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4/2016              

刘在中:中共当局对6.4惨案的态度是真假反腐的试金石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63chengduliusi.jpg (600×337)

1989年成都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网络图片)

 

 


     

近几年,大陆喊得最动听的口号是中国梦,动静最大的是反腐。那么,究竟是真反腐还是借机打压政敌呢?马上到来的6.4惨案27周年纪念日,就是考验习近平先生的试金石。如果敢于公开平反6.4,鞭尸残酷镇压学生的邓小平,逮捕既得利益者江泽民......就是真反腐。如果讳莫如深、避重就轻、封网删帖,甚至镇压民间自发的悼念活动,则证明他们是一丘之貉,高调反腐就是扯淡。这个道理很简单:皆因悲壮的6.4学生运动,就是从反官倒、反腐败开始,逐渐演化为席卷全国的抗暴运动的。而今,新当权者高调拍蝇打虎,与当年的学生就是同盟军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值此反腐先锋惨遭屠戮27周年纪念日,从感情上讲,新当权者必然义愤填膺,而鞭邓、抓江正是缅怀先烈的实际行动。否则,就是假反腐实集权了。
     

老夫已77岁高龄,五年前罹患脑梗,数次晕倒、长期卧床、经常住院,全靠老伴儿及家人精心照料,病情渐次好转,今年终于丢掉拐棍,生活基本自理。喜庆之余,又坐到电脑桌前,但记忆力下降无法逆转。为了一吐胸中块垒,如儿时学九九表那样重新背诵起五笔口诀来,但打字速率还是很慢。比较奇怪的是,27年前的6.4画面却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发生一样,不查资料便能说出个来龙去脉。原因是印象太深刻,脑袋变成人体硬盘,放任时间摧残始终抹不掉了。回想当年,北京庙堂官僚太虚伪、太无耻,武力镇压场面太残酷、太血腥,迄今忆起,仍咬牙切齿而又不寒而栗:看!一群服用兴奋剂、几近疯狂的杀人机器,在直升机空中督阵、大喇叭煽动宣读军委命令,坦克、装甲车横冲直撞、辗向血肉之躯的学生群体,恶魔军官拔枪示威、武力迫使士兵杀人的情况下,几十万名来自野战部队的“人民子弟兵”,竟向手无寸铁的学生、群众开枪扫射,使用的还是国际上战时也被禁用的达姆弹——凡遇肉体便开花爆炸,或当场毙命,或撕裂成永难愈合的大洞。从木樨地、公主坟到天安门,枪声和惨叫声持续不断,到处残肢断臂,地面血流成河......什么仇?什么恨?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和平请愿的学生大开杀戒!外国使馆和记者留下的大量音频、视频和照片,是物证;6.4不幸丧子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惨遭坦克碾压在美国安装假肢的方政等,是人证:铁证如山,不容抵赖,邓小平罪责难逃!

     

凡有良知的中国人,不会忘记胡耀邦(6.4运动始于胡耀邦被气死后)赵紫阳的善良和功绩。政治局会上,坚决反对镇压学生的赵紫阳,软禁16年,于2005年逝世,至今没有入土为安。每逢清明或6.4,总有人冒险献花,悼念他们。抗命不从拒绝杀人的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虽被中共军事法庭判刑五年,却在老百姓心中树起永远不倒的丰碑。CCTV播音员薛飞、杜宪等,同情学生,报导客观,终被打压。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遭到江泽民整肃,成了江攀上权力巅峰的垫脚石。前《人民日报》总编胡绩伟,根据宪法规定,动议人大开会罢免李鹏,竟被撤职查办和取消代表资格,这是中共假民主的最好注解。青年学生王维林最为勇敢,英雄只身挡坦克的照片传遍全球,据报,很快就遭到秘密处决——莘莘学子,为国为民,慷慨悲歌,何罪之有?

