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2016              

闵良臣:中国“两会”这戏还能演多久——写在“全国两会”闭幕后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201642lianghui.jpg (600×472)

两会上的“中国梦”(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近大半个世纪来,说过多少谎言,演过多少把戏,一帮人自己清楚。

 

一年一度的“两会”这一场“大戏”,演了十余天,终于落了幕。在这十余天里,被世人戳破未戳破的“把戏”也不知有多少。面对中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一帮人已顾不上掩饰了:我们只能演戏,不演戏怎么办。你们知道我们是在演戏,但你们还是要来“看”,甚至不远万里地来“看”。我们也知道你们知道我们在演戏,但也还是不得不演,甚至还要十分卖力地演。不演,就会天下大乱;不演,就会国将不国;不演,党国就会叉叉。演到今天,只能接着演下去了——不好意思。

 

政协主席所谓鼓励、支持委员们提建议、说真话、讲实情,都是实实在在的套话、虚话,甚至可以说就是在那自欺欺人。不然,全世界都知道的那个“真理部”为何还要下发那些“不准”的“内部通知”呢?那一条又一条“不准”虽是对“姓党”的媒体而言,可既然大家都是“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包括政协在内,那些委员们理所当然也在“不准”之列。生在“党国”,总书记又要求大家都“姓党”——除了要求媒体要姓党外,官员不用说,大小官员更要姓党;至于军队,那是要求“对党绝对忠诚”,因此,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可以不姓党。如此这般,还有什么“真话”可说?委员们又还敢讲什么“实情”?政协主席,你就别开玩笑了吧。        

 

所以说,本人有理由相信,包括大陆众多网友在内(之所以只说网友,因为中国至少有几亿人其实并不关心这种会议)的天下人都一定很奇怪:这么一个大国,根本不惧怕多少双“雪亮”的眼睛,多少个有能力辨别常识的大脑,一年又一年,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居然可以一直演下去,且不单在自己的国民眼前演,甚至当着很多外国记者的面仍然演得脸不变色心不跳。到底是那些人“演戏”有瘾,还是这“演戏”已经幻化成这个大国的“生活习惯”:统治者乐此不疲地演,被统治者无可奈何地看?而且就这样,一年复一年,“演戏”的统治者换了一茬又一茬,而“看戏”的被统治者也是换了一代又一代——演的接着演,看的接着看。

 

估计不少外邦每年到这时候都会看这个古老国度的笑话,且一笑笑了大半个世纪。殊不知,这里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起了作用,这就是,“国情”所迫,导致“看戏者”中有很多后来也成了“演戏者”,甚至渴望成为“演戏者”,继续接着演,否则这种荒唐的大戏早就后继无人,早就“断子绝孙”,早就演不下去了,至少不可能一演六七十年。大约也正因此,这个国家始终是一个“古老”的国家,很多人的思想根本就没进入现代人类社会。

 

当然喽,说“演戏”是中国五千年“文化传统”,可能有点过,但即使从秦二世赵高“指鹿为马”算起,说两千多年这个大国的统治者一直在“演戏”,应不为过。

 

凡“指鹿为马”者,不用说,一定是操控最高权力者。当年如果赵高没有“挟天子”秦二世,恐怕借个胆给他也不敢那么做。到了现在,敢“指鹿为马”者就不单是个别最高权力者,而是凡占据统治地位的东西都敢这么做,且公开的做,肆无忌惮的做。

 

3月8日,全国两会地方媒体开放日,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在众目睽睽下,点名提问本省媒体时连头都不抬,只按其手下给他的提示纸条念,结果不仅让那名提问的女记者尴尬,书记大员自己也在不经意间出了丑。不过,看那意味,他仿佛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中国大陆就是这样对待你们所说的“无冕之王”的:我们想让谁提问,谁才能提问;不想让你提问,举一万次手也没用(这在每年全国两会闭幕后所谓“总理答记者问”时最能“体现”)。其后,人大立法工委召开记者发布会更牛逼,美国《侨报》记者就中国大陆何时出台《新闻法》进行提问,主持人除了说声谢谢,竟在题外胡扯一通后即宣布散会,对这名侨报记者的提问内容没有一个字的回答。为什么不回答,显然是提的问题太“棘手”,非但“不便”而且“不敢”,当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难怪有家知名外媒报道说,两小时的记者会全部是官方事先精心安排的,而美国主要大报之—的《华盛顿邮报》3月16日的报道告诉全世界,李克强两个小时记者会上所回答的中外记者提问都是事先审批通过的。也正因此,一些外媒拒绝参加今年全国两会的“压轴戏”即李克强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最有意思的是,天字号人物公开讲“干部好不好,老百姓说了算!”后,网友大哗。全天下都知道,中国大陆干部“好不好”,真的是那儿的老百姓“说了算”吗?这种天大的谎也敢撒,而且毫不忌讳,真让人“叹为观止”。

