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3/2016              

闵良臣:从两个典型事件中看中国大陆民心向背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民众自发祭奠因反抗强拆而被枪杀的范华培
 
 
若按台湾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殷海光的定义,中国大陆目前几乎没有“公是公非”。所谓公是公非,就是一个国家,绝大多数人在不讲“党和政府领导”、不讲“指导思想”,更不讲政治、不讲意识形态下都公认的“是非”,这其实就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积淀下来的民族文化。这种民族文化尽管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有所改变,但毕竟有很多公认为不变或说至少现在尚未变的“是非”。然而,这种“是非”标准或叫这种“文化”,现在大陆没有,或说1949年后特别是文革之后,中国大陆上就基本消失了,最多也只能说还“残存”一些。大陆现在真实的情形,也就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能感觉到的现状是:民是民非VS党是党非。反过来说也行。
 
报刊不说,由于一直要求它们都是党和政府的“喉舌”,后来更是要求一律“姓党”,自然只能是党是党非。所谓政府的是非,其实还是党的是非。可在民间,特别是进入信息时代,互联网、QQ以及手机微信上就不一样了。虽然官方一直强调要求新媒体包括自媒体也要“与党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但很难。难就难在官府面对的不是像两千多年前陈胜吴广起义时的那样一群奴隶,而是现代网民。他们生活在这种时代,知道很多真相,不仅知道本国真相,更知道世界真相,于是他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公民,什么叫奴隶。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网民都想活得像一个真正的人,像一个公民,而不想继续做奴隶下去。所以说,也只有在这一点上,鲁迅那句嘲笑中国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话,对这些网民才失去了意义。
 
见此情形,党和政府(赵家喜欢这样用,姑且依了他们)当然不高兴,总是喜欢所有民众包括广大网民能与他们保持高度一致,用民间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与他们保持“一条心”。然而,只要不是睁眼说瞎话,我们都看到了,大陆民众,特别是广大网民,似乎偏偏与党和政府对着来,非但没有与党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或叫一条心,反而总是“唱反调”,甚至成了凡是党和政府拥护的,他们就反对;凡是党和政府反对的,他们就拥护。或者说党和政府认为是好的,他们往往就认为不好;反之他们就认为好。至于党和政府要他们相信的一些东西,他们明明白白地在互联网特别是在海量的跟帖中表达:那一定是在骗人,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谁都知道,1949年后,中国大陆没有真正的、明明白白的“反对党”,一个也没有,半拉也没有,就连含含糊糊的都没有。如果现在有谁非要说有,那么,给人的感觉,那就是广大网民倒像是成了中国共产党有实无名的“反对党”。也就是说,这些网民并不站在共产党一边。这才是党和政府一直要打压互联网,拼命封号删帖甚至关闭一些网站的缘故。
 
这类海量的例子不用多举,就说眼前最典型的两个。据财新网报道,5月10日下午,正处于拆迁中的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办事处薛岗村的村民范华培,持刀扎死3人、扎伤一人,其中一名死者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负责拆迁工作的常务副主任,之后他被警方击毙。也就是说,郑州一名姓范的,因为补偿款没有谈妥却要强拆他家的房子,强拆不成,就采取断水断电这种毫无人道的手段,结果让他一时“怒由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不计后果地持刀杀了三人,其中一名是街道办事处负责拆迁工作的副主任。最终,这名姓范的被警察击毙。说这些当然没什么意义。四条生命因强拆而烟消云散,给多个家庭带去的都是无尽的悲痛。
 
现在要说的是,“事件”出来后,自然不免有不少“好事之徒”进行评论,而这种“热点”评论一旦上了互联网或是转发在微信中,后面少不了网民们的大量跟帖。浏览这些跟帖,若是代表党和政府者,也不管是哪一级的代表,我想他一定会感到很悲哀。为什么呢?因为他看到的,不仅是对被击毙者的一片赞美声,而且一边倒地认为那几个殒命者“死有余辜”。我们还是来看看网民们具体是怎么议论的吧:
 
