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5/2016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作者: 牟传珩 牟传珩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64xiangggangjinian.jpg (400×330)

六四屠杀后,每年香港维园民众举行纪念(网络图片)

 

 

 

当今中国,国内经济滑坡不止,政治极左回潮加剧。中共党媒人民日报5月9日发表对“权威人士”的专访,公开否定中国经济首季开门红,批评国务院的经济政策,被认为是习时代的“炮打司令部”,标志着中南海南院(中共中央)和北院(国务院)矛盾公开化,引发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正是在此背景下,中国迎来文革50周年与“六四”27周年,两个纪念日相继而来的舆论对接、撞击。

 

“5、17”凌晨人民日报吊诡刊文

 

文革50周年前夕,中共宣传部门刻意封杀媒体任何纪念反思声音,官方媒体集体沉默。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文革嗥声,却在人民大会堂离奇响起,导致网民纷纷在网上对文革贻害进行反思,追问文革是否再来的舆论浪潮撞击中南海。

 

5月17日凌晨, 人民日报突然刊发一篇吊诡的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的前进》,似乎是要“代表官方重申否定文革”,回应网上舆论撞击。然而,人们细心观察分析就不难发现,其实此篇吊诡文章,仅刊登在人民日报四版上,而且文章标题中刻意回避“文革”二字。如此涉及国家命运的重大议题,中南海要表达观点,竟然不在党报一版,不以编辑部发社论,而只以个人署名文章,且仅放在第四版的第二条,更选择在世人睡熟的凌晨悄然面世,很难不让人给以“吊诡”评价。

 

人民日报如此吊诡刊文,否定文革,其实表达的是习近平的诡辩逻辑。此文称,“坚决防范和抵制围绕‘文革’问题来自‘左’的和右的干扰”,文中刻意在左字上加用引号,成了所谓的“左”,而右字不加,暗含玄机。即所谓反左,仅是形式上的;反右才具有实在意义。也就是说,今日中南海已经修改了邓小平主要“反左”的指示,实质上要全力应对右的干扰。为此,文章更借中共《决议》之名,要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文章以此声言,“回击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这正是习近平“两个30年互不否定论”诡辩逻辑的再现。

 

由此可见,这篇“否定文革”的吊诡文章主题,其实就是“不准借否定文革否定共产党”。然而,此文如此自我否定、自我掌掴的内在逻辑,只能选择在猫头鹰夜叫的时辰发表。

 

文革是中共执政者的集体犯罪

 

站在今天的历史节点上,我们该如何反思和评价那场“十年浩劫,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时代课题。然而,官方至今仍坚持文革仅是毛的“错误”的敷衍结论,和对党的领导文过饰非的肯定;依然试图将执政者集体犯罪责任从人类的公共记忆、叙述和思考中淡化,甚至抹去;依然鼓励和纵容对毛泽东的愚忠与崇拜;依然禁止任何民间对执政者集体犯罪的深入批判与揭露。

 

当年,满口“人民万岁”,满腹“帝王思想”的毛泽东,为铲除党内异己,挑选死后看坟奴(可靠接班人),竟以“文化革命”为名,发动全国范围以“破四旧“与“挖祖宗坟”,消灭一切“封资修“的反文明运动。如此人类史上所罕见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且以国家暴力作为后盾的反人性文化大破坏,致使千年中华精神资源毁于一旦,陷于了自己灭绝自己文化传统的社会生态灾难中。应该说,中共建制后,对社会生态的破化,较之对自然生态的破坏更为恶劣,也更难恢复;政治雾霾,较之空气雾霾更持久、更凝重地压在整个民族的心头难以消弭。

                  

 

中南海恐慌应对“六四”27周年纪念浪潮

 

