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2016              

张善光 :究竟谁在赌历史——纪念李旺阳逝世四周年

作者: 张善光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529liwangyang.jpg (500×292)

“六四铁汉”李旺阳被自杀疑点(网络图片)


                         

 

花开花落,狱友李旺阳四周年忌日眨眼就要到了。                          

 

四年前李旺阳莫名其妙死的时候,天是黑沉沉的,一千多个日子过去了,黑沉沉的天仍旧巍然不动,莫名其妙死的人该有还是有。其实,一千多个日子算什么,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都几千年了,中国人何曾看到过郎朗天日!或许是造物主特意如此安排,要让这块土地有优越于地球其它地方的特色吧。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时代,即便李旺阳死去已经四年,悲哀仍然充斥在我的胸膛。

        

在这样悲哀的日子里,忽然看到官方《环球时报》新近发有一篇雄文,标题叫“赌错了历史,人生就会轻于鸿毛”。该文从河北一位苗姓工人谈起,说他为着1989年的政治风波在监牢里呆了二十七年,令人唏嘘,然后扯到为争取自由、民主而再次关进监狱的郭飞雄,扯到逃出国门的盲人律师陈光诚,扯到被官方追逼而流亡海外的其他政治异议人士,其间,笔锋一转,说他们的人生之所以如此狼狈,失落,孤寂,凄惨,原因就在于他们赌错了历史。

 

虽然我知道,黑暗中敢于狂啸的往往都是喜好黑暗的骄子,但我仍然相信,受尽磨难而莫名其妙死去的李旺阳,必定属于《环球时报》“赌错了历史”的泛指对象。那么,李旺阳是怎样的赌错了历史?

                  

 

李旺阳的赌错历史,是在二十七年前的1989年。

 

那一年的春夏之交,北京城到处是热血沸腾。一群又一群脸上满是稚气和纯朴的青年学生们,他们游行,他们绝食,他们静坐,他们声嘶力竭呐喊,目的简单而明了——反对贪官污吏,要国家走向民主与法治;不过,我所说的热血沸腾,也包括大批大批的军人。同样年轻的士兵们,眼睛和脸蛋一样发红,他们紧握着装满子弹的现代化枪管,听从党国最高元首的号令,跟随着装甲车,雄赳赳气昂昂挺进共和国首都,仿佛是打响第二场平津战役。他们英勇的肆无忌惮向赤手空拳的学生们射击,向手无寸铁围观学生的市民开枪。一夜之间,沸腾的热血化作了京城上空的硝烟弥漫和随风飘浮于大街小巷的血的腥气,北京城一片白色恐怖。

 

据说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然而直到今天,它的每一页记载的无不是凶残和屠杀,准确的讲,叫做五千年暴力史的中国才名副其实。在这块土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从来就是枪杆子,上书,游行,集会,请愿,静坐,绝食,呼口号,企图以这些文明举止扭转浓浓血水中的历史轨迹,在有枪杆子的那方眼里,统统属于异端,格杀勿论,这在伟大的文明的中国既往历史中似乎永恒不变。

 

李旺阳不懂历史,不是识时务的俊杰,他只有区分善恶美丑的良知和一腔热血,以及在强权下不弯腰的筋骨。当中国命运独一无二的主宰者在北京残暴杀人的消息四处疯传,当人们纷纷为之震惊愤慨,却在刀枪恐吓之下如惊弓之鸟不得不沉默着藏进屋子时, 他却挺起胸膛,怒目圆睁,在他的家乡组建“工自联” ,发动工人罢工、游行,抗议屠杀,给死在枪炮下的学生、市民开追悼会,振臂高呼要严惩凶手……

 

在那个血腥的六月四号,如果听从“环球时报”指引,人们似乎应当闭上眼睛,锁住嘴巴,躲进小楼,官府衙门的风高放火月黑杀人,统统的与己无关,怡然自得去做一个于屠宰场讨生存的阿狗阿猫,成就“一心只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的人生最美妙理想境界,这才是可以平平安安吃着肉喝着酒幸福甜蜜的做“中国梦”的中国人;也唯有做上了“中国梦”的人,才不会成为孙志刚,成为雷洋,成为徐纯合,房屋才不会被强拆,去法院打官司才不会遭枉法,遇到不公不义权利受侵害才不会因找不着讲理的地方而哭天喊地。但李旺阳反其道而行之,他不愿做暴政的良民,他要对暴政挑战,他要反抗政府对人民的屠杀,他要做天地之间真正的人,因而李旺阳显然是“赌错了历史”, 他的人生便不能不“轻于鸿毛”。

 

 

赌错历史而人生“轻于鸿毛”的李旺阳,自然不能不被抓捕,不能不被戴上“反革命”帽子,不能不被判十三年重刑,不能不被酷刑虐待。你不服,是吧?那么再加十年,叫你老死于监狱!

