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1/2016              

李金芳:抓捕岂可割断民间记忆——释放因纪念六四被关押的人权捍卫者

作者: 李金芳 李金芳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610jinianliusibeijing.jpg (640×479)

赵常青、张宝成、李蔚、马新立、徐彩虹、李美青、梁太平纪念六四27周年(网络图片)

 


 

每一年六四临近,中共当局为阻止民间纪念都会动用种种维稳手段:软禁、强制旅游、切断电话和网络、禁止公民聚会、抓捕关押民间人士,企图以此来阻止公民纪念六四,以期让1989年6月4日针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的血腥镇压成为尘封的历史。然而,27年来,“六四”一直镌刻在许许多多人的灵魂深处,每临六四期间,民间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拒绝遗忘,纪念六四。尤其是网络化时代,再严密的封锁也绝不可能完全杜绝真相的传播,中国公民们不惧打压甚至是抓捕,27年来从未停止过抗争。

 

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2014年5月3日,人权律师浦志强在北京和十数名学者、律师、自由作家、异见人士及六四难属在朋友家聚会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随后包括浦志强、胡石根、徐友渔、刘荻等在内的十多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一人权案件引发全世界正义力量的震惊和抗议,刑拘期满后胡石根等人获取保候审,浦志强被羁押近600天后被以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和“煽动民族仇恨罪”判刑,浦志强因此失去了律师的资格。而2014年因纪念六四被抓捕的胡石根,又在2015年709事件中再次遭到抓捕,包括胡石根在内的20多名人权捍卫者被秘密羁押近一年,至今仍未获律师会见。

 

“六四”二十七周年期间,中共更是加大了维稳力度,四川省成都市公民符海陆,因为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的纪念酒展搞行为艺术而遭到成都警方的拘押,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推荐此酒的成都女诗人马青也被以同样的罪名刑事拘留。据媒体报道,符海陆被羁押的理由竟然是搞了一个名为“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九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的广告,而女诗人马青的涉嫌犯罪事实仅仅是在微信上转发了一个符海陆的行为艺术广告而已。这真乃旷古之奇闻!试问,一个拥有八千万党员的中共政权,掌管、垄断着中国所有的资源,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行为艺术广告,似乎只是提醒人们不要忘记27年前中国公民们用血和泪书写的历史,似乎只是触动了中共27年前那根敏感的神经,怎么就构成了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如果,连这样的表达都可以把中共政权“煽动颠覆”,那你们27年来一直绷紧的神经是否太过敏感脆弱得不堪一击?27年来,你们穷尽一切手段,妄图将六四屠杀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只可惜,历史从来都是由人民书写的,不管统治者如何歪曲、篡改历史,谎言和欺骗终究是掩盖不住真相的。

 

与成都符海陆、马青因纪念六四被刑事拘留的案例相呼应的,是在北京,同样因为纪念六四27周年,赵常青、张宝成、李蔚、马新立、徐彩虹、李美青、梁太平等7位公民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起因是赵常青等人六四27周年前夕在北京的家中小聚,在家中墙上贴出了“纪念六四,勿忘国伤,释放郭飞雄、于世文”的文字,并将照片发在网络上,于是便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在自己的家中都可能被冠以“寻衅滋事罪”,这是多么荒诞的国度!其实,谁都明白,所谓的“寻衅滋事”,不过是我们想让自己铭记国殇,想让世界记住27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对爱国民主运动的残酷镇压,而刽子手就是当局——你们!所以,你们千方百计地想掩盖你们的罪恶,想让中国、让全世界都患上失忆症!然而试想,在互联网信息时代,若想割断历史记忆是不可能的,你们可以封锁中国的网络,可以抓捕中国公民,但你们锁不住世界互联网的传播,而中国公民们日渐觉醒者越来越多,恐怕也是你们怎么抓也抓不完的。

 