一网名叫“将来历史书上的话”像悼念烈士一样地说道:“沉痛哀悼烈士范华培,你为民除害,不幸死于恶魔之手,屁民为你致哀。”一“江湖中人”的网民说得简洁:“该杀”。他指的当然是那两个疑似强拆者和那个街道办事处常务副主任。理由在另一个跟帖中出来了:“私闯民宅并暴力强拆民房该死。”一名叫“庄烈帝”的说:“政府官员强拆民宅,公民保护私产而杀人最多防卫过当吧。”还有骂得虽然有些隐晦,但眉头一皱就能明白这是更难听的:“就是强盗起家。”有网名为Jason的像是给这个跟帖加以注释似地说道:“不知道怎么评论当年‘两把菜刀’,有什么区别吗?”两把菜刀,说的是当年贺龙在家乡洪湖一带手持两把菜刀起义的事。今天若能起贺龙于“地下”,让他坐起来看看这些跟帖,不知是不是会骂娘:“真没想到,老子革命几十年,又死了几十年,这个政权竟让人民如此反感、愤怒!当年我贺龙革命的意义在哪里!”还有网友在跟帖中直接唱出了当年“解放区”的《二月里来》,只是将那二月换成四月(实际应该是五月),春字换成风字:“四月里来好风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种豆的收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最邪乎的,是在微信中看到转发的图片,范华培被击毙后,不仅范所在的当地村民自发排队为其送上花圈,并题上“永垂不朽”四字。据媒体报道,范华培被击毙后,高峰时,有上千人去他家“吊唁”;就是那远在苏州的一些民众也公开打出一个又一个横幅,赞扬范某人是“英雄豪杰”,是“为民除害”之类。
 
类似的网民跟帖实在太多,忍不住再择一些:
 
网名“违章建筑”说:“看上你家的地盘,就把‘违章建筑’的标签贴你家门口。你的房子在封建社会的前清时代没有违章;在民国时代没有违章;但是到当朝就是违章了!”
网名“天山明月”说:“换个思路,特警为啥就不能击毙那些起事的强拆党呢?”
 
网名“okchina-------------”说:“当暴力是抵达正义的唯一途径的时候,我被迫选择暴力,也支持以暴制暴,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当自己遇到不与你公平商议就剥夺你的财产时,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抗暴。大家应该联合起来结束这种权贵通吃的恶制了。”
 
网名“云游僧人”说:“任由强权的横行霸道,最终的结果就是这个社会的大众就会像奴隶一样苟活,没有起码的尊严、基本的权利,在我看来,也就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这就是大众的耻辱。向这位不向权力低头、有血性的汉子说一句:你的死,令人肃然起敬!毕竟还有不愿意做行尸走肉的人活在这个社会里。”
 
网名“国歌”说:“魏则西被百度死,其家属还得感谢政府赶走谷歌?这叫正能量?雷洋被嫖娼死,其亲人还得感谢警察维持法治辛苦?这叫正能量?范华培被强制拆迁,还得感谢政府拆掉自家房子?这叫正能量?官员集体贪腐,百姓装聋作哑,否则破坏和谐,这叫正能量?……你不歌颂,不舔菊,不臣服官员意志,就变成负能量了?”
 
网名“墨黑纸白”在博文中说:“当生命的凋零失去了意义和价值,人们的心中不会再有畏惧,不仅仅是权贵们心中没有畏惧,也包括更多的普通民众们, 我们离法治社会越来越远,这是后果很严重的一种走势,地方‘郑虎’可以有强势的解释权,地方民众却也有自己一套行为准则,这种两不相让的后果是什么?我不愿再提及中国历朝历代的历史,血淋淋的根本不敢入眼,更不敢写出来,太过让人悲催。”
 
网名“石头”说:“先有家,后才有国,没有家,爱国何用?国不能保护家,要国何图???难道爱国不是为了安居乐业而是为了被强拆?既然如此,地大物博对人民有啥意义?钓鱼岛、南海是不是天朝的,对人民有啥意义?立足容身之地都不能舍命捍卫,声援捍卫钓鱼岛、南海有啥意义呢?”
 
网名“愚不可及”说:“有时,我真不大明白权贵集团到底在想些什么。以我之见,哪怕再愚蠢,也应该明白不要把大多数人逼上绝路自己才有好日子过的道理,可权贵集团就好像不明白这道理似的,非要用各种突破底线的方式显示自己的无耻,激发弱势群体的仇恨,让自己这集团成为众矢之的才甘心。对此大惑不解之余,我又想:也许这就是他们自己宣传的‘历史发展的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吧。也是,非要自取灭亡还真是拉不住!”
 
