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1/2016              

付勇:“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开辟着中国民主化的道路

作者: 付勇 付勇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529liusiyundong.jpg (600×1007)

悼念胡耀邦要求推进中国民主改革(网络图片)

 

 

 

尽管八九民主运动已经过去27年了,但这场席卷全国的爱国民主运动所产生的影响,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冲淡,反而沉淀下来,不仅凝结在许多中国人心里,更凝结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

 

回顾1989年的春夏之交,当我得知北京的大学生发起爱国民主运动时,不禁心潮澎湃;当我注意到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不断声援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时,不禁欢欣鼓舞;当我从《中国青年报》上看到北京的大学生唱着《血染的风采》走向天安门广场时,不禁热血沸腾,不禁跃跃欲试,不禁打算前往北京投身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如果不是因为兄长怕我出事而竭力劝阻,如果不是因为父亲身患严重的肺气肿才从重庆老家回来而需要照顾,如果不是因为朋友怕我意气用事而再三规劝,或许我也血洒西长安街,或许我也被捕入狱,或许我也流亡海外。

 

尽管没能前去北京为中国的民主化尽自己绵薄之力,却非常关注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不仅通过电视、广播、报纸密切注意北京和各地爱国民主运动的动态,还常去西安主要街道和新城广场声援游行或静坐请愿的大学生。
 
当我从电视上看到北京和各地的大学生不管是游行示威,还是静坐请愿,都组织得有条不紊时;当我在西安主要街道和新城广场看到大学生不管是游行示威,还是静坐请愿,都井井有条时;当我注意到声援大学生的媒体和各界人士与日递增时;当我注意到支持大学生的民众越来越踊跃时;当我注意到不管是北京,还是西安和其他省会城市,在大学生游行或是静坐请愿期间,不但没发生过打砸抢烧的事件,也没滋生扒窃斗殴的现象,不禁既振奋又欣慰。
 
当我从各种媒体上得知天安门广场上和西安新城广场上绝食请愿的大学生越来越多时;当我从电视上看到赵紫阳亲赴天安门广场苦口婆心的样子时;当我5月19日从电视上看到中共中央在赵紫阳缺席情况下的召开特别会议后,不禁既忧虑又不安。
 
当我从各种媒体上获悉6月4日凌晨解放军奉命在坦克掩护下,沿着西长安街强行向天安门广场推进,一边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群众开枪射击,一边清除路障肆意镇压抓捕时,不禁既愤慨又悲伤。
 
当我从各种媒体上获悉有些军人死于非命时,不禁为之惋惜,更不禁为之感叹,连荷枪实弹的军人尚且都有一些伤亡,更何况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群众,而其伤亡势必远远超过军人,到底伤亡多少,至今都难以核实。
 
当我从各种媒体上获悉当局把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定成反革命暴乱时;当我从各种媒体上获悉有许多学生和群众被捕入狱时;当我从各种媒体上获悉有许多参与者被迫背井离乡,被迫辗转出国,被迫流亡海外时,不禁黯然伤怀。
 
事后,中共当局不但对六四 事件讳莫如深,还竭力欲盖弥彰,更竭力防止六四内幕曝光,以致非但没有好好反省,反而利用各种诡辩不断为自己辩解,反而不断通过所霸占的传媒给六四抹黑,反而不断掩盖六四真相,但公道自在人心,只能蒙蔽百姓一时,无法欺骗百姓一世,而历史终会还原一切,终会充分证明——“六四事件并不是什么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政治动乱,更不是什么反革命暴乱,而是由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而是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而是席卷大江南北的爱国民主运动,由于组织得当,因此不管是上街游行,还是静坐请愿,都井然有序,既没发生过打砸抢烧的事件,又没滋生扒窃斗殴的现象,所以深得人心,不仅得到各方声援,还得到各界支持;不仅得到各地响应,还得到全国人民肯定;不仅震动中国,也震动世界,以至彪炳史册!
 
