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0/2016              

邵文峰:宪政国家没有阶级敌人——不应当将一个国家的公民区分为人民和敌人两个对立的群体

作者: 邵文峰 邵文峰


201659zhangchunqiao.jpg (490×367)

极权统治的敌对思维(网络图片)

 


毛泽东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概念。在中共的宣传中,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民主专政这两个概念是相通的。毛泽东解释:“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论人民民主专政》)1957年,毛进一步说;“我们的专政,叫做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就表明,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制度,而由工人阶级团结全体有公民权的人民,首先是农民,向着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分子实行专政。”(《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內部矛盾的问题》)

 

按毛泽东的思维,一个国家总有人民和敌人两部分人,因为有敌人就必须有专政。问题是,什么是敌人?毛回答说,在不同国家和各个国家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在解放战争时期,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即官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都是人民的敌人。在现阶段,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內部矛盾的问题》,《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64页)

 

这种对敌人的界定,一是以党派划线, 二是以主义划线。

 

现在要追究的是, 这种对敌人的界定是否正确?

 

解放战争是一场国共内战。双方的目的都是为了夺得国家权力, 因此不存在一方是革命的, 一方是反革命的。但在共产党方面看来,凡属国民党营垒的就是反动派,就是敌人,就要打倒、推翻、消灭之。拥护共产党的就是朋友、人民,就是团结、依靠的对象。然而在民主制下生活的各党派,彼此是平等的竞争伙伴,上台下台是常事,无须把对手视为敌人,完全、彻底、干净消灭之才甘休。以党派划分敌我造成中国社会的撕裂和两党之间的无限怨仇,完全是一种未开化的野蛮思维。它帶给全民族的伤痛至今未癒。

 

共产党得了天下,立即強力推行社会主义。毛泽东认为,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始终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毛泽东的思维是,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会不断产生阶级敌人,因此要永远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但是,这个社会主义是先验假说指导下的一场实验。它的正确性有待实践的证明。毛泽东时期这场实验遭到巨大挫折,代价惨重。对社会主义实验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发表意见,以少犯错误,少受损失。他们绝不是社会主义的敌人。

 

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对全体国民不应当有人民和敌人的区分。现代宪政国家,没有阶级敌人。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制度下的每个公民,不分出身,不分信仰,不分党派,不分政治主张,不分种族,不分性别,在政治上一律平等。绝不从人民中划出一部分人列为阶级敌人,对之实行专政。

 

社会主义极权国家,与之有天壤之别。如果你出身比较富有,如地主、资本家家庭,你的财产就被剥夺,还列入专政对象,终身受到歧视和迫害。如果你对执政党所遵循的主义和所推行的政策,或对领袖的指示有所保留,或持有异见,你便是大逆不道者,反党反社会主义者了,你便是人民的敌人,便是专政对象了。

现代宪政国家,私人财产无虑会受到无端剥夺,磐石般的信条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现代宪政国家,各政党平等,没有领导党和被领导党。你可以拥护这个党,也可以反对这个党,绝不会因此扣上反党罪名而受到惩罚。现代宪政国家,思想多元,言论自由,你可以信仰自由主义,也可以宣传马克思主义,绝不会因与官方意见相异而遭到批判。总之,生活在那方土地上,只要不违法,每个人是自由的。

 

无论有神论和无神论者,都追求与梦想进入天堂。但天堂是不存在的。如果说人世间有天堂,那么,从政治法律制度上讲,民主宪政国家便是人类的天堂。当然,那里也有穷人。政府采取调节措施,使贫穷者、失业者、病者、老者等社会问题有所解决,创造了一个个和谐社会。

 

共产党中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国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含义是,这个国家属于人民,不属于敌人。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称“人民代表大会”,而不是国民议会,因为这个机构不容纳人民的敌人。此外,如政府称“人民政府”,法院称“人民法院”,监察院称“人民监察院”,等等,其含义都表示,这些国家机构都属于人民,代表人民,而把一切敌人排除于外。中国如进入民主宪政国家行列了,这些名称应当修改为:中华共和国,国民大会(或国民议会),中国政府,如此等等。

 

对“宪政国家没有阶级敌人”一说有人可能会提出异议,认为这类国家不是也有各种犯罪分子吗?还有恐怖分子呢!问题在于,这些危害社会的分子属于违法犯罪分子,不属于政治性质的阶级敌人。社会主义国家的阶级敌人情况完全不同。有的依其出身就决定了你就是阶级敌人。其出身就获罪,而且是终身罪。有的是由所属党派决定的,如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有的是由思想观点决定的,是信仰还是反对某种主义,是拥护还是怀疑执政党的路线政策,等等。上述种种,是从经济地位、政治倾向和思想观念来决定其敌我分类的。这是社会主义极权国家特有的政治现象。

 

胡耀邦以博大的胸怀为所谓“四类分子”平反,摘除了背负几十年的枷锁,使之回归公民社会。他放宽言路,不主张对不同意见者继续实施以言入罪。他是宪政民主的伟大开拓者,他的功绩随时间逝去而愈加闪光。他是中国的耶稣。

 

中共极权体制从建立到进入民主宪政制度这个历史阶段,中共将社会分割为人民和敌人两个对立的群体。毛泽东总是说,人民大众占人口的95%,各种阶级敌人占人口的5%左右。可见敌对思维始终是执政者维护其统治的基本理念。至今,虽然敌对势力、敌对分子的暴力用语依然被现有的领导人挂在嘴上,但在网络时代,其实早已被民众所唾弃。因此可见断言,至多再过10年左右,这些话语连同敌对思维将被埋入历史的坟墓。

 

2016年4月

 

 

 

关键字: 邵文峰 宪政 阶级 敌人
文章点击数: 45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