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6/2016              

李昕艾:“勇气与自由”的写作者——记三度系狱的高瑜老师

作者: 李昕艾 李昕艾


 

2016415GaoYu.jpg (400×533)

被旅游到云南与朋友相聚的高瑜

 

 

 

最近几天在推特上看到王荔蕻大姐发布的与高瑜老师见面聚餐的照片,很有感触,一年七个月的牢狱之灾使她的头发全都花白了,身心遭受重创,但当我看到她头戴花环淡然微笑的照片的时候,我被震撼到了。眼前分明是位最美的女人,为正义勇敢发声抗争的女人才真美。美军中有句话“Real women wear boots.”不是穿高跟鞋的才是美女,穿军靴的硬朗女人才是真正的美。

 

据媒体报道,高老师此次是在国保的陪同监视下去到云南旅游的,与王荔蕻大姐等人在大理见过面之后,就不再被允许与其他异议人士见面了。中共两会闭幕后,高老师旋即就被带回北京了。我与高老师从未见过面,我的先生古川曾多次与高老师见面并聚餐,还到她家里拜访过,但古川说很遗憾当时没能与高瑜老师有过多的私人交谈。

 

2014年4月24日,是高老师第三次入狱了,罪名又是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所谓国家秘密指中共内部关于“七不讲”的一份文件。中共称高瑜在2013年8月通过姚监复获得了一份中共中央机密文件的复印件后,将内容逐字录入成电子版保存,随后将该电子版通过互联网提供给某境外网站负责人,该网站将文件进行了全文刊登,并被多家网站转载。中共认为“七不讲”的文件在海外中文网站上广泛流传,给习近平的改革派的开明形象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七不讲”具体为被中共列为“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及活动”的文件,包括:1.宣扬西方宪政民主。企图否定当代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2.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3.宣扬公民社会,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4.宣扬新自由主义,企图改变我国基本经济制度。5.宣扬西方新闻观,挑战我国党管媒体原则和新闻出版管理制度。6.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7.质疑改革开放,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

 

这样一份反民主反自由反人类普世价值的糟粕成了“见不得人”的国家机密,高老师也因此被判重刑。2014年11月21日,中共在不对外公开的情况下审理高瑜案,高瑜在庭上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予以否认,称没有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文件的行为,法庭当天没有宣判。2015年4月17日,据北京三中院官方微博称,高瑜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一审判决下达后,高瑜称不服判决并提出上诉。2015年11月26日,北京市高级法院二审宣判将高瑜刑期减至五年,由于其身患多种疾病,身体相当虚弱,于是当天傍晚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判决对高瑜实行监外执行,并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其回家。

 

高老师在被关押期间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曾多次心脏病发,吃药物都无法控制,不得不进行输液治疗。据当时媒体报道“尚宝军律师告诉记者,这次体检查出了高瑜发生过心肌梗塞,血管有堵塞的状况。尚律师说,这解释了高瑜之前经常胸闷、胸疼的原因。”高老师有心脏病的家族史,加之第三次因言获罪被抓,心里一定郁郁难平,十分愤慨,这必定会影响心脏病恶化。“非法泄露国家秘密罪”,这已经是中共第二次使用这样荒唐的罪名来治罪于高老师了。

 