文革50周年刚刚过去,“六四”27周年接踵而来,勿忘“六四”全球纪念活动已拉开序幕。海外“公民力量”组织发布《联合祷告词》,呼吁全世界为中国祷告,重申“公民力量”在纪念六四屠杀25周年时提出的五不原则: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漠、不堕落、不放弃。世界多个华人社团组织:公民力量、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中国共和党、独立中文笔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阵线、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民主教育基金会、人道中国,民主之家等,将共同举办本年度的六四纪念国际电视连线会议,向国内传播。台湾设计师黄咏翔重新设计“六四”纪念贴纸,将“6”和“4”两个数字分别与“自”和“由”两字重叠,提醒国际社会勿忘“六四”。 二十多年来坚持纪念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香港支联会,5月29日下午举行年度爱国民主大游行,悼念六四27周年。面对近期来自大专学界一些学生会代表对支持"建设民主中国"和悼念六四的批评,许多市民参与今天的游行,从湾仔一路游行到位于西环的中共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表达平反六四和争取民主的诉求。除此之外,海外华人纷纷筹备一系列悼念活动,许多民间团体都在发起纪念集会,网上各种纪念文章也纷沓而至。

 

大陆警方为此已受命进入全面布控状态,各地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遭遇到公安严密监控。近期,北京近20位自由派人士和学者的一次例行聚餐讨论活动被公安阻挠,一些原定参加的人被警告不能前往。北京多名民主人士遭严控或被旅游,中国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被国保通知去旅游。著名独立记者高瑜周一在推特上告知,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被国保通知从6月1日起在她家上岗并将切断她的家用电话。国保交给的专用手机,其中只有三个号码,分别是国保,丁子霖的儿子以及120紧急呼救号。在山东济南,10多名维权人士近日举行“六四”纪念活动,被公安阻止,其中有人被软禁,但仍有不少人坚持进行;而湖南公民郭胜网上提议纪念“六四”,被公安问话及警告后获释。“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公安国保严加监控,有的被强制旅游,有的被盯上看管,其成员廖双元,吴玉琴,李任科,曾宁,莫建刚,黄燕明,杜和平等已先后失联。四川成都符海陆(30岁),因制作“铭记八酒(谐音九)六四”,于5月29日中午在成都一茶馆内被警方抓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曾推荐该酒的女诗人马青。由此可见,大陆警方已高度戒备,恐慌应对。

 

无法逃脱世界舆论的谴责

 

去年“六四”前,一群在美国读书的中国80、90后留学生,联署一封写给国内同学的公开信,称:“六四”是中共历史上“那些被刻意掩埋和篡改的血腥和残暴”,是中共当局的“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27年来,“六四”这“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令当局患上了无法治愈的恐慌症,成了他们再也过不去的一道坎。

 

记得当年“六四”镇压不久,中共政府发言人就公开表示,希望人们“淡忘”这一天和这场运动。这是一种典型的欲盖弥彰心理表达。一个国家的军队向自己的人民开枪,让坦克的履带碾过爱国学生聚守的天安门广场,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世界舆论的谴责。

“六四”事件之所以成为当今华人世界共同聚焦的话题,就是因为责任者至今不肯忏悔、谢罪。“六四”事件27年来,国际国内的追责声音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因此中南海已患上了深深的“六四”恐惧症。

 

澄清悲剧性的历史责任从哪里开始

 

记得2006年11月《中国青年报》曾以醒目大标题:一个主席的三鞠躬,刊发过台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背起历史十字架,向50年代被台湾政治运动迫害的受难者三鞠躬的文章,追问解决发生悲剧的历史根源从哪里开始?如果那些埋着血泪的档案不被打开,如果那些墨写的谎言不被揭穿,如果人们没有勇气把那被扭曲的历史事件摊开在阳光下,彻底澄清悲剧性的历史责任又从哪里开始?

 

如今,文革虽已结束40周年,“六四”事件也已过去27年。本应对历史担负责任的中南海新当家人,面对这两个纪念日的舆论对接、撞击,却死守“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定调,和反普世价值、宪政民主的立场,正在成为文革余孽及其愚忠追随者们借尸还魂的精神策源地。“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文革嗥声,再次在人民大会堂响起;毕福剑、任志强,遭文革式告密、批判与体制内阉割;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原所长、94岁退休学者何方,被举报仇视毛泽东遭纪委党同伐异通报的等等事件就是例证。

 

 

 

关键字: 牟传珩 文革 六四 中共
文章点击数: 64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