尽管这场不仅震动中国,也震动世界的爱国民主运动因惨遭血腥镇压而失败,但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爱国民主运动所产生的影响,不但促使东欧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挣脱专政的锁链,而投入民主的怀抱,也促使苏联解体而变成几个独立的国家,并都脱离专政轨道,而驶上民主的道路,还促使华约组织土崩瓦解,而使冷战彻底终结。

 

尽管这场不仅震动中国,也震动世界的爱国民主运动因惨遭血腥镇压而失败,但是并不能证明理性、非暴力民主运动只能隔靴搔痒,不能扭转乾坤,而只说明独木难支,没有及时动员民众参与,没有形成一浪高过一浪的民主洪流。所以,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此否定理性、非暴力民主运动,反而应当积极倡导完善,积极面对现实,积极调整战略及其策略,而重新迈上民主化的征途。
 
尽管这场不仅震动中国,也震动世界的爱国民主运动因惨遭血腥镇压而失败,但不仅让人醒悟,无论哪个专制国家,都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又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所以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会不择手段,以至于不惜损害国家利益、损害民族利益、损害人民利益;而中共当局正是出于维护自身统治地位,以致没有借助改革开放而顺应浩浩荡荡的民主潮流,反而动用军队及其坦克,于六月三日晚强行从北京西长安街向天安门广场进军,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进行血腥镇压,以至让我下定决心,立誓为中国民主化竭尽全力,不仅用汗水浇筑中国民主化的大道,也用脑汁浇筑中国民主化的捷径,直到浇筑出适合中国民主之路!

 

为此,我于90年借助成人高考,特意考进陕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政治经济管理系深造,不断通过各种途径搜看有关民主及人权方面的文章。毕业之后,我开始不仅探索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也探索中国民主化的道路,还探索人类发展的坦途,经过几年不断思索,在1997年写了《民主宣言——构筑中国新型社会民主制度暨铺筑人类发展第三条道路》这篇政论文章。

 

后来,在反复修改的过程中,不断寻找发表渠道,终于在2007年3月借助互联网而通过《民主论坛》让《民主宣言——构筑中国新型社会民主制度暨铺筑人类发展第三条道路》公诸于世。过后,我又相继在《民主论坛》上发表《新社会民主主义宣言——构筑新社会民主主义制度暨铺筑标准的第三条道路》等政论文章,还相继在《民主中国》上发表《开拓标准的第三条道路——铺筑中国民主化的坦途》等一些政论文章,还相继在《北京之春》等发表一些政论文章。借此,不仅创立一种新的政治思想体系,还创建新社会民主主义制度;不仅开拓标准的第三条道路,还铺筑人类发展的坦途;不仅开辟中国民主化的捷径,也打造中国持续发展的路标,还浇筑中华民族腾飞的跑道!尽管那些所发表的政论文章,已阐述了我借鉴中国民主革命的奠基人孙中山的政治理念提出新的政治构想,可是不够全面,也不够深刻,还不够系统,因此,我从2010年10月10日着手写《创建新型民主——开辟中国民主化的道路》这部政治专著。

 

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认识到在专制政权的封堵下,中国民众普遍缺乏对民主的认识,因此不仅导致民众民主意识淡薄,还导致民众对民主产生曲解。尽管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随着改革不断深化,随着开放不断扩大,随着放开经济和有些方面自由,中国的政治环境有所改善,可是中共当局出于维护自身的统治地位,不但依然采取高压政策,也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还仅仅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利用各种诡辩竭力丑化民主,竭力为自己辩解,竭力为一党专制贴金,致使中国民众至今普遍缺乏对民主的认识,至今普遍缺乏民主观念,至今普遍都对民主有些误解。

 

为此,我用三年多时间写了这部政治专著,一方面借此普及民主知识,一方面借此阐明一党专制的危害,一方面借此不但全面展现一种新型民主模式,还全面对这种新型民主制度进行理论建构。

