/2016              

黎建军:我以我血沃宪政——纪念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先烈李旺阳

作者: 黎建军 黎建军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329liwangyang.jpg (320×240)

李旺阳在病房离奇吊死(网络图片)

 

 


2014年2月19日,正是中国南方大雪纷飞的时节,我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南方街头运动的旗帜性人物唐荆陵一起来到邵阳市北塔区大山陵陵园,以悼念2012年6月6日被当局杀害的中国铁汉李旺阳,这是我和唐荆陵在李旺阳先生被害后第一次来到他的墓前祭奠他的英灵。而在此之前和之后,不断有各地的民主人士和公民,冒着被邵阳警方抓捕的危险,千里迢迢来到大山陵陵园,以悼念这位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伟大先驱和革命烈士。


李旺阳是自1989年“六四运动”之后首位被当局谋杀的民主异议人士。2012年6月6日清晨,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的李旺阳被他的妹妹李旺玲发现离奇吊死在邵阳市大祥区医院病房的窗户上,而邵阳警方随之宣布李旺阳属自杀并将他的遗体抢走,此后,中国大陆公民和香港同胞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要求公开李旺阳死亡真相的运动,香港还爆发了几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要求中共中央政府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邵阳是中共建政时期湖南省内最早出现自由民主运动的地方之一。1950年11月12日,李旺阳就出生在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由于早年就投身于中国工人运动,李旺阳成为中国最早的工人运动领袖之一。同时也因他自1989年六四运动之后就长期被现政权囚禁,导致他从未婚娶,孑然一身,在现在的大山陵陵园李旺阳墓碑上,刻印的立碑人只有他的妹妹、妹夫及外甥女。据他最要好的朋友尹正安先生介绍,1979年中国民主墙运动时期,湖南邵阳的毛利、尹正安等人就办起了湖南境内最早的具有民主启蒙性质的报刊《资江民报》。同时他们还深入到工人中间,向工人们宣传自由民主理念,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尹正安认识了工人领袖李旺阳,并且从那时起,他们之间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也曾亲耳听李旺阳先生说过,在邵阳他最信任、感情最深厚的朋友就是尹正安。1989年春,深刻影响其后几十年中国历史走向的六四运动爆发,运动被镇压后,当时身为邵阳市工自联主席的李旺阳被以所谓反革命罪判处十三年重刑。而他的好友尹正安在之前就因发动工人运动被判刑四年,1989年六四期间,尹正安因为在北京时就知道李旺阳等人已被抓捕而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流浪,由于长时间没有回到邵阳,尹正安才躲过一劫。但李旺阳却没有那么幸运,据当时与他同囚湖南龙溪监狱的异议人士张善光先生回忆,李旺阳在监狱里不向恶势力屈服,因此长时间遭到监狱方非人的虐待,他受过的酷刑骇人听闻,不仅被监狱方自制的酷刑工具土铐子铗过,也几十次被关进棺材仓里。正是因为长期对异议人士施行非人的虐待,湖南龙溪监狱恶名昭彰,成为八九六四运动中被抓捕的湖南异议人士的恶梦,许多在此遭囚禁过的六四运动异议人士出狱后都出现严重的心理疾病,与龙溪监狱的非人酷刑有着直接关系。而李旺阳也是由于遭受了如此令人发指的酷刑,导致大脑严重受损,在第一次刑期还未满时,就已经双目近乎失明,左耳失聪了。

李旺阳是整个湖南乃至全国六四运动后被判刑期最长的异议人士之一,从1989年至2011年,他被判刑二十三年,在狱中坐了整整二十一年,加上第二次出狱后被控制的一年多时间,总计长达二十二年。即使第二次入狱后,在他已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的情况下,现政权也没有放过他,他被判刑十年,坐满十年,期间没有减过一天刑期,他成为现政权残酷镇压异议人士最有说服力的活证据。因此早在他第一次出狱后,当局由于害怕自己对李旺阳实施的酷刑公诸天下,所以一直禁止其他异议人士特别是外地朋友前往探望。记得2011年5月5日,李旺阳第二次刑满出狱,张善光先生约我一起去邵阳探望李旺阳,谁知我还没有走出大门,就遭到国保上门阻截,直到当年的9月中旬,才得以到邵阳市大祥区人民医院看望李旺阳先生。而2012年6月李旺阳去世至今,由于惧怕全国各地的民主人士和公民前往邵阳调查他被害的真相,同时到大山陵陵园去祭拜烈士的英灵,湖南警方对全省的异议人士在每年清明和六四期间进行严控,重点人物甚至还限制人身自由,关黑监狱,使湖南清明期间也变成了维稳的敏感期,由此可见湖南当局内心的恐惧。

我曾于2011年9月和2012年4月两次到邵阳市大祥区人民医院看望李旺阳老师,他给人的感觉是意志非常坚定,记忆力也非常惊人,当时他已疾病缠身,但他毫不为意,他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对自由民主社会的无限向往和对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无比信心。他曾在接受香港有线新闻台采访时鼓励天安门母亲运动的丁子霖:丁子霖教授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二十多年来她每一天都在为天安门事件的平反而呼号、呼吁、呐喊,不愧为天安门母亲的称号,我希望她能坚持到平反的那一天。六四事件必须平反,死难烈士的灵魂应该得到安息。李旺阳先生这段话何尝又不是对千千万万正在从事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公民们的鼓励和期望呢?李旺阳先生最为人熟知的一句名言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被砍头,我也不回头!言犹在耳,虽然李旺阳先生已经被害近4年了,但他那掷地有声的话语,却时常萦绕在耳边,发人警醒,催人奋进。

李旺阳先生用自己的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诺言,他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浇灌了中国大地上稚嫩的自由民主之花,他的死自然重于泰山,而且意义非凡。自此后,在中国南方的广州街头,一群群的年青人,为了争取自由民主宪政早日在中国变为现实,他们走上广场、车站、码头,发起了一波波的街头行动,并于2013年元月发起了著名的声援南方周末街头运动,虽然其后遭到现政权的疯狂打压,当年投身南方街头运动的年青人也大都身陷囹圄,特别是两位旗帜性人物郭飞雄和唐荆陵都遭受重刑,但南方街头运动已深入到千千万万争取自由民主权利的中国民众的心里,总有一天她会再次绽放夺目光芒。李旺阳先生的被害也彻底改变了香港民众对现政权的看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放下幻想,开始斗争,特别是年轻一代,他们已投身到争取港人治港,真正实现香港自治的行动之中,他们投身政治也彻底改变了香港现有的政治生态,同时对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在中国一百多年的宪政运动历史上,曾出现了宋教仁、汤化龙这样以自身鲜血浇灌宪政民主之花的伟大先贤,而现在李旺阳也成为继他们之后中国大地上又一位为宪政民主事业献身的伟大先驱。

清明将至,光明未临,缅怀先生血沃中华的苦难一生,遥望黑暗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遥遥无期,不禁思绪万千,百感交集,声泪俱下,不能自已。呜呼,唯愿自由民主早日降临苦难的中国,以此告慰李旺阳先生的在天之灵!

黎建军于2016年清明时节
 

 

关键字: 黎建军 宪政 李旺阳 六四
文章点击数: 1208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