罪名是老花招,而中共十八大以来更喜欢玩的新花招就是用上电视认罪忏悔的方式来羞辱凌虐异议人士。高老师就遭受了这样的凌虐,我理解并心疼她当时的状况,她为了不连累儿子赵萌忍受了莫大的屈辱,可恶的中共当时为了逼迫高老师,把她的儿子也关起来与外界失去了联络。高老师无疑是个大写的美丽的女人,同时她也是一位为孩子牵肠挂肚的母亲,我很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是位母亲。当年,古川被失踪被秘密关押63天期间,我身心很受伤,2011年2月19日古川被抓走当天开始,正在哺乳的我母乳质量严重下降,刚出生三个多月的小儿子本来吃母乳长得健健康康的,但是也是从那天起开始发烧生病,第二天甚至被医生要求住院治疗,此后吃完我的母乳后就腹泻不止,小儿子就这样一直腹泻了两个月,我最终不得不下决心给他换奶粉而停掉对孩子成长最好的母乳,于是小儿子被迫五个多月就断了奶改喝奶粉。接下来在他成长的日子,我们的生活又不断受到国保的骚扰,2012年4月在我们一家在机场准备出国之际却被国保拦截回去,当时在机场孩子们也目睹父母被强行扭走的场面。至今我都认为中共对我的孩子们的伤害是莫大的无法扭转的,五岁的小儿子因吐字不清目前每周都要去做一次语言发音矫正治疗。他在美国入学的第一年几乎没有在学校讲过话,直到后来老师向我反映情况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起初我只是以为他太胆小太腼腆,在陌生的环境陌生人面前不愿多讲话,熟悉后自然会有转变,事实却是他有一颗十分敏感的心,轻得承受不起任何他认为不舒服不自在的内容。他的同学之前甚至以为他不能讲话,当老师邀请我录制一段他在家里说话的视频,随后被播放给他的全班同学看的时候,有小朋友说“原来他会讲话呀!”那是他入学半年多后,他的同学们第一次听到他发声讲话,那一刻我真是要哭了。中共对异议人士及其家人的伤害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当时在狱中的高老师心灵又该忍受着怎样的煎熬啊!

 

1944年4月出生的高老师,如今已年近72岁了。80年代高老师曾担任中新社记者,1988年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从此便积极投身民运,除了采访民运中知识界人物,还邀请改革人物发表见解。1989年6月3日早晨,高瑜被北京安全局拘捕。同年6月10日《经济学周报》被封,导火索是高瑜采写的严家其与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高老师在秦城监狱被关押一年后,于1990年8月28日获释。1993年10月2日,高老师再次被捕。1994年11月9日,高老师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1999年2月15日,高老师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高老师三度入狱,期间却一直用勇气谱写自由,活跃于推动中国转型的战场。

 

几十年间,高老师坚持做一名“勇气与自由”的写作者,并赢得过众多奖项:1995年5月,获国际报业发行人协会在法国巴黎颁发的“自由金笔奖”;1995年11月6日,获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1997年,获记者无国界新闻奖;1997年5月3日,尚在狱中的高瑜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吉耶尔莫·卡诺新闻自由奖;2000年,获得在日内瓦颁发的全球20世纪的新闻自由英雄奖;2006年6月,第二次获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

 

虽然高老师现在已经走出监狱,但她却仍被困在中国这个高墙林立的大监狱里。她的家人、朋友多次呼吁中共放她出国治病,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中共始终不肯放她出国。已是古稀老人的高老师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她的身心都亟需一个好的环境来静养。据悉,高老师向德国申请就医后,在去年12月份已经获得赴德签证,并有德国政府协助安排就医的医院,可是仍为得到中共的出国批准。希望高老师早日能赴德就医,中共对一个古稀老人你有什么好怕的呢?你的“中国梦”不是靠囚禁一个高瑜就能实现的,你的统治也不可能因为囚禁一个高瑜而能江山永固的。

 

2016415zhakeboge.jpg (600×339)

 

异议人士说几句话,聚几次餐,拉几次横幅都令中共如疯狗般狂暴镇压,统治自信去哪了?如今各国都想跟中国做交易,都不想得罪大撒币,放高瑜出国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瞧,不是连著名社交网站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现被网民戏称为“赵客伯格”、“渣客伯格”)都不顾死活跑到雾霾重重的北京向党表“忠心”了吗?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之一的刘云山在接见来舔屁股的扎克伯格的时候不是宣称“中国互联网经过20多年发展,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治理之路”吗?是的,高墙与大棒的特色之路,连高瑜在网上发个中共文件“七不讲”都成犯罪了,还有比这更特色的么?不过话说回来,你中共对高瑜该关的也关过了,该判的也判过了,而且还上电视侮辱过了,她一个没有枪没有炮的异议人士不是你红色党国的对手,所以还是赶快放开那位老人吧,让她出国静养!

 

 

 

关键字: 李昕艾 高瑜 勇气 自由
文章点击数: 53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