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9/2016              

思文:中共无法动员社会,文革不可能重来

作者: 思文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528wnegemaozedong.jpg (600×397)

文革将重返大陆?(网络图片)

 

 

 


当下,由于中共当局一些接近毛的作派和言论不时呈现,以改良派公知群体为主的担忧文革重来的声音此起彼伏。这种话语在每当中共出现一些极左政策时便会甚嚣尘上。公知们企图通过不停呼喊文革重来的话语向当局喊话,防止极左意识形态回潮。殊不知,这是对文革的本质不了解的幼稚病的反应。中国近三十年的市场化发育,中共已经丧失了动员社会的能力,文革已经不可能重来。

 

长期以来,公知们对文革重来的担忧已经成为一种话语方式,我称之为文革恫吓性话语,这种话语反应了以公知为代表的大陆知识人的精神残疾,以文革重来的话语恫吓企图说服中共改革,这无疑是缘木求鱼。文革后的三十多年里,中共并没有彻底反思、清理文革灾难,且长期对民间的反思活动进行打压,迄今为止,学术界、文化界与出版界有关文革反思的研究和描述都是禁区。今年是文革发生50周年,大陆连一个有关文革反思的研讨会都无法举办,所有的这些都表明:中共其实很清楚,对文革的反思不可避免的会触及到对中共极权体制的反思,文革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是极权系统裂变后的产物,反思文革会加速中共意识形态的破产,会危及到中共的统治,任何危及到其统治的反思都是不允许的,哪怕是为了促进中共的自我修复,完善其合法性的改良努力。

 

学界对文革的研究一直模糊不清。笔者以为文革虽然呈现出多个面向,但文革的本质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毛泽东通过动员社会打碎国家机器重构属于自己的权力系统。文革的核心特征是独裁者在极权系统内由上至下的动员,这种动员导致了群众专政,代替了1949至文革的近二十年的中共官僚专政。无论是群众专政还是官僚专政,中共的极权统治并没有任何动摇,专政政体岿然不动,毛泽东的“由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的说法其实是蛊惑人心、弄权欺世,天下表面上大鸣大放、武斗汹涌、管制失控,但极权统治的支柱军队并没有乱,枪杆子保障了政权的稳定,只是民众在斗得你死我活而已。

 

文革发生的两个核心因素是独裁者的权威和由上至下的动员。毛泽东的权威一方面来自于枪杆子打天下的本钱,另一方面来自于1949年后极权系统掀起的个人崇拜和对民众的彻底洗脑。独裁者的权威是动员民众的关键因素,文革式动员为权威型动员,是独裁者直接面向民众的垂直动员,也是由上至下的反科层动员,其动员目标是打碎现有国家权力体系,重构权力系统,强化独裁者的权力和权威,重建极权、固化极权,绝非要进行政治体制的变革,也绝非为了实现大众民主。

 

文革结束后,中共为了延续其统治,被迫打开国门,实行所谓改革开放策略,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长成一个专政政体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怪胎。中共由此积累了在全球化格局下以绩效合法性继续统治的本钱,但同时却丧失了对社会动员的能力。近三十年的市场化社会的形成瓦解了极权统治对社会的全面控制能力,极权意识形态的破产使得极权的社会动员丧失了方向。民众不再像过去那样完全依赖于体制,成为极权封闭体系中的螺丝钉,市场社会的流动性、新兴社会阶层的兴起、各类独立与半独立于体制的企业和团体的涌现,使得民众从过去极权系统中被全面俘获的对象变成了能获得极大自由流动的个体,人身自由和职业自由为疏离体制准备了条件。全能型的中共体制日益面对市场社会的紧逼,步步退守,意识形态逐渐破产,不得不依赖于鼓吹实用型的绩效合法性为其续命。极权系统从积极的动员效能退守到消极的维稳效能,中国政治也随之从运动政治变成了维稳政治。

 

运动政治是极权系统在文革结束以前通过强大的意识形态对民众的广泛动员,是进取型的由上至下的反科层体制的民粹政治。而维稳政治则是防守型的以科层体制的国家机器进行的对社会的暴力统治,运动政治依赖于领袖的奇理斯玛魅力,依赖于长期洗脑的个人崇拜的社会氛围,而维稳政治则是中共在意识形态破产后对国家和社会赤裸裸的暴力控制。

 

动员是柄双刃剑,毛泽东自信于自身的权威和对枪杆子的掌握,才敢于动员民众发动文革。毛之后的任何中共领导人,都不可能具有毛的权威,权威递减是极权系统内的领导人不可避免的命运。递减的权威如果试图开启动员之门,很可能面对反噬的局面。这种局面,是貌似强大实则脆弱的统治者不敢、也不愿意面对的。

 

中共十八大以来,尽管习王动用巨大国家机器高调反腐,但始终无能动员社会,相反,一些民间反腐人士还被维稳,由此可见即使最高统治者有心集权,却无能或不敢动员社会,因为他们一方面自知合法性匮乏、权威不够,另一方面,他们恐惧打开社会动员的潘多拉盒子,因为一旦打开,民众潜伏的怒火就会遍地燃烧,最后烧毁的一定是极权体制本身。

 

由此观察,文革后的中共统治时代,无论是邓江,还是胡习,中共对社会动员的效力在逐步下降,随着市场社会不可逆转的稳固和成型,中共已无法动员其社会。相反,随着中共在反民主反法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其反向动员的可能性却在剧增。可以预见到的未来是:民众自发的内生型动员会开启指向民主与自由的转型大幕。

 

由于中共权威不足,动员无能,注定了文革不可能重来。担忧文革重来的话语是杞人忧天的假命题。觉醒的民众应该看到社会自身的力量,立足于公民网络的民间构建,培育社会力和动员力,为未来民主转型的顺利开启储蓄能量。

 

2016年5月25日

 

 

关键字: 思文 文革 中共 习近平
文章点击数: 68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