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向杂志 】  时间: 5/20/2016              

中國反腐陷入十面埋伏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中共十八大以來新當政者主要工作就是「反腐」,別的一切事要麼是應景,要麼就是陪襯。反腐經過三年多的外圍戰,雖然有不少斬獲,但決定勝的戰役遲遲未能打響,因而壓倒性勝利一直沒有形成,以致陷入膠著狀態,處於與腐敗對峙、拉鋸之勢,進而延宕至今,致使反腐日益步入焦頭爛額之境,尤其最近兩月以來,更遭致權貴集團全局性反攻,使反腐置身於十面埋伏之中。在此危勢之下,中國政局隨時面臨顛覆性突變。

 

  權貴吹響反攻集結號

 

  在這裡所說的「權貴」是指那些以權謀財與以財謀權,權財通吃的團夥。他們是八九屠殺的產兒,是中國極權體制下畸形經濟改革中權錢通姦的私生子,是違背正義、公理、法治的腐敗代表,是中國權貴資本主義道路的堅定捍衛者。而中共十八大後的反腐至少直觀上就是針對這批人的。

 

  作為中國貪腐集中代表的權貴集團,沒有坐以待斃,應該說他們從十八大開始就一直在伺機反擊。

 

  今年三月兩會前的所謂要求中國元首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及四月初披露離岸公司信息的「巴拿馬文件」,雖然表面看來撲朔迷離,但歸根到底就是為了讓中國的反腐就此終結。因為那公開信無論說再多理由,背後實質隱藏的就是官僚權貴集團不能再容忍反腐持續下去了,而巴拿馬文件則主要告訴中國兩件事:其一、世界所有國家均有腐敗,那些民主國家元首及其幕僚也不乾淨,所以別嚮往民主,民主不是中國的出路;其二、中國高官腐敗是普遍現象,沒有能潔身其外的,要繼續如此反腐就大家一塊完蛋,誰也別想好。

 

  公開信與巴拿馬文件相互呼應,前後出擊,客觀上構成一套直接反擊反腐陣營的連環炮。同時,它也公開向權貴集團發出了集結與反攻的號召,給在反腐中倍受煎熬的腐敗成員打氣壯膽。可以肯定,接下來頑固貪腐的權貴集團必會有更大的反攻。

 

  對於權貴的反攻世人並不奇怪,應該早有預料,然而,中國貪腐權貴集團何以選在此時反攻?這卻是個真正值得思考並需嚴陣以待的問題。

 

  反腐已身陷十面埋伏

 

  為什麼主宰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方的權貴貪腐集團至今才發出反攻集結號?才對反腐進入實際性的反攻呢?原因就是中國反腐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陷入權貴制度性抗拒的十面埋伏中。

 

  其一,瓦解反腐道義基礎。如果說權貴集團在十八大新當權者宣示反腐時,只是覺得新當權者會一如既往地喊喊口號,而不可能來真的時,那麼在判薄熙來,抓周永康,掃軍委兩副主席後,他們感到了勢頭不對,於是他們首先散播出反腐就是權鬥,將反腐道義力量抽空。這種反腐權鬥說經過幾年系統性的宣講,現在全國從上到下,就是最基層的鄉鎮公務員,已普遍接受這種觀點,以致一提反腐就言權鬥。估計不久,這種觀點就會成為普通民眾的共識,到時反腐道義形象就徹底損毀,反腐道義基礎完全崩塌,民眾支持反腐熱情被潑滅,反腐就被抽空了持續的民意根基。

 

  其二、封禁民間呼應反腐聲音。十八大後新當權者宣示反腐,民間曾一度燃起呼應烈火,通過網絡報料,公開揭露各種腐敗人事,以助反腐展開與深化。然而,在極短的時間後,一批批揭露腐敗的記者、獨立調查人、網絡大V、上訪民眾甚至普通公民,紛紛遭到抓捕判刑。民間呼應由此噤聲,民眾被成功隔離於反腐之外。

 

