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5/1/2016              

吴祚来:习近平别当朱由检——点评习近平网信工作讲话

作者: 吴祚来 吴祚来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

中国互联网春寒料峭?

习近平四月十九日在网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新华社直到25日才全文发表。显然,习讲话全文公布,也需要“走一个程序”。

看完习近平这篇关于网络信息工作的讲话, 我第一想到的是:为什么奥巴马或其他美国领导人没有关于网络信息工作的全国性会议讲话?美国是世界第一网络大国,甚至是超级大国,美国的网络发达,靠的不是党和政府的热情支持,更不是靠总统讲话,不是靠党和政府制定所谓的顶层规划,而是靠它的制度,特别是自由度——如果一个社会没有自由度,网络不可能得到发达。

第二是感觉,这一次,习近平没有像视察新华社那样大谈媒体跟党姓,更多的谈到了人民群众,甚至谈到了人民民主。有媒体人说,这是任志强炮轰的结果。尽管最高当局内心还是党的利益第一,但起码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了。

第三感觉是,习的讲话,开始“语重心长”,谈到了党和政府要多一些包容心和耐心: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困难要及时帮助……对怨气怨言要及时化解,对错误看法要及时引导和纠正。习近平还说: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要欢迎。但是何为“善意”?也就是说,除了“善意”,还有“恶意”、“敌意”,它们是排除在外的。习最后讲,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我们要……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做强网上正面宣传——应该说这才是主题。

体制内的许多人们,觉得习的讲话意义非凡,甚至有人惊呼“中国的互联网春天来了!” 中国传媒大学副研究员熊皇说:“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是对当前和未来互联网的运用与发展做出的顶层设计。”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事关国家长远发展,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是这项事业成功的保证。”还有与会者表示,习的讲话,明确了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发展目标是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说:中国的互联网“发展理念日臻成熟、发展方向日益明确、发展蓝图日益清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让我对这一点坚定了信心。”

这些高调赞美的余音还袅绕在大会堂之时,海外媒体的报道像一记耳光打在他们的脸上:4月22日,BBC报道说:“苹果公司证实,两大网上服务:图书和电影下载iBooks Store和iTunes Movies中国区服务突然停止。事件发生在习近平刚刚高调要求官员上网倾听民意‘了解群众所思所愿’讲话后不久。”

大会堂里的春天?

关于春天的神话,人们总能想起改革开放之初那些赞颂:“科学的春天”、“改革开放的春天”、“文艺的春天”……中国人在政治高压与禁锢之后,开始了正常的生产与生活,每一个人在当时确实都有某种“获得感”。

但现在,要让民众有“获得感”,必然会使党国官员有“失去感”,因为互联网的信息自由,会危及到他们的既得利益。互联网自由的阳光,会使他们不舒服不自在,他们的幽暗生活会随时被曝光。

经济改革发展到今天,中国的人力资源、自然资源、国际资源甚至民心资源都被严重耗尽之时,中国人唯一盼望的,是政治改革的春天;如果没有政治改革与开放的春天,就不可能有所谓的互联网的春天。

因为春天就是自由,就是开放,春天的风是自由的风,春天的花是开放的花,春天没有秋风的萧杀凋零,也没有严冬的迫害摧残。

习近平谈到对互联网网民的包容与耐心,那么公知与大V们的微博能够恢复吗?互联网自由的杀手、中宣部的鲁炜(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还会有另一种声音:这些被封杀的网络人士,发表的言论涉及敏感话题,他们对“党”没有善意。

就上述,谁来判断“善意”与“恶意”?各级网管、各个网络编辑,还有无数“朝阳群众”的举报,这些构成了网络封杀力量。在中国互联网与世界互联网之间,是党国政府构筑的虚拟长城:防火墙。

习近平无法解释“善意”与“恶意”的标准,那么他的通篇讲话释放的“善意”如何抵达人世间?所以,人民大会堂里,听讲话的人们呼喊着春天来了,而正在消费或准备消费iBooks Store和iTunes Movies的中国人,却感觉到冬天的凛冽。因此,春天只属于人民大会堂里的“人民”。

习近平别当朱由检

数以千计或万计的学者、网民因为发表敏感言论或批评政府的言论,而遭到封杀,有些人因此“转世”数百次,例如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习近平没有谈到恢复这些人发言的权利。如果改革开放之初没有冤假错案的平反,何来改革开放?封杀言论,就是封杀宪法上规定的自由;封杀一个人的微博或博客,就是封杀或剥夺那个人的政治生命。

习近平没有谈到互联网的基石:自由——中国网民与世界网民交流的自由,中国人获取外面世界信息的自由。习近平多次强调官员要学习马克思原著,但是却对马克思关于思想言论自由的观点视而不见。马克思1842年在《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一文中说,“没有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出版自由本身就是思想的体现、自由的体现,就是肯定的善”。为什么出版自由本身就是善呢?因为它可以阻止政府的恶,马克思说:“书报检查制度就这样扼杀着国家精神。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它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民拥护这种自我欺骗。”

所以,对互联网进行检查与封杀的中宣部还有鲁炜们,是国家的作恶者,宪法人权的侵害者。

习近平说,自己多次强调,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那么,作恶的公权力中宣部与网管办鲁炜们,何时才会被关进笼子里?

习近平不可能用个人的力量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互联网与新闻出版领域需要一部法律,以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得到落实。任何部门与个人要消除一则网文或信息,都要公开处理,于法于规或道德,都要有据有理;只要还是由编辑或网管或鲁炜说了算,必然就会有人攻关贿赂,有人施压或责令——而中宣部与鲁炜们却拥有封杀别人声音的法外特权。

这些作恶者其实是习中央的拍马屁者、安慰者,他们要封杀一切让习中央不高兴的帖子,要让习看到天下一片歌舞升平。当矛盾集中出现,无法掩盖的时候,也许那时悔之已晚。

新华社一则网帖说的是历史,如果奉献给习中央,也许具有警醒作用:“历史上的今天”:1644年4月25日,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年号崇祯)在紫禁城后面的万岁山(今景山)自缢身亡,终年34岁。死前留下遗言:“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关键字: 习近平 朱由检 网信
文章点击数: 203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