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5/2016              

刘正清:“民运怪杰”陈云飞

作者: 刘正清 刘正清

前往苏州祭奠林昭的陈云飞
 
 
陈云飞以“快乐维权、快乐民主”而闻名于世,故圈内朋友称其“民运怪杰”。
 
2015年3月25日云飞在家乡为其曾于1989年在北京参与爱国民主运动而受难的同学吴国辉扫墓,竟被成都国保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立案(目的是阻止律师会见),次日被刑拘。理由是“陈云飞组织卢前玉等20余人,在新津县邓双镇金龙村,为在‘89学潮’中死亡的吴国辉扫墓,并在柑犁园农家乐内手举‘祭64英烈’标语合影。”。这是何等的荒唐与无耻呀!为朋友,为同学扫墓,人之常情,与这个政权有何相干?!也许是当局还有点自知之明——以此政治性罪名加诸云飞会让人耻笑!成都公安(国保)又于2015年4月2日指定新津县公安管辖,再给陈云飞加上寻衅滋事的罪名——以备其任意处置之用。果不其然,案件到了成都市检察院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一政治性罪名的政治任务完成了,是该抽掉的时候了!于是案件就降格到区基层法院审理了,案件又魔术般地由二罪变一罪,只剩下寻衅滋事了。
 
这是何等的悲哀与无耻的时代啊?!即便是无法律知识,凭常识也知:为同学扫墓与颠覆政权有何关联?祭奠死者是多么的稀松平常的事呀!在远离市区的墓地有何衅可寻?何事可滋?莫非这个政权已闻四面楚歌,望八公山,草木皆兵乎?只等惊弓候鸟坠!
 
云飞被拘后,也许近年这类政治性迫害太多的原故罢,人们已经顾不过来了,外面知之甚少,春节前李化平君来电称要增加一名律师为陈云飞辩护,希望我能加入。坦率地说我对今日中国之法治已无幻想,对律师的作用也无信心。退意已萌,只是苦无脱身之策。又闻陈云飞不要律师辩护,故成都之行久未成行。节后,化平君来广州到我处,称请我做陈云飞的辩护律师是成都谭作人、张国庆等民运朋友共同的决定,希望我尽早介入。于是拟节后一上班即赴成都会见云飞。
 
一日遇野渡君,谈及此事。野渡君说:“陈云飞是早期民运战士,其被抓与外界的宣传极不相称,你应该介入。”
 
这时,我的脑里忽地闪出:一个身穿长衫道袍、胡须飘胸,仙风道骨的陈云飞来。那是2011年底,广州“茉莉花”受难者全部出来之后,陈云飞专程从成都来广州看望我们。餐桌上陈云飞介绍了其“陈式劳改农场”和《训诫书》。
 
“陈式劳改农场”是真实存在的,农场里劳改的当然不是人,是牲畜,真实名字是“彭州市利安养殖场”。他给我一名片,据他介绍:“农场”如名片设计一样:大门上端“陈式劳改农场”加括号“彭州市利安养殖场”,紧接着是联系电话“139880888964”,最后四位数“8964”用特大字体再套红,特别显眼,让人过目不忘!这本无奇怪,哪个商家不希望顾客记住自己的联系电话呢?奇就奇在这“8964”的广告效用特好,还有颟顸的中共官员为其推波助澜式传播——如,以其为何喜欢“8964”及为何要对“8964”作特殊处理等理由对陈云飞进行传唤。从而使周围的人都知道了云飞这个“农场”。大小官员及不关心政治的群众也会怀着好奇的心理来“陈式劳改农场”看个究竟。
 
入“农场”便见一特大牌子,上书陈式《训诫书》:“权力只能让你责任更大、担子更重、奉献更多。如把它变成奴役欺榨百姓、巧取豪夺、耀武扬威的工具,在我眼中,你就是垃圾、是撒旦、是行尸走肉……谨以此献给那些对自己同胞张牙舞爪、贪婪无度的伪公仆们!”
 
云飞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读的是畜牧专业。养殖牲畜是他的特长,农场里的“劳改犯”自然个个膘肥体壮,好奇者不顺便带几个“劳改犯”回去,都欲罢不能。生意旺了,这当然要感谢中共创造了这组神奇数字和对这组神奇数字的过度反应。
 
云飞还给过我一张彩色的精致的《训诫书》,我作为珍品收藏,待有一天送到博物馆。为了写这篇文章,我试图找她出来寻点灵感,大概数次是搬家的原故罢,竟找不着了,不免有些憾意。
 
云飞是早期民主斗士,以快乐维权、快乐追求民主而名于世。故民主圈的朋友们也就“快乐”地称其为“民运怪杰”。
 
2007年6月初,为纪念“六四”,其在《成都晚报》花钱刊登广告“纪念64遇难者”,而被刑事拘留一天,监视居住6个月。本来,这普普通通的一个广告夹在大版的广告词中,知之甚少。然而,中共视之为一起严重的政治事故。于是报社紧张一番:大到报社总编、编辑、广告部经理,小到广告接单者、排版者、校稿者人人过关。于是乎广告效用奇迹般发生了,由于要撇清责任就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的解释说“以为是纪念最近广东64位矿难遇害者”;年轻的则解释为:自己是“80后出生的,不知道‘六四’是什么东东,以为是纪念死去的64个人。”。
 
武侯区机投镇半边街4队5组居民的住房被非法强拆,居民居无定所、投诉无门。2015年2月11日云飞率无助的访民,在强拆的废墟上搭建“武侯区政府灵堂”, 云飞身穿白褂道士服,衣上挂满了“为人民服务”纸条,为逝者超度亡灵, “祭奠”者高声质问“衣上何故挂‘为人民服务’?”, 云飞高呼 “为不让亡灵继续行骗、下地狱,是该丢掉这块遮羞布了!”,便将扯下一条“为人民服务”撒在地上。如此这般,循环多次,最后将身上的“为人民服务”纸条全部扯下。让人们快乐地知道了中共标榜“为人民服务”的骗人把戏。
 
中共所作所为,常引起民怨及群体性事件,它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却习惯性地将责任推给境外敌对势力,说是他们煽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为了让这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知道真相,云飞报警称其有二件价值500万亿美元的宝物被盗了,颟顸警员以为有利可捞,带着大队人马,警车呼啦呼啦的开道声,引来大量的围观者,问所丢者何物?一件是令完成在美国的地址和秘密联系;另一件是海外反华势力的名单及分布图、联系电话、联络暗号、通讯密码。
 
骄横惯了的中共官员,岂容如此戏弄!云飞所报的“案”没破,自己倒进去了,这下可好了,“不明真相的群众”都知道了陈云飞的这两件宝物了,也明白了境外敌对势力为何物了?
 
2016年2月17日上午在成都公民圈朋友的陪同下,我和成都律师冉彤会见了云飞。当我们分析成都市检察院将降格到武侯区检察院起诉,那么就可能是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抽掉,只以寻衅滋事一罪起诉。云飞闻后很失望,在他看来能中共给他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他来说是一种政治“奖赏”。 云飞追求自由民主与中共打交道多年,对中共的本性自然了如指掌,再加之向来是“快乐维权、快乐民主”,故其对当局假司法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也就采取轻蔑的态度——原来的打算是:自己在法庭不说话打瞌睡,让律师也不要说话。后,我将外面朋友的意见转告他之后,他作了一些调整:他坚持自己的做法,但律师怎样辩护由律师自己定夺!
2016年5月8日
 
关键字: 陈云飞
文章点击数: 46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