 

尽管这部政治专著写得还不尽人意,但还是希望借此让民众认识到,由于民主制度是民众不仅能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自由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政治制度,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因此同其他政治制度相比具有不可比拟的优越性,而其主要表现在:一是以宪法和法律对政府权力加以限制;二是实行分权制衡;三是确立人民主权和民选政府;四是建立宪法审查制度;五是司法独立;六是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

 

其次,由于民主制度使国家权力不再高度集中在一个政治团体身上,不但横向分解到职能不同的权力机关,还分解到不同的政党身上,分解到多数人手里,而且纵向分解到地方权力机构,分解到地方各个党派身上,分解到地方多数人手中,再加上各权力机关完全独立,彼此职能迥异,各自能量均等,以至相互制约有力,相互监控有效,还不断相互促进,因此不仅遏制权力的强制性与排他性,也遏制权力自我膨胀,还遏制权力自我扩展,更遏制掌握权力的人为一己私利而滥用权力,从而确保权力安份守已,避免权力兴风作浪,防止权力为非作歹,进而不但规范政治行为,也确保社会和谐安定,更确保国家沿着正确的航道乘风破浪,以至不仅成为国家的基础,也成为社会的支柱;不仅成为发展的坦途,还成为科学的政治制度;不仅成为百姓的护身符,还让百姓选任政府;不仅规制权力,还从根本上遏制腐败,从而不仅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也给权力涂上防腐剂,还给权力戴上紧箍咒,最终确保权力不仅为民服务,还为民付出,更为民造福!

 

总之,由于民主制度自身具有调节、纠错的机制,因此能够克服自身的缺陷;由于宪政民主具有自我完善机制,因此会使恶得到遏制,而使善得到回报;由于宪政民主的积极作用远远超过消极影响,不像专制那样正面功效远远小于负面效应,因此不仅赢得全面共识,也成为普世价值,还成为时代潮流;不仅可以到处移植,也能嫁接到各种文化传统中,还能在各种不同的国家扎下根来;不仅在欧洲、北美洲安家,也在大洋洲、南美洲落户,还在亚洲、非洲安居乐业,如今遍布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而其所形成的潮流势必波及全球!

 

纵观世界历史,无论哪个国家实现民主,不仅取决于百姓的民主认识,还是百姓用血用汗用命换来的,还是百姓从拼争中提取的,还是百姓齐心协力争来的,而不是盼来的,也不是等来的,更不是谁的恩赐!不管是300多年前英国的光荣革命,还是200多年前美国的独立战争;不管是孙中山领导的中国民主革命,还是甘地领导的印度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不管是南美各国铸就民主的过程,还是东欧各国的颜色革命等,都已充分证明,只有把松散的力量凝聚起来,才能开辟民主圣地。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实现民主化不外乎通过两条渠道:一条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循序改革,一条是通过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基于中国现状,要想借助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造就民主,不仅可能性很小,而且即使利用暴力革命实现权力更迭,也十有八九回到专制的老路上,因此只能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只能通过理性的社会发难,只能通过非暴力的社会风潮,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齐心迫使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才能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
 
由于百姓不仅是民主转型的动力,更是民主转型的着力点,因此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不但提高百姓的民主认知,还要激发百姓的民主精神,更要激活百姓的民主意志。其次,让百姓认识到维持现状而不推动政治改革,不仅得不偿失,也为虎作伥,还对自己更加不利;而如果积极推动政治改革,铸就民主制度,那不仅对自己有益,也对国家有益,还对民族有益。再则,在争取国际支持及配合的同时,必须激励国内各界凝聚有限力量不断齐心奋争,必须激励国内民众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必须激励国内百姓踏上民主化的征程。

 

过去,由于没有根据国情民意,没有根据社会客观要求,没有根据历史发展规律,设计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而想一味照搬西方现行宪政民主模式,以致没有绘制出不仅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也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更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蓝图,结果时至今日非但还没有攻破专制的防线,促使中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反而付出了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浪费了许多不该浪费的时间,搭上了许多不该搭上的成本!