另外一个也是最近发生的典型事件, 且似乎更能证明现在民众与党和政府对立到什么程度。今年四月底,海口市因拆迁联防队员暴打妇幼的视频到处转发流传后,海口官方包括警方感到很委屈,于是他们通过人民网公布了很长一段村民们暴力抗拆的视频,并配上“连砖头煤气罐都用上了”的标题。然而,海口官方包括警方万没想到的是,他们提供的这个视频非但不能洗刷他们的恶行,反而只能证明那些被拆迁民众与政府包括警方是何等对立。当一位知名写手看了视频后即在互联网上发表一篇网文,题目就叫《海口事件:催人泪下的人民战争》,现容自己原汁原味地摘录几段文字,看看民众与那些党和政府派去强拆的联防队员成了一种什么关系:
 
“画面一开始就是一群妇幼老紧张而忙碌的战前准备,有的在系紧安全帽,有的在提拉口罩,有的在整理袖套,有的在操弄着手中的石块,有的在扛煤气罐。气氛越来越肃穆,表情越来越僵硬,很快她们站好了有层次的阵型,临时汇集的安全帽和不同颜色的口罩修饰了她们冷峻而无惧的眼神,明显的深呼吸和逐渐弯曲的手臂暗示着敌军正在逼近的阴森。
   
“突然,一张稚嫩似乎还没睡醒的脸刺进我的眼帘,她的确是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姑娘,但不是那种浪漫歌曲的小芳。她的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污迹,既像斑斑泪痕又像酣睡流出的涎口水。她没戴口罩,她总是不断压紧东偏西倒的安全帽。她下嘴唇紧扣在上嘴唇,微微颤抖的双腿似乎在努力维持着平衡。眼神说不上紧张也说不上忧伤,只是偶尔眨巴一下睫毛直直盯着前方。她手中唯一的大杀器就是一小截砖头,也不知为啥她站在了队形的最前方,后面的婶婶阿姨和爷爷奶奶们似乎没有谁拉她靠后一些,好像各自都紧张得来不及保护她。她似乎让我想起了什么,想起了帮父母讨薪跳楼而亡的十四岁小姑娘,想起了因偷一块巧克力就跳楼而亡的十三岁小姑娘,还想起了昆明血杀案最后幸存的十四岁暴恐姑娘。她明显没有刘胡兰视死如归的勇敢,也没有小兵张嘎的小伙伴英子的机灵,看得出这是她第一次站在惨烈无情的决斗战场,但她似乎根本没想到后面会遭遇什么,很快,她的脸会被划破,她的头会被敲烂,她的腿会被打折,并且会流很多很多血。
    
“正当我整理将要在这个小姑娘身上发生什么时,战斗已经打响了,刚才紧凑的队形全乱了,都在各自为战,只见她们不断从地上拾起可扔的东西朝一个方向狠狠砸去,不见敌人,只听见防护盾牌和钢盔被敲打得叮叮当当,但这小姑娘却不知去哪儿了,也许淹没在战争的混乱中,但我相信她没有退缩。看着这段视频我一直纳闷,怎么只见妇幼老却不见青壮男?正当我对这场人民战争产生道德疑问时,镜头离开了地面移向了三层楼上方,上面全是青壮男,身边全是一堆堆准备好的砖头,他们拼命向下面砸去,看他们拾起砖头的速度和砸出砖头的力度,就知道敌人已经在他们脚下。地面有一个煤气罐已经点燃,但我看了很久也没有爆炸。
   
“这段人民战争的视频很长很长,看了一半我就关上了,也许我只想记忆他们英勇的面孔,不忍看见他们落败的哀鸿。我祈福战争画面中的小姑娘能好好活着,后面的事儿还多着呢,打工得准备恶意讨薪,生孩子还得去那边买奶粉,打疫苗只能碰运气了。
   
“这段视频一直都沉留在我的脑海,好几天我都在问自己,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原始的反抗,明明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明明他们将遭遇更加惨烈的扫荡。为什么?为什么?也许这本不需要答案,我心中似乎升起了某种亮光,尽管这国这届人民不怎么行,但我相信这样的人民战争画卷不会越来越少,这样的战争场面也不会越来越小。
 
“海口这场人民战争事件,既催人泪下,也催人奋进,更让我明白一个真理:启蒙纯粹是脱了裤子放屁,公知写手纯属是杞人忧天的饭桶,中国人民会在伟大复兴的壮丽诗篇中自动醒来的,一切都多虑了。”
 
好了好了,有这两个典型事例,就足以支持本文题目。最后我还想啰嗦一句的是,包括那个天天吆喝着要攻打台湾的罗援在内的一些什么人,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党是党非VS民是民非的问题,而是民众已经把你们看作了不可救药的一群,甚至就是敌人。假若固执,还是不信,那就请你们再看一看有位网民在一篇蔡英文就职演讲《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国家》后的跟帖是怎么说的吧:“大陆敢打台湾,我站在台湾一边。因为,我是一个自由的中国人,不是专制的奴隶。”你们感觉如何?
 
2016年5月15日
 
关键字: 闵良臣 民心向背
文章点击数: 44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