2014年5月,八九学运领袖于世文等人因祭奠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遇难者,被郑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郑州市看守所至今不审不判,期间,案件四次延期审理。而令人震惊的是,于世文一案被数度延期审理的理由竟然是:“目前对六四的认识、对胡、赵的历史定位等敏感问题没有明确,故申请延期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法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释放”;第二百零二条“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两个月内宣判,至迟不超过三个月。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根据以上的法律规定,超期羁押于世文已经属于公职犯罪。于世文的委托律师高承才在《对于于世文先生超期羁押就是违法羁押!请依法还我当事人于世文以自由》中认为,按照刑事法相关规定,于世文案件最迟三个月宣判,且没有再次延期的法律依据。于世文出于个人信仰、自由,悼念胡耀邦、赵紫阳是个人行为,同时也是公民的合法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

 

于世文和妻子陈卫在1989年的学运中都是学生领袖,于世文曾是广州支持天安门民主运动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六四镇压之后,于世文为此被关押一年零六个月。2013年和2014年,曾连续两年与民间人士一起公祭胡耀邦、赵紫阳及六四死难者。2014年六四25周年前夕,河南当局突然抓捕了于世文、陈卫夫妇等十名参与祭奠的民间人士,一时震惊舆论界,被称为“郑州十君子案”,数月后除于世文外,其余9人陆续获释。为了抗议当局的非法关押,今年4月于世文曾在郑州看守所内绝食。

 

同样因为纪念六四,2015年3月25日,四川籍人权活动人士、八九学子陈云飞与朋友在为六四死难大学生肖杰、吴国锋扫墓途中,遭到持械武警的围捕,随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律师多次要求会见被拒绝,直至2016年2月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以后,外界才得以了解到陈云飞在看守所的情况。因为纪念六四被关押,这对于陈云飞来说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07年陈云飞就因为六四18周年纪念日当晚在《成都商报》上登出一则“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而遭到警方的扣押,并因此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狱居住6个月。

 

六四永远也绕不过去的,还有天安门母亲这一特殊群体。同样在每一年的六四敏感日期间,都会受到中共的“特殊对待”,被强制旅游、禁止外出会友、禁止祭奠六四死难的亲人等等的迫害伴随了他们27年,“天安门母亲”们不仅要承受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还要在苦苦地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受尽迫害和屈辱,承受着来自于中共的监控、威逼和打压,如今,27年过去了,据天安门母亲在公开信中称,至今已经有41位六四难属离世,而尚在世间苦苦支撑的他们,也大多进入了风蚀之年,但他们从未放弃过揭开亲人死亡真相的信念。

 

其实,27年来,每一年,都会有各地公民因为单纯地纪念六四遭到中共的抓捕,但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有许多许多的人以各种方式来纪念,我们自然明白,这样的坚守对于我们来说,随时可能会被当局送进监狱,但是,在追求自由和失去自由之间,我们从未退缩和放弃,可见,不管当局采取什么手段打压,我们--永远都会坚守,直至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只要真相还被掩盖一天,只要中共还在因纪念六四而关押一人,中国社会纪念“六四”的民间抗争就不会停息,而中共当局自己,也不会从“六四”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就永远面临着历史的拷问和审判。历史事实证明,抓捕关押非但不会阻断民间记忆,反而会让更多的人认清中共当局残暴冷酷的法西斯本质,让更多的人勇敢地站起来拒绝遗忘,加入到寻求真相的维权队伍中来。只有中共当局正视历史,释放因纪念六四被非法羁押的于世文、陈云飞、符海陆、马青、赵常青、张宝成、李蔚、马新立、徐彩虹、李美青、梁太平等人权捍卫者,成立独立的调查“六四”真相委员会,对“六四”问题做到“真相、追责、赔偿”,才能弥合中华民族27年来一直在滴血的伤口,以慰“六四死难者”的英灵。

 

 

 

关键字: 李金芳 六四 赵常青 纪念
文章点击数: 68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