 

因此,铺筑中国民主之路,不但要借鉴民主发达国家的经验,更要吸取过去的教训;不但要靠血性,也要凭理性,更要讲策略;不但要根据中国国情,也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还要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来绘制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蓝图,来确立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目标,来确定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路径。

 

由于中国的国情既特殊又复杂,不仅公有经济规模庞大,至少占社会总资产的六成以上(截止2012年11月底,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资产总额高达69万亿元;另外据黄孟复2013年说,现在国有资产总额有100多万亿元,加上金融资产、全国国有资产高达140万亿元;另据国资委主任张毅2013年12月26日讲,2013年1-11月,全国国资委系统监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38.1万亿元,同比增长11.6%;实现利润1.8万亿元,同比增长6.7%;上交税金2.7万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1.8万亿元,同比增长9.5%;实现利润1.2万亿元,同比增长7.5%;上交税金1.8万亿元,同比增长5.4%。)而且,社会环境及其文化等自古遭到专制严重污染,因此不能照搬哪个国家现成的民主体制,而必须根据中国的特点设计出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这不但是解构现行体制和建构新体制并存的过程,也意味着中国民主转型必须另辟蹊径,以至既不同于那些民主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同于那些先于中国实现了初期民主化的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还不同于那些处于民主转型的阿拉伯国家,从而创建一种新型民主制度,并使之既富有中国特色,又具有普世功效。

 

如果说民众是中国民主转型的动力,那么通过民众自下而上的奋争,而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则是中国民主转型的支点,而建构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则是中国民主转型的杠杆。只有先打造出不仅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也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更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制度这个杠杆,才能激发民众通过自下而上的奋争,迫使当局全面通过政治改革,而不但撬开自古压在中国及民众身上的专制制度,还造就既适合中国又具有普世功效的民主制度。

 

因此,不但要绘制出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的民主蓝图,也要建立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的民主机制,更要构筑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制度,从而激起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勇气,激活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潜能,激发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积极性,以至于唤起民众凝聚起来形成合力,汇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合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而不断自下而上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体制,而迫使当局全面通过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进而通过制度创新,促使国家不仅在政治方面以民主为基础,以宪政为支柱,以法治为准绳,以人权为核心,以自由为媒介,以平等为纽带,以多党竞争为枢纽,以分权制衡为中枢,以地方自治及其军队国家化为前提,还在经济方面则以公私混合所有制为本,以公有经济为主,以私有经济为辅,以经济竞争为媒介,以市场经济为纽带,并废弃哈耶克倡导的反对政府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思想,而进一步弘扬和完善新凯恩斯主义提倡的政府管控的自由市场经济主张,最终不仅构筑高效廉洁而又廉价的新型社会控制体系,还建立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

 

尽管中国民主转型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但只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根据国情民意,不但绘制出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蓝图,也确立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目标,还确定适合中国的民主转型路径,就能让民主植根于中国每个角落,让民主在中国遍地开花结果,让民主造福中华民族!

 

当今,世界正处于多极化格局,不仅民主已成主流,而且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不管是科技,还是教育;不管是文化,还是其它方面,都不断结出硕果,因而既给中国的民主转型带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又给中国的民主转型营造了良好的国际环境,不但为中国民主转型提供了大量的能源,更为中国民主转型不仅指明了方向,也扫除了障碍,还铺平了道路。

 

如果中国百姓还不借助改革开放牢牢把握住民主转型的历史机遇,齐心迫使当局破除政治垄断,而全面通过政治改革,把民主、宪政、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多党竞争、分权制衡、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植入中国每片土地,注入中华民族每条血脉,输入每个中国人的心里,从而为中国的发展竖立航标,为中国的崛起提供动力,为中华民族的腾飞铺筑跑道,那么自古惨遭专制折磨的中国,自古惨遭极权压迫的中华民族,自古惨遭暴政蹂躏的炎黄子孙,不是倒在权贵垄断资本主义怀里苟延残喘,就是还在一党专政的牢笼中苦苦挣扎!