 

李旺阳在监狱被戴上野蛮人使用的土铁铐,随着铁铐的螺帽步步绞紧,他的一双手腕连骨连肉带血管带神经末梢被掐死,血流中断,人在哇的一声大叫中昏倒在地,而后再被关进不能直身的两平米监禁室;监狱的种种酷刑,把李旺阳的双眼变失明,两耳全聋,两只腿萎缩成了柴棍,靠摸着墙壁颤颤巍巍挪动身子,以及集于一身的心脏、肺、腰椎、甲亢等诸种病痛,这都只能归结于李旺阳赌错了历史;李旺阳出狱后无家可归,在政府临时圈定的病房里,在二十四小时都有维稳人员监控的状况下,竟然找来一条房间从未有过的白布条,然后以不可想象的方式“自尽”于病室里比他人要矮的窗栏上,这也应该是他赌错了历史的逻辑结果;至于李旺阳死亡后,警察抢走他的尸体,软禁他的唯一亲属——他的妹妹和妹夫,以及他的多位朋友被实施长时间关押,禁止他们聘请律师聘请专家调查李旺阳“自杀死亡” 真相,把李旺阳的死亡永远定格于不明不白中,这同样是属于人生“轻于鸿毛”的李旺阳不可不享有的待遇。 李旺阳赌错了历史,他人生的一切便成了被猎人逮住的飞禽,开水烫,扒皮,切割,直到吃下肚子,样样都可以,没有什么不正常。谁叫李旺阳要赌错历史?

 

 

然而,历史是不需要赌的。人类社会不可逆转的行进大道就是摆脱野蛮步入文明,废除专制建立法治。一切朝这条大道往前奔走的人们,均不是赌历史,而是顺应历史,迎接历史,拥抱历史,是要做历史的主人。倘若说确实有赌历史的人,那就只有野蛮和专制的维护者,他们不甘心被历史淘汰,失去万人之上的权势以及与之相伴随的荣华富贵,他们往往会抓住屠刀疯狂挥舞,以为凭借凶残杀人血流成河或许可以绊缠滚滚前行的历史车轮。在他们赌历史的恶行张牙舞爪之时代,历史步履虽然会有停滞,倒退,迟延,为着自己和后代幸福早早到来而果敢冒着他们枪炮冲在前边的勇士,甚至也会一片一片的倒在血泊里,但是,大江东流,不管山高蜿蜒曲折,不管筑坝设堰,历史的进程无论如何都是遏制不住的。正如把伽利略关进监狱直至眼睛失明而死去,把布鲁诺活活烧死在广场,神权异端裁判所终究掩盖不住地球绕着太阳转的科学真相一样,波尔布特三年内迫害至死两百万国民,却无法免除红色恐怖旗帜在柬埔寨惨淡倒地,东德极权统治画地为牢,秘密警察“史塔西”触角渗入到每一个家庭,仍然抵挡不住潮水般的人群推倒柏林墙,缅甸军政府监禁昂山素季二十年,但人们获得自由的欢笑声依旧姗姗而来。

 

李旺阳并不孤单,许许多多和他同时代的中国人,包括《环球时报》点名的那些所谓“人生轻于鸿毛”者,以及谢长发,刘晓波,陈西、陈卫、刘贤斌、郭飞雄、唐荆陵,秦永敏,屠夫,许志勇,陈云飞、于世文、王宇等等 ,以及一大帮一大帮民主维权人士和律师,他们已经或正在或即将遭受与李旺阳类似的命运。这不是李旺阳他们的错,他们不是赌历史,更不是赌错了历史,他们是在撕扯乌云,是在祛除鬼魅,是要人人有权利享受的明媚阳光不能再被遮挡。他们的受难,无非是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的时候,旧世界盛宴的主人总要在沉沦前最后的晚餐上饕餮一顿带血的祭品而已。

                    

 

李旺阳以超人毅力没有死在监狱那张冰凉的躺了二十一年的囚犯铁床上,却终究逃不过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的“自杀身亡”,而今长眠于地下也已经时日悠悠够漫长的了,但是,虽然李旺阳曾经梦寐以求的光亮还被堵在天边,尚未露出一点曙色,可今天已不是昨天,且看网上,看乡村看城市,看所有流着泪水的地方,没有几个中国人不明白,黑的天不能再无止境黑下去,否则,每一个人都难逃被黑暗吞噬的厄运,自由、民主、法治已成为中国人的迫切渴望,他们正在于无声处听惊雷。

 

李旺阳,当你躺卧的这块土地上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时,我一定会到你的墓碑前放上一束灿烂的美丽的飘着清香的茉莉花,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你的精神不会死去!

 

 

关键字: 张善光 李旺阳 六四
文章点击数: 65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