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夏快递 】  时间: 6/16/2016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作者: 王德邦 王德邦

         日前,我因偶然机会在一次朋友的宴请上碰到了一名经商的旧识。由于多年不见,该经商者已列身于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商家,进而经常成为当地官员的座上客。而该人属典型的不学无术,喜好吃喝嫖赌,专事投机钻营之辈,他不仅上学时高中没有毕业,经商后也从来没听说做过什么正经产业。据了解内情人士说,该商人所从事的商业活动就是通过各种途径从银行中贷出款,又通过权力参与各种国有资产的转化变现,就这样用银行的钱与官场的权不断来回倒腾,进而使自己挤身于当地富豪榜前列。记得当日在酒桌上脸红耳热之时,该商人对大家热议的反腐一事当头大泼冷水,并对中国时局发表了自己颇为独到的见解,让我闻之心惊,但事后冷静思之,却感到不无道理。

  那商人说,反腐是一场必败的战争!原因在于:

  其一、资源上,中国绝大部分资源已经牢牢掌握于这些被称为腐败者手上,天皇老子来也无法将这些换掉,或改变,甚至可以说这些反腐者也必须依靠这些掌握资源的贪腐者,否则中国寸步难行;

  其二、队伍上,中国现在官僚体制内,经过这几十年的市场化,有几人不是一身泥巴(指贪腐)?身上乾净的能找出几个?就算有几个,靠这几个人能改变中国?肯定改变不了!所以干部队伍还得在这个泥潭里挖,但不管挖出来谁,也很难脱得开过往那些权力与金钱的千丝万缕联系。只要不从体制外拉人,尤其不要将类似当年“八九六四”那批反腐的“动乱分子”放出来,让他们永远无法进入体制内,以保证干部队伍的统一与纯洁,这个队伍就只能沿着过去的惯性往下奔。这么个队伍,这么批人,就不要担心一下会与过去偏离多远,更不会出现与过去彻底割断。相信这世界没有真能将自己脑袋割下而重新换个的;

  其三、理念上,这个社会依然信奉打江山坐江山,无论是官二代还是红二代,不管有多少分歧,但都有一个共识,国家是权力集团的国家,贪腐与否是权力集团内部事务,与天下百姓无关,而权力绝对不能与天下百姓分享;

  其四、社会风气上,权贵虽让百姓仇视,但也让民众羡慕。社会普遍还是以权贵为能人,以成为权贵为荣耀。所以,延续权贵统治依然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在这些原因下,中国今日反腐根本不可能长久,也不可能深入,更不可能改变这个体制。在这些前提下,中国反腐只能是治标,不可能走向治本。因此,不管今天反腐多猛烈,那都是暂时的,一阵风似的,过后一切照旧,最终胜利肯定是属于这些被称为贪腐者,因为社会不可能离开他们,也离不开他们。

  值得指出的是,以该商人的学识与思维水平,对中国社会不可能有如此见解。他之所以能发出如此宏论,皆因他经常混迹于北京与省府的一些官员中,经常听他们私下谈论时局,在耳濡目染下,记下了这些观点。如此一来,该商人事实是表达出了他身后一大批官僚与官商的共同立场与见解。

从中国现实来看,这个商人及其背后代表的权贵阶层的确很准确地把握了中国社会的脉搏。因为,我清楚地记得,就在中央宣布群众路线实践活动告一段落之后的那几天,整个县城仿佛出现了大型庆典式狂欢,近一年来那些冷落的酒店前,一下都停满了车,街边那几日经常看到因喝醉而呕吐的秽物。刚开始时,我还非常困惑怎么会忽然出现这种久违的现象?后来我从网络上查找到结束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报告,才恍然大悟到其中原委。不过,在第三天后,忽然又发现有什么部门的人前去查酒店,并且还出现了将酒店前停的一些单位的车拉走的现象,但尽管如此,酒店中官员海喝山吃之气,已然在猛烈地复苏中。由此可管窥到这个体制有多么强大的抗拒力。同时,反腐走到今天,从种种迹象可见,官僚队伍已经由起初的惊惶失措,进入了淡定面对。现在官员互相谈论谁被查了时,再无早前那种忧虑之情,当然也无喜悦之意,多表现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漠然。这就说明,反腐对官员的震慑力已经过去,大家对这种反腐风暴已经麻木或者习惯了。由此证明,中国反腐的风暴显然已经在这种体制性强力的消化磨损下,变得日益衰竭、乏力。完全可以预见,在随后不久的将来,中国回复到过往老路就是势所难免。

  面对中国的反腐,顽固贪腐势力非常自信自己必将取得最后胜利,所以现在恐惧的不是贪腐集团,而恰恰是反腐集团。中国今日大势是,一场被权力体制中理想主义鼓动起的决无胜算的反腐战争,虽轰轰烈烈两年,但参与反腐的最终失败命运却早已成定局。腐败势力在强大的同一色的体制性团体力量下,有绝对的把握确保任何涉及根本性改革的政策不可能出得来,而这个集团也有足够的力量与智慧可以掐住几个历史性节点:其一决不启动任何真正落实公民权利的政治改革;其二决不吸收体制外那些没有污泥的人士入体制内,尤其坚决阻绝任何试图平反八九运动的意图,将那些敢于用生命来反腐者打入冷宫,彻底压死,以保持干部队伍的统一性、纯洁性;其三在权力集团内部民主的旗帜与议事程序下,坚决阻止权力集团中个别理想主义者的异想天开式“妄动”,保证国家不出现大的突发性变动,使政策与律法反映统治团体意志,如此改革就必将沿着过去老路前行。这样一来,中国还是过去的中国,那些权力与资本通吃的势力依然是中国的主导,就算每过二十年来一次反腐风暴,那也只是为挽民心,救权力而采取的应景之术,而中国代表权贵集团统治的政体与国体则将千秋永固。

  中国今日种种迹象显示,的确挣扎不出权贵集团设置好的藩篱,跳不出体制循环的窠臼。

关键字: 贪腐势力 必胜信心
文章点击数: 1581

 
english twitter