 

仅就上面所举例而言,两千多年前的那个宦官赵高也只能算是“小巫”。当年赵高也就只是在他那个小圈子里“指鹿为马”,绝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这么说。赵高是聪明人,他一定明白,小圈子中那几个人好对付,可在大庭广众之中如果仍然“指鹿为马”,说不定就会有像后来外国寓言《皇帝新衣》中所说的那个“小男孩”一样的“勇士”站出来,而大众中只要有这种“小男孩”似的人物,他敢“指鹿为马”,就一定会被揭穿。

 

可今天这个国家的一帮人似乎毫无畏惧一点都不怕,何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是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面前都敢“指鹿为马”,更不怕揭穿。比如,天下人都知道,希特勒时代,德国军队不属于国家,统称“党卫军”。然而七十多年过去,我所生活的这个国家居然仍在那儿强调中国大陆军队要“绝对听党指挥”,也就是说,有人根本不怕你说他是“中国的希特勒”。

 

这两天从手机上看朋友转来的手机视频《周永康末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新疆克拉玛依因一场欢迎上级石油官员搞的文艺演出发生大火,烧死几百名欢迎那些来视察的官员的学生和老师。然而灾难刚过,这个已经任职石油部并先后掌管中石油、国土部的周永康就敢于不顾众多家庭的悲痛,召开大会,并在会上声严厉色地强调:“……当前摆在第一位的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凡是有利于稳定团结的话,我们大家都说;凡是有利于稳定团结的事,大家都去做。”周永康可以公开用“稳定团结”不许人们对发生这场大火“说三道四”。孩子烧死了,就烧死了,亲人如果要表示不满,就可用“不利于稳定团结”来堵你的嘴,甚至治你的罪。在周永康眼里,几百条鲜活的生命不如“稳定团结”重要。而况,在我们这种“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你不能结社,不能集会,不能游行,不能示威,军队是党的军队,报纸是党的报纸,电视是党的电视,电台是党的电台,因此,他绝不相信在这样的国家,在这样的社会,也能出现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的“官逼民反”。

 

当然,一帮人之所以敢于一直“演戏”,除去上面所说的因素外,也还因为有坚实的“戏台”,而支撑这“戏台”的正是一个个愚昧的百姓。前不久本人在网络上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人类从不继承国王思想》,有网友在后面跟帖:“3000年来普通国人的德性,登基一个,歌颂一个。部分人出于利益的考量,部分人出于愚昧。”你说这种民族该有多可怕:三千年,登基一个,歌颂一个。这些年,不就是千千万万愚昧的百姓一直在那“支撑”着周永康们不断上演着一个又一个“把戏”的“戏台”吗!

 

这两天无聊,看央视文艺频道的《开门大吉》(重播今年2月16日节目),上来的选手是一家三口:先生高进是音乐制作人,夫人童晓童的职业是主持人,另一口是他们可爱的小“千金”。当高先生听了音乐“玲声”报出歌名后,央视主持人故意撩拨高夫人:“你有主见吗?”高夫人稍带调皮地答道:“有啊,就是听老公的。”听了这话,忽然联想到吾国吾民,看看我们这个国家从官到民,从民到官,岂不正是这种“德行”?比如,但凡有人问:“十几亿国民,你们有主见吗?”本人有理由相信,大多数国民一定会这么回答:“有啊,就是听党的,听中央的,听习主席习总书记的。”难怪这一家的表现受到央视特别赞美,被称作“选手高进、童晓童的精彩表现”,你用搜索引擎在网络上很容易就能搜到。

 

由此,容自己在这里发个许个愿:但愿上面所讲的那种种“演戏者”早日完结!此外,一定还要对支撑这“戏台”的愚昧百姓进行启蒙,启蒙到他们不肯再去支撑这种“戏台”,启蒙到他们真的懂得民主,并真心向往民主自由,向往做人的尊严,且勇于去争取。这样,只有这样,这个古老的国度才能真正焕发出青春,也才能跟上人类文明进步的脚步。

 

关键字: 两会 民主 中共
文章点击数: 59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