     

为了斩草除根,当局随即进行全国大搜捕,远离京城的成都亦不例外,关了上百,杀了多人。在北京警方大搜捕时,明知方励之在美国使馆避难,奈何不得,张榜通缉,自欺欺人,贻笑大方。在中美谈判时,美方坚持普世价值,中共被迫让步,方氏夫妇始由美国专机营救出境。2012年4月6日,方先生客死他乡,总比在大陆坐牢死强一些吧。素有民主传统的香港人权组织,经过数年不懈努力,帮助大陆数百抗暴志士偷渡出境。然而,更多的无辜群众未能逃脱中共魔爪,不少同胞惨遭杀害。例如,成都“人民商场纵火案”,就是当局为了找借口镇压学生而特意栽赃构陷,它既是30年代希特勒“国会纵火案”的翻版,又是10年后为镇压法轮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预演。最可怜一过路人,拣了火灾后堆在商场门口的易拉罐解口渴,竟以“纵火罪"处决;所谓“纵火案”的真导演、演员们,躲在人民东路派出所内暗笑。以此为借口,成都当局马上武力镇压绝食请愿的学生及群众,我家近邻的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一名女生牺牲,时间久远、忘了姓名,只记得她来自贵州都匀......花一样的姑娘,凋零在共产党的屠刀下,令人唏嘘不已。

     

反之,一旦想起变色龙李鹏,忍不住恶心要吐,白天还在电视直播中承认学生是爱国行动,晚上就凶相毕露污称暴乱。此人任内干两大坏事,除了6.4镇压就是强建三峡电站,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众人皆曰杀无赦!当时社会上流传邓颖超不认这个干儿子了,不知真伪,但反映出老百姓的厌恶情绪。在他的《回忆录》里,推口这两件事乃“集体决策”,不愿一个人背黑锅;岂知滋事犯忌,大陆不准出版,前总理也尝到没有出版自由的中国特色了,活该!6.4御用发言人袁木一副小丑嘴脸,在记者会上,只承认“死23人",荣膺“袁23”绰号。听说如今赖在美国养老,老夫替他脸红。

     

回望历史, 89.64反官倒、反腐败,要动邓小平长子邓朴方的奶酪——众所周知,他那打着残疾人士招牌的“康华公司”是颗摇钱树,谁要挖树,等于挖了邓家祖坟。于是乎,自诩“中国人民的儿子'、“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屠夫动了杀机。保一人、害万家,难道他的儿子才是心肝宝贝,百姓子女就是泥塑木雕?“黑猫白猫咬得到耗子就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论,原来是为建立邓氏家天下的奇谈怪论。如果说中共全面腐败始于江泽民的话,那么,全面腐败的理论基础则来自于邓小平。 有些小青年问我何谓官倒?官倒,就是利用双轨制捞钱,典型的权力出租,以“康华公司”的官二代为最。当年我在成都做五金建材生意,深知双轨制的秘密:一吨8号铅丝官价800元,必须有五金公司的批文,而市场价是1600~2000元。如果搞到10吨,差价超过万元,那年头,万元户还是个体户追求的致富目标哩!我所说的,只是重庆五金站设在成都的一个小小的“蜀渝五金公司”的情况,远不及康华公司九牛一毛。只有成都东郊原八九个国防单位的老工人最清楚:自己奋斗几十年赖以生存的工厂,被当权者瓜分破产后,原址黄金地段划归邓氏子女了。但愿习近平先生说话算话,派纪委查一查内幕,给包括我老伴儿在内等工人一个说法。也许没人相信,原航天部旗下的保密单位69信箱(对外名称“国营新兴仪器厂”)众多退休老工人,月入2000元左右,自己养老已属不易,还要拉扯下岗(不好意思说失业,杜撰“下岗”怪名)子女和孙儿,很多家庭三代蜗居一室。前几年,有个老师傅邻居为省钱不开灯,黑暗中摸索;我们搬家后,听说死得难堪,拣垃圾补贴家用。

     

古语云:“人心都是肉长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在殃视歌颂邓的所谓正能量电视剧上演时,观众看见,邓朴方文革中折腿,邓小平也曾流下泪水亲自护理。那么89.64之夜,邓为何下令屠杀百姓子女!?人家可是一泡屎一泡尿拉扯大、好不容易考进最高学府的优秀子女!杀人恶魔自诩为“人民的儿子”,岂非咄咄怪事?试问屠夫,是你儿子的金钱重要,还是人家儿女的生命重要?

     

当年我作为成都个体户中一员,缺乏有效组织,只能去人民南路声援绝食学生。每当催泪弹袭来,抗议人流退入红照壁、南大街,片刻回潮,再与甘洛调来的武警对峙。一边是钢盔加武器,一边是血肉之躯,这不对等的较量,吃亏的当然是老百姓。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这互联网时代,6.4真相不可能永远遮掩,总有一天,中国人民要清算刽子手的滔天罪行。烈士安息!烈士千古!

 

作者简介:刘在中:男,77岁,劳教17年,81年回归经商现居家养老,一息尚存,呐喊终身。

 

 

关键字: 刘在中 六四 中共 屠杀
文章点击数: 70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