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2/2016              

林傲霜:为文革徒劳的狡辩只能越抹越黒——“文革”浩劫五十周年有感

作者: 林傲霜 林傲霜


 

2016611wengemaozedongzuie.jpg (400×300)

六朵花组合在红歌会齐唱革命歌曲(图源:新华社)

 

 


 

毛泽东发动文革,给中国人带来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迄今已五十年了。千万人的死亡,亿万人的遭殃,“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留在中国普通民众心里则只有揮之不去的永远的痛。然而就在这个黒色五十周年到来之际,中国大陆从纸媒体到网络上都对此噤若寒蝉。一些所谓“持异议”人士,更被及时约去“喝茶”,打“预防針”, 被明确告知不得对“文革” 这个敏感话题说三道四,甚至要当事人作出书面保证。

 

但与此同时,2016年5月2日在北京中共的人民大会堂里,却上演了为文革招魂的“红歌”大合唱。登台上演的全是文革中的“经典” 流行曲。打“头炮” 便是为歌颂老毛量身定制的《大海航行靠舵手》。进入高潮,更演出了歌颂习总的《要嫁就嫁习大大》、《不知该怎么称呼你》。且歌且舞,个人崇拜“造神” 之味,使人产生旪空錯乱之感。仿佛又回到了文革的毛年代。

 

尤其是5月16日,即中共中央五十年前下达红头文件“五. 一六通知” 宣布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张”,粉墨登场的当天午夜过后,官媒《人民日报》突然“半夜鸡叫” 一鸣惊人, 发表了一篇堪称奇文的评论“文革” 的文章。似乎是站在理论的“制高点”上,声称:要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这对于当下评价‘文革’,排除‘左’、右干扰、打通两个‘三十年’,具有意味深长的含义”。

 

这段既像绕口令又像是猜谜语,在纏夹不清与晦涩曲折中转圈子的奇文。实在不免令人费解。但剝开它那套党八股文字游戏的迷彩伪裝后,其核心意涵无非就是:“文化大革命” 由于中共中央已有《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加以否定,因此不敢公开为其翻案。但这文革的十年仍是“我党” 治下伟大、光荣、正确的“时期”。 该文同时还认为,文革虽然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錯误的,但文革这整个十年的“历史”也是“我党”治下的光輝岁月,不容否定。

 

如种欺人自欺,自相矛盾的混乱逻辑。无异于说,秦始皇是个大暴君,但暴秦统治下的时期则是“太平盛世”, 二者必须要区分开来。希特勒的暴行,应与法西斯德国区分开来一样的荒唐可笑。官媒把这样連在形式逻辑上都说不通而无法成立的文章,拿来強词夺理欺骗民众,不知怎么去排除它所谓的“左、右干扰”, 怎么去“打通” 兩个“三十年”?

 

其实这兩个“三十年”,无须“打” 也是“通” 的,那就是都属于一党独裁的专政体制下的岁月,都是非民主的黑暗专制社会。而文革则是由于独裁暴君被捧上神坛,而将一党极权专政的黒暗推向了极致。从而使中国陷入最黒暗的深渊。因此所谓的兩个“三十年” 从本质上讲,都是极权专制的黒暗统治。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则把这种极权专制推向了它的“顶峰”。毛死后,这种极权专制开始从它的“顶峰” 上跌落下来,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 再到江、胡的“三个代表”, “和谐社会” 以及本朝的“中国梦”,都标志着中国已步入到后极权时代,开始向民主社会转型。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由于文革给中国民众造成的巨大灾难,而声名狼藉为人痛恨,成了过街老鼠,因而官媒便挖空心思刻意把文革与专制体制加以“切割”。 企图使人相信,文化大革命这场政治运动,只是极权专制下出现的一场“意外”, 是毛泽东个人犯的錯误,甚至更进一步推给林彪、江青等人而与体制无关。于是便把文革运动和那“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 以此为极权统治和专制社会洗地、脱罪。

 

与此同时,另有一帮子坚持毛左路线的五毛文人,则从另一方面极力想为毛泽东发动文革找寻出一些“根据”或“理由” 来加以辩护。这些人振振有词地宣称:文革“几乎全面地整了那样多的老、中级干部,打了许多的‘走资派’,错了吗?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如果后来的实践证明,文革整的那样多的以邓小平为首的‘走资派’(刘少奇死了不算),在毛泽东死后,竟全都坚持着领导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就证明,毛泽东和中央文革错了,真的大错了。但邓小平们不是,他们否定了文革,却一窝蜂向最坏的资本主义无节制‘改开’,越来越深也不愿回头地将中国引向资本主义道路了,甚至本人及家族都已成为了富甲天下权贵买办大资产者了,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冤枉他们了吗?整错了吗?没有呀!”

 

这些话,结合中国当前贪腐成风,社会腐败糜烂的现实,确实还颇有能迷惑人之处。但抽丝剥茧,深入实质,便会发现这完全是偷換概念的诡辩。首先,邓小平所搞的“改革开放”,根本不是民主宪政制度下的资本主义,而是一党极权专制下的权贵掠夺。今日中国官员的贪污腐败,窃囯殘民而造成的少数权贵富甲天下,多数民众温飽难求,根本与以自由民主为基点的资本主义制度毫无共同之处。在美囯、欧洲任何一个民主资本主义国家里都不可能出现中国这样的事情。所以邓小平及其后继者,根本没有走什么“资本主义道路”,而实行的只是后极权时代的权力市场经济,并以此掠夺民众,窃国自肥。与资本主义制度毫无关系。

 

其次,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是假整肃“走资派”之名整肃不忠干毛氏的政敌。为建立毛家王朝奠定根基。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 就像“右派”、“ 右倾”、“ 反革命” 一样,只是为整肃政敌而设定的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而已。。但为此毛却不惜大开杀戒,拿千百万无辜的文化人,拿早已臣服了的地、富、反、坏、右“黒五类” 来“祭旗”开刀。弄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经济崩溃,民生凋敝,均在所不惜。退一步讲,即便邓小平等人当年要“走资本主义”, 你毛泽东要除掉他,也不能拿这么多无辜、不相干的人来“陪葬” 呀!这样一意孤行的禍国殃民,除了毛泽东个人暴君、奸雄的特色“素质” 之外,更重要的是共产极权专制这种一党独裁专政之下,公权力毫无制约,公权力可以隨意“任性” 的体制造成的。

 

所以文革根本就是毛泽东暴政年代和毛泽东暴政专制的必然产物。如何能与那个年代分开?官媒与五毛一切的诡辩都是徒劳的,只能越抹越黒。

 

2016年5月28日完稿

 

 

关键字: 林傲霜 文革 中共 毛泽东
文章点击数: 340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