  其三、斷絕知識分子對反腐的期待、念想。當十八大高調宣示反腐後,中國知識分子群體中一批人群起響應,借鑒國際反腐成功經驗,公開上街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結果從南到北紛紛遭到抓捕重判。這一波鎮壓,將知識界對新當權者的期待、念想與力圖促成的良性互動的努力徹底斬斷,成功熄滅了知識分子對新當權者寄予的希望。

 

  其四、激化官民矛盾、挑起社會衝突,轉移社會對反腐視線。十八大後各級政府官員在強徵強拆、鎮壓維權、擠壓民間、迫害上訪等等方面變本加厲的行徑,使社會積怨日深,衝突日熾,形成舊冤未了,新冤又結的局面,將新當權者在民眾心目中形象日益負面黑化。

 

  其五、官僚隊伍普遍性本能地對反腐抵觸,形成全局性怠政惰政局面,使反腐遭遇制度性頑抗,使反腐隊伍成為整個官僚集團全方位抵制甚至敵視的對象,進而導致反腐隊伍在官僚集團中日益孤立。

 

  其六、權貴集團在經濟上通過抽逃資本、轉移財富、停止投資等挫敗經濟方式,使中國經濟江河日下,大步衰退,進而製造股市房市掠奪性災難,來達到擊潰經濟,動搖國本,使民不聊生,並成功將此肇因引向反腐,置反腐於天怒人怨境地。

 

  其七、意識形態上極度左化,模擬文革,給世界造成反腐就正在返毛的恐怖印象,讓中國道路不是超越鄧小平而是回到毛澤東,由此引起世界性抵制,使新當權者在精神領域成為世界文明異類,導致世界對中國的極度防範。

 

  其八、拆毀教堂,剝奪民眾最後精神依託。

 

  其九、拘押律師、NGO負責人,與一切非官方團體為敵。

 

  其十、越境抓捕,與鄰為仇。

 

  在以上這一系列動作下,中國新當權的反腐團隊陷入了權貴制度性反擊的十面埋伏中。也正是在此危機四伏時,權貴貪腐集團迎來了反擊的時機,進而公然吹響了那種集結與反攻號。

 

  惟有革新制度,方可突出重圍

 

  中國反腐在歷經三年後陷身於十面埋伏中,這固然有貪腐權貴集團刻意為之的成份,但應該看到更根本的是制度性使然。

 

  中國極權統治模式製造了曠古絕今的腐敗,就說明這個制度沒有防範克制腐敗的功能,相反有著滋生助長腐敗的土壤,並且有著抵制扼殺反腐的天性,對反腐具有天然的抗體,既如此,那種指望這個產生腐敗泛濫的體制再生發出克制腐敗的機制,定是癡人說夢。誠如一個病入膏肓的癌症患者,不通過外力治療,而指望通過他自身生出克制癌的細胞,這當然是不合情理的幻想。所以,反腐絕不能指望產生腐敗的極權模式自身,而必須革新極權體制,必須在極權體制外求得醫治腐敗的良藥。

 

  反腐主導者們也曾承認反腐是治標,意在為從制度改革治本爭得時間,然而,三年來的反腐卻沒有贏得制度改革的治本機會,而迎來了十面埋伏的危局,面臨隨時被顛覆的絕境。其中原委當然有反腐與制度改革的兩難,即反腐不成功則制度改革無法啟動,而制度改革不啟動則反腐又無法成功。在如此互為因果下,反腐絕不能時間過長,只宜速戰速決,因此需要採取霹靂手段,盡快完成由抓薄、抓周,再到抓老老虎的三步。然而,現實中第三步卻遲遲未啟,如果繼續拖延,反腐就隨時面臨全局性顛覆。

 

  當此時刻,反腐若要盡快突出重圍,取得歷史性最終勝利,就當立刻實施反腐第三步,並且隨之開啟:平反冤假錯案,恢復歷史正義,以釋民怨凝民心聚民力;還公民憲法權利,達成文明轉型,以立民主建憲政啟法治。如此,方得根本性突出重圍,而斷腐敗之根,革腐敗之命,使腐敗永無反攻復辟之日。

关键字: 反腐 十面埋伏
文章点击数: 17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