 

当然,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当局出于维护统治,往往不会采取积极姿态,不会自动放弃领导地位,不会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而主动牺牲自身利益,反而可能使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竭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

 

所以,指望当局自觉走上民主化的道路,那无异于缘木求鱼,而只有借助理性、非暴力民主运动才切实可行,也才是最佳的选择。因此,除了通过互联网,运用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加强百姓的民主认知,激活百姓的民主精神,激发百姓的民主斗志,而促使百姓团结奋争,凝聚起来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以至于让民主呼声响彻中国大地,让社会发难遍布中国每片土地,让社会风潮席卷中国每个角落,才能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从而冲出民主化的困境而根除封建专制,破除政治垄断,废除一党专政,造就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

 

而今,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而民主已经诞生300多年了,也在世界上蔓延300多年了,并已在150多个国家开花结果,可是中国依然遭受专制蹂躏,中华民族依然遭受专制压迫,中国百姓依然遭受专制折磨,以致不管是中国的命运,还是中华民族的命运,还是中国百姓的命运,都还仅仅取决于一党专制,都还仅仅取决于一个政治集团,都还仅仅取决于一个人领导下的几个人,而不取决于民主,不取决于多个政党,更不取决于十三亿中国人民!

 

而今,《世界人权宣言》已经颁布60多年了,而中共当局不仅于1997年10月27日签署了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还于1998年10月5日签署了《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还于2004年3月通过修宪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使之成为宪法准则,可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以至中国百姓还不能真正站起来,而只能忍痛爬行;还不能畅所语言,而只能装聋作哑;还不能享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权利,而只能忍气吞声;还不能参政议政督政,而只能任人宰割;还不能当家做主,而只能当囚徒做轿夫!
 
而今,中国民主革命已经过去100多年了,中共当政已经60多年了,而八九民主运动已经过去27年了,国家走哪条道路由人民决定不仅已成为世界共识,还已成为普世价值,然而中国走哪条道路还由一个人领导下的一个政党决定,而不由十三亿中国人民决定,以致中国百姓至今连民主是什么滋味都没体味到。而这不但要追究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追究蒋介石的独裁统治,追究中共奉行的政治霸权主义,而百姓更要追究自己!

 

英国百姓早在1688年就能通过制度创新,齐心创建世界上第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从而铺筑人类历史上第一条民主之路;而美国百姓早在1781年就能通过制度创新,齐心创立全球第一个总统制国家,从而铺成自己的民主之路;印度百姓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能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齐心建立半总统制国家,从而铺就自己的民主之路;为什么十三亿炎黄子孙,就不能发扬中国民主革命的精神,而认真总结以往民主运动的经验和教训,重新上路冲出民主化的困境,通过制度创新齐心摧毁一党专政修筑的政治堡垒,以至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自下而上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体制,而迫使中共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最终不仅浇筑中华民族腾飞的跑道,也创建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还开辟中国民主化的道路?!

 

这样通过创建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而开辟中国民主化的道路,不仅能满足绝大多数百姓的政治诉求,还能满足绝大多数百姓的经济等方面的要求,从而使当局和百姓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以至不但有助于打破政治改革的僵局,也有助于开拓中国民主化的捷径,还有助于缩短中国民主化的历程;不但有助于减少中国民主化的时间;也有助于降低中国民主化的成本,还有助于减轻中国民主化的阵痛;不但有助于激励国内百姓踏上民主化的征程,也有助于减小中国民主化的代价,还有助于加快中国民主化的步伐……

 

2016年5月20日

 

 

关键字: 付勇 六四 民主
文章点击数: 660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